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一枪未放,一人未死,和平解决暴乱

    第三十九章 一枪未放,一人未死,和平解决暴乱

    宏文:“总理大人不要生气,既然您已经知道那个老妖婆子不在军队里指挥,那么慢慢找总会找到的。”

    得华:“慢不了了,富治已经使出杀手锏,将抓住的政府高官推到阵前威胁我们退军。”——从外面走进来

    辰芸:“他到底还是这么做了。”——叹气

    剑鹰:“那些高官里面有希贤和魔王吗?”——急切

    得华:“没有希贤和魔王,都是国务院里部长级的官员,他应该想把他们当成底牌来使。”

    穿越者:“这么说咱们手里只有这三个货当做筹码了?”——盯着“三公”

    乔:“不要啊,总理大人,千万不要把我们三个推向阵前跟富治那个混蛋讨价还价,我们会被杀的。”——立即打破沉默、开始求饶

    穿越者:“怎么会呢?你们是盟友啊,国会里的“四魔帮”是白叫的吗?”

    文苑:“乔说的是真的,我们这次只是些弃子、牺牲品,富治那个王八蛋绝对不会在乎我们三个的死活。之前在传音之喉里明确的说要来救援我们,结果却带军队突袭了国务院,把我们给卖了。”——不再强词夺理

    宏文:“是啊,您要把我们推出去我们就死定了。”——哭诉

    穿越者:“是这样啊,那我还留你们何用?(对旁边的警卫)全都拉出去,砍了。”

    乔:“别、别啊,我们有钱、手下有报刊能控舆论,是大大的有用啊,您这个决定太鲁莽了吧?”

    文苑:“我们可以为你们作证,指证蓝苹叛国,成为污点证魔。”

    宏文:“我等愿意弃暗投明,还望总理大人和诸位收留。”——三个一起求饶

    穿越者:“哦?你们三个想要弃暗投明加入我们?”

    乔、文苑、宏文:“是的、是的。”

    得华:“胡说八道,这只是你们想保住命而随口说的,只要当危险过去了,我保证你们会立即翻脸。”——唱黑脸

    穿越者:“得华副总理息怒,三位族长既然想弃暗投明我们就应该给次机会。。。”——唱红脸

    乔、文苑、宏文:“是的、是的。”——赶紧点头

    穿越者:“但您说的也有道理,防范之心不可无啊。不如这样,让三位族长留下蓝苹叛国的确凿证据并做书面证词,以示弃暗投明之决心。”——盯着“三公”看

    乔、文苑、宏文:“。。。”——全都无语

    穿越者:“既然三位没有任何表示,那么得华副总理,他们交给你了,是杀是剐看你决定了。”——假装不管

    乔、文苑、宏文:“别、别、别,我们做书面证词也会留下确凿的证据。”

    穿越者:“那好,辰芸副总理您是律师出,还请您帮忙看管他们留下书面证词我才放心,不要让他们钻了法律的漏洞后不认账。”

    辰芸:“恩,交给我吧。(对“三公”)三位族长,请吧。”——将“三公”带去临时审查室,写书面证词

    辰芸与“三公”走后

    得华:“你把他们三个当做污点证魔指证蓝苹叛国我不反对,但富治将抓住的政府高官推到阵前威胁我们退军的问题还没解决,你有没有其他的方法解决这个难题?”

    穿越者:“其他的方法。。。军事解救能够做到吗?”

    得华:“啊?敢你没有其他办法?那我跟你唱这出戏是为了什么啊。”

    穿越者:“当然是为了你们文官集团不被蓝苹抓到尾巴,被戴上叛国的帽子,事结束后遭到清算。不要忘了,国务院被富治带领的朱雀族军队占领了,你们的各种叛国证据都少不了。”

    剑鹰:“你是说富治会趁着占领国务院对我们进行栽赃陷害?”

