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团派空军初组成

    第十七章团派空军初组成

    国务院办公厅秘书长办公室,繁索来找仲勋谈总理的想法

    仲勋:“你是说总理想要推行安全事故问责制?”——反应平淡

    繁索:“是的观察您一点也不吃惊?”

    仲勋:“吃惊什么,你来我这里前我就收到《黑都晚报》里朋友的消息,说是总理大人有一个的政策将要在政府中推广,希望《黑都晚报》今天晚上派记者去他家进行专题采访”

    繁索:“这个混蛋,竟然想来个先斩后奏,将安全事故问责制透露给报社报道出去造成既定事实,还好您神通广大先得到了消息”

    仲勋:“得到消息有什么用?就算我动用关系封杀了《黑都晚报》的报道,但还有其它报刊,你以为我有那么大能耐全面照顾到?只要总理铁了心想要将安全事故问责制捅出去我是阻止不了的”

    繁索:“那么您就和其他三位副总理一起出面劝阻总理的愚行,让他知道你们都反对他这项政策”

    仲勋:“反对?你怎么知道我们四个全都反对总理的这项政策?”

    繁索:“啊?难道您还会赞成?试想这个政策一旦在交通部实行,那么很快就会在政府其他部门扩散,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安全事故问责制还会进一步发展成常型问责制,到时候咱们文官集团的权力就会被戴上拘束器,最终会限制咱们的权力”

    仲勋:“你说的这些我都明白,另外三个副总理也都明白,这是很浅显的道理,总理只要在专访上稍微一讲解国民都能理解所以我才不能和三位副总理去阻止,不然一宣扬出去就什么都完了,我们也是要脸的况且他若一意孤行的话我们四个也阻止不了,我们四个也不是万能的,这件事只能靠你去搞定”

    繁索:“我去搞定?”

    仲勋:“这个问责制说到底也是柄双刃剑,最后也可能害了总理,所以我判断这是他在向咱们要价”

    繁索:“要价?不会?况且原先魔王组阁的联邦政府中,魔王是有问责制的继承了联邦政府规章制度的国务院,相对应于魔王他这个总理也应该有问责制也就是说总理现在是死猪不怕开水烫,是要拉着咱们去垫背,怎么会是要价?”

    仲勋:“你错了,国务院的规章制度并没有完全继承联邦政府,我们还是有解释权的,基于这点将总理拉到咱们这一方并不是不可能,只要双方能谈得拢就可以”

    繁索:“对啊,您说的对,我之前被总理的这个政策吓呆了,没有仔细观察他对我谈论这个政策时的语气现在回想起来,似乎有那么一点儿暗示的意味我这就去总理的府邸试探他的口风”——

    仲勋:“别急,你明天再谈不迟”

    繁索:“明天?为什么?”

    仲勋:“因为我已经将《黑都晚报》那边打理好了,今天的预定采访已经取消,《黑都晚报》会放总理的鸽子这样让总理知道我们的势力庞大,明天就能增加你谈判的底气,也好跟他讨价还价记住,只要他的要求不过分涉足国务院的实权就可以答应他,我们也希望他能拿出办法解决交通部的棘手问题”

    繁索:“是,在下记住了”

    当天晚上,黑都蓝苹府邸,书房

    蓝苹:“唉,真是天有不测风云,建相说没就没了,之前还好端端的,谁想到一下就走了”——沮丧

    奥斯卡:“姑姑不要再伤心了,回得伤心过度整坏了体就麻烦了”

    富治:“是啊国母,保重体要紧”

    蓝苹:“你们放心,我是不会被这件事击垮的话说回来,我今天在医院看见建相的秘书也来了,他不用在宣传部工作吗?宣传部长现在由谁代理?”

    富治:“回禀国母,建相的秘书来医院处理后事就是他的工作,他已经被仲勋秘书长调离宣传部专任国家治丧委员会专员”

    蓝苹:“啊?他们这也太狠、太绝了?这是想要把我的影响力清除出宣传部啊不成,明天我要在国会上提出建议,想办法让文苑出任宣传部长,就算要文苑辞去议员之位也要他争下来,宣传部对咱们太重要了”——盘算

    富治:“已经迟了,今天下午宣传部的代理部长就已经出炉了,是文官集团的齐诈,对方已将抢先下手了”

    蓝苹:“这么快考虑了一下不过没关系,我记得齐诈是有信誉污点的,只要我在国会抓住这点不放,他这个代理宣传部长休想转正,以后搞掉他换上文苑也不是不可能”

    富治:“要是那样做只怕等不到搞掉齐诈,乔族长和文苑族长就先顶不住了”

    蓝苹:“此话怎讲?”

