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官方回信与宠物保护团体

    第十一章官方回信与宠物保护团体

    繁索:“我手里这一封部门间职权相互扯淡的信就是,全篇都是关于法律条文解释的,寄信的不知道政府是不能干扰司法独立运作吗?某条法律的司法解释权不在政府在最高法院啊,这个小公务员的信寄错地点了”

    穿越者:“哦,原来是这样,能给我读一下吗?”——害怕被蒙骗

    繁索:“当然可以「尽管万魔国历第第八十七条对此有所规定,我依然建议就此法律条文的执行而言尚存在不公平之处,各责任部门间非正常的、不确定的况应该属于内政部」就是一封体制内公务员的抱怨、诉苦信,认为自己受到了不公想要总理帮忙解决”

    穿越者:“啊?你念的什么鸟语,给我看看”——将信取过来看

    穿越者:“这一段法律文是什么意思?”

    繁索:“什么什么意思?”

    穿越者:“这是什么意思?”——指着信中的那一段落

    繁索:“哦是这样的总理大人,意思是「尽管万魔国历第第八十七条对此有所规定”——重读一遍

    穿越者:“打住、打住,不用你再重读一遍了,我刚才度过,到底是什么意思?”

    繁索:“就是它字面所说的那个意思,总理大人”

    穿越者:“我知道了,我知道了,这封信的确是信寄错地点了,给它改寄到最高法院去,就说总理办公室无权处理”

    繁索:“我劝您最好不要这么做”

    穿越者:“为什么?我只是把信交给正确的地方,让他们处理”

    繁索:“因为您要是转寄这封信的话会使得司法机关难做的虽说是司法独立但要是从总理办公室寄来的要求司法解释的来信,最高法院就要考虑其中是否有什么政治因素在里面,底下的部门和闻媒体也会关注这封原本不起眼的牢、诉苦信,可能会在社会上引起一阵波浪,影响整个政府、国家”——忽悠

    穿越者:“成、成、成,不用说得后果有多严重似的来吓我了就按你的意思来处理”

    繁索:“是,我就按官方的统一口径回信”

    穿越者:“对了,这官方的统一口径回信是怎么回事我还没有搞明白呢,你们俩谁给我讲解下”

    繁索:“简丹,给总理大人解释下,我要写一批回信”

    穿越者:“一批?”——诧异

    简丹:“是这样的,您现在也知道了,有一些来信其实是不用回的,但为了让寄信的那一方知道信已经交到您的手上我们这些秘书还是会帮您写一些官方的统一口径回信,用以安慰寄信者”

    穿越者:“恩,我的确理解了那这些官方的统一口径回信上写了些什么?跟我说一下一寄信者以后问起我,我也好知道”

    简丹:“就是回复「总理大人感谢你的来信」,再加上些「你所反映的问题总理办公室正在研究中」之类的话”

    穿越者:“就这玩意?”

    简丹:“要是您觉得回信用词太单调,我们也可以转换一下用词写上「你所反映的问题总理办公室正在积极的研究之中」一类的”

    穿越者:“除了加了个“积极的”形容词之外两句话有什么不同?不都是忽悠寄信者吗?”

    简丹:“「正在研究中」的意思是来信已经丢弃了,「正在积极的研究之中」的意思是我们正在找丢了的来信”——开玩笑

    穿越者:“这并不好笑”——板着脸

    繁索:“其实您并不需要每封信都一一过目,由我们这些秘书帮您筛选一下,您只读其中有意义的来信即可那些信您要是想要回信就把关键的词句写在信旁边的批注上,之后交给我们帮您润色写成一份得体的回信再回寄”

    穿越者:“是吗?我就怕把信全部都交给你掌管的总理办公室后我就一封都看不到了,用不到我了”

    繁索:“怎么可能,您多心了,您是我们的老板,总理办公室怎么能没有总理您呢?”

    穿越者:“那我要是将这些来信的处理权全权交由总理办公室,并且不在意看不看得见这些信,你们会怎么做?”

    繁索:“当然是尽心尽力的做好您交代给我们的任务,总理办公室会有秘书来处理的”

    穿越者:“我就不用再管了?”

    繁索:“没错”

    穿越者:“完美的处理好?”

    繁索:“毫无瑕疵”

    穿越者:“那总理究竟是来干什么的?任何事你们都能完美的处理了”

    繁索:“当然是来决定政策,总理大人您是制定、决定政策的,我们这些公务员来执行,以前就跟您讲过了”

    穿越者:“那需要我来经常制定、决定政策吗?”

