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小将们将要登场

    第二十六章小将们将要登场

    泰城监狱,监狱会见室

    穿越者:“还好上一次与你会面的时候发现你体不对,不然就让他们混过去了你也是,为什么一下招认全抗了,拖延一段时间之后全都推到我上不就成了,反正那时候我也回老家了,走私商业协会和那些钱财我都带不走,赤条条来赤条条去多好”

    红:“您的这个主意我想过,但我只是一个小人物,我不想让您晚节不保、名誉受损,也不想影响走私商业协会的那些员工他们是无辜的走私商业协会倒了他们会失去生活来源,其中有些人奋斗十几年的血汗也会白费,我不能为了自己减刑去害无辜的人多蒙呢?这次也没来?”

    穿越者:“泰城监狱检查严格,他的伪装术混不进来,只能让我带话了他说他会等你,要是你在里面有任何生命危险他会不顾一切的救你出来而我也会等你平安出来后再回家”

    红:“那也要很长时间啊,就算因为我怀孕不会被判死刑,但在监狱里的时间不会短”

    穿越者:“你别悲观,他们给你订的只是经济犯罪,不是间谍罪,我估计只要魔族与人类国家的外交局面打开、正常了,将你作为外交条件释放也是很有可能的你老公和你义父我在北方诸国政府里的人脉不少,只要你现在能保住命,不久后就可以吸到自由的空气,保重体”

    红:“恩,我会放宽心等待,况且为了肚子里的孩子我也会保重体的”

    黑都第一师范学校,场,学校橄榄球队正在练习

    小部族学生A:“教练,您的位置安排我们不服气,要求申诉”

    教练:“申诉?你们有什么好申诉的?”

    小部族学生B:“为什么候补、二队里都是我们这些小部族出的学生?让我们当板凳队员?主力队员几乎都是大部族出的学生?”

    教练:“你问为什么?当然是你们的实力比起主力队员差了一些,我可没有部族歧视反倒是你们,是不是眼红了?要是这样你们扪心自问下,你们比起朱雀族的主力队员来有多大差距?朱雀族的主力队员跳的比你们高,跑的比你们快,力量比你们足,耐比你们久,而且对各种战术掌握的也是十分透彻,能在对方防守已经识破了进攻战术时,迅改变原来战术为其他战术,是当四分位、跑锋、外接手的绝佳魔族,我不用他们去赢得比赛难道让我用你们去输吗?真是个蠢问题”——找理由

    小部族学生A:“我们才不是因为眼红来您这里无理取闹的,朱雀族是战斗种族体足够强壮,运动场上实力比我们强不少,被您安排在学校橄榄球队里重要主力位置上我们没意见但是另外三个大部族出的学生实力跟我们差不多,为什么就能占居主力位置,而我们只能在校内的练习赛上作为陪练上场?上学期可不是这样”

    小部族学生B:“是啊,我们跟他们一样橄榄球运动,一直做着相同强度的训练,实力也差不多,为什么就不给我们这些小部族队员一些机会,让我们证明并不比他们三大部族的队员差非得让他们代表学校外出比赛?”

    小部族学生C:“我们这些小部族里面也有几个战斗种族出的队员,体素质、实力都比那些三个大部族出的队员强,就算与朱雀族的精英队员相比实力也不相上下却和其他小部族出的队员一样坐冷板凳、当替补,这怎么看怎么不公平”

    教练:“唉,你们不懂啊,时代不同了,就算你们证明了自己又有什么用?将来在橄榄球界里也走不上职业运动员的道路,还不如现在就断了这种念想,用空下来的时间学一门技术傍来的实际”实话、安抚

    小部族学生A:“啊?我们将来走不上职业运动员的道路?您这话什么意思?橄榄球运动市场化白做了?那些运动明星是怎么来的?”

    教练:“现在不是以前了,市场化后橄榄球界里面的利益很大、水很深,你们这几条小鱼很难翻出浪花,只会白白浪费青听我的话,早点放弃,具体的事你们就不要深究了”——将这些队员打发走了

    黑都第一师范学校,食堂

    小部族学生C:“教练不让咱们深究了,这是什么意思?”

    小部族学生A:“就是有内幕交易的意思,教练也很难改变”

    小部族学生B:“啊?内幕交易?”——吃惊

    小部族学生C:“你知道是什么吗?”

