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利用小说搞反政府活动,是一大发明

    第三十八章利用说搞反*政*府活动,是一大明

    仲勋:“你们下手怎么这么狠啊,全杀了,不知道留一两个活口吗?”——埋怨

    多蒙:“你还有脸说,要不是为了确保你的生命安全我们能把手下得这么重嘛看你之前在国务院里作威作福、不可一世的样子,我还以为你本领很强谁知道关键时刻表现的却不怎么样,简直可以说是丢人现眼”

    仲勋:“你知道我在国务院里的样子?看来你的确是总理的人,而且还是边的人你带着这么多不明份的魔族军人,不是为了来救我?总理是不是也打算要取蓝苹命,你是来执行刺杀任务的?总理是不是也没有中毒,一切都是演戏?”明白了

    多蒙:“你怎么在这种谋诡计上面反映的这么快”——吃惊

    仲勋:“这些魔族军人是岚大管家给你找来的?总理可没有这些魔脉人脉、资源”——打断多蒙,继续分析

    多蒙:“的确是岚找来的雇佣军,这又怎么了”——如实回答

    仲勋:“这么说岚大管家是跟你们一伙儿的了,那就好办了你马上联系岚大管家,军室在此有负责监视蓝苹动向的特工,蓝苹跑到哪里他应该知道”

    多蒙:“不成啊,不知道怎么搞的我们所有的传音之喉都已经失效,我联系不上岚”

    仲勋:“传音之喉都失效了?一惊快给我看看,我的传音之喉让他们收走了”

    多蒙:“恩,给”——将自己的传音之喉递给仲勋

    仲勋:“测试了一下完了,完了,传音之喉运行良好但一点信号都收不到,这应该是国务院通信中心被朱雀族军队摧毁或者占领所造成的,那里负责着整个黑都的通信连接而通信中心设在国务院的深处,那么现在国务院就已经被占领了,希贤、魔王”——失魂落魄

    多蒙:“你慌什么?打起精神来,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

    仲勋:“对、对,只要找到6号朱雀巢,抓住蓝苹我们就能翻盘给自己鼓劲但那也得不能让他们抓到魔王大人、占不了大义才行,不然他们只要迫魔王大人表公开声明或者伪造魔王声明,我们就会被定为叛国贼,最多只能做到同归于尽而已”——慌乱

    多蒙:“你想这么多干什么,那么多的如果、假如想这些还不如脚踏实地的去做,失败了再后悔也不迟”

    仲勋:“我不是你这样的行动派,我可是以谋略著称至于你说要脚踏实地的去做,这种况下你这么做?挨家挨户的敲门查找?把这一片儿都翻个底朝天?”

    多蒙:“我带的雇佣军数量不多,做不了这种事你刚才问我能不能联系上军室,我现在要反问下你们文官集团有没有安排手下负责监视蓝苹动向?”

    仲勋:“当然有,我们不傻,一直派手下监视“三公一母”的动向不然的话我们不惜担上叛国的嫌疑动用非常手段除去他们,到时却带部队扑了个空,那怎么得了”

    多蒙:“那你现在能不能联系上你们那些负责监视任务的手下?”

    仲勋:“负责这任务的是剑鹰不是,是得华,我无法联络上他们”——觉说漏嘴,连忙改口掩饰

    多蒙:“不用掩饰了,我们已经知道了”

    仲勋:“知道了?怪不得希贤能被总理假装中毒蒙混过去,我们的底牌早露馅了”

    多蒙:“别感叹了,岚在魔王城,那里已经被敌方占领我与他无法联系;而剑鹰副部长却在带队抓捕“三公”之边有武警部队保护,你亲自过去还能见得到你现在跑去找剑鹰,他肯定知道在现在这种况下如何联系上你们那些负责监视任务的手下,让他直接带部队来抓捕蓝苹”

    仲勋:“不成啊,这样一来一返的时间太长了,这段时间里我没有被押到6号朱雀巢的话会让蓝苹起疑,进而转移到其他的朱雀巢躲藏,这样我们加找不到她了”

    多蒙:“真是的,这传音之喉一不能用平时的联络都成问题,你们也没有像人类世界里那样的应急联络方式嘛”——抱怨

    仲勋:“对了,就是这个,其他的联络方式”——被多蒙提醒,一下跳起来

    多蒙:“你怎么了,突然一惊一乍的”

    仲勋:“现在我们失去了国务院通信中心,造成黑都内的传音之喉无法使用,我们无法用传音之喉相互联络,但这一点对蓝苹他们也是一样的他们肯定有后备的联络方式,可以用其他的办法进行的联络,你快搜一搜那些朱雀族保镖的尸体上有没有带着其他的联络装置”

    多蒙:“好对雇佣军你们把他们上所有的东西都翻出来,之后对应死者一件件的摆好,我们要看一下”

    雇佣军队员:“是”——将尸体上所有的物品都翻了出来

    多蒙:“挑选物品这么多东西,哪一件是朱雀族用来进行联络的装置,每一件都仔细检查一遍?”

