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各施方法争取主动

    第三十章各施方法争取主动

    多蒙:“军队有了?你什么意思?”——不明白、糊涂了

    穿越者:“不明白吗?我把主意打在那帮退伍转业的魔王军士兵上了”

    剑鹰:“你是想让现役魔王军成建制的退伍转成武警部队?之后用于平息黑都暴*?”

    穿越者:“不错,能做到吗?”

    剑鹰:“魔王军成建制的退役不可能,那是裁军,是要经过国会、魔王和参谋联席会议分别表决通过才能做的但在各个部队里搞一些突击退役,之后再编成建制那是有可能的”

    穿越者:“三位副总理做过计算,黑都实施戒严、清场、平息暴*至少需要五个千翼编制的魔王军帮忙你一个月里能办到吗?”

    剑鹰:“差不多可以,但这么多的魔王军士兵、下层军官退役下来后谁来领军镇压呢?”

    穿越者:“你是想问谁负责是?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悠久和你们惹上一星半点的麻烦”——拍脯保证

    剑鹰:“好,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大胆的去干了”——起

    穿越者:“恩,事不宜迟,去”——送走

    剑鹰走后

    悠久:“你不是真要扛起全部责任?因为学生闹事,北方诸国和南方诸国派商务代表团来黑都进行秘密访问的事已经告吹,人类与魔族邦交正常化进程变得遥遥无期,连停战的前期秘密谈判都暂时搁置下来,你什么时候能回家都不好说了,现在你就要放弃总理地位?不怕“三公一母”借机整死你?”

    多蒙:“悠久你不用担心他,他是在骗大家,他才不是那种不怕死、有担当的汉子”——揭老底

    穿越者:“你多什么嘴、插什么话,不要以为你有野直觉就不会被我骗了,只要我想骗你照样能拿实话忽悠你”

    岚:“既然你不想牺牲自己担起责任,那么你想让谁担责?就算是为了国家,这事儿单凭武力解决说出去都不好听,做出这种决策的领导事后被左迁或者退休都是有可能的”

    穿越者:“让谁扛起责任的答案我现在先要保密,不然传出去就不好做了,是不是?岚”——使眼色

    悠久:“传出去就不好做了?”了看岚和穿越者

    悠久:“你们俩瞒着我做了什么?”——察觉不对

    岚:“我之前都跟你说了,现在我不能证实你的怀疑,你怎么就挑明了,真是”——埋怨穿越者

    多蒙:“什么挑明了?你跟穿越者之间暗地里有什么谋诡计?快点从实招来”

    穿越者:“没有什么谋诡计,只不过我最近发现国务院里不少高级官僚开始信奉光之女神芙利了,这太过于反常,就让岚帮忙调查了一下”

    多蒙:“这有什么反常的魔国里不是宗教信仰自由嘛”

    悠久:“结果调查出来了什么?岚?”——打断多蒙发言

    岚:“经军室的调查,国务院里最早改变原先信仰转而信奉光之女神芙利的高级官僚是:三位副总理、国务院秘书长和剑鹰副部长,他们在同一时间改信了唯一神教”——如实回答

    穿越者:“而根据魔族对信仰“灵则信,不灵则不信”的态度,我怀疑是剑鹰副部长将唯一神信仰带进国务院的”——继续解释

    悠久:“你怀疑剑鹰高阶督军将你要被唯一神送回家的事透露给了文官集团,是他们安插在我边的手下、卧底?”——领悟穿越者的意思

    穿越者:“不、不、不,他的级别应该没有那么低,不会是个跑腿的卧底他八成是文官集团中的领导之你也知道他们是集体领导的”

    悠久:“从他以前帮我做的各种事来看,一点都看不出他是属于文官集团的但除了这个解释之外,他们在同一时间全部改信唯一神这件事没有其他合理解释没想到在这件小事上露出了马脚,真是讽刺”

    穿越者:“他当时以为我马上就要回老家了,对我放松了警惕,才露出了小破绽这叫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啊”

    悠久:“不光是他,我们这里所有的人类、魔族都认为你要走了,我给你的悼词都准备好了,甚至连你自己都确信无疑谁想到“三公一母”从中作梗,把事搅黄了这才骗到了他,真是天意”——感叹

    多蒙:“不要说什么天意,红现在还大着肚子关在泰城监狱里呢”——不悦

    悠久:“抱歉,我不是这个意思”——道歉

    岚:“现在剑鹰高阶督军不在,大家相互信赖都会保守秘密,你能够说出真正想要谁担责任了?”——打圆场,岔开话题

    穿越者理解岚的用心:“恩,我不会故意瞒你们的,责任我想推给国务院第一副总希贤”

    国风:“希贤副总理?他可是十分狡猾的,能上你的当吗?”

    穿越者:“当然能上我的当,谁叫他主持国务院工作的这半年里干得很好,比我强得多呢”

    傍晚,黑都西坑某一间屋子里,文官集团五个核心在进行紧急会议

    仲勋:“现在局势越发不妙,运动处于失控的边缘,我们必须采取动作夺回先手、争取主动球类运动管理中心的那三个货调查的怎么样了,现在掌握的证据能不能把他们幕后的“三公”拉下水?”

