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宗教传播与解决办法

    第二十九章宗教传播与解决办法

    奥斯卡:“三位族长先别急着走,我这里还有一个民运领袖人选,各位可以参考下,看一看能不能把他顺道炒作一下”

    乔:“民运领袖人选?大侄子你说错了?应该是魔选才是”

    文苑:“而且学生领袖咱们刚才不是都选好了吗?遇罗克和柴灵儿,一男一女正合适难道你还要再提名一个中魔族?要真是这样的话炒作起来会有很多话题,也能够吸引足够多的眼球,但是这样的学生领袖不容易被学生接受啊”——开玩笑

    奥斯卡:“文苑族长,您想到哪里去了,这个民运领袖人选是各种魔权活动、人权活动的积极分子,不是那些学生出而且乔族长,他的的确确是一个人类,这一点我没有说错”——逐一反驳、解释

    宏文:“是一个人类?黑都里的所有人类都在我手下的监视之下,你说的是哪一个?其中的人权活动积极分子思考我怎么没有印象啊”

    奥斯卡:“您没有印象?不可能,我一说您保准知道就是不久前陪同特区人类教师一起来黑都最高法院状告军警部门侵犯魔权的那个金牧师,宣传唯一神信仰的那个”

    宏文:“哦,那个借政府虐囚门丑闻传播唯一神信仰的神棍啊,我的确知道只是他能闹出什么动静,小人物一个,不值一提”不上

    奥斯卡:“不、不、不,这您可错了,他现在可是国务院里那些官僚们私下争相交往的社交红人,文官集团中核心高层家里的座上客”

    宏文:“啊?不是,这个神棍最近混得这么好?我记得他刚到黑都的时候,人类唯一神的那些东西都没几个魔族信的,现在怎么变化这么大,真不可思议”

    奥斯卡:“俗话说得好“上有所好,下必甚焉”,自从文官集团的高级核心不知受了什么刺激,开始全体信起了光之女神芙利之后,底下的公务员为了获得上级的宠信,争相改变原先信仰的宗教,转投光之女神芙利的门下这使得金牧师成为了黑都的社交红人,在魔族上流社会里有了些影响力”

    文苑:“我勒个去,我说最近《黑都邮报》报社边上怎么开始兴建人类的修道院了,原来是这个家伙搞的”

    乔:“魔族本土的其他宗教呢?都干不过人类的唯一神宗教?北方的马教、恩教、列教、斯教、赫教、勃教、戈教全都不是对手?”

    奥斯卡:“您说的这些宗教在公务员里都是老古董了,已经被淘汰的差不多了现在也就东方的毛教、华教、邓教、江教、胡教、三金教和西方的卡教还有些公务员信,其他的本土宗教在国务院里都干不过人类的唯一神教”

    宏文:“都是那些当头的不做好榜样,使得人类的唯一神教传播的这么快对了,我记得这唯一神教教徒是要接受人类的那个教会的神马教皇领导?而人类的那个教皇上台以来一直对魔族实行的敌对政策,国务院里这些信徒也不怕惹上通敌的嫌疑?”

    奥斯卡:“这点他们早就想好了,他们是信光之女神而不入教,以此来规避人类教会的管辖”

    乔:“哎呀,还有这种招数,那个金牧师也不反对?任凭他们这么做?不符合一般宗教的做法啊”

    奥斯卡:“金牧师是出于北方诸国的唯一神北方教派,北方教派传教向来以实际、务实而出名,他是不在乎这种形式问题的”

    文苑:“你想让我们炒作他、控制他,是为了国务院里那些信光之女神芙利的公务员?要是能从他那里得到信徒的报的话,我们的就可以将文官集团的一举一动大致掌握在手里”

    奥斯卡:“是的,这也是为了咱们的未来所做的,还望两位族长能够答应”

    乔:“一个人类不远万里来到万魔国宣传信仰嘛考虑稍加润色就能够成就一篇传奇,可以炒”——同意

    文苑:“一并交给我们俩”——打包票

    奥斯卡:“那就全托付给两位族长了”

    一周后,黑都蓝苹府邸

    蓝苹:“没想到那些烂泥中真被你们挑出几个有能耐的,将运动搞起来了,我真是看走眼了”——感叹

    奥斯卡:“姑姑不了解现在的年轻学生、与他们有代沟很正常,但您不是还有我们帮您嘛”——宽解安慰

    蓝苹:“这次还真是多亏了你和那三头蠢猪,我不但没帮上什么忙,反而还说了些气话对富治富治这些天也辛苦你了,在你的暗中放水下学生们成功占据了黑都广场,你没少受到上面的压力?”