    富治:“您想啊,您要是在国会上打压齐诈,两位族长的报社就会被齐诈报复,而两位族长又那么看重报社生意,再加上两位族长的能耐到时候第一个顶不住求饶的八成不是齐诈”

    蓝苹:“唉这次让那帮文官借着穿越者咬了咱们一口,咱们却无法咬回去真是不甘心”

    富治:“不甘心也没办法,现在只能先忍了咱们要先集中力量对付总理一伙,铲除掉政府里的人类势力,再收拾那帮文官不迟”

    蓝苹:“铲除掉政府里的人类势力桑切斯有消息了吗?跟那个神秘团体取得联系了吗?有实际进展嘛?”

    富治:“回禀国母,桑切斯现在已经与那个神秘团体有了接触,正在试探对方底细,看是否可靠,至于实际的进展现在还没有”

    蓝苹:“为什么?”——焦急

    富治:“国母您不要着急啊,对方也很谨慎,这种事急不来的,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得到有用的报”

    蓝苹:“这种报工作我完全不懂,桑切斯这条线就全权交给你负责了,我这个报工作大外行就不瞎领导了”——仔细观察富治

    富治:“国母能这样做真是太好了,我一定竭尽所能将事办好”

    蓝苹:“富治你体怎么样?我这里这么多的事全都要交给你,你在政府、魔王军中还兼数个要职,体受得了吗?你千万不要像建相一样突然没了,平时一定要注意体,不要过劳死”——担心

    富治:“哈哈哈,国母放心,富治我体好得很,平时最做的运动就是加班,再兼个职小意思”——满不在乎

    蓝苹:“你别这样满不在乎的样子,以为凭着年轻什么劳累、生病抗一下就过去了,听我的话该休息时就要休息有事业心是好事,但千万不要变成工作狂,咱们的局势并不糟,不用你紧绷着一根线”

    富治:“富治这是以前一直没有机会,现在好不容易得到机会想要表现而已,不会不注意体健康的”

    蓝苹:“那就好”

    教皇国唯一神圣教皇房间,登拉本召集元老派四大金刚秘密开会

    登拉本:“这是腾蛟发来的最报告,是关于联合舰队的组建况,你们看看”——将报告发予手下

    永胜:“这个蓝苹能信任吗?根据报她可是魔族中有名的主战派,是教会的死敌啊腾蛟选择与她组成联合舰队我不报以好的预期”——连连摇头

    登拉本:“蓝苹不能信任没有关系,之前是教会的死敌也没有关系,反正咱们也只是想利用她除去⑨一伙人,咱们的真实份是要绝对保密的这也是我这次只找你们四个来的原因,联合舰队具体的况不能让太多的人知道”

    会作:“只是单纯利用蓝苹的话并无不可,我支持教皇陛下的判断”

    作鹏、法宪:“我等也支持教皇陛下”——异口同声

    登拉本:“永胜呢?”——谦虚的询问

    永胜:“只是利用的话我也支持您的决定话说回来,立果团长这次怎么没来?他是教会隔代的接替人啊,您这次就召集我们四个商量合适吗?”——狐疑

    登拉本:“你们都知道立果团长最近在忙于组建空军,我不想打扰他,事后我会告诉他咱们集体做出的决定况且永胜你是我的接报人,是下一任教皇,而三位主教也是我的老部下了,我找你们四个商量有什么不合适的”——开解永胜

    永胜:“是,永胜还没有适应接接替人的份,想多了”

    登拉本:“没关系慢慢来,以你的才能我相信用不了多少时间你就能适应的散会后你将教会最近在北方诸国收集到的⑨一伙人的报好,之后发给腾蛟,让他看看有什么能够用上的,我去将会议的结果告诉立果团长,顺便看看他那里干的怎么样了”

    永胜:“遵命”

    唯一神圣走廊中

    会作:“看来教皇陛下确实将兄弟你当成接替人什么都不瞒你,你接替人的位置稳了”——兴高采烈

    法宪:“而且还对我等老部下信任有加,最近凡是重要之事必定要先开会听取我等意见”——高兴

    作鹏:“以前的教皇陛下又回来了”——高兴

    永胜:“啊,是啊”——闷闷不乐

    会作:“永胜你怎么了,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刚才开会的时候也是,好像在怀疑什么,究竟出什么事了?”

    永胜:“没什么,我只是被最近事态的发展惊呆了没想到教皇陛下真的一直在往好的方向转变,各项改革也如计划启动了,我老感觉不对劲”

    法宪:“哎呀,你老这样疑神疑鬼的干什么,事往好的方向发展你还不高兴,非要找出不对劲的地方才甘心是不是?”

    永胜:“不是,只是教皇陛下对咱们元老派最近也太推心置腹”

    作鹏:“你看看你,又犯疑心病了我劝你现在先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事就成了,八年后就自然轮到你接替上台了,整天想这想那的,多累啊”——打断

    永胜:“唉,希望是我自己多心了”

    教皇国圣骑士团驻地

    立果:“义父,您怎么来了?”