    穿越者:“栽赃陷害是一定的,而且你们这次采用的“非常手段”离叛国也差不到哪去,你们百口难辩。当魔王带回大军平息动乱之后,你们的下场一定非常惨,各种迫害、冤狱你们都逃不掉。”

    剑鹰:“所以你要他们三个的证言、证据,到时候来牵制蓝苹吗?”

    得华:“你们俩想的太多了,这是魔王大人没有被朱雀族军队抓住的况下才可能发生的,要是魔王大人在他们手里怎么办?这里不拦截住他们,让他们挟持魔王出去以魔王的名义调集魔王军来剿灭我们怎么办?那样的话用不着迫害、冤狱,我们就直接被宣布成叛国贼遭到剿灭了,连上法庭抗辩都做不到。”

    穿越者:“唉,还是那句话,现在我的报太少,不知道富治到底有没有抓到悠久。只知道富治抓住了希贤代总理和以国风副魔王为首的后备领导班子,蓝苹不在朱雀族军队里,在黑都的某个地方躲了起来。传音之喉失效的现在,悠久、岚、多蒙全都联系不上,太难受了,我要大量的咨询啊。”——大喊、发泄

    仲勋:“你在吵吵些什么,没有一点总理的样子。”——突然从外面出现

    剑鹰:“仲勋?你还活着?没有被蓝苹抓到?”——惊喜

    得华:“我们以为你已经被杀掉祭旗了。”

    仲勋:“我福大命大哪儿这么容易死?”

    多蒙:“不过被像只雪兔一样绑住,押往蓝苹的藏处做俘虏。”——跟着仲勋出现

    十六夜:“你怎么带着仲勋回来了?你之前的任务呢?”

    多蒙:“完成了。”

    穿越者:“完成了?你把蓝苹一家都宰了?”——惊慌

    多蒙:“没有,仲勋秘书长交代要留活口。(对雇佣军士兵)把他们俩都给我拎上来。”

    雇佣军队员们:“是。”——将两个封口的麻袋拎到临时指挥所内

    多蒙:“你看,没错吧?”——将两个麻袋打开,里面分别装着五花大绑、堵着嘴的蓝苹和奥斯卡

    穿越者:“哎呀,你这次终于没有给我添乱,可算立下大功了。”——高兴、眉飞色舞

    得华:“哈哈哈,这回就能化解现在的僵局了。”——将蓝苹押往阵前,迫使富治带领的朱雀族军队投降

    蓝苹:“(被堵着嘴)呜呜呜呜”——怒视

    剑鹰:“得华稍等,你先别急。我们现在还不知道魔王大人是不是也被朱雀族军队抓了,你这样贸然过去迫富治投降,他自觉求生无望狗急跳墙杀害魔王和希贤等政府高官怎么办?这样会引起国家大乱的。”——制止

    穿越者:“是啊,要是让富治做出狗急跳墙之举,魔王、政府、后备领导班子完蛋不说,国会下院议长和三位议员领袖涉嫌叛国国会也会失去正常运转的能力,朱雀族更会被得反叛,以至于内战爆发。国家的秩序就会完全崩塌、陷于混乱。”

    得华:“个熊,国风这个蠢货关键时候不知道逃嘛,连后备领导班子整个都被抓了,让我们怎么整啊。”

    十六夜:“要是有办法能知道魔王到底有没有落入敌手就好了。”

    仲勋:“这个我或许有办法,能够从富治那里报。”

    穿越者:“你有办法从富治那里报?是什么办法,快告诉我们。”——急切

    仲勋:“在传音之喉失去联系功能的现在,这文字传呼机是蓝苹与富治和朱雀族军队取得联系的后备方法,而通信密码我也掌握了,就是这个小红书——《战斗典》。我们只要假冒蓝苹询问富治的战况进展,出魔王大人是否被抓的报是轻而易举的事。”

    蓝苹:“(被堵着嘴)嗷嗷嗷嗷”——激动得大闹

    得华:“你这老妖婆唧唧歪歪的哼哼什么。(将堵嘴的布拿出来)好了,有什么遗言你就说吧。”

    蓝苹:“遗言?哼,我要是死了整个万魔国就会为我陪葬。”——嚣张

    剑鹰:“你这话什么意思?”

