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三方的幕后准备

    第三十三章三方的幕后准备

    金牧师:“笑话我本就是唯一神的牧师,宣传唯一神信仰怎么会是不务正业?真是不可理喻”

    遇罗克:“是啊,柴灵儿,金牧师本职就是要宣传唯一神信仰的,你的这种指责太离谱了”

    柴灵儿:“你不要着急替他说好话,我还有问题问你”

    遇罗克:“问我?问我什么?”

    柴灵儿:“今天凌晨四点,你在哪里?”

    遇罗克:“今天凌晨四点?我在帐篷里面睡觉啊”

    柴灵儿:“有谁可以证明?”

    遇罗克:“同一个帐篷里睡觉的同学可以证明”

    柴灵儿:“你就没有出去过,一直睡得死死的?”

    遇罗克:“中途上过一趟厕所,具体的时间记不清了”

    柴灵儿:“那就没错了,我当时看见的绑匪里就有你,你联合其他几个我不认识的魔族意图在睡梦中绑架我”

    遇罗克:“你胡说八道”

    柴灵儿:“哼,还装对手下纠察队员把他们两个抓起来”

    纠察队员们将遇罗克和金牧师抓了起来

    金牧师:“为什么要抓我,你们凭什么抓人”——挣扎

    柴灵儿:“凭什么?今天凌晨对我绑架未遂事件的种种迹象表明,这是一次有组织、有预谋的计划而且我们已经得到一些消息,政府正在收买学生中的一些变节分子,主要他们想大力地削减和破坏广场上的组织领导力量,整个葬送我们这场学运而你们两个就是他们收买的学贼”

    遇罗克:“不要说的多么正气凌然,政变就说政变,你这种虚伪的嘴脸让我恶心”

    这一天下午,金牧师和遇罗克被学运领导层以神棍和学贼的名义剔除出学生运动,柴灵儿取得了学运的最高指挥权

    当天晚上,黑都总理府邸,书房

    穿越者:“果不其然,政府一派官员与学生会谈,之前那帮心存观望的墙头草以为看懂了风向,就迫不及待的出面表态、站队了还有那些国会两院议员们,也想趁着这次的机会争取曝光、增加知名度和政治资本”

    多蒙:“是啊,都如你所料现在黑都广场上是群魔乱舞了,你高兴了?”——挖苦

    穿越者:“我高兴毛啊,这加坚定了希贤他武力解决问题的决心,到时候流血就是好事儿了?何况他计划里的替罪羊是我,我能高兴嘛今天学生们为了管理广场治安成立了学生纠察队,这加给了政府动用武力的口实”

    多蒙:“说起来希贤副总理派出的谈判官员到底谈出了什么成果,惹得学生运动领导层内乱,使得今天金牧师和遇罗克被撤销了总指挥的职务?”

    穿越者:“没谈出什么太多具体的解决办法,但也算是有进步,双方都有心妥协只是今天学运领导层的理智派被打倒、开除出学运队伍,广场派的柴灵儿在“政变”中获胜,取得学运领导权前两天谈的东西全部作废,和平解决的希望加渺茫”

    多蒙:“那金牧师和遇罗克两位前总指挥呢?听说他们俩被剔除出学生队伍、离开黑都广场后就立即人间蒸发、不知去向是不是被政府有关部门抓住了?现在关于他们的谣言满天飞,你们俩谁知道?”

    穿越者:“我不知道,这应该是岚干的?”

    岚:“他们俩现在在军室的秘密据点里喝茶呢,做完相关调查、记录后就会遣送回原籍,交由当地司法机关处置”

    多蒙:“会不会有处罚?”

    岚:“当然会有处罚,只是在他们原籍执行,不会在黑都执行他们非法组织游行,聚众扰乱国家交通秩序、社会治安,为国家带来了极大的物质财产损失,判个几年很正常”

    多蒙:“这就是他们反抗不公结果吗?唉”——难过

    穿越者:“你这难过什么,他们这已经算是好的了相比起来现在仍然在当总指挥的柴灵儿可没有他们俩这么幸运,她最后的结果很可能是剥夺政治权利终当然,这也是她自找的,怪不得谁,只可惜给她陪葬的那些倒霉学生了况且他们俩的这几年牢狱之灾可是好多政客们求之不得的经历,几年出来就变民主、魔权斗士了要是最后能给他们俩平反,那他们俩以后的政治前途就不可限量啊这可绝对是好事”

    多蒙:“你就继续你的谋论,以最大的恶意来揣测所有的魔族和人类,认为大家都是居心叵测、心怀不轨的反正我是相信有人类或者魔族是出于良心和正义感才做这些事,我愿意相信他们”

    穿越者:“路遥知马力久见人心,我劝你不要通过一两件事就全心全意的相信另一个人,特别是在你们俩利益不一致的时候,多留个心眼总是好的”

