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交通政策预备会议

    第十六章交通政策预备会议

    下午1:30,国务院总理办公室,穿越者将要接见交通部两派代表

    穿越者:“这次预备会议是你提议召开的,有什么要先对我交代的吗?”

    繁索:“这两位交通部副秘书是两派里的核心魔族,会为您讲解地表公路系统和地脉运输系统各自的优点,还会列举一些您将面临的问题”

    穿越者:“然后呢?就让我马上拿出综合交通政策?”

    繁索:“当然不是要您马上就拿出综合政策,但我之前也告诉您了,国家急切需要一个综合政策,已经不能再拖了,所以还请尽快做出决定”

    穿越者:“知道了”

    “咚咚咚”——敲门声,简丹前去开门,两位代表进门

    繁索:“两位请进,总理大人已经准备好倾听两位的声音”

    地表公路代表:“总理大人百忙之中接见我等真是不胜感激”——握手

    地脉运输代表:“不胜感激”——握手

    穿越者:“既然我接下了交通冤大头,哦,不是,交通总管的职务,听听双方的意见那是应该的——握手

    穿越者:“两位请坐”——各自落座

    公路代表:“为了节省总理大人的时间,在下就不说什么客话了地表公路系统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总理大人您应该知道,这以前无论是魔族还是动物都是在地表进行的移动、迁徙,后来的交通工具也都是为在地表上驰骋而设计的,那么地表公路就理所当然的应该优先得到发展至于修路时就像是鼹鼠一样在地下钻洞,而且还将车辆设计成蚯蚓状运行的地脉运输系统根本就是邪道虽然作为地表公路的辅助品,用在繁忙时间、繁忙路段来减少地表公路的交通拥堵来说不无裨益,但绝对不应该列为优先发展对象”

    穿越者:“噢,那”

    地脉代表:“抱歉打断一下总理大人,贵派代表的意见在下不能苟同地脉运输系统型的高效运输系统,比起远古时代就有的地表公路运输系统,地脉运输系统拥有无可比拟的高效和安全

    公路代表:“高效和安全?哼,真是笑话”

    地脉代表:“怎么叫笑话?这是交通部通过多年统计得出来的数据,贵派代表应该也知道的”

    公路代表:“你就提高效了,也不提提地底隧道每公里的造价,那可是地表公路的十倍啊至于安全,车辆运行的时候倒是比地表公路安全些,没有毒物和瘴气嘛,运行的车辆也是特别订制的,而且还时时受你们的交通管制,发生车祸的几率也是比地表公路少但你还没提地震、火山喷发造成的惨况,那可都是活埋啊,一车的魔族就全部闷死在地下了,一次地底车祸造成的死伤比地表公路造成的死伤多了不知道多少”

    穿越者:“啊?不但贵还这么危险,出了事故逃都没法逃?直接活埋?”——害怕

    地脉代表:“总理大人不要听他这个目光短浅之辈的胡说八道,那都是老黄历了,现在型的地脉运输专用车辆已经开发出来,每节车厢都设有紧急逃生用魔法阵,安全系数大大增加况且要是真的碰上地震和火山爆发以致地脉隧道垮塌,型专用车辆的外壳也能抗住一段时间,足够乘客逃生”

    公路代表:“你净挑有利的方面说,我刚才还说造价问题来的,你怎么不对总理大人解释呢?而且建造地底隧道时死的那些矿工、施工队员你就只字不提了?你也不怕他们化成厉鬼,来半夜去你家向你索命?”

    地脉代表:“你在咒我吗?你们在地表修公路的时候施工队员也没有少死,那些沼泽、山路、瘴气都是一点危险没有?你们每年拿出的抚恤金不比我们付的少”

    公路代表:“那是我们修路修的多,因公死亡的绝对数量当然就多了,要是按每公里施工队员死亡数量来算我们才是你们的零头”

    穿越者:“都给我闭嘴你们把万魔国国民的生命当成什么了?就是一堆统计的数字吗?那都是一条条的生命啊,不是你们随便写在报告里献功、用来升官发财的工具在安全生产的问题上我对你们两派都要批评,你们还敢拿这种数据来相互打压?太混蛋了”——生气

    繁索:“总理大人息怒,这修路工程哪有不死魔族的,召唤出的不死系生物很难完成比较精密的施工,修出的道路也不达标,是不住车辆长期跑的”

    穿越者:“土系魔法呢?就不能用魔法开道,减少施工伤亡吗?”