    蓝苹:“你们不是很想知道魔王有没有落入我们的手里吗?我告诉你们,那个伪萝莉已经被富治带领的我族军队抓住了。我要是死了富治就会杀了所有的俘虏拼个鱼死网破,那时国家秩序将土崩瓦解,万魔国也就完了。”——狂妄

    仲勋:“啊?魔王大人真被你们抓住了?”——惊慌

    得华:“要是这样的话更不能放富治带领的军队跑了,我立即组织武力营救方案。”——着急

    穿越者:“都别急、都别慌,这个老妖婆子说什么你们就信什么了?她可是咱们的敌人啊,而且还是落入我们手中的敌人。她很可能用这些谎话诈我们,以此保住命。”

    剑鹰:“的确,如此,不能相信她的说辞。”

    蓝苹:“哼,信不信。不过万一我说的是实话你们却不听,你们就是毁灭万魔国的罪魁祸首。”——一扭头不再说话

    众人无语

    穿越者:“。。。她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你的野直觉能判断出来吗?”——小声

    多蒙:“假的。”——小声

    穿越者:“十分肯定?这可关系到整个世界的命运。”——小声

    多蒙:“。。。假的~~吧?”——动摇

    穿越者:“。。。大哥,你这叫我怎么信你?你明显动摇了。”——小声

    多蒙:“没办法,以前我用野直觉判断的大多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是属于玩票、开玩笑质的,蒙错了也不打紧。可是现在关系到整个世界的和平,对于这种天大的事我当然犹豫、拿不准了。”——小声辩解

    穿越者:“你个临时掉链子的家伙。。。”——小声

    穿越者:“这样,先用仲勋的办法从富治那里诈一下相关报,我们在做打算。(对仲勋)富治他不知道蓝苹已经被我们抓的消息吧?”

    仲勋:“我们是在蓝苹一伙儿转移的时候抓到的他们,他们没有来得及通知富治和蓝苹的其他手下,这点我可以保证。”

    多蒙:“我也可以保证。”

    穿越者:“那好,我们就以富治的报为准,仲勋你现在开始报吧。”

    蓝苹——偷偷的冷笑

    仲勋:“好。”——拿出从蓝苹上缴获的文字传呼机,给富治发密码信

    仲勋:“已经发完了,大意是询问战况和重要俘虏的况,就看富治他怎么回信了。”

    5分钟过后

    得华:“怎么还没回信,要等这么半天吗?不会是暴露了吧?”

    剑鹰:“别急,信件解密和加密都需要时间,何况富治他还指挥着战斗,花点时间很正常。。。你看,回信了。”

    仲勋:“我来破译下。。。(破译完毕)完了、完了,蓝苹那个老妖婆子说的是真的,富治他真的抓住了魔王,我们完了。”——颓然倒地

    得华:“哼,大不了来个鱼死网破。”——抓住蓝苹往外扯

    穿越者:“得华副总理,你这是要干什么?”

    得华:“干什么?当然是拉着这个老妖婆子去阵前胁迫富治投降,他不答应我就当场宰了这个老妖婆子,武力营救俘虏。”

    蓝苹:“哈哈哈,你以为我会怕死求饶吗?我制订了朱雀族这个“大动作”的时候,就是做了杀头、坐牢的准备的,这个我不怕。”——梗脖子

    得华:“好你个老妖婆,死到临头还TM嘴硬,到阵前把刀架在你脖子上的时候看你还能说出这种话来?走”——一边骂一边押着蓝苹出去

    穿越者:“剑鹰前辈,你去看着点得华副总理,威、吓唬一下富治还可以,要是不成功就把蓝苹带回来,不能让得华副总理真把蓝苹杀了,她还有用。”

    剑鹰:“有用?要是吓不住蓝苹和富治,他们两个都豁出去不怕死了,还留着她有什么用?”