    仲勋:“那样太没有效率了,先把每个尸体都有的物品检查一下,再把只有唯一一个的物品检查一下”

    多蒙:“全体都有和只有唯一?为什么要先查这两种?”

    仲勋:“这是根据联络装置的特决定的,要么你是每个朱雀族有一个,要么就是一个战斗团体只有指挥官或通信兵有一个,这样不会造成报上报、命令传递的不统一”

    多蒙:“原来是这样粗略归类这些保镖都带着一个红书观战斗典》?”——翻看

    仲勋:“我看看恩,是朱雀族内的启蒙战术教材,他们是战斗种族,都带着不奇怪”

    多蒙:“是吗?我怎么看着像说啊,里面写了不少朱雀族英雄的事迹,这能当战术教材使?”

    仲勋:“当然能,蓝苹之所以能够在短时间内从武警部队中集结朱雀族军队就是靠着这个《战斗典》,你不要因为写的像说而轻视它利用说搞反*政*府活动,是蓝苹的一大明”

    多蒙:“你开玩笑呢,写说怎么能够反*政*府?这是《战斗典》,又不是《刘志丹》,不是《魔幻世界的政治问题》”

    仲勋:“你不懂啊,凡是要推翻一个政府,总要先造成舆论,总要先做意识形态方面的工作,政府集团是这样,反*政*府集团也是这样这《战斗典》跟另外两一样都是大毒草,跟它扯上关系将来肯定没有好下场”

    多蒙:“你怎么这么清楚,年轻的时候在这方面吃过亏?还有既然是反*政*府的行为,政府怎么能让《战斗典》刊印行?政府不审查文学作品了?”

    仲勋:“审查文学作品是刚建国的时候生的事,现在已经宽多了,不然咱们俩的谈话早被和谐了你这人神经真粗,现在时间这么紧急你还有闲心跟我聊这些八卦翻找、现就是这个,明传音之喉前的文字传呼机,不用国务院通信中心也能在黑都范围里进行联络”——找出联络装置

    多蒙:“文字传呼机?怎么用?”

    仲勋:“可以用文字的形式和特定的对象进行文字交流,就是能快来回送的信件,传音之喉也有这种功能”

    多蒙:“哦,我明白了这对我们太有利了,蓝苹那一方听不到我们的声音,是不是自己的保镖一定分辨不出来,我们可以蒙混过去,诈出她的所在地”

    仲勋:“你想的太简单了,我怕他们会用密码对信息进行加密或者有暗语一类的接头暗号来验明信者的正观看通信记录果不其然,信息是加密的,上一封信件都是由数字组成快找密码本,不然破译不了”

    多蒙:“密码本?这堆东西里哪有什么密码本,只有这本红战斗典》”

    仲勋:“对,这就是密码本,快拿过来”——兴奋、眼前一亮

    多蒙:“不是?这说真的能够用在反*政*府的事业上?你快给我解释下这《战斗典》怎么成了密码本,里面没有什么特别的啊”——诧异

    仲勋:“你看这个加密信件是由数字组成的,每三个数字有一个“空格”隔开,这就代表着一个字而密码本就是这本红书,例如这“33129”就是对应着这本书的第33页中的第12行的第9个字,这个加密信件破译之后的意思就是“遇到了什么事,俘虏怎么还没带过来”果不其然,时间久了蓝苹不放心,在催他们了”

    多蒙:“那赶快给他们回信,让他们告诉我们蓝苹躲在哪里”

    仲勋:“你说得简单,真正作起来你想怎么回信?直接写“我们忘记路了,请把6号朱雀巢的确切地址再一遍”之类的?那样肯定就露馅了嘛”

    多蒙:“我当然明白这么做会露馅,不会让你这么写回信,你把我真当成莽夫了?”

    仲勋:“看你的样子是有办法了?”

    多蒙:“你们几个将附近的制高点抢占下来充当观察员,之后观察这一片儿区域,哪里有异常就立即信号弹通知我们,我们就去那里集合抓捕”——指挥雇佣军

    雇佣军队员:“异常?请问什么算异常?”——不解

    多蒙:“现在是晚上、黑都又处于动乱之中,普通的市民都会关紧门窗、减少出行、防止被误伤所谓的异常就是一户居民不顾生命危险全家出动、偷偷实行转移,你们看见这样的就通知我们”

    雇佣军队员:“遵命”

    仲勋:“原来你想把他们诈出来,让他们自投罗网”

    多蒙:“是的,既然无法让他们告诉我们6号朱雀巢的确切地址,就让他们自己跑出来咱们的回信就这么写,“遇到敌方武警部队拦截,6号朱雀巢已暴露,请尽快转移”,到时候不怕他们不出来”

