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装病与治病的苹果

    第三十五章装病与治病的苹果

    仲勋:“你想当场戳穿他?怎么做?让你带去的医生和萨满医官为他做检查?”

    剑鹰:“不成啊,他边肯定有自己的私人医生,会拿出“最”的检查记录来搪塞你,不让你带去的医生再进行检查,美其名曰:减少患者体力消耗、降低患者体负担”

    辰芸:“是啊,你去了也八成讨不到好处,最多让你单独进入病房见一面“昏迷不醒”的穿越者,之后顺手把总理职责推给你何况穿越者是不是真的假装遇刺中毒我们都不知道,真的是赶巧了、在这节骨眼碰上的刺杀也还是有可能的,你显得太多疑就失礼了”

    得华:“不错,剑鹰不是也说当时黑骑士做出慌乱的举动也是有可能的那杯茶的检测报告还没有出来,要是穿越者是真的是中毒以致昏迷不醒怎么办?你去了只能是自讨苦吃”

    希贤:“你们放心,我在现场不会失态的要是穿越者真是无法行使总理职权的话,我会当场接过他的权力成为代理总理,为今后的武力清场、镇压负责”——表坚决

    仲勋:“你下定决心了?”

    希贤:“没什么下定不下定的,到时候只有我是担责的合适魔选,舍我取谁,我也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仲勋:“那我就不说什么了,要是穿越者是真的昏迷不醒你将责任抗下,我希望你能够忍耐住左迁甚至下野我们会想尽办法让你回来的,不出五年你就能又是我们的同僚了”——安慰

    希贤:“那我就多谢了”

    半时后,黑都蓝苹府邸,客厅

    蓝苹:“自称绝症吊命一月有余没死了,这次被投毒暗杀还没死了?他这是什么命?太硬了?赶上那个卖苹果的乔布斯了”——诧异

    奥斯卡:“不光是姑姑您有这种想法,现在整个国务院里的公务员都这么想,都说他是唯一神派来的使徒,没有达成使命之前是死不了的”

    蓝苹:“死不了?他死不了我就送他一程,反正离我族的“大动作”没几天了,不足为虑倒是你和那三头蠢猪可千万不要给我闹出什么意外,让那帮学生在广场上给我顶住了,现在已经快到关键时刻了”——叮嘱

    奥斯卡:“姑姑放心,我这几天一定尽忠职守、心谨慎,不会给您添乱的至于广场上的那些学生,他们受到穿越者遇刺事件的影响,以为政府里有支持他们的势力,早上政府公布的《黑都封锁令》所带来的消极影响已经除去,一定坚持的住”

    蓝苹:“那就好”

    富治从外面跑进来

    蓝苹:“富治?你不在国务院里盯梢了?什么事儿这么急让你跑回来?”

    富治:“禀报国母,国务院第一副总理希贤带着手下的医护工作者,从国务院出去探望穿越者了”

    蓝苹:“啊?他去探望穿越者?不怕到了那里立即被授予代理总理之职?他闲着无聊找黑锅背啊?”

    富治:“具体怎么样我也不知道,反正是希贤副总理已经从国务院出了”

    蓝苹:“这是大事,咱们不能干等着,得掌握第一手材料”了看奥斯卡

    奥斯卡:“我这就去总理府邸那里守候,等待第一手消息”——明白蓝苹的意思

    蓝苹:“恩,去”——打走奥斯卡

    奥斯卡走后

    蓝苹:“地下帮派的那些龙头们答应了我们的要求吗?”

    富治:“在我的威之下答应了,而且按照您的吩咐不许我族的龙头将咱们的计划告诉奥斯卡”

    蓝苹:“恩,做的不错他们这帮地下帮派就是一群炮灰,利用完事之后是要被剿灭的,绝不能让他们从奥斯卡那里得知我们的大计”

    富治:“这个您放心,我跟他们说这是为了声援学生而做出的一点动作,政府上台后就不会被追究,他们不会想到这个夜壶我们用过一次就要丢弃”

    蓝苹:“让他们使劲闹,迫使政府派遣设立的武警部队进入黑都,我族的“大动作”才能展开”

    富治:“遵命”

    与此同时,黑都总理府邸,卧室临时病房

    穿越者:“十六夜,给我削一个苹果吃”——撒

    十六夜:“你真当我是你丫鬟、女儿了?这里可没有外人,我可不伺候你”

    穿越者:“你怎么这么绝,刚才在外面你表演得多好啊,就真跟死了亲爹似的,趴在我上一直哭,我还以为咱们俩长时间住在一起能久生呢”——戏弄十六夜

    十六夜:“那是你自作多,我只是做好分内的事,其他的你这辈子就不用想了”

    穿越者:“唉,看来想要融化你心中的坚冰还需时,真不知道我回老家前能否融化你这个冰山美人”——继续戏弄

    十六夜:“你要想死就继续调戏我,这种距离下我保证让你感觉不到痛苦就去另外一个世界”

    穿越者:“别、别,我除了想回到原来的世界外并不像去其他的世界,我不求你削苹果了,成不?对岚和多蒙你们俩谁帮我削一个苹果?刀子和苹果都在我头”

    岚:“离得你那么近你自己不会削啊?”

