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死刑?别逗了

    第二十五章死刑?别逗了

    一小时后午休,国务院总理办公室外,简丹正在吃午饭,蓝苹带着保镖突然出现

    简丹:“蓝苹议长?您怎么来了?国务院里可不管国会议员的饭”前挡驾

    蓝苹:“穿越者呢?叫他给我出来”——指着总理办公室的门大叫

    简丹:“总理大人出去了,不在办公室里”

    蓝苹:“胡说,一个病得快死的家伙还能随便乱跑?”——嚷嚷

    简丹:“病得快死?总理大人已经不行了吗?”——眼含

    简丹:“等等,你要干什么我都说了,总理大人出去了”——蓝苹趁简丹没注意闯进了总理办公室

    蓝苹:“哼,看来是真的他去哪儿了?”——大喊

    穿越者:“去哪儿了,上厕所不成啊,这都要你管?”——从外面走进来

    蓝苹:“我当然不会管你的吃喝拉撒睡,但我会管住你的好手段”

    穿越者:“我的好手段?什么手段?”

    蓝苹:“别给我这装无辜,就是批捕你那个女仆,将她关进了泰城监狱”

    穿越者:“这有什么不对吗?要劳烦您这国会议长来管我?究竟我是批捕的程序错了还是我管不着这事儿越权了?求解释、求打脸啊”——欠抽的语气

    “啪”——蓝苹一巴掌将穿越者扇倒在地

    简丹:“这、这、这,医生,快去叫医生”——叫附近的公务员去找医生,查看穿越者伤势

    蓝苹:“你们刚才都听见了,是总理自己要求让我打脸的,我只是完成了他的愿望而已何况他还包庇自己的仆人从事走私活动,破坏国家经济,扇他一耳光那是轻的”

    繁索带着一帮秘书赶来

    繁索:“出什么事儿了,闹出这么大动静,这是总理办公室,不是菜市场总理大人怎么倒地了?他犯病了?”

    简丹:“不是,是这个泼妇动手将总理大人打晕了”——指着蓝苹

    繁索:“什么?你这个老妖婆子竟然敢动手打总理?还在国务院总理办公室门口?反了你了”——众秘书义愤填膺将蓝苹围住

    蓝苹:“这是他自找的围什么围,都给滚开谁拦住我,我就对谁出手,以为一群普通魔族聚集起来就想对付我这个战斗种族的族长和我族的精锐保镖?不想找打的都让开”——无法无天

    繁索:“妈了个,去国务院里所有保安、保镖、军警都给我叫过来,我看拦得住拦不住她这个老妖婆子和她的保镖”

    穿越者:“繁、繁索”声呼叫繁索

    繁索:“是,总理大人,您要说什么?”——靠过去倾听

    穿越者:“不、不要闹大了,放她走”声

    繁索:“您就这样忍气吞声了?”——诧异

    穿越者:“这件事上吃亏的是她,不要中了她的计把事搞到魔尽皆知,小不忍则乱大谋,放她走”声

    繁索:“知道了对秘书们放她走”

    蓝苹:“哼”——带着保镖离去

    简丹蓝苹走后:“您撑住,医生马上就来了”

    穿越者:“先把我抬到办公室里面,这里的地面太凉”——气若游丝

    简丹:“知道了,繁索主任,劳驾搭把手”

    繁索:“好”——与简丹一起将穿越者抬到办公室里面

    穿越者:“除了你们两个以外让其他秘书都回去工作”

    繁索:“是你们都回去工作,有我们两个照顾就行”

    穿越者:“关门,医生、护士都先不要放进来,我有话说”

    简丹:“遵命”——以为穿越者快不行了,十分悲痛

    繁索:“总理,门已经关上了,办公室里就我们两个在了,您有什么遗言就说”

    穿越者:“什么遗言,我活的好好的”——迅起

    简丹:“啊?好好的?那您刚才是?”

    穿越者:“骗那个老妖婆子,这样她们明天就不能对这件事在报纸上攻击我了”

    繁索:“您一直都是装的?那之前的病假”

    穿越者:“我没说是装的,我的确生病了,也快要离开这个世界了,只不过没有那么虚弱”

    繁索:“胡说八道,那里有病的要死的家伙还像你这样生龙活虎?”

    穿越者:“这是真的,以后你就知道了,我指不定哪天就突然没了对了,你把我的这话也告诉你们文官集团的高层,让他们时刻准备着接替总理位置”

    繁索:“时刻准备着?能告诉我一个大概时间吗?您定在什么时候死?”——戏谑口吻

    穿越者:“这件事上你不要吐槽我,我向你保证只要红平安出狱我就能永远离开了”

    繁索:“那您大概一周后就能得到消息了,司法机关很重视这件案子,将以最快的度做出判决”

    穿越者:“恩,那就看你们的能耐了”

    繁索:“我们的能耐?应该是律师的能耐,这件事上我们文官集团并不想插手、干扰司法公正,有重要的事需要我们确保”

    穿越者:“重要的事?比如说?”

