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会面与对话

    第三十一章会面与对话

    奥斯卡:“黑都广场?您别开玩笑了,那里现在被学生占据着,之前喊的口号”——着急、找理由

    穿越者:“你怕了?”

    奥斯卡:“不是,你是总理啊,我是担心你的人安全”

    穿越者:“你要是担心我的话那大可不必,我都是已经要入土的人了,没什么好怕的,况且还有这么多保镖跟着”

    奥斯卡:“可、可是您临时起意、行动的这么突然,也不事先通知一下三位副总理”

    穿越者:“我会找人通知三位副总理的,他们要是不想我去,半路上就能拦住我了,走”——示意奥斯卡跟着一起去

    奥斯卡:“是”——无奈跟随

    黑都广场外围

    奥斯卡:“三位副总理竟然同意您去黑都广场见学生,他们傻了吗?”

    穿越者:“他们可不傻,政府最近的举动在某种程度上回应了学生的诉求,为我去劝学生自动离去进行了前提铺垫,现在正是我去见学生的好时机”

    黑都广场,学生运动的临时指挥所帐篷

    遇罗克:“粮食和饮用水还能支持多久?”

    金牧师:“已经不多了,照现在的消耗度撑不过一周”

    柴灵儿:“怎么消耗的这么快,原先预计的可不是这样”

    金牧师:“这主要是后来加入运动行列的学生与友好魔士人士过多的缘故黑都市民捐助的实物和各界捐款买来的补给已经不多,为麻烦的是广场以及周边的卫生条件已经开始恶化,可以说是“一片狼藉”,已经有学生、市民开始生病了”

    遇罗克:“果然开始给广场周边的市民生活带来不利影响了吗?必须要想办法终止这种局面”

    柴灵儿:“你想怎么做?”

    遇罗克:“立即组织学生进行大扫除等环卫工作,范围包括广场附近的居民区从各界支持者手中筹集一批补给的同时,减少广场上滞留的学生数量,让黑都本地的学生返回家中或者校园里,等到有集体游行、请愿的时候再赶到广场参与这样既减少广场卫生环境的负担也降低了每的物资消耗”

    柴灵儿:“这么麻烦干什么,直接加大压力,迫使政府接受我们的请愿,实施确实政策消除部族歧视与不平等目的达到后我们自然散去,这些问题也就解决了”

    金牧师:“加大压力?我们都已经突破政府封锁占据黑都广场了还怎么增加压力,再增加就会变成暴*,咱们也就控制不住了”

    柴灵儿:“的确不能采取集体暴*的方法,但我们可以采取一些“特殊手段”来迫政府接受”

    金牧师:“特殊手段?不会是唆使学生绝食、割脉、自残一类的残忍手段?太可怕了,愿唯一神宽恕你”——祈祷

    柴灵儿:“你这个神棍胡说什么,我只不过是想组织一下**抗议、猎奇抗议抗议者上泼上动物血、封锁黑都交通等等特殊手段而已现在谁还搞绝食、割脉、自残这一东西,我又不是你这个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

    金牧师:“说我是乡巴佬?你这孩子怎么这样不尊重别人,在大家面前你可不是这样,你怎么人前一张脸人后一张脸呢”

    柴灵儿:“我那是为了显示学生运动的领导阶层团结一心才装的,这样才不会被政府的走狗抓住我们不团结的弱点各个击破倒是你经常胡乱猜忌我,想方设法的联合遇罗克排挤我”

    遇罗克:“怎么把我也扯上了”——不解

    金牧师:“我猜忌你?你的那些采访都白纸黑字的刊登在报纸上,这“其实我们期待的就是,就是流血”和“只有广场血流成河的时候,所有国民才能真正擦亮眼睛”不是你说的?”——取出报纸指明

    柴灵儿:“这是政府宣传部的谋,他们作媒体做的断章取义上一任宣传部长建相还在的时候还算有些闻自由,这任宣传部长齐诈真不是个东西,一上任就开始严加管制了,真是“该活的死了,该死的还活着”你怎么能相信这些东西”

    金牧师:“你的意思是过去的宣传部长建相就好了?真是胡说八道,我刚来到黑都的时候他对我宣传唯一神信仰百般阻挠,我看还不如任宣传部长齐诈呢,至少齐诈还许宗教宣传、信仰自由”

    柴灵儿:“所以你就信他们不信我?这点小恩小惠就把你收买了?”

    金牧师:“什么叫小恩小惠,我只是叙说事实何况你也一样不信我啊,刚才还说什么我想方设法的联合遇罗克排挤你”

    柴灵儿:“那是当然的,谁知道你是不是想要借机让支持我的同学们回家,才让他提出的这种建议”

    遇罗克:“你这是无理取闹,我是从现实出发作出的决定而你想继续向政府施压在现在并不合适,政府已经开始妥协,不然不会处罚球类运动管理中心的三名官员”

    柴灵儿:“政府这么做不过是丢卒保车、争取时间而已,不然我们占据广场一周多了,政府怎么还不同意与我们进行直接接触?还”

    一名学生从外面跑进来,打断了柴灵儿的发言

    学生:“各位指挥,政府来人了,终于同意与我们进行接触了”——兴奋

    柴灵儿:“怎么这么巧”——无语

    遇罗克:“来的是谁?”