    岚:“你不要再教育多蒙了拿出一个小包裹这是你前些天委托我们谍报部门做的“玩具”,你用这个做什么?制作过程中还让我严格保密,不就是一个魔术道具嘛”——将小包裹递给穿越者

    穿越者:“这东西可是我能否将责任推到希贤上的关键道具,你到时候就明白了”——结果小包裹

    多蒙:“什么道具这么神秘?给我看看”——好奇

    穿越者:“一把可以伸缩利刃的魔术刀,按下机关前就跟真的匕首没有两样,按下机关后厚一点的衣服都捅不透,刀头一遇阻力就缩回去了”——把魔术刀递给多蒙

    多蒙:“这么神奇?我试试”——按下机关后往桌子上捅

    穿越者:“别”——阻止

    多蒙:“哇流这么多血,都溅到我上了你怎么不告诉我有这种机关?”忙脚乱的收拾

    穿越者:“为了场面真啊观看匕首哎呀,都空了,我还要重注入特制的血液”

    岚:“场面真?你不会是想导演一场遇刺戏码,装作受重伤不能理事,将总理的所有权力交由希贤,这种骗小孩子的办法?”

    穿越者:“什么叫骗小孩子,这是多么周密的计谋啊”

    岚:“周密?当时或者事后随便叫一个医生或者萨满医官一查你体就明白,这是能有多难的事,你这个办法就是胡闹”

    穿越者:“收买医生也不成吗?”

    岚:“收买医生?开玩笑,你聪明的一个人怎么会想出这种馊主意文官集团手下的那些医生是能拿金钱收买的吗?他们肯定会如实汇报你的伤况且你之前就想用诈死离开而装过病,你遇刺后他们肯定会怀疑你是否真的受重伤,必定会不顾一切阻力来叫医生查看,这计划根本行不通”

    穿越者:“妈了个,本想导演一场遇刺戏码骗过那几个副总理和其他人,现在看起来我只能忍辱偷生,真刀真枪的来一场了”狠

    多蒙:“真刀真枪?成啊,我来扮演那个刺客,你想让我砍哪儿?说”——跃跃

    穿越者:“你给我滚犊子,想借机报复我是不是?到时候你要是收不住手,使我上少几个零件我都没地方哭去”

    多蒙:“让你少几个零件?不能,我的剑术你知道,肯定不会让你少了哪块儿,留你全尸”

    穿越者:“哼,听了你这句话真让我安心,我不能把刺客的任务交给你了”

    岚:“你想把刺客的任务交给谁不重要,那是你的选择,我主要想知道你想什么时候安排这次真刀真枪的刺杀,我也好做些前期准备”

    穿越者:“我遇刺的时间嘛就选到国务院正式“封锁黑都进出”这条政令的时候”

    岚:“啊?这时间是不是太紧了?临时地表运输公路明天就能试运行,最快后天就能通车了你只有两天时间做具体安排”

    穿越者:“我知道时间紧,但这一定要赶在政府正式公布《黑都戒严令》前将国务院总理之位交由希贤代理不然《黑都戒严令》跟我有一星半点儿关系的话,我就是他们的替死鬼了”

    第二天,黑都蓝苹府邸,客厅

    奥斯卡:“姑姑,您要求的事我和三位族长已经帮您做好了经过学生们的内部选举,除了柴灵儿一个总指挥外又增加了三名副总指挥,都听我们的话”——恭恭敬敬

    蓝苹:“这次没有再蒙骗我?你们真的能够指挥他们?”

    奥斯卡:“我这是的的确确的真话,您要是不信可以找三位族长对质”

    蓝苹:“对质?不用了,我只问你,你没有向他们三个透露我真正想做什么?”

    奥斯卡:“没有、没有,这是关系到我命的大事,我怎么会随便乱说呢?”

    蓝苹:“还算你没有傻到家,这次就饶了你你去把冠希画师找来,为我画几张标准像,逆光的、侧光的、站着的、坐着的都要有”

    奥斯卡:“标准像?还几张?您这是要做什么?”

    蓝苹:“做什么?八、九天后我族就要有“大动作”,你说我这是要做什么?”

    富治:“大侄子还不明白吗?一旦我族的“大动作”成功,女皇陛下就要登基,你姑姑的标准像马上要印在成千上万份的报纸上”——拍马

    蓝苹:“还是富治理解我啊”——凤颜大悦

    奥斯卡:“是,我这就亲自去冠希画师的工作室,叫他过来”——

    富治:“顺道买一些红纸,越多越好,商家问起来就说作为庆祝朱雀族传统节——“大顺节”要用的”——继续拍马

    奥斯卡:“是,知道了”——出门

    奥斯卡走后

    蓝苹:“不愧是富治,知道我想借故支开奥斯卡就加派了任务,你真是观察入微啊”——称赞

    富治:“啊?观察入微?啊是啊,我就知道国母不是那种会得意忘形的魔族,事没有成功以前是不会在小事上暴露真实想法的”——连忙改口

    蓝苹:“恩,还是富治你了解我那我为什么单独留下你,与你密谈的目的,你应该知道了?”