    多蒙:“就是,非得让我们动手?待会儿是不是还要我们端过去喂你啊?”

    穿越者:“你别说,还真得你们喂我我这次用来假冒毒药的是强力麻*醉药,效果特别强,服用后一时内是绝对的不省人事,再配合上我的特殊体质,任何医生和萨满医官都查不出原因不过也因为麻*醉药效果太强,我现在四肢还麻木着,动弹不得,确实需要你们伺候一下诸位,求你们了,给我削一个苹果吃”

    多蒙:“也真亏你能在短时间里想出这种办法,草药学算是没白学”

    穿越者:“不光是草药学,我这个诡计也用上了心理学他们谁都不会想到我先用清茶喝进麻*醉药再往清茶里面下多种毒药组成的混合毒,那替换过程用不了5秒钟,真是一气呵成,等毒茶的检测报告出来了就没有任何人会怀疑我没有中毒了”

    岚:“所以你让我们在这里为你站岗、挡驾,等待军室和保卫处的检测报告出来?”

    穿越者:“是啊,如你之前所说文官集团的核心们不是傻子,又对我的之前想要墓虎遁知之甚详,不可能不怀疑我中毒的真伪没你们挡驾,让他们手下的医生查出我清醒着怎么办?那可就前功尽弃了”

    多蒙:“你都在隶属国务院的医生和萨满医官那里蒙混过关了,还怕他们手下的那些医生?他们来了你再吃一次强力麻*醉药不就成了,他们手下的那些医生不也是什么都查不出来?还要岚留下挡驾?”

    穿越者:“你懂什么,这强力麻*醉药效果特别强,剂量掌握不好吃多了我就会变成植物人,真的永远也醒不过来了”

    多蒙:“还有这事儿?”——故意装作吃惊

    穿越者:“是真的,你有野直觉都分辨不出来吗?不要再打岔逗我了,快给我削苹果,我想吃”

    多蒙:“你以前什么山珍海味没吃过,怎么现在馋起这苹果了?”

    穿越者:“你不知道,这苹果可是出自乔布斯的苹果专卖店,是第二代苹果,传说吃了能够延年益寿、包治百病,我现在这样子正好实验下它的疗效”

    多蒙:“你就扯淡,什么苹果能有那种功效?拿起一个苹果仔细观察这不就是普通的一个苹果嘛,没什么特别啊咬了一口味道也一样,你肯定被骗了”

    穿越者:“你这野蛮人懂什么,这可是乔布斯刚刚培育出来的第二代苹果啊,你怎么说跟一般的苹果一样呢?这第二代苹果的皮比一般苹果的皮薄了33%、多了25%、汁液多了17%,而且培育的成熟时间快了5o%啊,这可是技术的突破你平时想吃市面上都不一定买得着,别提黑都被封锁的现在了这些还是我从黄牛党手里买来的,让你这个不懂行的人吃真是暴殄天物啊”

    多蒙:“我感觉没什么不同啊,有人会闲的蛋疼抢购这玩意?”——继续吃

    穿越者:“不但有而且还大有人在,乔布斯这第二代苹果上个月刚在黑都上市的时候,就有魔族在专卖店前彻夜排队守候,争取第一个吃到”

    多蒙:“吹、吹,继续吹,魔族里面有这种傻*?你找来让我看看长成什么样,脑袋是让门夹了还是驴踢了”

    穿越者:“你别不信,这种傻*都不用我找,你去翻一翻第二代苹果售的那些报纸,上面都有专门报道和记载,那傻*的画像、三围、取向之类的一应俱全”

    多蒙:“没想到真有这种怪胎,我平时不怎么看报纸还真不知道再次仔细端详手中的苹果难道这苹果真的有你说的那些神奇的功效?”

    岚:“是真的,八年前乔布斯被查出患有胰腺癌,被众多医生和萨满医官断言只有三个月到半年的生命然而他就是靠吃他自己种的苹果,奇迹般的扛到了今天,被誉为“战胜了绝症的魔族”、“苹果教主”有他自己作为活例子、活广告,他种的苹果卖的就是比其他的苹果好,拥有很多果粉、教众”

    穿越者:“不过也因为乔布斯的独特魅力和邪教式的销售方式,他的苹果专卖店的生意好坏全维系在他一魔上一旦传出他病重、命不久矣的道消息,他的苹果销量就会大跌,专卖店的价值就会大幅度缩水唉,真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啊”——感叹