    繁索:“有时候需要,但您也知道国策朝令夕改的害处”

    多蒙:“成了,你们俩就不要再斗法了,我这里有封不是扯淡的信,是一个偏远地区的农业专家写来的上面说到他所处的邦是个魔族数量很多而耕地却很少的邦,粮食自给率不足50%然而就是这样一个每年都要从其他产粮邦购入粮食的邦,邦政府每年却将邦内产的粮食全部卖掉并不储存起来,甚至连联邦政府规定邦中必须设立的常平仓政府为调节粮价,储粮备荒以供应官需民食而设置的粮仓十个里面有七八个都是空的,希望国务院派工作组来调查一下信尾写了「一切为了国家粮食安全」,怎么样,还算言之有物?”

    穿越者:“”——默不作声

    多蒙:“你没听见吗?总理办公室不派工作组去调查一下吗?要是怕被底下的部门说总理办公室手伸得太长、无端干扰正常相关部门工作的话就派他们去调查”

    穿越者:“我担心的不是这个”

    多蒙:“那是什么?”

    穿越者:“简丹,能找到这个邦的财政和农业资料吗?”

    简丹:“可以,您稍等”

    5分钟后

    简丹:“这是去年这个邦的资料”——递给穿越者

    穿越者:“观看资料果然如此,当地邦政府多是从经济方面考虑的”

    多蒙:“经济方面?”

    穿越者:“是的,每年秋收时邦政府没有将所征实物粮税储存起来反而全部转手卖给粮商是不想负担储存时的花费和损耗”

    多蒙:“储存时的花费和损耗?”

    穿越者:“是的,你想啊,要是储存那些粮食你要设立专门的部门去管理,还要兴建的粮仓,别提储存时还要防潮、防虫、防鼠等等防损耗管理要是把那些粮食卖掉变成金钱后就没有这些麻烦,储存起来无论体积大小还是防损耗管理都十分方便”

    多蒙:“你说的我理解,可是那个邦连常平仓都不重视的话就说不过去了?你也见过北方诸国闹饥荒时人们挨饿的惨况,为了省钱要担上这种风险不值得”

    穿越者:“资料上说那个邦就算常平仓全满也不够全邦所有魔族吃三天的,相对的邦内的地表公路和地脉交通运输都是全国内最好、最畅通的,将每所需的粮食运进来绝对不是难事,而且还有稳定的、不止一处的粮源地脉交通运输?什么意思?”

    简丹:“就是字面上的意思,货车、客车在地下跑”——解释

    繁索:“就算那个地区闹了自然灾害、爆发饥荒,邦里的民众也能够依靠良好的交通系统进行疏散,不会出现饿死的魔族当然要是全国的重大自然灾害造成全国的歉收、绝收的话就另当别论,不过到那时候大家都跑不了,他那个邦有没有常平仓都一样,肯定会饿死一大堆,只不过是早死三天晚死三天的事”——接话茬

    多蒙:“你怎么能这么说,你还是公务员吗?怎么能说这是早死三天晚死三天的事,常平仓不就是预防灾年用的吗?”

    繁索:“你错了,常平仓是用来稳定市场粮价的这个农业专家所在的邦是个粮食纯输入邦,平时的口粮都靠购入,那个邦就算有常平仓但那种规模的储备也达不到影响本邦粮价的程度所以常平仓在那个邦的作用几乎没有,邦政府为了省钱不用心的搞也是理之中的事”

    多蒙:“那就让那个邦多修常平仓,做到能储存够全邦魔族食用一年的粮食,这样就可以既能用来稳定市场粮价又能预防饥荒,两全其美”

    繁索:“恩,的确是两全其美,但请问钱从哪里来?按现行法律常平仓是联邦政府交由地方邦政府负责的,是从地方财政里面拨款建设、维持常运营的,你让他多修常平仓并储存一年份粮食的花费找谁要去?联邦政府还是邦内的选民?他这个邦长还想不想干了?这就是为什么那些产粮大邦的常平仓建设是全国最好的,粮食输入邦的常平仓建设都是按国家要求勉强达标的原因”

    穿越者:“你这是政府的观点,这位农业专家提出的是代表专家和民间的观点,两方的观点虽有矛盾但都不能说是错的,所以我们还是要给他一个解释才好,让他理解政府方面的考虑对简丹将这封信抄写两份,一份送发改委,一份送农业部,让他们各自给这个农业专家去一封回信,解释清楚让他打消这方面的顾虑这样双管齐下,争取他的理解好了,下一封信”——继续与秘书和多蒙一起处理信件

    下午1:00,穿越者接见雪兔宠物保护团体

    雪兔保护志愿者A:“保护自然遗产是我们的神圣使命,南方雪山里的野生雪兔祖祖辈辈都很和平的住在那里,谁都不影响但是最近经常有边防的魔王军和当地的居民上山打猎,使得野生雪兔遭受了生存危机,我们希望总理能够推动相关立法,全面止魔族食用雪兔”

    穿越者:“停、停、停,你开头说的是保护野生动物,我理解,法律也有相关规定,后面的结论怎么突然转到全面止魔族食用雪兔上来了?这跳跃的也太大了?”

