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如何衡量政府部门成就

    第十九章如何衡量政府部门成就

    繁索:“总理大人,您就不要吐槽交通部长了,他只不过是不想早早站队而已,毕竟像希贤副总理那种有魄力的公务员还是少数您开始时不是也在试图两面逢源、骑墙观望,同时讨好魔王与蓝苹议长嘛,您要理解他”

    穿越者:“你拿我说什么事儿啊,就算交通部长不怕底下的两派那么这次支持设立空管局是明显的倒向我,也就是站在了魔王一方,与他之前的行为不符啊,不损害他的利益吗?”

    繁索:“不,您错了,这绝对是符合交通部长利益的事

    穿越者:“”——面带不解

    繁索:“还不理解吗?我打个比方,您之前是走私商业协会的董事长,您对您创建的走私商业协会的成就是如何衡量的呢?”

    穿越者:“怎么扯到这上来了?走私商业协会是我创建的一个商业协会,商业协会的目标和使命,其出发点只有一个,那就是顾客顾客决定一家商业协会是什么,商业协会要迎合顾客对于商品和服务的需求满足顾客的需求才是一家企业的目标和使命而衡量商业协会的成就只有一样——从顾客那里赚到多少钱,也就是盈利、利润很直接,很表面的东西”

    繁索:“您说的不错,衡量一家商业协会的成就大小就是看它赚了多少钱、赔了多少钱、投资回报率的高低,都是能够数字化的东西,很直观、很容易搞清但对于政府的一个部门来说况却没有这么直接、清楚、易懂,它来就不是盈利组织,也不应该有交易对象、客户什么东西的存在,既没有利润,也没有损失,那么一个部门的成就应该如何衡量呢?”

    穿越者:“没有服务对象?可是之前简丹说教育部服务于教师集团、就业部服务于劳工集团、工业部服务于各个企业主、国防部服务于魔王军、公安部服务于警察,这些都是骗我的?”

    繁索:“不、不、不,简丹没有骗您,但是这些部门能从被服务的对象上合理的衡量自的成就吗?从他们上得出的评价主观质太强,无法像商业协会那样从顾客上得到盈利、利润来的直接、清楚、易懂所以我们长久以来通行的办法就是看那个部门手下的公务员数量和每年从国会那里得到预算数量的多少来衡量的简单来说,就是庞大的部门比小部门有成就”

    穿越者:“所以交通部长不反对我这个政策?他的部门将扩大一半,手下的公务员数量、政府下拨的预算”

    繁索:“是的,总理大人,他将获得极大地成就,历史上的评价比他的前几任要高得多,可以跟以前开创地脉局的那任交通部长平分秋色,是重要的政治资本,他怎么会不愿意呢?”

    穿越者:“怪不得政府部门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臃肿、庞大,其原因是在这里啊话说回来,总理办公室用得着四百多个秘书吗?这也是你彰显成就造成的?”

    繁索:“怎么能呢?您多虑了,你们人类不是有句俗语叫「人多好办事、人多力量大」嘛,要没有这么多秘书我能打包票明天就给您拿出草案,这是总理办公室必要的编制”

    穿越者:“现在先不管你,我把这关过了再说,不过你记住,我迟早要对政府部门机构臃肿下手进行机构改革”

    繁索:“比如?”

    穿越者:“比如政府部门的“一正多副”现象,昨天我看报纸上揭露了某市的一个政府直属机构存在着一个正职、二十个副职的机构领导层那个市的地方政府领导怎么想的,有必要提拔这么多的副手吗?这不是扯淡嘛”

    繁索:“这只是个别的地方级政府,联邦政府就没有这种事,您看国防部就只有剑鹰副部长一个副职”

    穿越者:“废话,国防部长一直是由魔王这个魔王军最高统帅兼任的,那里当然只有一个副部长,你还想蒙我?”

    繁索:“啊,确实如此,不小心举错例子了”

    穿越者:“我的条件你们都答应了,你就赶快给我做出一份草案拿出各种资料这是走私商业协会空飞艇的单机售价,这是当初特区建立空港时的预算案,这是空中航路的制定原理,这是空港的后勤保障规划”——将准备好的材料一份份的拿出来

    繁索:“哇,好多啊,您果然是有备而来,除了这些您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没有我就回办公室去召集下属开工了”

    穿越者:“对了,还有一点,这不能给你书面的资料,不然会给蓝苹一伙儿抓到把柄”

    繁索:“啊?您还有什么秘密的事要我写进草案里?”

    穿越者:“有的,你把下次中期选举中所改选的国会议员所在邦单独标注出来,在草案中这些邦的空港建设工程要保证优先启动办理,一定要赶在下次中期选举前开工”

    繁索:“噢~,我明白了,您这是为了魔王所属的小部族联盟候选议员的选票?争取在下次选举中夺回两院?”