    小部族学生A:“我哪里知道,我是从教练与我们谈话时脸上内疚的神色分析出来的”

    小部族学生B:“那咱们吃完饭后再去找教练问个清楚”

    小部族学生A:“没用的,教练要是能说刚才就说了,咱们就算再去也问不出什么来”

    小部族学生C:“那我就去找那些三大部族出的队员问,他们也应该知道”——指了指对面一桌学生

    小部族学生A:“你想怎么问?他们数量可不少”——察觉不对

    小部族学生C:“怎么问?当然是好好问了,只要他们不惹我,我是不会用拳头解决的”

    小部族学生A:“那就好,千万不要仗着自己是战斗种族就不把他们放在眼里,双拳难敌四爪”

    小部族学生C:“知道了,你们就瞧好”——起前去询问

    当天晚上,黑都蓝苹府邸

    蓝苹:“这么说那个女仆真的怀孕了?”——观看体检报告

    富治:“是的,跟辩方得出的结论一样,确实怀孕三个月了”

    蓝苹:“看来二审最多是判死缓,维持原判执行死刑是根本不用想了”

    乔:“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二审法官都怀疑我们是故意没有将嫌犯怀孕的事上报法庭,我们想做手脚都不成了”

    蓝苹:“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昨天南方诸国的那个莱希二世红衣主教也发表公开声明,继五大常任理事国之后邀请建华特南方诸国而最高法院又将国家外交权的归属判给了国务院,除了穿越者快要病死以外都没一件好消息,可恶”——把沙发当沙包打泄愤

    奥斯卡:“姑姑不要再生气了,我们还指着您拿主意呢”

    蓝苹:“指着我拿主意?我还有什么主意可以拿?外交权争夺失败,我也无权插手政策执行,阻止不了建华特首的出访,我还有什么能改变的?”

    奥斯卡:“当然有,比如说朱雀族内事务啊、教育”

    蓝苹:“哼,教育都是些名誉校长、名誉学校董事之类的虚名、挂职,你还当真了?走个后门,安排个插班生还行,要想参与制定学校的教育政策?开玩笑”

    奥斯卡:“这可不一定啊拿出一封信这是第一师范学校董事会发来的询问函,请您过目”——将询问函交予蓝苹

    蓝苹:“哎呀,少见,他们还有事儿询问我,我看看还是第一师范学校的?这是头一遭,他们出什么事儿了?”——观看询问函

    奥斯卡:“好像是关于大部族学生与小部族学生最近关系紧张的事,希望您能在族内加强和谐教育、宣传,并希望您能影响一下另外三大部族的族长,不要让大部族的学生和小部族的学生打架”

    蓝苹:“啊?打架?小部族的学生跟我们朱雀族的学生?他们找死啊不知道我们是战斗种族吗?除非是小部族中的那些战斗种族,不然我们的族人是不会吃亏的”

    奥斯卡:“姑姑您误会了,不是找我们朱雀族打架,是找另外三大部族的学生打架今天第一师范学校食堂里就发生了群殴事件,最后造成了十几个学生留院治疗、上百名学生受轻伤的惨祸”

    蓝苹:“第一师范学校里的这些小部族怎么了,又让什么事刺激了,部族歧视?”

    富治:“回禀国母,据我所知不只是第一师范学校,除了黑都外全国31个大型城市中的其他高等学校最近也出现过这种不稳事态,公安部已经组建专门调查组调查其中原因国务院维稳办公室主任也来找过我,商谈全国范围内治安联防事宜”

    乔:“闹的这么严重?”——吓一跳

    蓝苹:“是啊,全国范围?应该是巧合,你们小题大做了?只是一群学生因为私愤捣乱、打群架而已,让学校加强教育、处罚几个害群之马就完事了”

    富治:“不,事实际上并没有那么简单,您说是?乔族长?”——质问

    乔:“啊?富治部长你问我?这事儿我怎么知道,你应该问打架的学生”——岔开话题

    富治:“您这儿就不用跟我打岔了,公安部专门调查组的先期报告我已经看了你们手下的那三位俊杰在市场化橄榄球运动时干的好事儿我都知道了,只是被我暂时压下来,不然他们三个都得进局子里喝茶”

    蓝苹:“橄榄球运动市场化?这件事是导火索?”——沉下脸来

    富治:“是的”——肯定

    乔:“不是”——连忙否认

    蓝苹:“到底是不是?”——对乔发怒

    乔:“这个将橄榄球运动市场化中的利己政策、各种暗箱作说了出来不能完全怪他们三个,这是橄榄球运动从国家管理转为市场化期间必然会遇到的,是转型期间的阵痛,过一段时间国民习惯了就好了”——狡辩

    蓝苹:“阵痛?都影响全国的学校了还叫阵痛?那些学生乱起来乱起来?对啊,乱起来”——突然高兴起来,不生气了

    奥斯卡:“姑姑?姑姑您怎么了?又犯病了?对富治和乔你们看住她,我去拿药”——

    蓝苹:“回来我没事儿,我是想到了一个打破现状的办法,所以才这么高兴真是因祸得福啊”——叫住奥斯卡

    富治:“打破现状?您是想利用这些学生的反抗运动掀起民运推翻政府?怎么可能啊,现在况处于可控范围,闹事的学生数量少不说而且各个城市的学生组织成分散状态,就算我让公安部放水、睁只眼闭只眼,但我想光凭维稳办公室的力量也能把这事压下去”

    奥斯卡:“学生组织?他们还有组织?不是一群乌合之众吗?”