    得华:“不行,“三公”隐藏的很深,内务部还需要时间补充侦查”

    仲勋:“内务部还需要时间?我们没有时间了,必须先用他们三个平息众怒,缓和政府与学生间紧张的对立气氛至于他们幕后的“三公”的帐,以后再算”

    得华:“你这个办法是往沸腾的锅里倒凉水,只能缓解一时要是不能把锅底下的火关了,锅迟早还会沸腾”

    仲勋:“这个道理我明白,我这是为剑鹰争取时间一个月后组建的武警部队就能够开赴黑都,彻底的把火关了”

    辰芸:“只是这样会放跑“三公”的,真是不甘心要是能从外地调遣武警部队或者让魔王直接派正规魔王军进黑都多好,就不用费这种事了”

    剑鹰:“我之前也说过,魔王和参谋联席会议的督军们都不想掺和这件事,躲得远远的,魔王军是调动不了的至于从外地调遣武警部队来黑都平息暴*?那当地的那帮学生乘机作乱怎么办?现在因为各地的武警部队全副武装的在当地巡逻、加强治安,黑都的暴*才没有往外地扩散,是维稳的主要力量,怎么能轻易调动”

    希贤:“所以我们希望你劝说魔王想办法调五个千翼编制的魔王军来帮忙,何况这办法总理已经有了,他也愿意担责咱们今天紧急会议主要的目的就是商讨怎样动用全部手段夺回事发展的控制权,至少要维持住现在局面不再恶化,为武力清场争取时间”

    得华:“争取时间?就这三货能争取多少时间何况锅底下的火不只是学生,“三公一母”也是一道暗火,不把他们熄灭了只要时机一到运动又会死灰复燃”

    希贤:“这个我当然知道,蓝苹一伙儿不能除尽,以后的运动就停不了”——恶狠狠

    剑鹰:“希贤你有主意了?”

    得华:“还用什么主意,你直接让魔王派军队把他们几个的府邸一围,直接砍了完事”

    辰芸:“得华大将军,这不是打仗”——劝阻

    希贤:“不错,得华说的对,跟我的计划差不多”

    辰芸:“啊?你这要上演全武行啊,不采用正规的政府内斗争方式了?”

    希贤:“不能采用正常的斗争方式了,大家都看到蓝苹一伙儿越加猖狂,为了夺权各种手段都敢使出来等到下次中期选举国会力量产生变化,以少数服从多数的原则罢免她议长职务,迫使四大部族重选出族长的时候,国家早被他们一伙儿搅乱了必须采取“非常手段”立即结束这一切,而现在正是个机会”

    仲勋:“机会?你什么意思?”

    希贤:“各种替死鬼齐齐的,采用“非常手段”解决问题后政府运作也不会受到太大影响,国家可以平稳运转”

    得华:“各种替死鬼?你说的是穿越者?就他一个,怎么说是各种替死鬼?”

    希贤:“总理只是为咱们抗下“血腥镇压学生运动”这个不光彩的名声而采用“非常手段”从除去蓝苹一伙儿的替罪羊,我打算交给那些暴*分子”

    剑鹰:“原来你想趁着镇压学生运动的时候动手,这倒不错学生们聚集黑都闹事的原因就是部族歧视,四大部族的族长及其党羽变成他们的袭击目标也是很正常的”——分析非常手段的可行

    辰芸:“等等、等等,大家都判断事不会和平解决了吗?穿越者还打算以总理份去广场接见学生、倾听他们的呼声,以其和平解决现在就定下趁暴*取蓝苹一伙儿命的计划,是不是太早了咱们先看看事态发展再说?”

    希贤:“看什么看,不用看了就算事件和平解决,小部族里的那些激进分子也不会善罢甘休,刺杀四大部族的族长也是很有可能的事”

    仲勋:“的确是这样,这次来黑都里的学生里不是有从西北来的吗?那里小部族的暴动、叛乱就没停过,激进分子这次借机混在学生里潜入黑都实施刺杀也说得通”

    辰芸:“但这不和法理啊”

    剑鹰:“辰芸的顾虑我明白,我这里可以保证,这次使用“非常手段”处置“三公一母”,是在特殊的时候不得不采取的特殊的手段这将是我们国家的历史上最后一次采用这样的特殊手段”

    仲勋:“那么大家表决表决完毕三票赞成,一票弃权,一票反对,通过”

    剑鹰:“没想到得华你竟然弃权,刚才你不是先提出来用武力搞掉他们吗?”

    得华:“国父的遗言我还记得,咱们这么做是对是错我拿不准,刚才的话有很大一部分是气话”

    希贤:“是对是错拿不准?开什么玩笑,搞掉蓝苹一伙儿你还拿不准对错?”

