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非暴力不合作

    第四十一章非暴力不合作

    乔:“你背后有高魔指点?你最近雇佣的军师、顾问了?我怎么不知道”

    文苑:“是啊,我也不知道,能否将其带出来让我们见见他的真面目?”——好奇

    宏文:“当然可以,其实那位高魔你们俩都认识而且就住在我的隔壁,我这就叫他过来”——掏出传音之喉联络

    乔:“住在你隔壁?不对啊,我记得你隔壁住的是剑鹰副部长啊”

    文苑:“难道你的背后高魔是他?通过这次事件我们得知他处世圆滑、八面玲珑,既是魔王的手下又是文官集团的核心是个脚踏两条船的家伙,你可不要被骗了”

    宏文联络完毕:“被骗?不会的,只怕他这次脚下要多踩一条船了”

    乔:“你这么自信?我怕你被他卖了还帮他数钱呢”

    宏文:“他要卖我的话不用这么费事,直接把我们被俘时交代的那些材料透露给蓝苹即可,这点对于你们两位也是一样啊”

    乔:“”——无语

    文苑:“唉,这几天我一直都对那些材料提心吊胆,一直都不明白总理扣住这些东西图的什么,原来是想利用我们保住本届内阁和自己的地位啊”

    剑鹰:“这话文苑族长说的可是不对,我们不是单方面的利用你们三位在国会中的影响力,而是一种互惠的关系”——边说边进到房间里来

    乔:“互惠关系?你是说这次的倒阁的事儿?不错,我是不想出任总理,是与你们利益一致,但以后呢?谁能保证你们不会继续用我们交代的材料在其他事上威胁我们?”

    剑鹰:“这种事谁能保证啊,只能靠你们自己判断况且你们现在也不会相信任何势力的保证,那些交代材料被抖露出去就算扳不倒蓝苹但你们三个诬告之罪是跑不了的,肯定会被她除之以后快她是什么样的魔族你们比我了解,心狠手辣啊而你们想解释都不可能,她现在都已经提防你们三个了,不要说你们感觉不出来”

    文苑:“我的确能感觉出来不对,奥斯卡从黑都暴*结束后就一直都没来见我们,只有蓝苹给了我们一次所谓的解释这次她提出的这个不信任案确有可能是打着让我们与总理同归于尽的主意,但魔王、总理、文官集团到底会怎么看我们呢?能放我们一马?只怕不会比蓝苹对我们要好?”

    剑鹰:“哈哈哈,文苑族长提出了和宏文族长一样的顾虑,这在当时宏文族长找我的时候我已经回答了,现在我再给两位说一遍以我自为例子,为文官集团的一名核心却长期潜伏在魔王大人左右,魔王、总理知道后却也没有任何责怪,对我还是不计前嫌、委以重任,可见他们心开阔,比起蓝苹的小肚鸡肠、瑕疵必报的格来不知道好了多少况且三位族长在那天交代的材料都是蓝苹叛国的证据,诸位的任何不利证据我们可是一点儿都没有掌握不能直接威胁诸位,只能依靠蓝苹间接威胁诸位,蓝苹一除诸位自然无后顾之忧矣”

    文苑:“那你们为什么不除去那个老妖婆子?你们手里可是有我们交代的证据啊,用得着绕这种弯路嘛”

    剑鹰:“我们当然想除去那个老妖婆子,但蓝苹办事谨密,辰芸和他手下的法律专家认为那些材料密不能作为主要证据直接扳倒她只能作为落井下石之用不过话说回来,到了诸位能对她落井下石的一天还怕我们手里的这些证据透露出去吗?相信我们不透露诸位也会而出进行检举所以我们的意思是与其让蓝苹得逞换了“三公”重组“四魔帮”继续与我们对抗,不如帮助“三公”换掉“一母”,让三位族长牵头重组“四魔帮”,带领国会大部族联盟,开辟局面与我们合作”

    乔:“你所说的“我们”指的是”

    剑鹰:“魔王、总理、文官集团”

    文苑:“你想让我们与你们合作换掉老妖婆子?可、可是,你们那个总理可是人类阵营的战略报大特务啊,他的那个女儿就是二十三年前破坏「曼哈顿计划」、制造了大灾难的怪物勇者”

    剑鹰:“啊?宏文族长都没问过我这个问题,这是谁跟你说的?我怎么不知道?”——佯装诧异

    乔:“你不知道?这是蓝苹她亲口你是说她在骗我们?”

    剑鹰:“你们想啊,她说的这些话只是她的一家之言而且疑点甚多首先,二十三年前破坏「曼哈顿计划」的怪物勇者是总理的女儿?那个女儿你们也见过了,就是那一天晚上负责押送诸位来见我们的那个女孩,像是四十岁左右的年纪吗?人类可没有我们能活,老的很快其次,破坏「曼哈顿计划」、制造了大灾难?诸位都知道现在大灾难发生地方圆二十公里还是一片死域,连我们魔族都没法在那里活的走出来何况是个人类?而且破坏「曼哈顿计划」时还伴随的魔力暴走,位于中心点的那个蓝苹宣称存在的怪物勇者还能不被化为灰烬?这是最大的两条疑点其他的我就不再例举了,相信诸位族长也都想到了诸位只因蓝苹她是国会代表团里唯一幸存的议员所以才相信,但她就是利用了这一点欺骗了你们,不然她还拿出过什么另外的铁证来与诸位分享过吗?没有?”