    公路代表:“总理大人您开玩笑呢?土系魔法大多是攻击系和防守系魔法,能用于土木工程的很少而且要固化一条国道的魔法效果,平时要多少名魔法师沿途守在路边维持,您计算过吗?”

    地脉代表:“这就体现出地脉运输系统的优势了,平时固化隧道的魔法效果只要从附近的地脉里直接抽取魔力就可以做到,而且从地脉抽取的魔力还能用于驱动专用车辆,比传统地表公路所行使的车辆度要高出不少,还不用什么畜力拉动只要大力发展地脉运输系统,我认为不出几年,巨蜥蜴就可以下岗了”

    公路代表:“你胡说什么,要不是魔法地脉所处地点离地表太深、太远的话,地表公路系统也能做到用魔法固化,车辆也能做到魔力驱动,这是技术问题我相信不远的将来没准就可以解决了,到时候修了这么多地底隧道就成了劳民伤财之举”

    地脉代表:“不远的将来?从远古至今都过了多长的时间,怎么还没到你所说的不远的将来呢?当年为了解决大城市魔法能源供应不足的问题,连黑都都是建在地下,好从地下抽取地脉的魔力解决问题要是能在预见的将来就解决你说的技术问题,那将黑都、魔王城建在地下的国父就是白痴了”

    穿越者:“成了,成了,你们有完没完?不要相互攻击了,我只是想要你们修路的时候少死点魔族”

    公路代表:“那您就要选择地表公路系统作为政府未来主要的发展对象了,毕竟我们修路时每公里死亡魔族数量比他们少”

    地脉代表:“那只是现在,在不远的将来当我们解决了使用土系魔法挖掘隧道问题的话,工程死亡数量和工程造价都会大幅度下降的,地脉运输系统代表着未来”

    公路代表:“不知道是谁刚才说“不远的将来”是可望而不可及的?”

    地脉代表:“谁说的?”——装傻

    公路代表:“就是你刚才你就是这么反驳我的,现在还好意思在总理大人面前说什么“不远的将来”?笑话”

    穿越者:“天、天啊,两位等一下,我们这里出席预备会议的都是代表政府交通部门的公务员,不是吗?”

    繁索:“当然是,您可是交通总管啊”——赞同

    穿越者:“所以大家应该利益一致,是不是?”

    公路代表、地脉代表:“当然,这是毫无疑问的”——异口同声

    穿越者:“都是为了国家好、国民好?”

    公路代表:“难道使地表公路系统萎缩、衰退就是为了国家好、国民好?”——反问

    穿越者:“当然不是”

    地脉代表:“难道您认为不把所有的地底隧道连接起来,让地脉运输系统继续四分五裂就是有益于国家?”——反问

    穿越者:“当然也不是”

    公路代表、地脉代表:“那您是什么意思?”——一同质问

    穿越者:“我只是想制定一个国家级、综合的交通政策而已我以为这个预备会议是些老朋友围在一起,给我提一些积极的意见”——被两位代表的气势压倒

    公路代表:“这是当然,我们是想加壮大地表公路系统,做到村村通”——打断穿越者发言

    地脉代表:“不、不、不,是扩充地脉运输系统,将地底隧道连成一片,在地底织成一张大网”——打断公路代表发言

    繁索:“好极了各位,我很高兴的看到诸位初步取得了共识,谢谢两位代表”——打断地脉代表发言,结束会议,起

    繁索:“两位请随我到我的办公室去,咱们得把下次会议的召开时间安排好,这边请”——将交通部两派代表带出总理办公室

    繁索和交通部两派代表走后

    穿越者:“原本以为他们会顾忌一下为总理的我能够有所收敛,没想到会这样,真是个直率的会议”

