第四十三章 做了亏心事,就怕鬼敲门

    第四十三章做了亏心事,就怕鬼敲门

    当天下午,国务院总理办公室,对政府不信任案被否决的详传来

    护卫甲多蒙:“没有想到众议院里还有这种有独特个的国会议员,真是了不起,这老太太比起那些小部族联盟所属的议员都强他们都是见了蓝苹就不敢造次,这国母的气场有这么厉害?我怎么没看出来”

    繁索:“这有什么了不起的,少敏议员敢讲真话,是因为她资格老,没有谁敢惹她”

    简丹:“不是因为资格老的原因?跟她同样资历的国会议员还有好几个,他们怎么不敢顶撞蓝苹议长?我看少敏议员敢讲真话,是因为她没有家庭、没有儿女,一切都无所谓的缘故”

    穿越者:“你们三个的看法都对,但要加在一起才能造就这么一个国会议员她这次不光是拯救了政府,重要的是有她这么个议员在,蓝苹议长在大部族联盟里的绝对权威受到了挑战,之后他们内部会有多的反对声音出现,铁板一块的局面将逐渐崩坏蓝苹议长的政治生命将要走到尽头了”

    简丹:“总理大人是不是太乐观了?“三公一母”还是很团结的我听说在黑都暴*里还是蓝苹救了“三公”命,没有让他们死在暴*分子之手”——简丹不知道详

    穿越者:“”——笑而不语

    简丹:“总理大人笑什么?我说错了?”——不明白错在哪里

    繁索:“不要再说了,等你级别上去了或者黑都暴*的档案解密期限到了,你就知道总理为什么笑了,现在你就不要再提蓝苹救了“三公”命这件事了”——繁索了解详

    “咚咚咚”——敲门声,一个助理秘书进入办公室

    助理秘书:“总理大人,公安部急件”——将急件递给穿越者

    穿越者:“公安部急件?富治那家伙又整出什么幺蛾子观看急件什么?富治部长遇刺受重伤?”——吃惊

    繁索:“啊?他可是公安部长啊,保卫严密,光天化之下谁敢您动的手?”——试探

    穿越者:“什么我动的手,你瞎想什么呢?现在我维持政府稳定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搞刺杀公安部长这种大动作,这不是激化矛盾嘛况且我也用不着杀他,等他把严打干完我就以他在严打整治行动中的工作疏漏为借口,将他降职左迁,结束他的政治生命,这我跟你们文官集团不是早商量好了嘛”

    护卫甲多蒙:“那不是跟杀了他没两样嘛”

    繁索:“说的也是,这件事您之前已经跟我们商量过了,犯不着用刺杀这种手段,那么究竟是谁干的?不会是富治他自己安排的苦计?”——猜测

    简丹:“刺客是谁,有没有抓到,这些报急件上有没有写明?”——提醒

    穿越者:“我在读,别急哼,有意思,刺客是一个朱雀族出的地下帮派龙头”

    繁索:“朱雀族出的地下帮派龙头?这事儿越发蹊跷了,有没有将刺客活捉、问出行刺的原因?”

    穿越者:“刺客一击未能得手之后被富治部长的护卫当场击杀了,未留活口”

    繁索:“未留活口这可糟糕了”——担忧

    穿越者:“你怕蓝苹一伙儿借机诬陷在我或者你们上?”

    繁索:“是啊,平息黑都暴*的那一晚上,凡是参与国务院事变的公务员、武警官兵谁不知道富治部长与我们结下了大梁子,不用蓝苹一伙儿诬陷肯定就第一个想到我们是幕后主使,怎么办啊”

    穿越者:“你赶快以总理办公室名义拟一份声明稿,就说这事儿不能当成普通刑事案件交由公安部进行刑侦,要首先定为黑都地下帮派分子的反*政*府行为,是为了反抗政府近期实行的严打整治行动,属于黑都暴*的余烬”

    繁索:“不错,先把案件的质定成反*政*府的重大政治案件,之后可以名正言顺的从公安部里将案件的侦查权夺过来,这样就可以得到我们想要的结果了属下这就去拟声明稿”——

    穿越者:“恩,声明稿一旦拟好了就马上拿过来让我签署,之后就可以让宣传部发出去了”——叮嘱

    繁索:“遵命,总理大人”——出门

    繁索走后

    简丹:“繁索主任最近重为自己定位了?怎么对总理大人服服帖帖的,就算希贤副总理下野了但国务院里还有仲勋秘书长和两位副总理啊总理大人用了什么办法让他听话的?还有之前他说的“富治部长与我们结下了大梁子”究竟指的是什么?”——无法理解

    穿越者:“”——依然笑而不语

    护卫甲多蒙:“这些你以后就知道了”——安慰

    简丹:“不是,在总理大人眼里我这个首席私人秘书连你个贴保镖都不如”——失落

    穿越者:“别失落了,等蓝苹完蛋了我立即告诉你全部实,你现在把心思都放在工作上”

    简丹:“遵命”

    与此同时,黑都蓝苹府邸,客厅

    蓝苹:“我刚想去医院看你,你怎么反而带伤来我这里了?你受重伤现在需要在医院静养啊,干什么这么拼,你还要不要命了?在三头蠢猪背叛的现在,我能信的只有你了”——关心

    富治:“多谢国母关心,在下虽然被刺客击中受伤但并不是重伤,放出受重伤的消息是我用来蒙骗外人的”

    蓝苹:“蒙骗外人?你为什么这么做?害怕幕后主使继续谋害你?”