    宏文:“现在回想起来铁证什么的的确没有,都是一些猜疑和对总理是人类出的偏见”——懊悔状

    乔:“她还要我们在总理边的人下手,从而牵连上总理”——后悔状

    文苑:“唉,这制造了多少冤狱和迫害啊,黑骑士的质询会、辅人学院的虐囚门,甚至连总理的女仆她都不放过还想把一个孕妇给判死刑谋害了,真是丧心病狂啊”——义愤填膺状

    剑鹰想蓝苹之所以能够做出这些事儿还不是你们三个帮腔的结果,现在装成一点关系都没有啊

    剑鹰:“这些事儿,三位族长也是出力不少啊”——忍不住开口了

    宏文:“不、不、不,我们三个只是被当做工具使,这些都不是我们自愿做的”

    乔:“不错,我们之所以能做出这种伤天害理、罪大恶极的事,是因为背后有总指挥、总后台”

    文苑:“是的,我们三个只是马前卒,事的背后有幕后黑手在控”

    剑鹰:“那么你们所说的总指挥、总后台、幕后黑手就是蓝苹了?”

    乔、文苑、宏文:“这要交给一直看着的老天爷读者自己去分析了”

    剑鹰:“其实我已经得到了总理的对诸位的看法,他也认为三位族长只是工具,只能算是胁从犯,希望能与三位化干戈为玉帛,除去蓝苹开启的局面”

    乔:“我等与总理化敌为友、开启的局面是求之不得的事,绝对不会反对,但这除去蓝苹”——言又止

    文苑:“实话跟您说,我们三个没有这个胆量啊”——坦白

    宏文:“她有着国母的份,气场极强、带有着王霸之气,我们当面不敢忤逆她,不要提用暗杀一类手法除去她了,我们根本不敢下手”——实话实说

    剑鹰:“诸位族长误会了,我们不是要你们直接反对她或者是帮助我们下手暗杀她,总理的意思是希望诸位能够对她实行非暴力不合作的行动来拖她后腿我们自然会用自己的方式除去她,不劳烦三位族长”

    剑鹰想你们这三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怎么能信任

    乔:“非暴力不合作的行动?什么意思?”

    剑鹰:“就是对她交代给你们的事偷懒、怠工,故意差一点儿完成,不正面违抗她”

    文苑:“请举个例子”

    剑鹰:“比如这次她要在国会里提出的对政府不信任案,诸位不敢忤逆她,到时候参与表决的诸位族长手下议员不能投反对票,是?”

    宏文:“不错,都要投赞成票,连弃权票都不能投”

    剑鹰:“不是,连弃权票都不能投?太霸道了?”——吃惊

    乔:“她这是已经不信任我们了,当然会这么要求,你所说的非暴力不合作行动要是指投弃权票的话”——焦急

    剑鹰:“打断乔发言不光是,乔族长不要着急既然她不让你们投弃权票,你们就安排手下的国会议员在明天请病假,不参与表决数量嘛安排参与表决的大部族联盟下院国会议员比小部族联盟所属的下院国会议员少一个,让她提出的政府不信任案以一票的差距在下院被否决,这办法如何?诸位族长能做到吗?”

    文苑:“这个好像还可以,只要下院国会议员表决时出席数量过总数的三分之二,表决结果就算生效”

    宏文:“恩,国会议员请个病假不去参与表决也是经常发生的事,这次扎堆生病只是赶巧了而已,流感很厉害啊”

    乔:“的确这次是能跟蓝苹解释成赶巧了,但下一次呢?不能次次下院国会议员都在投不信任案时“赶巧”生病,太明显了”

    剑鹰:“哎呀,乔族长怎么是死脑筋,下次你们不会改成上院的国会议员“赶巧”生病吗?非得都让下院国会议员扎堆生病?换个花样嘛况且她哪里找那么多的行政失误来对政府提出不信任案?政府的行政体制又不是漏勺,发现了漏洞我们是可以完善、遮掩的”

    乔:“啊,这倒是可行,能够对付过去”——表示赞同

    剑鹰:“那就全交给三位族长,我就不久留了,再见”——起

    乔、文苑、宏文:“再见”

    剑鹰走后

    乔:“他这话有几成能信?”

    文苑:“真话假话一半一半,不能全信也不能不信”

    宏文:“但是为了解决咱们眼前的困境还是要相信他,他提出的非暴力不合作行动倒是可行”

    乔:“的确是个可行的办法,就依他,咱们先分配好名额,之后各位回去安排各自手下请假,让请假的下院国会议员去找熟悉的医生开假条,务必做到滴水不漏”

    文苑、宏文:“好”

    三个小时后,魔王城魔王办公室

    悠久:“那三个已经搞定了?”