    穿越者:“不错,肥水不流外人田啊,这些基础建设工程可以在很大程度上解决那些邦的失业问题,对于选举年拉选票很有好处不过事先说好,要是事后被蓝苹领导的大部族联盟问起来你要独立承担,我是绝不会承认我刚才说过这种话的”

    繁索:“这您放心,我是不会出卖您的”

    中午,国务院办公厅秘书长办公室

    繁索:“这就是总理提出的条件,我看都在您给我的底线之上就当场答应了”

    仲勋:“这个家伙,越来越像那些政客了,还借着机会给自己的团体拉选票”

    繁索:“这不是魔王大人私下交代给总理的吗?”

    仲勋:“据我所知魔王连他的制定的国家综合交通政策都不知道,不要提什么私下交代了”

    繁索:“您的报管道出了问题?”

    仲勋:“不是,应该是总理经过了昨天被《黑都晚报》放鸽子的事以后加强了保密意识,还没有来得及通知魔王就在今天上午与你摊牌了”

    繁索:“看来的确如此,秘书长高见”——拍马

    仲勋:“不用拍我的马了,他的条件都可以答应,你去忙正经事去,交通部长那边我去通知他”

    繁索:“是”

    与此同时,国务院总理办公室

    多蒙:“这下你可肥了,走私商业协会一直处于亏损状态的空飞艇项目这下子就能够扭亏为盈了”

    穿越者:“你怎么知道是泽民大使告诉你的?”

    多蒙:“是的,他说走私商业协会一直维持着每周三趟特区至夜港国的商务航线,至今都不知道亏多少了,真不明白你脑子里想的什么”

    穿越者:“他一个军人出的外交家哪里懂得我的商业打算这个空飞艇又不是协和式客机,还有很多可以改进的地方,运输成本可以进一步下降;特区至夜港国的商务航线却是欧洲到纽约的航线,迟早那条高商路会满足不了国际贸易的需求扭亏为盈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多蒙:“你又说些我听不懂的东西,在我看来你就是死鸭子嘴硬,想要借机捞钱才是真的”

    穿越者:“哼哼,你说这句话前先动动脑子,你认为那个草案能被蓝苹控制的国会通过吗?你又不像悠久一样不知道我制定的政策,今天早上我就跟你说了”

    多蒙:“你这么一说我还觉得奇怪呢,这么一份花费巨大的草案就算没有任何问题国会里都不一定能通过,何况还有这么多种假公济私的嫌疑,就算得到了文官集团的同意,国会、蓝苹那关也过不去啊”

    穿越者:“我就是想让国会找我的麻烦,使得草案在立法程序的第一步就过不去这样我才有理由将这个交通冤大头的工作踢回给交通部去,我是有自肥的嫌疑啊,这么做是名正言顺的”

    多蒙:“原来你打着这个主意我想想,这政策是获得了文官集团高层同意的,就算国会将你的草案否决,到时候交通部长肯定还会提出类似的政策,最后还是你的走私商业协会获益这样你既不当冤大头去得罪谁,走私商业协会又能得到原本的好处,你真是狡诈、险啊”

    穿越者:“怎么说话呢,这叫聪明、有智慧,不要用那么不堪的形容词来形容我,有损我总理大人的光辉形象啊”

    两天后,黑都蓝苹府邸

    蓝苹:“你们都在今天拿到总理办公室提交给国会的国家综合交通政策——设立空管局的预算草案了?这就是我召集你们过来商讨的原因”

    文苑:“宏文呢?他怎么还没到?他住的地方距离您家比我近啊”

    蓝苹:“我之前在国会里就跟他谈了,已经知道他的看法,我可以代表他况且为了防止咱们被人类势力一锅端,任何时刻都要实行首脑分散策略,没有例外的时候”

    富治:“的确,咱们时时刻刻都要防备敌人的突袭,安全第一”

    蓝苹:“废话不多说了,我来说一下我和宏文对今天总理办公室提交给国会的国家综合交通政策预算草案的看法评语就四个字:假公济私不仅那个二爷得到好处还顺带为魔王所处党派的下一次中期选举铺路,为小部族联盟的议员候选者争取选票,提出这个议案的家伙真是个国贼、工贼、政府里不学无术的蛀虫”——破口大骂

    乔:“没错,穿越者就是个虚伪狡猾的政治骗子,咱们一定要发动大部族联盟的力量来阻止这个预算草案通过”

    文苑:“那咱们用什么借口好呢?”