    富治:“啊~,是不是想让我在黑都动乱之时指挥我族部队除去国务院五的大目标?”——猜测

    蓝苹:“不是,那个位置交给你那是铁打的,根本不用我事先跟你说我留下你是因为我不放心奥斯卡和那三头猪,怕他们坏我的事儿”

    富治:“这不能,国母您想多了三位族长根本就不知道咱们朱雀族的计划,而大侄子虽常犯些小错并与那三位族长走得近,但这种大事上他是知道事态的严重程度,肯定会保守秘密不会给您添乱的毕竟这直接关系到他的命,儿戏不得”

    蓝苹:“我不是不放心他们会泄密,我是不放心他们真的能够如自己所说的那样控制学生运动,将其发展到动乱的程度要是在这上有差错,使得政府不调集那设立的五个千翼规模的武警部队进入黑都实施戒严的话,我之前的设计也就全都白费了”

    富治:“原来您是担心学生们闹不起来,学生运动演变不成暴*也是,这事儿不掌握在您手里,存在着一定的变数思考我明白了,您是想让我使用武强留下来的黑材料,调动黑都那些地下帮派势力,确保黑都发生动乱?”

    蓝苹:“不错,只有使用武强以前用来威胁控制黑都大部分地下帮派龙头们的黑材料,让黑都地下帮派份子在适合的时候制造打、砸、抢、烧等恶刑事犯罪,最好能袭击一下军警、点几个天灯,制造足够的恐怖气氛,迫政府颁布《戒严令》,调集那五个千翼设立的武警部队进入黑都,进行戒严、清场、镇压暴*的任务这样我才能真正的把事件的主动权抓在手里,完全控制事件发展,不用交给那三头蠢猪和我的傻侄子”

    富治:“是,我这就派心腹去安排这件事,请国母放心”

    蓝苹:“恩,快去”

    两天后,国务院第一副总理办公室,三位副总理和剑鹰副部长正在开会

    希贤:“今天国务院正式《黑都封锁令》后,对全国南北往来的交通物流影响如何?”

    辰芸:“那条临时修建的地表运输公路起了大用,除了要将货物从地脉运输转为地表运输外没有什么太大影响”

    希贤:“告诉我具体的数字”——严肃

    辰芸:“根据今天得到的第一手数据计算,由于货物多了两道转运步骤,运输效率大概降低了20%”——如实相告

    希贤:“唉,影响不小啊,看来事不能久拖,要加强与学生代表的交涉了”

    得华:“加强交涉?你说得轻松,这帮选上来的学生代表一点理都没有,不懂得任何的妥协、让步,根本就是一帮任的孩子之前我手下的官员跟金牧师和遇罗克还能谈些东西,让我觉得和平解决是有那么一点儿希望的现在这柴灵儿可倒好,让我经常想长痛不如短痛,直接调魔王军武力清场完事”

    剑鹰:“武力清场?你拿什么清场,再给我一周时间一周后那五个千翼的设武警部队就能开赴黑都,到时候你想怎么清场就怎么清场,只要你肯指挥”

    得华:“想让我指挥?我才不干呢”——摇头

    希贤:“当然不能让得华指挥,这一切都得让总理出面负责说起总理,那些设的武警部队经过总理的签署没有,我们可不能沾上一点,不然事后无法撇清关系”

    剑鹰:“那天在魔王办公室他提出这个办法的时候,他让我事急从权先上车再补票,我就先干了相关文件报告我昨天已经交给总理了,相信他今天就能签署好交给我”

    希贤:“恩,这样戒严黑都、武力清场、镇压暴*都可以做了,还能顺道收拾掉“三公一母”及其爪牙党羽说到蓝苹一伙儿,他们最近有什么动作吗?”

    剑鹰:“动作,宏文议员最近净跟着我玩搬家了我出门无论到哪里,只要不出黑都,宏文的手下一直都暗中跟着我而他自己就像个贴纸一样住在我旁边,就算我最近搬了家也一样,他也把家搬了过来继续跟我做邻居,想不让我监视他都不成”——无奈

    得华:“另外“两公”指使手下在《魔民报》和《黑都邮报》上用各种手段炒作那个柴灵儿,满篇都是她的各种生活话题搞得她都不像个学运领袖,反而像个偶像明星而柴灵儿也不知道自己大难临头,还浑然不觉的在那高兴呢”

    希贤:“哼,一个小丫头片子真当自己是个大魔物大人物了?等到政府颁布《黑都戒严令》或者知道金牧师和遇罗克被判刑后还能有这份儿心思、笑得出来?到时候不吓傻了才怪”

重要声明:小说《魔幻世界的经济问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