    剑鹰:“已经搞定了,他们明天表决时会让手下的下院国会议员装病拖住蓝苹的后腿,不会让她提出的不信任案通过”

    悠久:“干得不错,我已经向小部族联盟打好招呼了,让他们的下院国会议员全体明天务必出席表决对穿越者你这个总理和内阁算是稳了”

    穿越者:“现在国会里“三公一母”不团结我当然稳了,不过这次还是多亏了剑鹰前辈口吐莲花、妙语如珠,亲自去说服“三公”,不然事也不会这么顺利”

    剑鹰:“哪里、哪里,还是魔王大人和总理的领导英明,对我不计前嫌,我才能取得这些成绩”

    悠久:“成了,你们就不要互相吹捧了,麻不麻这次叫你们来还有其它的事,岚,你跟大家说一下”

    岚:“是黑都暴*现在已经全部平息,已经进入秋后算账的步骤,政府制定的黑名单上的民运领袖、学运领袖有的投案自首、自愿入狱以示负责,有的被我们军室抓住强迫关押,现在都已经抓捕的差不多了唯独最著名的学运领袖柴灵儿和她手下的三个副总指挥之前一直没有消息,终于在刚才军室得到了他们的报,原来他们已经跑到特区去了”

    剑鹰:“跑到特区了?他们怎么跑到那里去的?报准确吗?”

    岚:“报应该是准确的,是从冬临国大使馆和M13的阿部那里得到的消息,说是他们想寻求人类国家的政治庇护,正在跟他们两方谈判呢”

    剑鹰:“妈了个爪,这些卖国求生的叛徒,自己惹了大祸怕受到惩罚就丢下自己的同学、放弃自己的责任独自跑了?他们的书念到哪里去了,连责任都不会负吗?”

    多蒙:“比起这些我在意的是他们怎么逃到特区的?是不是有谁在暗地里帮忙?不然他们哪能逃出这么远,都到边境了,还是在无分文、仓皇出逃的况下”

    穿越者:“不、不、不,这你可错了,他们出逃的时候仓皇无措是可能的,但无分文?笑话那么多的各界捐款一直在柴灵儿的手里掌控着,怎么能说是无分文呢?”

    多蒙:“你是说他们是用了各界的善心捐款买出了一条逃亡之路?”

    穿越者:“有钱能使鬼推磨啊,要是军室做出他们四个靠钱逃出去的结论的话,我会深信不疑的”

    多蒙:“那些各界捐款都不是给她一个或者他们四个的,是为了支持学生运动、反对部族歧视的他们这么做简直就是卷包会,跟骗子暴露后携全部款项逃走一样啊他们才是背叛者、学贼”——生气、激动

    穿越者:“政治家本来就是高阶骗子的专职方向之我不是也成了总理嘛,你不要激动”

    多蒙:“高阶骗子的专职方向之一?你们这些骗子除了进监狱成为囚犯外还能有其他的发展方向?”

    穿越者:“当然,我们这些骗子进入军界能成为欺骗敌方、克敌制胜的指挥官;进入商界能成为富甲一方的大财主,之后带领附近的人们共同富裕;进入宗教界能成为传播唯一神信仰的使徒,拯救无数人的灵魂;进入医学界能成为极佳的心理医生,帮助病人开解那些想不开的事总之我们这些骗子是推动历史发展的主要动力之一哎呀,干吗打我?”——抱怨

    多蒙:“不打你你能停下你这张臭嘴吗?你喷粪喷的没完了?没有我们这些默默无闻、勤勤恳恳的劳动者,光凭你们骗子那张嘴能喷出什么来?离了我们你们就得饿死、冻死,还好意思说什么克敌制胜、带领大家共同富裕、拯救我们的灵魂?我呸这些都是我们这些劳动者通过自己的双手挣得的,不是你们这些骗子施舍的我们还要你们的领导?没你们我们照样能活下去,你们成吗?”

    穿越者:“那你们这些劳动者怎么没有一个成为我们这些骗子当的领导者?说到底我们这些骗子能让你们这些劳动者劳动得加有效率,是发展了生产力,当然要我们领导你们了我们付出了脑力增加了物资的产出当然要拿一些作为报酬,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怎么能说你们养着我们呢?”

    多蒙:“你这根本就是狡辩,你所说的一些报酬”

    悠久:“成了、成了,刚不相互吹捧了一转眼却又变成了狗咬狗,你们有完没完快给我想办法把那四个叛徒、学贼抓回来不然让他们逃到了人类世界,被境外敌对势力利用破坏了和平进程怎么办到时候穿越者回不了家,红一直关在泰城监狱出不来,你们俩就高兴了?”——打断争论

重要声明:小说《魔幻世界的经济问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