    穿越者:“现在我这里不好说,还请剑鹰前辈先追上得华副总理看住他,他的办法行不通后我会解释的。”

    剑鹰:“好吧。”——去追得华

    穿越者:“把奥斯卡带去临时审查室,我有些话想对“三公”和他一起说。”

    武警官兵:“遵命。”

    仲勋:“你想对他们说什么?”——感到奇怪

    穿越者:“你们三个都想知道吗?”

    仲勋、多蒙、十六夜——点头

    穿越者:“那就跟我一起来在旁边听吧。”

    25分钟后,武警戒严部队临时指挥所,剑鹰将得华和蓝苹带回

    得华:“妈了个吧,这个老妖婆真是不想活了,无论我用什么手段威胁、迫她都不松口、不讨饶。而那个富治也是,根本不在乎她的死活,我当着他的面砍掉老妖婆子一根手指他就当着我的面杀一个政府高官,最后连希贤和国风都拉出来准备砍了,而你还拉着我不敢鱼死网破,这仗是没法打了。”

    蓝苹:“哈哈哈,这下知道我族的决心了吧?”——虚弱、脸色煞白(全部手指脚趾被砍掉),但精神十分亢奋

    剑鹰:“决心?我可知道你们朱雀族有“浴火重生”的种族天赋,经过休养断掉的肢体是能够重新长好,你和富治这么做根本就是表演给两方士兵看的。”

    得华:“别管什么表演不表演的了,你在阵前拉着我不让我组织武力营救说是总理有别的办法,现在总理人呢?他跑哪里去了?”

    剑鹰:“这个刚才还在这里拉着我说有办法,现在怎么不见了。。。”——寻找

    仲勋:“两位回来了?结果如何?”——和多蒙一起从外面走进来

    得华:“别提了,碰上两个不怕死的,我这个楞楞瞌瞌的主是没辙了。”

    剑鹰:“横的怕楞的,楞的怕不要命的。胁迫蓝苹下令朱雀族军队投降的行动失败了。你们知道总理上哪里去了吗?”

    多蒙:“总理大人现在在临时审查室,让我把蓝苹带过去,谈一下解决办法。”

    剑鹰:“到底是什么办法,还要搞的这么神神秘秘的。”

    仲勋:“具体的我会解释给你们两位听,现在先让他把蓝苹带过去再说,不要妨碍他。”

    得华:“好,这老妖婆子交给你了。”——将蓝苹移交给多蒙

    多蒙带着蓝苹走后

    剑鹰:“现在老妖婆子不在了,你能说出总理的办法了吧?”

    仲勋:“其实他的办法很简单,就是他作为调停人判定这一局打和,安排双方各自平安离去、化解同归于尽的结局。”

    得华:“他说梦话呢?这一局打和?他以为这是下棋啊?”

    剑鹰:“就是啊,他想怎么安排博取蓝苹信任先不说,感上蓝苹她能答应吗?”

    仲勋:“所以要“三公”和她的亲侄子给她做工作啊,你们在阵前胁迫她的时候,总理已经做好了那四个俘虏的工作。他们答应帮忙劝说蓝苹接受打和的提议,将全部的责任推到那些暴*分子上,和平解决今晚的事变,况且蓝苹和他们四个都一样也想求生,我与辰芸认为机会很大可以试一试,现在正在讨论相关细节。”

    得华:“这么说今晚的事双方就当做从没有发生过?骗鬼啊?那么多的黑都市民都是瞎子、聋子?死那么多的魔族和交战造成的爆炸都是集体幻觉?市民们要问起来怎么办?”

    仲勋:“不错,今天晚上的这一切都是幻觉。武警部队一箭未放、黑都里面一个魔族未死。这就是魔王、政府、国会的最终回答,不论谁问都一样。”

重要声明:小说《魔幻世界的经济问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