    繁索:“比如说影响最高法院的九个**官在外交权归属问题上做出对国务院有利的判决”

    穿越者:“”——无语

    下班后,国务院秘书长办公室

    仲勋:“你说总理可能是在装病?”

    繁索:“是的,在我与简丹面前可不像在外面那样病入膏肓的样子,就跟正常人类没有两样,还说什么指不定哪天就突然没了,叫我给您带话让希贤副总理时刻准备接替”

    仲勋:“唉,他也是没几天了,你就不要再气他了,我会让希贤准备好接替事宜的”

    繁索:“啊?可是总理是在装病啊,您没听明白吗?”

    仲勋:“你这就不懂了,我是有内幕消息的你就听我命令,配合总理装病,把戏演好”

    繁索:“是”

    一周后,国务院总理办公室

    穿越者:“混蛋总理办公室的律师都是蠢货吗?一审竟然是死刑?你是怎么找的律师?找了一帮酒囊饭袋,是不是你用魔唯亲了?”

    繁索:“当然不是,他们都是从黑都里有名的律师楼雇来的律师这次是红小姐所犯罪行涉及的数额特别巨大,而红小姐又没有足够的个人资产去补足非法逃脱的税款,所以才被宣判死刑您一直是理智的人,怎么会反应的如此剧烈?病已经到晚期了?”

    穿越者:“不要跟我来这,你不知道昨天要不是我在法庭里暗中压制住某个将要暴走的野兽,这次审判就要上所有报纸的头条、载入史册了我反应已经很冷静了,你还说我反应剧烈”

    繁索:“暴走的野兽?法庭上还能出现这种东西?您别逗了还有,您今天不像之前那几天在家里休养跑来上班就是为了骂我雇的律师是废物吗?没有其他正经事?”

    穿越者:“当然有正经事,我是先找你再确认一下你们文官集团这次不出手帮忙了吗?”

    繁索:“是的,对于这种您私人的案子我们是不会出手的,我们只会出手保护集团的利益”

    穿越者:“就算那些律师说上诉二审的机会不大也一样?就不能想个办法让我或者谁代付那些税款吗?”

    繁索:“一样,您好不容易撇清关系我们是不会让您主动卷进去红小姐只能用自己的财产支付逃脱的税款以求得减刑,现在能为她代付那些税款的只有她的丈夫但由于她的丈夫不是本国国民魔国又没有与冬临国建立外交关系,所以他也无法为红小姐支付罚金,除非红小姐有其他立功表现,不然二审很难改变”

    穿越者:“我明白了,你们是没办法了,我这就去找魔王”——

    繁索:“稍等总理大人,能问一下您去找魔王大人做什么吗?”

    穿越者:“做什么?当然是讨一张特赦令了”

    繁索:“特赦令?让魔王大人无故赦免一个走私犯?您以为她会答应吗?她可是还有连任压力的”

    穿越者:“总得试一试嘛”

    10分钟后,魔王办公室

    悠久:“这是我写的特赦令,二审真不成了你就拿出来用”——将特赦令交给穿越者

    穿越者:“实在感谢,我之前都做好被你拒绝的打算了”——接过特赦令

    悠久:“拒绝?我要是拒绝了你们会怎么做?看着红去死吗?为了不让你们劫牢反狱,最后闹到不可收拾还是特赦令来的痛快”——头疼

    穿越者:“你放心,我要是有其他办法的话就不会用它观看特赦令等等,你就写了“刀下留人,要留活证据”?怎么不是“立即释放”?”

    悠久:“你还想“立即释放”,要是蓝苹亲自判决的话会变成“立即执行”呢我不能犯下魔王用特赦完全推翻法官决定的前例,也要有转圜的余地不过你放心,红是肯定死不了的,死刑会变成死缓”

    穿越者:“之后死缓变无期,无期变有期,有期变假释或者保外就医?只要红的事淡出公众视野就能出来了?”

    悠久:“差不多如你所说,不过我劝你最好还是能找出其他办法为红减刑,这特赦令对我的声望打击很大,真的很大”

    穿越者:“我知道了”——收好特赦令

    黑都蓝苹府邸

    蓝苹:“总算有好消息传来,主审法官一审判了那个间谍女仆死刑,维持了司法独立,没有受到魔王、穿越者和文官集团的影响”

    乔:“是啊,黑都到底是政治中心,最高法院跟地方的法院不一样,司法独立能坚持得住,没有被权力、金钱和感影响”

    富治:“只要在二审时没有的况出现,能救那个女仆的只有魔王的特赦令了”

    文苑:“那正中我们的下怀,有了这个污点她就不要想连任了《魔民报》和《黑都邮报》已经关注这个案件了”

    奥斯卡:“但那可能吗?我是说魔王为了救一个女仆赔上自己未来的政治生命?不可能”

    乔:“你们两个没去庭审现场,当死刑判决下来的时候穿越者的脸色,他们俩肯定有一腿况且他已经时无多,已经失去了冷静,他还真有可能去向魔王求特赦令”

    蓝苹:“总之能借着穿越者打击魔王最好,魔王不同意这个请求的话也能借着这个女仆的死打击穿越者,加他的死亡”

    与此同时,南方诸国渝城修道院

    莱希二世:“今天就是建华特央诸国最后一站淬炼国的子,咱们的公开声明准备好了吗?”