    志愿者B:“广告说的好,没有买卖也就没有杀戮,要想全面解决南方雪山里的野生雪兔盗猎行为和都市里偷盗宠物雪兔的问题,不这样下重手、用重典是不成的”

    穿越者:“那这也太重了?你们难道不知道雪兔是我国的重要家畜,在畜牧业中占很大一部分吗?全面止魔族食用雪兔会影响到多少个农场、多少个企业、多少个家庭的正常生活吗?国务院怎么可能下达这种政令?而且国会里的相关立法也是不可能通过的”

    志愿者A:“那也至少解决一下南方雪山里的盗猎问题啊,以前光是当地的居民上山打猎,政府相关部门就管理不好、屡不绝现在不知道怎么回事,边防魔王军也不演习、训练、备战了,一队队的也走出营地来打猎了,这使得野生雪兔的生存环境大大的恶劣起来总理大人,在大自然中魔族没有特权,我们不应该凌驾于自然之上,我们属于自然”

    穿越者:“我见你们之前翻过以前政府管理南方雪山盗猎问题的卷宗,结果我得出结论是很多部门都管了,盗猎问题并没有泛滥成灾据我的看到的卷宗所记载,管理此事的部门、机关、单位有:地方政府、林业局、矿产局、国家公园、乡村保护协会、动物保护团体等等,大家都管了至于你所说出现的边防魔王军,这不归国务院管,你们必须去找魔王大人抗议”

    志愿者A:“你刚才说的那些部门管起盗猎问题来就是一通瞎指挥,定下的规章也是形同虚设,出了事相互之间只会推诿扯皮、推卸责任,根本就起不到任何作用”——咄咄

    穿越者:“你们这种动物保护团体也是我刚才例举的之跟我在这里谈这个不是也在推诿扯皮、推卸责任吗?一样起不到任何作用”——反击

    志愿者B:“你这根本就是在诡辩,我们也有实际的计划只是还没有付诸行动而已”

    穿越者:“那你们就去做啊,该干嘛干嘛去你们这种闲得没事的魔族组成的蛋疼团体不要再占用我的宝贵时间,我也调查过南方雪山里的野生雪兔的实际生存况,远没有到濒临灭绝的地步,它们兔丁兴旺得很,你们纯属瞎心”

    志愿者A:“要是等它们濒临灭绝的时候再想保护就晚了”

    穿越者:“一窝生十来只的啮齿类动物怎么可能会晚,魔族灭亡了它们都不一定能灭亡,你们哪里凉快就到哪里呆着去”——下逐客令

    志愿者B:“哼,我们这就干大事去,不劳烦总理大驾了”——不欢而散

    简丹:“总理大人,这样接待他们不好?传出去您的名声会受损的”

    穿越者:“名声受损又怎么样?我又不是依靠选举上台的,国务院要独立于选民和议会作出真正有利于国家的事来,怎么能听那些闲得没事的蛋疼团体瞎吵吵”

    简丹:“您这话跟繁索主任平时说的一样”

    穿越者:“不、不、不,他那是精英理论,只代表一小部分魔族;我这是民主作风,代表的是沉默的大多数”

    多蒙:“你怎么保证你代表的是沉默的大多数魔族的意志?他们都是沉默着的”声

    穿越者:“好好的给我当贴保镖,吐槽不是你的工作”

    两个小时后,繁索跑进总理办公室

    繁索:“出事了,刚才那帮雪兔保护团体闹事了,总理大人您是怎么接待他们的?”——兴师问罪

    穿越者:“怎么接待?就是相互扯扯皮、说了些官话而已,你怎么了,这么慌张?那帮雪兔保护团体闹什么事了?去国会坑庄游行示威了?”

    繁索:“比那个严重的多,他们黑沪国道上拦截过往的家畜运输车,说是要拯救非法贩卖的雪兔,造成了黑都与南方诸邦的地表交通大堵塞”

    穿越者:“我了个去,这帮闲得蛋疼的团体不去搞游行示威、静坐绝食一类和谐的举动或者猎奇一点的**示威,反而搞起这种拦车救雪兔的闹剧,真是吃饱了撑的立即通知有关部门给我采取强硬手段,以影响交通安全和妨碍合法经营运输的名义派警察把他们全部抓起来关在监狱里清醒、清醒”

    繁索:“太好了,富治部长已经派警察到现场待命了,就等您的命令了我这就去传达您的指示”——

    穿越者:“等等,你说富治部长就等我的命令了?这话是什么意思?他一个公安部长都不敢下手抓这一帮宠物保护团体成员?”——狐疑

    繁索:“您多心了,怎么可能呢”——安抚

    穿越者:“我多心了?刚才你可说富治部长都已经派警察到现场待命了,他要是想抓何必等我的命令?这里到底有什么猫腻?快说”——生气

重要声明:小说《魔幻世界的经济问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