    得华:“采用这种“非常手段”在现在处理这件事来说是正确的,但从长远来看谁能保证以后不会再有谁使用这种办法清除异己、政敌所以辰芸到最后还是反对,而我是不知道对错只得弃权了”

    三天后,国务院总理办公室,繁索向穿越者报告最动态

    穿越者:“这么说那三个毁我钢铁长城的王八蛋已经被内务部抓起来了?”

    繁索:“毁我钢铁长城?什么意思?内务部是把球类运动管理中心的那三个罪魁祸首抓起来了,现在关押在泰城监狱,等候司法审判”

    穿越者:“这消息传出去了吗?”

    繁索:“传出去了,宣传部长齐诈已经在第一时间用号外形式发表了”

    穿越者:“宣传部长?齐诈他转正了吗?什么时候的事?”

    繁索:“就是在刚才,三位副总理请魔王大人特批的,以表彰他最近在宣传战线上的杰出功绩”

    穿越者:“没找我这总理,直接找魔王了是吗?看来真是想把齐诈扶正,免得以后我成为替罪羊倒霉时连累他的仕途”

    繁索:“哎呀,您想多了三位副总理只是看您病得实在严重,不忍心让您太过于劳”——长篇忽悠

    穿越者:“成了、成了,不用再忽悠我了,我都已经要入土的人了,什么看不明白这里先交给你帮我盯住各项工作,我出去散散心、随便走走,呼吸下鲜空气,老坐轮椅难受得很”——起

    繁索:“是,总理大人”

    简丹:“用在下陪同吗?”

    穿越者:“不用了,你帮助繁索主任处理总理办公室的事务,我会叫我府邸的保镖一起随行的”

    简丹:“遵命,总理大人”

    5分钟后,国务院走廊里

    奥斯卡:“总理大人好久不见,我是奥斯卡啊”——主动上前搭话

    奥斯卡:“体怎么样了,有了些好转?能够不坐轮椅出来走动,看来痊愈不少啊”——观察

    穿越者:“奥斯卡?还真是好久不见了,自从上次在我家里因为蓝苹议长闹得不欢而散之后就再也没见过有什么事儿吗,来到国务院办公厅,发改委的公务?”

    奥斯卡:“您说笑了,我现在哪里还有什么公务啊,跟富治部长一样,在三位副总理的关怀下变成了挂名的闲散公务员这不是没事儿嘛,来到这里来看看您,今天终于让我碰上了”

    穿越者:“哼,你没事了就来我这里盯梢了是?富治呢?你不是说他也没事了吗?没有跟你一起来?”——四下张望

    奥斯卡:“真不巧,今天是我当班,富治部长不在,要不要我用传音之喉叫他来?”

    穿越者:“我勒个去,你们俩还搞轮流上岗啊不用叫他了,你陪我一起溜溜就成”

    奥斯卡:“是”——上前

    穿越者:“你们搜一下他上有没有什么凶器”——命令

    众保镖:“遵命”

    奥斯卡:“总理大人,您这何苦呢?”——被强行搜

    穿越者:“没办法,谁叫你是蓝苹议长派来监视我的,我当然要小心一点”

    奥斯卡:“什么监视您,我就想跟在您后,陪您走走我怎么可能会害您呢”

    穿越者:“跟在我后?谁知道你会不会在我背后捅刀子对保安怎么样?”

    保镖甲多蒙:“报告总理大人,没有发现武器”

    穿越者:“恩你不要跟着我吗?过来”——让多蒙放奥斯卡靠近

    奥斯卡:“我早就说不会害您了,您还不信,我像个杀手吗?”——跟在穿越者

    穿越者:“你演技这么好,我不敢信啊”——没事一样往前走

    奥斯卡:“瞧您说的尴尬您这是要去哪?有目的地吗?”——岔开话题

    穿越者:“现在没有,在想,先漫无目的、随便走走”——继续走

    奥斯卡:“看您这脚下健步如飞的样子,病已经养好了?”——仔细观察

    穿越者:“你没听说过回光返照吗?我已经是病入膏肓了”

    奥斯卡:“您开玩笑,有您这样的病入膏肓嘛,您要是装病应该步履蹒跚才是”——糊涂,不明白穿越者用意

    穿越者:“我哪里有你的演技高,这是我当年练军道杀拳走火入魔留下的后遗症,是分时间段犯的,早上、中午腿一点都动不了,下午、晚上却跟没事儿一样”

    奥斯卡:“您怎么又说我演技高啊,我真不明白了”

    穿越者:“你不明白吗?我告诉你,你的名字与我老家的一项颁给杰出演员的奖项同名”

    奥斯卡:“同名?叫什么?”

    穿越者:“叫“奥斯卡金像奖”,拿了这项奖项的男、女演员称之为影帝、影后,所以我说你演技高”

    奥斯卡:“世间还有这种巧合”——吃惊

    穿越者:“是啊,现在你这个影帝跟在我后监视我突然想起了什么哼哼哼,我想我有目的地了,你跟我一起来吗?”

    奥斯卡:“哦?去哪里?”

    穿越者:“黑都广场”

重要声明:小说《魔幻世界的经济问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