    谢胡:“回禀猊下,已经准备好了,请过目”——将公开声明稿递给莱希二世

    莱希二世:“恩,你做的不错”——观看公开声明稿

    谢胡:“还是您指导有方,我们是依据您的批注修改得出的,在下不敢居功,即使有些苦劳那也是大家的”

    莱希二世:“呵呵,谢胡你真会说话对霍查迎接建华特首的豪华专船准备好了吗?”

    霍查:“回报猊下,豪华专船和护卫舰队已经在淬炼国入港靠岸了,就等建华特首回应我们的公开声明,之后他就可以乘坐豪华专船应邀来访了”

    莱希二世:“恩,这一定要做好,能不能从特区购得空飞艇就看这一次了”

    霍查:“猊下,那个空飞艇有那么重要吗?至于咱们以如此高规格接待他一个特区领袖?是不是有点示人以弱了?”

    莱希二世:“你懂什么,南方诸国沙漠、戈壁众多,道路并不方诸国好修,也没有中央诸国那样的水运系统,对于南方诸国而言这空飞艇作为交通运输工具是非常适合的而且我还得到消息,说是教廷最近正在组建空军,将来好对付我们可见这空飞艇不单有经济价值还有战略价值,有很宽广的前景”

    霍查:“战略价值?那么大又十分笨重的东西?不会是教廷糊弄普通教众的?就跟《真理》教刊上说的那样”

    莱希二世:“真真假假、虚虚实实,有时《真理》教刊上也会说假话何况北方诸国有空飞艇,中央诸国的教廷也有空飞艇,就咱们没有的话也说不过去”

    谢胡:“猊下放心,只要建华特首应邀来到南方诸国后,在下一定动用各种关系说服他卖给咱们空飞艇”

    莱希二世:“好,这事我全权交给你了”

    谢胡:“谢谢猊下信任”——高兴

    霍查:“哼,空飞艇本来就是他们卖不出去的东西,你去买他们可能会不卖嘛”声埋怨

    一周后,黑都高等法院,红走私案二审法庭现场

    法官:“辩方律师还有没有的证据或者理由将要提出?没有的话我就宣布休庭”

    律师:“法官阁下,我这里有一份被告的体检报告,希望大人能够仔细看一下,的”

    法官:“最的?之前那一份不的吗?”

    律师:“您也知道这件案子的起因是个意外,警方并不是一开始为了抓我的当事人而将其带入公安局,也就没有进行拘留前的例行体检而拘留后的关押地也进行过争夺,以至于一审的时候我的当事人并没有做过例行体检,警察和检察官只是按照被告口述粗略的体特征进行的体检,完全是外行、不专业的,所以请法官阁下认定辩方提供的体检资料”

    检察官:“抗议,辩方的体检资料无权成为法定证据,而且不就是体检嘛,这这种证据能影响判决?辩方根本就是无理取闹,希望法官阁下驳回、不采纳”

    法官:“辩方律师对此有什么要说的吗?”

    律师:“法官阁下,检察官说的完全不对,这份体检报告对于我的当事人判决有决定影响,请您仔细看一下”

    法官:“仔细看一下?仔细观看有什么被告怀孕了?是个孕妇?检察官,你们也太失职了?你想让我判一个孕妇死刑?开什么玩笑?”出不对,大骂

    检察官:“啊?怀孕了?”——大吃一惊

    法官:“是啊,按这份体检报告上说被告已经怀孕将近三个月,你们怎么做的检查?还是对法庭故意隐瞒?”

    检察官:“绝对没有,这是因为时间紧而没有准备充分,我们马上重为嫌犯进行一次体检”

    法官:“你们最好亡羊补牢,马上这么做而且我警告你,我最讨厌司法审判里有政治作和其他势力参与要是不久后我听到被告突然流产了的消息,我会提议组织独立调查,一查到底,你背后的那几个地位再高我们也不怕”——盯着旁听席上的乔和文苑

    乔、文苑:“”——挪开视线

    法官:“鉴于案件出现了况我宣布休庭,等得出的体检报告后再行判罚退庭”——离开

重要声明:小说《魔幻世界的经济问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