    富治:“您说我暗中放水惭愧实不相瞒,我是按照三位副总理下达的指令做的,并没有一丝一毫放水的行为那帮学生能闯过警察的包围、封锁是因为他们体强壮的缘故,他们真不愧是一帮学校橄榄球队队员”——感叹

    蓝苹:“你并没有一丝一毫的放水?你被架空夺权了?”——意外

    富治:“是的,在学生走上街头的那一天开始我这个公安部长就是个挂职了,黑都公安警力资源全部交由得华副总理指挥、掌控”

    蓝苹:“哼哼哼,这帮家伙是在做垂死挣扎啊”

    奥斯卡:“是啊,他们从没有想到事件会演变成这样,他们这么做是怕了”

    蓝苹:“原先那些当缩头乌龟的社会精英也都一个个的跳了出来,一篇篇的礼赞发表在各个报刊上现在社会上要求深化改革的呼声不绝于耳,他们三个副总理快要坐不稳了”

    奥斯卡:“可不是嘛,最近他们焦急的在寻找替罪羊,觉得维稳办主任和球类管理中心的三俊级别低,今天还把总穿越者叫到国务院去商谈”

    蓝苹:“叫穿越者去?那还真是物尽其用啊,反正他要挂了,最后背上这口黑锅也不算什么了,只是太便宜他们三个了说起来从得到穿越者快不行了的消息开始算起来,到今天也快一个月了,他怎么还着没有去见人类的唯一神?”

    富治:“听说是三位副总理为他请了名医,花大价钱给他吊命,不然命早没了”

    奥斯卡:“不错,这小道消息我也听说了而且我今天亲眼看见穿越者是坐着急救车和轮椅去的国务院,这就是他们三个副总理想让国民知道总理还活着,还在主政”

    蓝苹:“然后什么错误都推到他上是吗?哼,这如意算盘打的真响啊,别以为我会让他们的诡计得逞、放过他们”——恶狠狠

    富治:“国母想怎么做?”

    蓝苹:“怎么做?当然是明确他们在所有事件上的责任,国务院文件上谁的签字,谁就负责并且把学生运动拖延下去,直到穿越者去世,看他们向谁推脱责任”

    奥斯卡:“姑姑的办法虽好但光这样可能还不够,学生们都是不明真相的,都以为总理才是国务院里的最高负责人,不会追究三个副总理的过错,喊出的口号都是反总理的所以我想联系一下三位族长,让他们想办法将国务院里的真相公布出去,彻底击碎三个副总理的诡计”

    蓝苹:“恩,只要国民都知道国务院里总理说话一直不算数,那他们三个副总理的领导责任是担定了”

    四天后,魔王城魔王办公室

    悠久:“况越发失控了,这几天你都不再装病去国务院里上班,文官集团到底能不能稳住局势?”

    穿越者:“很难说,遇罗克提出的《出论》、金牧师依据《唯一神经典》里的“所有信徒一律平等”做出的演讲,完全抓住了现场学生们的心他们提出缓和部族矛盾、消除部族歧视的主张不仅得到了小部族国民的支持,甚至还吸引了大部族国民中的温和派黑都广场的魔族是越来越多,现场再加上柴灵儿这个拉拉队长的煽动,“三公一母”也在背后搞鬼我得出的结论就是:不知道”

    悠久:“不知道?你都镇守国务院了怎么会不知道,难道你真像“三公一母”放出来的“国务院里总理说话不管用”,这不是谣言吗?”

    穿越者:“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真是不好估算胜负平心而论学生运动领袖提出的消除部族歧视的政治主张得到了很多国民的支持,要是用武力强行终结运动的话政府形象会一落千丈的最好的办法是答应他们的一些合理、可行的要求,劝学生们自动离开,这样皆大欢喜”

    悠久:“你不是同那帮闹事的学生?是不是因为你之前在国务院里一直受气想借机报复三位副总理?”——狐疑

    穿越者:“怎么可能,你是了解我的,我是那样的人吗嘛你怎么跟那三个副总理一样,这样怀疑我?”

    悠久:“当然了,你为总理怎么能向不合法的暴力屈服?这次要是答应了他们的要求,那么下一次呢?这个先例不能开啊国家是有专门的管道倾听国民们的呼声,他们这是弃合法渠道行不法之事来要挟政府,绝对不能答应,就算要求合理也不成”

    国风:“魔王大人和总理大人不要吵,现在最要紧的是让那帮学生离开黑都广场,使黑都恢复正常秩序总理大人刚才说的劝离学生们也是一种办法,只要不答应他们的要求就可以了,我愿意去黑都广场和学生们谈一谈,对他们晓以利害,试试劝离他们”

    穿越者:“不成、不成,国风前辈您是副魔王,某些场合是可以全权代表魔王立场的这件事从发生到现在,悠久从没有搅进去,这是好事不要做出接见学生领袖或者去广场探望学生的举动,保持局外中立是最好的选择了要去的话也是我去”

    剑鹰:“你想让魔王大人完全不掺和?以前还可以,现在这局面不成了,就算魔王大人不接见学生领袖,装成全权委托给国务院处置但局面一旦失控发展成反*政*府暴*,希贤副总理肯定会要求调动魔王军来平息暴*,到时候有这个权力的只有魔王大人,根本就脱不了干系”

    穿越者:“你这个国防部副部长不能像我一样替魔王干这事儿吗?况且国务院掌控者武警部队和警察部队,要不了多少正规军,不要说你个把部队都调动不起来”

    悠久:“调动部队必须有魔王命令或者参谋会议做出的集体决定,剑鹰他真的没有这个权限,你都在国务院总理位置上干了半年多连这个都不知道?”