    富治:“他们的确是有组织的,你想闹事、打架的积极分子都是学校橄榄球队队员,他们之间很熟,能组成个小组织不奇怪国母您的想法不错,但关键是怎么将他们集中起来,这样才能把事闹大不然凭每个邦里每个学校的那几个闹事的学生是影响不了谁的”

    蓝苹:“这你不用心,我有办法将那些闹事的学生从全国集中到黑都,让他们进行一次大串联”

    富治:“全国大串联?那帮学生有钱付旅费、食宿吗?这要花不少钱啊”

    蓝苹:“你担心他们没钱付旅费、食宿?这好办让维稳办公室拿出“维稳基金”为他们出这笔钱”

    富治:“啊?维稳办公室忙于调集财力、物力用于镇压还来不及呢,怎么会从“维稳基金”给他们拨钱让他们胡乱跑呢?这不可能”

    蓝苹:“你要是说给他们钱让他们闹事,维稳办公室的领导再傻也不会答应但你如果说是为了治本、维护社会和谐稳定的话,他们就会同意了”

    富治:“治本?什么意思?”——不解

    蓝苹:“不错,你想啊,那些闹事学生的主力校橄榄球队队员是为什么要闹事呢?不就是因为在学校橄榄球队里受到不公正待遇,当不上主力的缘故嘛维稳办打压他们只是治标的做法,年青魔族都是有叛逆心理的,你越是打压他就越是反抗我提出的办法是维稳办出钱,将他们的二线队伍拉到黑都来进行一次全国质的橄榄球比赛,使那些闹事学生的精力挥洒在赛场上,同时也能满足他们之前提出的一些要求,这个提议维稳办应该会认真考虑的”

    富治:“堵不如疏,您的这个办法的确是个好主意,维稳办公室是有可能同意的,但这怎么能叫大串联呢?全国质的橄榄球比赛肯定会有预赛的,每个邦最多出一个校队数量的魔族学生来黑都进行最后的比赛,就算闹也闹不出什么大事的您要是想平息学生们的动,这办法到不错”

    蓝苹:“哼哼哼,谁规定的预赛要在本邦举行?”

    富治:“当然是球类运动管理中心您的意思是?”了看

    乔:“国母,我明白了,到时候我们一定叫球类运动管理中心的族内三俊配合”

    蓝苹:“这也正好回应学生们要求改变现在橄榄球坛里的不合理政策,多么好的借口啊现在富治你要先让维稳办公室把这件事答应下来,答应报销交通、食宿费用,充当冤大头,之后等全国闹事的学生们都聚集到黑都,他们再傻眼了也晚了”

    富治:“学生们齐聚黑都之后咱们在暗中推波助澜,我再暗示公安机关对学生的行为进行放任”

    蓝苹:“对,这样造成影响、发起国民运动将这一任国务院推翻,重组国务院时就可以安排我们的族人、手下上场组阁了,国会取回外交权、终止交通部设立空管局、停止那些基础建设工程都不在话下,咱们将可以完全扭转现在的被动局面”

    两天后,国务院第一副总理办公室

    希贤:“这个是富治部长提出的方案?”——观看方案

    维稳办主任:“是的,富治部长说此事不从根源上解决,一味的治标维稳只能越维越不稳”——观察希贤副总理的脸色

    希贤:“”——沉默不语

    维稳办主任:“您要是不同意我们就还用老办法,派工作组进驻校园,联合公安、学校保安等力量将闹事的学生摁在校园里,不让他们闹出格”——试探

    希贤:“我没说不同意,实际上这要能控制的好我还是赞成这个方案的你也在维稳办工作多年,知道政府的处境近些年来,我们实际上已经陷入‘维稳的怪圈’:各级政府将大量的警力物力财力用于维稳,但社会矛盾和社会冲突的数量非但没减,反而不断增加,在某种意义上已经陷入‘越维稳越不稳’的恶循环要打破这个恶循环就要打破现有维稳的思路和模式,填补现有维稳思路和模式的缺陷”

    维稳办主任:“那么您的意思是”——继续试探

    希贤:“可以把这件事作为打破维稳恶循环的一个尝试,实验从这种小事入手总是好的”

    维稳办主任:“是,我这就将国务院的精神传达下去,争取各个部门的通力配合”——得到明确令箭

    希贤:“恩”

重要声明:小说《魔幻世界的经济问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