    蓝苹:“还用得着找借口吗?穿越者这是明目张胆的假公济私,这政策预算草案一旦通过实施,空港的设计费用、空飞艇的采购费用都是由联邦政府拱手送给走私商业协会的,首批资金就不下三十亿第纳尔这些钱最后落入了谁的腰包?不从这里展开攻击咱们就都是瞎子了”——歇斯底里

    文苑:“您说的没错,但您不觉得奇怪吗?稍微关心时事的就会知道总理现在还是走私商业协会的董事长,他提出的这个政策肯定是有假公济私嫌疑的,他就那么蠢的察觉不出来吗?应该不会,他八成别有所图”

    蓝苹:“别有所图?开始冷静下来你是说他是故意想搞砸、预算草案不被国会通过?”

    文苑:“应该是这样,您忘了这国家综合交通政策提出有多少年了吗?一直都被联邦政府里各个部门踢来踢去,交通主管之职也被戏称为交通冤大头”

    奥斯卡:“的确是有这个说法”

    富治:“你的意思是这是总理的以进为退之计?让国会阻止这个预算草案通过,好让他把球踢回到交通部去,他自己好脱?”

    蓝苹:“这倒是有可能,这份预算草案的破绽太多了,暗地里还扯上了三年后的中期选举,简直就是求着我们大部族联盟在国会里否决掉,但是为什么呢”

    奥斯卡:“是不是因为前几天文官集团借着总理之名从咱们这里夺走了宣传部,却没有让总理得到一点好处的原因?总理是不是借机报复,故意这么做好把难题踢回给文官集团?”

    乔:“这倒是有可能”

    蓝苹:“切,真是费事,以前咱们是想法设法的杯葛魔王政府提出的预算案,到处找之中的漏洞现在一个筛子般的预算草案摆在眼前咱们反而畏首畏尾起来,干脆明天在国会里否决掉完事,不但政治正确,理由也十分充分”

    富治:“可是这样一来咱们又会得罪文官集团,之前审计风暴时您帮忙维护的恩也就白施了,再加上宣传部的事,咱们与文官集团的关系恐怕会受影响”

    蓝苹:“富治你说的对,这就是穿越者的一石二鸟之计,他既能从中脱又能破坏咱们与文官集团的关系但我们也不能答应他,不然三年后的中期选举就惨了,我们手下的那帮议员也不会答应”

    奥斯卡:“我注意到总理这个政策是由总理办公室发出来的,看来是得到了文官高层的同意咱们要是如他所愿将预算案否决,之后文官集团没准还会提出相同的政策,但那时候当坏蛋、冤大头、得罪交通部两派公务员的就是文官集团高层了,咱们也就跟他结仇了”

    蓝苹:“结仇就结仇,你这么畏首畏尾的成什么样子,大不了把文官集团和魔王手下的人类势力一起打倒”

    富治:“国母此言差矣,咱们不能把文官集团也成敌人,咱们能不能斗过他们都还不一定呢”

    蓝苹:“同意不是,不同意也不是,那你说我应该怎么办?”

    文苑:“我有个办法,刚好对付这个况”

    蓝苹:“什么办法?”

    文苑:“咱们可以跟文官集团学习啊,就是一个字“拖”,拖个三年五载的,等到咱们将政府里的人类势力驱除干净这个预算草案自然也就作废了”

    蓝苹:“这倒是个办法,但咱们用什么方法、什么理由拖呢?”

    文苑:“理由很好找啊,您不是说这个预算草案就跟个筛子似的吗?咱们就找其中的各种漏洞,在立法程序的第二步里卡主它,让委员会做审议、质询的文章他预算案中不是提“空管局每年二十亿第纳尔预算”吗,那咱们就说预算铺张浪费,要求缩减重做;还有提“空管局要结构完整、有地区分局、委员会、办事处、联络处等等应有尽有,九万公务员编制”吗,咱们就说机构臃肿、雇员过多恐魔浮于事人浮于事,继续要求重做只要他们无法给予合理的解释,咱们就可以让总理办公室来回修改草案,总理和总理办公室的秘书们也要忙于参加咱们的质询会回答咱们的问题,这样一直拖延下去”

    蓝苹:“恩,这倒是个办法你们发动手下的议员将这份预算案的漏洞一个个的给我找出来,好了咱们的委员会就可以审议这个预算案,还可以借机质询他这个战略报大特务,将他假公济私的工贼一面揭露出来这要赶快干,漏洞找齐后立即召开特别委员会审议”

    乔:“立即召开特别委员会审议?不先把预算草案退回去让总理办公室修改吗?原来国会与魔王政府间就立法问题没有这个先例啊”——感到奇怪

    蓝苹:“管不了这么多了,没有先例就没有先例,现在不能让穿越者跑了才是最要紧的况且国务院是设立的机构不是原来的魔王政府,在立法问题上与国会也没有什么先例、规矩,这次咱们也顺便为国会扩大些权力,给那帮文官一点颜色瞧瞧”

    乔、文苑:“遵命”

重要声明:小说《魔幻世界的经济问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