    多蒙:“直率?你真含蓄,简直是刀光剑影了当时要是给他们俩各自一把武器的话,就可以当场举行决斗了”

    穿越者:“你别说,我还真想给他们俩各自发一把剑,最好能让他们同归于尽,我就能烙得个耳根清净”

    多蒙:“那你怎么不这么做?你上的匕首加我上的短刀够他们俩当场决斗的了”

    穿越者:“在这儿决斗?我可不想收拾他们的下水和零碎,还是算了”

    简丹:“没事,明儿早清洁工会把血迹擦干净的”

    穿越者:“简丹,能不能帮我解下惑”

    简丹:“您哪里不明白,总理大人?”

    穿越者:“交通部两派代表也是公务员?同样属于你们文官集团?”

    简丹:“是的,全都属于我们文官集团”

    穿越者:“但他们俩就像怎么说呢对,商人,你明白我的意思吗?他们俩就像是被两个不同的利益集团雇来的说客,来分割公共投资、阻止政府制定实施对他们不利的政策”

    简丹:“是的,就是这样,您看的很清楚、很正确”

    穿越者:“不,这不对无论是地脉运输系统还是地表公路系统都是属于国家的,也就国企,不是私家公司他们怎么能为了自己部门派别的利益,像私家公司那样雇游说者来向政府游说呢?他们应该以大局为重、舍小家顾大家,为了国家经济、国民出行方便啊”

    简丹:“您说的这是理想状态下,我最近跟前辈们学了些现实,您想听吗?”

    穿越者:“说”

    简丹:“现实中公务员就是如此,虽然几乎都是属于文官集团但底下还按部门利益分成很多的派系,哪个部门由哪个派系管着哪个派系就占上风,而那个派系的利益由谁管着,就由谁说了算”

    穿越者:“你说得怎么这么难懂,我不明白,能说简单点吗?”

    简丹:“可以,我举个简单的例子魔国实施的教育政策是十二年义务教育是?”

    穿越者:“是”

    简丹:“为什么?”

    穿越者:“你问我为什么,这是增强国民素质和国家综合实力而做的,为了国家”

    简丹:“您不要说出国家这么抽象的概念,能不能具体到特定族群,比如说,谁最乐意?学生?还是家长?”

    穿越者:“这都是?”

    简丹:“错了,都不是十二年义务教育政策最大的收益群体是全国的教师职工,他们与教育部有着怎么样的利益关系我就不用说了教育部推行的十二年义务教育政策保住了他们的铁饭碗,让他们能一辈子安心教书不用怕有适龄儿童不来上学从而失业,他们就支持教育部”

    穿越者:“我勒个去,这么说教育部提出的十二年义务教育政策是出于他们自己部门的利益了?”

    简丹:“是的,这就是当年实行十二年义务教育政策的初衷其实您仔细想想,国务院各个部门都服务于和它有永久利益关系的集团就业部服务于劳工集团,工业部服务于各个企业主,多么完美的平衡”

    穿越者:“国防部服务于魔王军、公安部服务于警察一切都是赤luo的利益关系?”

    简丹:“是的,总理大人”

    穿越者:“那么整个公务员系统都在阻止最高层——以前是魔王现在是我,来为国家整体利益而提出综合政策?国务院里各个部门都是在各自为政,只顾自己部门利益不顾国家整体利益?那还要我这个总理制定综合政策干什么”

    简丹:“一个国家总得有谁待在上面做做样子,好维持国家统一的摸样,不是吗?”

    多蒙:“就是说要你糊弄一下国民”

    简丹:“对头,就是让国民以为万魔国是一个统一的国家,魔王政府是个统一的政府,其实两者的实质是多个敌对部落的集合体而已”

    穿越者:“对头个球按你这么说我出台个国家综合交通政策对抗的不仅是交通部,还有全部的公务员?”