    仲勋:“恩,我按红书上的密码写了加密信件,你的部队安排好了吗?安排好了,我就回信了”

    多蒙:“稍等”一剑砍倒一面矮墙,出很大的动静

    仲勋:“你这是干明白了,假装双方战斗造成的是”

    多蒙:“不错,这样戏才像真的观察那几个观察员已经就位了,你回信”

    仲勋:“完了”

    2分钟后

    多蒙:“那里,西北方向有信号弹,大家快跟我追”——带领雇佣军抓捕蓝苹

    仲勋:“记住,这次一定要留蓝苹活口,魔王和希贤代总理等政府高官没准都落在了她军队的手里,要用她为质保住他们的命”——边跑边交代

    多蒙:“这我明白,况早变了,蓝苹现在杀不得”

    半时后,魔王城下国务院前,穿越者集结了几位副总理带领的武警部队正在与占据了国务院的朱雀族军队交战

    武警戒严部队临时指挥所内

    穿越者:“我对军事不太了解,现在战况如何?”

    剑鹰:“由于敌方占领了魔王城国务院,也就是霸住了高地,我方军力虽是敌方的三倍多但是却施展不开,占不了便宜”

    辰芸:“可惜刚才没有把他们拦截在魔王城外,让他们退了回去现在地利在他们手里,敌方又都是由战斗种族组成的精锐部队,一直打不开局面,得华大将军已经气得亲自上前线指挥作战了”

    穿越者:“该死本以为我们带队回来得及时,能趁着魔王城没有完全沦陷重夺回来,不会演变成攻坚战,谁想到唉”

    十六夜:“敌方全体士兵的战术素养太好再加上这次突袭行动打了国务院一个措手不及,我们没来得及也是正常现在只能想办法擒贼先擒王,抓住蓝苹结束这一切”

    穿越者:“结束这一切?我看抓住她才是刚刚开始我们不知道魔王城里有谁被他们抓住,岚、悠久也都断了信生死未卜,我需要足够的信息才能做出判断啊”

    十六夜:“你要信息是吗?”

    穿越者:“等等,你干嘛去?你本领虽高强但也潜入不了敌方占领的国务院,你去只是送死”

    十六夜:“我不是要潜入国务院,我是去“询问”下被几位副总理抓住的三位族长,看看他们知道些什么内幕消息”

    穿越者:“要是那样你还是把他们带到这里来,我与两位副总理亲自问,我怕你的“询问”手段他们经受不住,之后再也问不出任何报”

    十六夜:“你还怕他们死了?”

    穿越者:“我不是怕他们死了,我是怕被敌方抓住的政府高官因此遇害他们三个可是我们的票和筹码啊,不能随便杀了”

    辰芸:“是啊,希贤和当时留守在国务院里的几个部长都成了敌方的阶下囚,我们要留着他们三个作为筹码换回他们”

    剑鹰:“战斗真这样僵持下去而魔王大人又不知所踪的话,他们三个是保证被俘政府高官安全的筹码,所以我们当时没有宰了他们三个,留到了现在”

    十六夜:“我知道了”

    5分钟后,“三公”被十六夜带到临时指挥所

    乔:“”——沉默不语、不一言

    文苑:“你们凭什么抓我,这是犯法的,知道不知道?”——死咬法理

    宏文:“你们要问我什么,我都老实交代,只要不上刑就好”——有问必答、十分配合

    穿越者:“宏文族长放心,上刑什么的多残忍啊,我是不会做的”

    宏文:“总理?你不是中毒昏迷、时不多了吗?怎么现在在这里生龙活虎的?”

    穿越者:“哎呀,说起来这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唯一神保佑,那杯毒茶不但没有要了我的命,反而治好了我以前因为修习军道杀拳走火入魔而得的旧伤,只是让我昏迷了几天而已”

    乔:“”——继续沉默不语、不一言

    文苑:“胡说八道”——不屑一顾

    宏文:“是嘛,那我先恭喜总理了”

    穿越者:“恭喜什么的就不用了,你知道蓝苹现在在哪里吗?”

    宏文:“啊?国母,啊,不是那个老妖婆子不在她的府邸里面吗?”

    穿越者:“我们去过了,她不在啊”

    宏文:“不在?那就应该是躲进了她在黑都里的藏处了”

    穿越者:“哦?你知道这个藏处在哪里吗?”——大喜

    宏文:“回禀总理,据我所知她在黑都里的藏处不止一处,一共有36处,遍布黑都各地,用某号朱雀巢为代号相称,我也只是知道其中几个”

    穿越者:“我x,36个?这个老妖婆子也不嫌麻烦,叫我怎么找、找到啥年啥月啊”——生气

重要声明:小说《魔幻世界的经济问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