    多蒙:“不就个苹果嘛,还让你们俩说出了这么多玄机、门道,水了近千字,骗钱啊”——不耐烦

    穿越者:“不是、不是,我只是感叹世界上竟然还有乔布斯这种**的管理方法和富有侵略的营销方式,将苹果强塞给别人,命令别人只买、只吃他种的苹果,并将吃他的苹果提高到一个人类、一个魔族一生追求的最高目标的程度这是何等的文化洗脑与侵略啊,赚着你的钱还能影响、改变你的人生观、价值观,真是了不起”——称赞

    多蒙:“成了、成了,不要再胡诌了,歇一歇你的嘴,苹果已经给你削好了”——将削好的苹果递向穿越者

    穿越者:“我还被麻醉着动不了,你喂我吃”

    多蒙:“我说你这家伙蹬鼻子上脸啊”——教训穿越者

    “咚咚咚”——敲门声

    穿越者:“我装昏迷,要是文官集团的那几个核心来探望我,你们可得给我挡住了”声

    多蒙:“知道了,我们会按照预定计划行事的,你就死觉像死去一样睡觉”——将穿越者的铺整齐

    十六夜:“谁敲门?”

    护卫癸:“大姐,是我,护卫癸人”

    十六夜:“进来护卫癸进入病房找我们有什么事?”

    护卫癸:“希贤副总理大人带着手下的医生来探望老爷了,现正在客厅等候”

    十六夜:“知道了,我与岚先生去接待他,你带路”

    护卫癸:“是”

    十六夜:“这里就劳烦护卫甲多蒙看护了”

    护卫甲多蒙:“遵命”

    十六夜与岚来到客厅

    十六夜:“家父遭遇不幸,在这多事之夏不但无法帮上大家什么忙还劳烦您挂念,真是给您添麻烦了”——鞠躬

    希贤:“那里的话,总理大人也是因为国事而遇到这一劫数的,我代表国务院的同僚们来探望是应该的顺便看看我带来的医生能不能治愈总理、让总理苏醒,能否让他们给总理大人检查一下体,他们可都是名医啊”——试探

    十六夜:“多谢希贤副总理的关心,您的好意我感激不尽,但这检查”——给岚使眼色

    岚:“再一次的检查就不用了,那只是无用功总理大人的相关病理资料都在这里,你们想看的话就拿去至于总理大人中的究竟是什么毒还得等军室和保卫处做出那杯毒茶的检测报告,我这里才能得知”——将病理资料递给希贤

    希贤:“岚大管家当时护送总理回到总理府邸,怎么现在还留在这里?谍报部和军室没有工作了吗?你留在这里有什么特别的理由吗?”

    岚:“希贤副总理所言不错,在下的确有特别的理由留在这里”

    希贤:“什么理由?”

    岚:“等您啊”

    希贤:“等我?等我做什么?”——不理解

    岚:“拿出一封委任状这是魔王大人在得知总理大人中毒昏迷不醒后写的委任状,让我在无法得知总理何时能够清醒的况下交给希贤副总理您恭喜您,您现在是国务院代总理了”捧委任状

    希贤:“不、不、不,在下何德何能可以担任国务院总理要职,况且总理从昏迷不醒到现在才经过了不到两个时,就让我接替他的全部职务、行使总理大权,这是不是太孟浪了,没准他一会儿就清醒了呢”——推辞、坚决不受

    十六夜:“希贤副总理就不要推辞了,家父经常称赞您主持国务院工作的这半年里干得很好,比他强得多呢”——戴高帽

    希贤:“那是总理大人过誉了”——继续推辞不受

    岚:“怎么能说是过誉呢?当年魔王大人是先选择您为国务院总理的魔选,后来被蓝苹一伙儿在国会里搅黄了,穿越者这才成为的总理,您在魔王大人心中一直是个能够担任总理的魔才”

    希贤:“这、这个,我这么着急的接任代总理一职,会让其他不明真相的同僚说闲话的”——还想反驳

    岚:“现在国家是多事之夏,国务院里不能一无主,还望您以大局为重,不理那些流言蜚语,担起与您的才能相应的责任”

    希贤:“妈了个爪的”声

    十六夜:“您说什么?我没听清楚”

    希贤:“我是说想让我现在接受魔王大人的委任状、接替总理大人的职务成为代总理也成,但我有个条件,希望总理千金能够答应”

    十六夜:“什么条件?您请说”

    希贤:“我希望能近距离见总理一面,看看总理是否真的不能在短期内苏醒过来,亲眼确认下,这样我接替的也安心,良心不会受到太多的自责”

    十六夜:“这个考虑状好,您可以近距离看望家父,但是探望的时间不能太久,旁边要有护卫陪同”

    希贤:“没问题、没问题,这是应该的”

    十六夜:“那好,我为您带路请”——带路

    希贤:“请”——跟随

重要声明:小说《魔幻世界的经济问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