    简丹:“是的,总理大人”

    穿越者:“可是繁索主任之前说公务员是为了执行我制定的政策才存在的吗?你们文官集团应该属于执行者,是帮助我推行政策的帮手”

    简丹:“这个嘛,只有当政策可行的时候”

    穿越者:“你的意思就是说能够兼顾所有公务员利益的时候?”

    简丹:“是的,总理大人,只有在所有公务员认可的时候”

    穿越者:“哼,认可我?看我先让他们求我认可他们再说”——恶狠狠的口气

    简丹:“啊?您想要干什么?”——吓一跳

    穿越者:“干什么?问责”——一个字一个字的蹦出来

    简丹:“问责?”——不明白

    繁索送走两个代表后回来,推门进入办公室

    繁索:“恭喜您总理大人,真是次有建树的预备会议”

    简丹:“繁索主任,总理大人又有了个点子”——使眼色

    繁索:“哦?总理大人又有什么主意了,能不能说出来让我帮您参考一下?”

    穿越者:“可以啊,我要在制定国家综合交通政策前先推行一项政”

    繁索:“又是透明政府或者政务公开?”

    穿越者:“不是,这项政面对的是交通部的安全生产问题,我要推行安全事故问责制”

    繁索:“安全事故问责制?具体的能告诉我吗?”——变脸

    穿越者:“就是交通部下属不论哪一派的修路工程都要制定因公事故死亡指标和负责魔族,给他们的施工过程里死多少施工队员定一个上限,只要过这个上限就要处理相关责任官员,将他开除出公务员系统,砸掉他的铁饭碗”——表**

    繁索:“这、这简直是开玩笑,您哪里得来这么谎谬的想法?这么做会毁掉整个公务员系统的”

    穿越者:“为什么?我只是想在交通部先试行,用来杀杀他们的威风,况且他们都不把安全施工当回事,为了施工队员的生命也要这么做”——戏谑口吻

    繁索:“总理大人,我们现行政府内部规章制度的处罚纪律里就有相关的规定,您难道不知道吗?”

    穿越者:“我知道,但那处罚只是降级和罚款,太过于宽松了,无法起到警示作用”——暗示

    繁索:“可是您要是先在交通部推行成功并且宣扬出去的话,其他部门迫于国民、媒体和国会的压力只得陆续效仿,进而使其他问责制度发展出来您的这个决定就是导火索,是最终毁灭我们文明的政策”

    穿越者:“你们的文明?官僚主义吗?那正好啊”——高兴

    繁索:“我不是在说笑话”

    穿越者:“我也不是,你反对我制定的这个政策?我没权利把它加码吗?这又不是法律,是部门内部的纪律,还是说这也要经过国会?”

    繁索:“不是,您是总理,的确是有权利这么做我只是说这个公务员体系一直完美运转,是无需改变的,您这么做纯粹是多此一举”

    穿越者:“可是我感觉它并不完美,有的地方需要改革,总不能让我和魔王单独承受失败下台的结局?你们文官团体一直端着铁饭碗,只要不犯叛国等大罪只会降级都不会丢了饭碗,这太不公平了,同是公务员系统的魔王军武官团体都比你们文官团体来的负责,延误军机是要杀头的,凭什么就你们特殊”

    繁索:“是,您说的对,在下十分惭愧我完全支持您的意图,也会全力的予以贯彻”

    穿越者:“那就谢谢了”

    繁索:“为了达成您的目的,我提议在国务院各部委高层进行一次广泛的调查,以便收集各方意见、考虑到一切可能的结果并从长远考虑角度出发作出决定,而不是像您现在这样一拍脑袋、想什么是什么,就仓促的采取轻率、有欠考虑的行动,从而造成无法预料的后果”

    穿越者:“你的意思是不行?”

    繁索:“我是说就目前看来时机尚未成熟,秘书长和副总理们是不会同意的”

重要声明:小说《魔幻世界的经济问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