    学生:“是总理”

    柴灵儿:“啊?总理?就他一个人来的?”——吃惊

    学生:“不是,还带着保镖和一个官员陪同”

    柴灵儿:“没有认错人?”

    学生:“没有认错人,之前他在第一师范学校里当过插班生,有不少同学都见过他,错不了”

    金牧师:“现在他人呢?为什么没有跟你一起过来?是不是学生们不让他过来,被围住了?”

    学生:“没有,他要在那里先发表个即兴演讲,让我来通知各位,一会儿就到”

    柴灵儿:“坏了,他这是想搅乱同学们的思想,必须制止他”——起去阻止

    外面突然变得嘈杂喧闹起来,一群人簇拥着一人一魔进入临时指挥所

    遇罗克:“你们是皱眉哎呀,臭鸡蛋、烂菜叶、浑还这么馊冲外喊谁把泔水瞎倒?不知道广场的卫生条件已经很差了吗?”——教训外面的学生

    柴灵儿:“这卫生是得好好管理了抱怨你们从哪里过来的,踩上些什么了?你是”见那个魔族一愣

    奥斯卡:“”——使眼色,让柴灵儿闭嘴

    穿越者:“现在的学生怎么这么不听劝,我还没说两句话就臭鸡蛋招呼”

    学生:“总理?你这么快就过来了?”

    金牧师:“总理?仔细观看还真是北方圣人,您不是在做演讲吗?怎么这么狼狈?”

    柴灵儿:“还用问嘛,肯定是说了一些不中听的,让同学们轰下台了”

    穿越者:“我只不过说了些实话,就惹得他们丢东西,学生们被你们三个鼓动的都不讲理智了”

    遇罗克:“总理这次来是为了对我们兴师问罪的吗?”

    穿越者:“不是,我来一是劝学生们离开广场,二是与你们对话是来和平解决问题的”——被金牧师打断

    金牧师:“政府听进我们的呼声,将要出台相应的反歧视政策、法规了吗?”——高兴

    穿越者:“在回答你的这个问题之前我要先说两句,回答遇罗克的问题你们愿意听也好,不愿意听也好,我很高兴能够有这样的机会告诉你们和同学们我们黑都这几天已经陷入了,我可以说,是一种无政府的状态但是我再说,我没有这个意思,要把这个责任加给同学们,也不加给遇罗克,也不加给金牧师但是这是客观的事实某一程度上比部族反叛、暴*还要乱得厉害”

    遇罗克:“虽然你说的的确是客观事实,但你不觉得你来得太晚了吗?这一切的开始大家只不过是希望有一个平等的竞技环境而已当时同学们到黑都来是为了参加全国校际橄榄球比赛,并不是出于任何政治目的政府相关部门把比赛办好了就不会出现任何问题就算中期把赛制定乱了,闹出了些问题政府还是有机会挽回,非要把同学们上街才想真心解决?”

    穿越者:“好、好、好,咱们就不要相互推卸责任、互扯后腿了,这都是政府部门里的那一实话告诉你们,政府对你们之所以反应慢了就是因为底下各个部门相互扯皮推诿、不负责任,才激起来的民变现在让咱们抛开那些条条框框,双方开诚布公的落地还钱”

    柴灵儿:“落地还钱?你当这是做买卖、谈生意啊”

    穿越者:“差不多,事发展到现在双方全都有错,你我双方都有义务解决它如果能相互交出真实的底线就可以尝试和平解决,当然前提是底线相差不多”

    遇罗克:“我们的底线通过历次游行示威的口号都已经表明了,政府制定政策、法规止部族歧视”

    穿越者:“也就金牧师著名的《我有一个梦》演讲里提及的,是?”——询问金牧师

    遇罗克:“是的,我希望政府能够真正兑现《建国宣言》里的承诺,对所有魔族不再看出、血统,而凭借后天努力取得的成就去衡量”——抢答

    穿越者:“但你也要知道,即使是进度缓慢,历任魔王政府也一直都在推行平等政策国务院虽然是建的机构,但也继承了之前魔王政府的做法,况会一天天的好起来,你们不能之过急要相信明天会好”

    遇罗克:“明天?哼,明天,这个词已经从建国之初开始用了两百多年了,这个“明天”怎么就一直没有到呢?是不是因为“明天”是直到世界末一直有的存在?认真我们的底线我跟您再明确的重申一遍,我们不要“明天”,我们要“今天”我希望“今天”就能出现小部族出的校队主力、四分位、跑锋、外接手;我希望“今天”就能出现小部族出的职业橄榄球运动员;我希望“今天”就能出现小部族出的运动明星,所有国民能够有平等的、不受歧视的机会政府要真想有所行动请从“今天”做起,不要再谈什么虚无缥缈的“明天””