    富治:“不是,那个所谓的幕后主使其实就是那个刺客所属的黑都地下帮派,背后没有其他势力参与”

    蓝苹:“没有其他势力参与?不是穿越者或者文官集团的报复?不可能?你怎么得出这种结论的?”

    富治:“国母有所不知,那个刺客上带有遗书,遗为了报复我对他们这些黑都的地下帮派分子如同对待夜壶那样用过既丢,事后还发动严打整治对他们赶尽杀绝,这才联起手来要我命”

    蓝苹:“啊?还有这种事,他们这帮地下帮派分子竟如此猖狂,不赶快逃出黑都远遁,之后隐姓埋名、保全命,反而惦记着杀你报仇他们怎么想的,不知道你是公安部长吗?”——不可理解

    富治:“之前在下审讯前任公安部长武强时他说他就算有黑材料在手也不敢全部得罪这些地下帮派,不然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只能分而治之当时我还暗地里笑他胆小怕事,谁想到真让他说对了,这些地下帮派分子是一帮亡命徒啊”

    蓝苹:“对了,那封遗书呢?还有谁知道?”

    富治:“我从刺客上搜出来后第一时间就藏好了,并吩咐我的贴护卫不能泄露一星半点儿,没有外人知道国母请看,这就是那封遗书”——将遗书递给蓝苹

    蓝苹:“你做得对遗书这封遗书要是被公开了就会把我们与黑都暴*期间的多起重大刑事案件联系到一起,我们就会被指控为暴*的幕后煽动者受到司法调查、审判,还好你藏住了”

    富治:“可是藏得了一时藏不了一世,只要黑都里那些地下帮派分子还有一个活着,我们的秘密就有可能曝光,必需将他们斩尽杀绝、斩草除根、不留一个活口”

    蓝苹:“那么你来找我的目的就是让我帮助你将那些黑都的地下帮派分子灭口?”

    富治:“不错”

    蓝苹:“没问题,有什么用得上我的地方就说”

    富治:“这是岚大总管发给公安部的黑都地下帮派分子名单,其中罗列的大都是在黑都暴*时暴露的,那些没有暴露的地下帮派骨干分子还有很多,今天来刺杀我的刺客就是其中之而且就是您侄子奥斯卡的那个朋友,之前就是他透露给我武强要袭击总理府邸和黑材料的存在所以我希望能得到大侄子的配合,让他把名单上没有的大家伙告诉我,让我顺藤摸瓜,将他们全干了”

    蓝苹:“啊?你是说我侄子与黑都的地下帮派分子有紧密的联系,而不是像他所说的那样只是因为同族才有些交?”

    富治:“据我所知他们并不是一般的交,我怀疑大侄子是他的大主顾之平时没有少委托他和其他的地下帮派做一些见不得光的事,应该知道不少地下帮派分子的秘密”

    蓝苹:“恩~,这倒是有可能,他跟那三头蠢猪就背着我干这种事,我这就叫奥斯卡过来让他说明白”——呼唤奥斯卡

    富治:“国母先别忙,我还有另一件事要禀报国母,这件事最好不要让奥斯卡知道”

    蓝苹:“什么事,说,这里就只有你跟我”

    富治:“是特区桑切斯那里的事之前您不是让他带着柴灵儿和她手下那三个副总指挥逃到特区去向人类国家申请政治避难,以破坏特区政府与人类阵营的外交关系吗?现在这事儿已经有眉目了”

    蓝苹:“有眉目了?这么快?你前天不是还说柴灵儿与冬临国大使馆、M13的谈判陷入了僵局,对方也不是真心的想要接收他们,只把他们当成筹码去和魔王的代理人讨价还价吗?桑切斯能这么快的打开僵局?是对方突然转了还是与魔王谈崩了?”

    富治:“都不是,是因为桑切斯改变了谈判对象,不与冬临国大使馆和M13谈了,转而与那个神秘的地下势力谈判,这才取得了突破进展”

    蓝苹:“神秘的地下势力?那个穿越者的死对头?”