    穿越者:“那应该是我跟我老家的况搞混了,不过你也知道我这个总理在国务院里也没什么权力,关心的少”

    悠久:“那你最好改变你不上心的态度,提出些能够切实解决问题的办法”

    多蒙:“是啊,那些占据广场的学生都是受过统一训练的壮小伙子,而且个个都带着橄榄球运动的防护装备,组成的方阵那些军警部队和警察部队很难突破,不调动魔王军的话难以收场”

    穿越者:“不把悠久拖下水魔王军就调动不了,也就无法武力解决你们也一起想想办法啊”——思考

    多蒙:“武力解决的不了的原因是没有足够的警力,再加上那帮学生个个强力壮的缘故不如让国务院用警力封锁广场,断绝学生们的水源、粮食等补给,这样用不了两天他们就自行散去了”

    穿越者:“你以为这是在打仗吗?城堡攻不下来就围困住,等敌人自行投降?政府要是这么做了,还没饿晕学生就会被所有媒体痛骂的,真是个馊主意”

    猫:“那么就让我们特殊渗透课上场,向广场上学生们的吃喝里面下药,使他们丧失战斗力之后再让警察部队出面清场,你看怎么样?”

    穿越者:“怎么样?不怎么样你能让几万学生在同一时间吃下药,并使他们在同一时间里丧失战斗力吗?到时候肯定会有激烈抵抗,还想清场?美得你”

    猫:“那我们就分阶段、分批次的下药,让他们一批批自动的离开广场去医院就医他们到医院后,就交予公安部门强制遣送回原籍时间长了,学生的力量就削弱了,警察部队也就能强制清场了”

    穿越者:“想的美你以为广场上的学生接连原因不明的生病,他们就不会怀疑有谁下药吗?况且广场上没事突然出现那么多的猫不会惹学生们的怀疑?这主意不成”

    岚:“那就让军室派细打入到学生内部、进入其领导层,让他们自己发起绝食抗议行动这样等到他们饿的动不了了,警察部队再上去收拾他们”

    穿越者:“说实话,只要军室的间谍真能够渗透进学生的领导层,这倒是个好办法虽然我可以肯定那帮学生不会全部真的绝食”

    多蒙:“啊?你不信他们真绝食?到时候真饿死几个学生看你怎么收场”——听不过去,出口反驳

    穿越者:“你听我说完啊,我当然不排除学生之中有真正为理想不顾命真正进行绝食抗议,这我不会不管的我会安排医院在广场周围设立临时急救中心,萨满医官、护士、药品、营养液等等一应俱全,保证不会闹出魔命这个主意最大的问题是军室的间谍能打进学生的领导层,并击败金牧师、遇罗克和柴灵儿取得运动的控制权吗?要是能,这要花多长的时间?”

    岚:“这个成功率我无法保证,而时间至少要一、两个月”

    穿越者:“不成,你的办法不用三个月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时间太久了”

    岚:“那我们就想办法收买那些运动领袖,让他们听政府差遣”

    穿越者:“我了个去,你想让他们放弃理想、把灵魂出卖给魔王?太龌龊、下作了”

    岚:“你说得对啊,国务院原本就是魔王政府嘛,这龌龊、下作什么”

    穿越者:“还是不成,这种事要是被泄露出去捅给了媒体的话,那些学生中那些理智派、温和派就会全部变成激进派,使得事件加无法和平解决,只能流血了”

    剑鹰:“要是到不流血不成的时刻,我可以调一批重型武器装备来武装警察部队”

    穿越者:“成了、成了,你就别火上浇油了,还重型武器,你怕到时候学生死的少是不是等等,你能调来武器装备?”

    剑鹰:“是啊,国防部副部长主要是管魔王军后勤这一块儿的,你真当我什么权力也没有啊”

    穿越者:“那你管不管魔王军士兵、下级军官的退役问题?”

    剑鹰:“退役问题?当然也归我管啊,这完全属于国防部的职责范围”

    穿越者:“那太好了,平息暴*的军队这不就有了嘛”——坏笑

重要声明:小说《魔幻世界的经济问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