    登拉本:“我来看看虎儿组建空军的进展况啊”

    立果:“回禀义父,圣骑士团前几天刚得到第一艘空飞艇,先正在飞艇棚里进行模拟作练习,争取本周内进行试飞”

    登拉本:“一艘空飞艇?我记得教会这次不是一下买了两艘空飞艇吗?另一艘哪去了?”

    立果:“另一艘空飞艇作为教学艇,现在交予教会与魔法学院组成的联合研究所进行仿制研究”

    登拉本:“恩,你做的对,空飞艇制造技术咱们要是没有自己掌握就会一直受制于⑨一伙人,建起来的空军也是只纸老虎,中看不中用,真打起仗来是靠不住的说起来⑨的走私商业协会还真是蠢,竟然这么轻易的就把空飞艇卖给教会,也不先派人探查一下我们买来是做什么用的”

    立果:“可能是走私商业协会的研究员对自己的技术有信心?不相信核心技术会被仿制出来”

    登拉本:“什么核心技术?”——好奇

    立果:“就是空飞艇上的魔力发动魔动炉,它是整个空飞艇的关键部分,普通的魔动炉是带不动空飞艇进行正常飞行的”

    登拉本:“那就是特制的魔动炉了,咱们的联合研究所有把握将其仿制出来吗?”

    立果:“这您放心,联合研究里主持仿制工作的是救我回来的女魔法师”——使眼色

    登拉本:“噢,原来是她啊,心领神会她的本事我知道,以前就是个著名的才女,魔法理论基础特别扎实,必定能仿制出来到时候,用教会生产的空飞艇抢占走私商业协会开辟的空飞艇市场,大赚一笔的同时截断⑨的一条财路”——打如意算盘

    立果:“义父,这您就先别想了,据我所知现在空飞艇市场还没有打开,这方面有眼光的人和政府还是不多,走私商业协会的空飞艇部门一直处于亏损状态这就是为什么教会向走私商业协会购买空飞艇时他们没有派人探查一下,轻易的就把空飞艇卖给了我们”

    登拉本:“原来是这样想想也是,政府买了空飞艇后想要进行商业运营还要再建空港、开辟航线,这要投入多大的初期成本啊中央诸国水路四通八达,河运、海运就能满足平时大部分货运、物流需要也只有北方诸国那种水运不发达的地方才会大规模的兴建空港、发展空运”

    立果:“义父分析的不错,现在走私商业协会的空飞艇部门是整个走私商业协会亏损最严重的部门,而且还在维持每周三趟特区至夜港国的商务航线,这几乎是个无底洞在特区和夜港国双方开通了直达传送魔法阵后就没多少人坐了,运货又没有通过陆路来的便宜,真不知道他们高层是怎么想的”

    登拉本:“应该是⑨当年定的规划,你别忘了他用不了任何魔法,自然需要这条商务航线,谁想到现在成了累赘”

    副团长跑来报告训练

    副团长:“教皇陛下亲来视察真是我等圣骑士团团员的光荣,教皇陛下永远健康”——对登拉本

    副团长:“报告团长,骑士团空飞艇第一小队已经完成今训练,请指示”——对立果

    立果:“做得好义父,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圣骑士团副团长维国,我的左右手,现指挥骑士团空飞艇第一小队”

    登拉本:“恩,维国很年轻、很优秀、很聪明嘛”

    维国:“教皇陛下过奖了,还是立果团长领导有方,立果团长是天才,是个好领导,是最好的接替人”

    立果:“那里,维国谦虚了,维国是好领导、好副团长、难得的人才”——相互吹捧

    登拉本:“哈哈哈,你们俩能惺惺相惜就是好事啊虎儿还有那些得力部下乘此机会一起介绍给我,让我也认识认识”

    立果:“是,义父对维国去把宇驰队长、野队长、伟信队长叫来,我将他们一起介绍给义父”

    维国:“一切听从立果团长指挥,一切听从教皇陛下调动”

    登拉本:“恩,去”——满意

    维国:“遵命”——跑去叫三位队长

    登拉本:“虎儿考虑果然周到,选了一个中年圣骑士做你的左右手、副团长,这样正好弥补你年轻、经验不足的劣势”

    立果:“特区的遭遇让我认识到自己的不足,同一个坑不能跌倒两次”

    登拉本:“对,吃一堑长一智,你能从挫折中得到成长才是我派你出去锻炼的真正目的这三个骑士队长年纪都多大?也和维国一样?”

    立果:“不,他们三个都是年轻俊杰,比我只大几岁他们毕竟是我团派的骨干,以后要辅佐我接替的,不能到时候就七老八十将要退休了,那样帮不上我的忙啊”

    登拉本:“恩,虎儿考虑的果然仔细,这样我就放心了”

重要声明:小说《魔幻世界的经济问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