    富治:“是啊,就是他们”

    蓝苹:“我们对他们的真实份是毫不知,把柴灵儿和那几个副总指挥交给他们能行吗?”——不放心

    富治:“他们是总理的敌人,必定不会为总理着想将那几个学生领袖杀了灭口,肯定会竭尽所能的利用他们损害特区和人类阵营之间的外交关系,拖魔王与总理的后腿要是国母您担心他们的实力没有冬临国和M13背后的淬炼国强、闹不出什么大动静的话,那么您大可放心,从他们能掌握总理和冬临国的秘密报来看他们的势力并不几个学生领袖交给他们,他们必定可以物尽其用,搅乱魔王与总理的外交方针和政治图谋”

    蓝苹:“恩,这些我一直都是交给你去做的,现在没有理由不相信你,继续按你的判断去做”

    富治:“多谢国母信任,富治这就通知桑切斯现在还请国母叫奥斯卡过来,帮我对黑都的地下帮派分子斩草除根”

    蓝苹:“好”——呼唤奥斯卡

    在蓝苹的迫下奥斯卡将名单以外的地下帮派骨干分子、龙头告诉了富治,富治带伤返回工作岗位,紧抓严打整治工作,将黑都的地下帮派势力一扫而空

    一天后,教皇国,接替人永胜主教住所,四大金刚元老派齐聚一室

    法宪主教:“永胜主教,今天这么急得把我们叫过来有什么大事儿吗?”

    永胜主教:“确有大事,这关系到咱们元老派未来的荣辱”

    会作主教:“啊?这么严重?到底是什么事儿,直接跟我们说,不要打哑谜”

    永胜主教:“之前腾蛟借着联系上魔族中反⑨的蓝苹一伙儿、组建完成「联合舰队」,被教皇陛下认定他戴罪立功、撤销了原先处罚,将他恢复原职,重掌握了特区里的地下组织要是再让他立下大功,他回到教廷中枢就是指可待的事了”

    作鹏主教:“原来你是担心腾蛟主教,他现在不是远在特区嘛,没有合适的理由怎么可能回到教廷中枢何况就算他想回来我们几个也都不会答应的,必定能够阻止,你是不是有些多虑了?”

    法宪主教:“就是,再说他在特区的那个位置是个肥缺,每年能赚不少钱、可以过着帝王般的生活,把他关在这黄金制作的笼子里面他还是愿意的,怎么会无故回来给我们添乱?”

    永胜主教:“他当然不会也不能无故回来给我们添乱,但要是“因公”回来呢?”

    会作主教:“因公?腾蛟主教在特区里是负责收集报和执行「联合舰队计划」的,什么公事能让他回到教皇国?难道他会亲自护送报返回?这不是小题大做、瞎扯淡嘛,他要是以这种扯淡的理由妄图返回教廷中枢,我们几个绝对不会同意的”

    作鹏主教:“不错,教皇陛下对我们几个的意见都是充分尊重的,只要我们四个一致反对必定能够把腾蛟主教摁回到特区的黄金牢笼,让他在那个位置上终老一生”

    永胜主教:“诸位说的都对,但据我安排在他边、监视他的手下那里得到的报称,他这次的确获得了一个亲自护送“报”返回教皇国的口实,而且也打算亲自护送回来,你们说他这按得是什么心啊?”

    法宪主教:“啊?不在特区享福还打算回来?看来他还是记恨着我们上次对他落井下石的事

    永胜主教:“不错,我看他这次就是打算回来报仇的,估计届时会挑拨隔代接替人立果团长的团派与我们元老派之间的矛盾,使我们两方互斗,他好达成报仇的目的”

    作鹏主教:“那我们绝对不能让他回来,到时候我们四个在教皇陛下面前联名反对腾蛟主教亲自护送报返回,让他派手下执行这任务即可”

    永胜主教:“不成啊,这次我们不好反对,他要求亲自护送的理由十分充分,我们强行反对的话会影响我们元老派在教皇陛下心里的良好印象”

    会作主教:“什么理由这么充分,非要他亲自护送?到底是份什么报?”

    永胜主教:“据我所知,这份“报”其实是四个叛逃的魔族,他们四个在魔族中有很大影响力,是魔族政府的重点通缉对象只要教会应用得当,能够破坏现在各国对魔族的外交缓和局面,让之前人类特区特首建华的访问完全白费”

    作鹏主教:“怪不得兄弟你说不好反对腾蛟主教亲自护送,这理由的确够充分,我们的确不好向教皇陛下进言阻止”

    法宪主教:“这会不会是腾蛟主教出于一片公心而采取的行动?他回来不是为了报复”——越说越心虚

    永胜主教:“你这话说的自己都没底气,还想说服我们吗?”

    会作主教:“唉~,那兄弟你有什么办法?腾蛟主教回来后教廷里的和谐局面就不复存在了,这才过了几个月的舒心子,中央教派又得回到那种相互算计、腥风血雨的内部宗教斗争了,真是罪孽啊”——感叹

    永胜主教:“诸位放心,我为教皇陛下的接替人绝对不会让中央教派走回原来自弱的老路,让北方教派与南方教派趁机捡了便宜,腾蛟主教将永远不会再踏上教皇国的国土一步”

重要声明:小说《魔幻世界的经济问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