    “啪啪啪”——鼓掌不要想歪了

    穿越者:“说得好,但这毫无意义”

    金牧师:“怎、怎么会?这就谈崩了?”——不理解

    柴灵儿:“当然是毫无意义,大家都知道,国务院里总理说话不管用嘛对穿越者要想事件得以解决,你还是赶快回国务院去,让希贤第一副总理过来谈”

    穿越者:“你这个傻丫头,等到希贤出马你们就活不了了他可是起里杀伐果断的主角,他来了你这种杂鱼角色只有当炮灰、领便当的份”

    柴灵儿:“竟敢说本姑娘是杂鱼角色,我可是黑都第一师范学院的校花之一啊”——不忿

    遇罗克:“大家不要再说些没用的总理说这毫无意义,为什么?”

    穿越者:“因为这件事政府只能做到“明天”的保证,“今天”还是需要你们自己通过努力、拼搏来争取”

    遇罗克:“您这是什么意思?您是认为我们就应该上街进行街头政治的抗争吗?之前你不是这个意思啊”

    穿越者:“我当然不是教唆你们搞街头政治、反抗政府我可是总理,是站在政府立场上的我的意思是你刚才所说的“今天”小部族要有校队主力、职业橄榄球运动员、运动明星等等这些,你们没有实力、只靠政府的政策法规是得不到的你们想坐头等舱、进高级餐厅吃饭这只能靠你们自己的努力,政府不能用政策、法规去规定这些,不会照顾你们小部族而反向的削减大部族的平等权益要是“今天”政府这么做了,利用类似于额外加分等等手段而不看队员实力强行提上几个校队主力、职业橄榄球运动员、运动明星,那就是制造了的不平等“明天”就会有大部族的民众走上街头,反对政府倾向于小部族的做法这样下去会没完没了所以说政府只能制定“明天”的规划,你们“今天”的成功还需要你们自己的努力”

    遇罗克:“你说的跟我提出的要求是一样的,我也要求按照魔族后天取得的成就去衡量,但政府里有些大部族出的官僚却利用修改规则的办法为自己族人谋取利益,而大部族魔族因为历史原因看不起我们小部族魔族也是现实存在的而政府却只能推出些“明天”的政策,却不着手解决“今天”的问题,这才是我们占据黑都广场静坐的原因”

    穿越者:“你口口声声的称自己是小部族,你们小部族是真的小吗?根本不是,你们的数量比那些大部族多了三分之但为什么却一直受到歧视?翻开历史,原因就是你们不团结历史上你们团结的时候,也是万魔国国民魔权发展最快的时候各种反歧视政策、法规的雏形就是形成在那个时期,你所说的大部族修改规则谋取利益、政府接受民众呼声信息不畅等等问题,其实你们都是可以通过团结起来利用现行制度改变的魔王和国会议员的普选制度已经确立多年了,你们不珍惜自己前辈留下的政治遗产却衷窝里斗,无法把“今天”掌握在自己手里,这还怪政府?政府是你爹、你妈啊?你向政府纳税尽到国民义务,政府赋予你的法律上的相应权利,这就是一种买卖而你们现在的做法无异于抢劫、勒索,政府是不会答应的”

    遇罗克:“不,你错了,我们不是在勒索“谁”,我们是在唤醒“谁””

    穿越者:“那个“谁”不就是政府吗?”

    遇罗克:“不光是政府,还包括所有国民”

    穿越者:“切,你想干的事儿说到底跟政府的目标是一致的,但你怎么用了这种方法,你有把握能控制住吗?而且太早了,你倒是留到选举年再做啊,那时候肯定能使国会两院变天”

    奥斯卡:“咳咳咳,总理大人,已经过了很长时间,入夜了,就先到这里而且外面的学生已经将这里围住,您不走他们没法“休息”啊”——打岔、暗示此地不宜久留

    穿越者:“瞧你吓的这熊样,虽说你是大部族出,但好歹也是其中的战斗种族啊,还怕被外面的学生撕碎了?”

    奥斯卡:“你怎么用跟姑姑一样的语气教训我无奈那个三位总指挥,今天的会谈就到这里,毕竟时间不早了,让大家都休息,况且我们这一邋邋遢遢的也没法再谈下去了”——对柴灵儿使眼色

    柴灵儿:“的确时间不早了,这一次见面不是我们原先所希求的那种对话,我们之前也毫无准备,况且国务院里总理说话也不算数”

    穿越者:“哼,看不上我是?成,我明天就让希贤派官员来与你们对话,你们就等死”——离开

重要声明:小说《魔幻世界的经济问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