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总理信箱

    第十章总理信箱

    穿越者:“简而言之就是底下的部门不吭声,我就无权插手他的工作是这样?”

    繁索:“是的,总理的任务是团结、统合所有部门一起为国家效力,排除部门之间的纠纷,而不是主动插手部门的实际工作、运作这样才能体现您对阁员的信任,国民看见的才是一个团结、统一的政府,”

    穿越者:“那么那些部门间的纠纷、推诿扯皮呢?四个多月了不可能没有?”

    繁索:“您的那几位副总理已经帮您处理完了”

    穿越者:“我明白了,但我也要干些什么,不然总理不干事就太说不过去了”

    简丹:“那么处理那些堆积的信件您看怎么样?”——提醒

    繁索:“简丹?”——不满

    穿越者:“什么堆积的信件?”

    简丹:“总理办公室拥有一个总理信箱,用于倾听民间的各种意见,您头两个月没有来,之后的两个月又忙于要务餐会、演讲、鸡毛蒜皮的小事信件就这样一直堆积着”

    穿越者对繁索:“是这样吗?总理办公室的秘书们没有碰过?”

    繁索:“当时没有得到您的许可,我们这些秘书无权帮您回信,就堆积了四个月的信件不过您放心,只要您对我们一下令,给总理办公室授权回信的权力,我马上带领部下搞定”

    穿越者:“不用了,反正我现在闲着没事可做批一批信件也是好的”

    繁索:“这个总理那些堆积的信件太多了,您肯定无法一封封的全部回信,而且还有一些无理取闹的扰信,还是先交由我们这些秘书先帮您过滤一遍,选出值得您回信的正经信”

    穿越者:“不”——打断

    繁索:“不?”——装不懂

    穿越者:“不”——坚决状

    繁索:“您是指不用我们将信件拿过来了是吗?”——继续装

    穿越者:“我是指不用你们先将来信过滤、审查之后再给我了,直接给我拿上来,这都听不懂吗?”

    繁索:“那我还是要说这些信件是良莠不齐的”

    穿越者:“快去”——生气状

    繁索:“遵命,总理大人简丹你跟我一起去将那些信件报进来,就我一个秘书的话拿不过来”

    简丹:“是,主任”——与繁索一起出门

    总理办公室主任繁索的办公室

    繁索:“怎么回事,简丹?你没事跟总理瞎提什么总理信箱、提那些来信干什么?”

    简丹:“总理大人今天的程安排是空白的,为了给他找些事儿做我才这么提的”

    繁索:“那也不能跟他提那些从四处八方、不知什么份的魔族发来的信件啊”

    简丹:“为什么?”

    繁索:“你想啊,如果总理直接同下属、国民那里通过信件直接交流上了,他从其他渠道得到消息的度不就比从我们这些秘书口中得知提前了吗?而且总理也就什么都知道了,这会完全动摇我们这些秘书的地位”

    简丹:“为什么啊?如果我们这些秘书也能提高获得信息的度,帮总理大人增长知识的话”

    繁索:“总理大人增长知识不能以损害我们话语的权威为代价”——打断

    简丹:“为什么?”

    繁索:“简丹,不许再说“为什么”三个字了,不要再争论了”——烦躁

    简丹:“为什我是说您能否给我展开的、详细的论述一下?不然我以后还是会犯的”——撞南墙

    繁索:“切,真拿你没辙,谁叫你是个来的秘书呢你觉得总理大人现在可以开始掌控总理办公室了吗?可以开始掌控国务院了吗?”

    简丹:“是的,我感觉总理大人学得很快,现在开始有了些样子,将一些事交给他他应该能够干的不错”

    繁索:“非也、非也,简丹,当这种空降的总理或者那些民选上来的魔王开始亲自掌控部门的时候,事绝对不会“不错”,只会大错特错”

    简丹:“不过现在,我是说实际上这总理办公室和国务院交由总理管理不就是总理的职责所在吗?总理大人经过这两个月的训练已经开始能够像样的工作了,咱们这些秘书不应该尽力辅佐吗?”

    繁索:“不、不、不,简丹,我们不是辅佐他,这不是我们这些秘书的职责准确的说,总理办公室的管理是我的职责,而国务院的管理是希贤副总理的职责我有61年管理的经验和训练,而希贤大人成为副总理之前当了近80年的官僚你还年轻,你知道让总理或者魔王来直接管理的后果会是怎么样的吗?”

    简丹:“不知道,会怎么样?”

    繁索:“我告诉你会怎么样,首先,管理的对象会乱成一团其次,有甚者将会爆发革,也就是变革ges)、改革,就像当今魔王刚上台时那样联邦政府与地方政府公开辩论,国会里面流言满天飞,全国行政乱成一锅粥,难道你愿意?”

    简丹:“当然不愿意,但那该让总理大人干什么,我都遵照您的嘱咐将他程中去各大院校进行演讲和餐会的安排全部抹去了”

    繁索:“所以你就把今天总理的程安排开了天窗?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啊我是不叫你给他再安排去学校的演讲和餐会了,但也没叫你把其他的安排也给推掉啊”

    简丹:“这是您误会了,是对方临时有事把预约取消了,再加上您不让我安排总理大人去学校,所以程开了天窗,这一切都是巧合”

    繁索:“巧合?以后绝对不要再出现这种巧合了”

    简丹:“是那个,为了以后不再出现这种巧合,您能不能将总理大人能干什么确切的跟我说一下,我好安排他今后的程”

    繁索:“好,我仔细的教教你,总理和魔王对于我们这些公务员的作用第他们是搞推销的让国会和国民接受行政部门的各种行动,让我们这些文官、官僚能够放开手脚去做事,他们是我们的公关员第二,他们是我们在的国会里面的代表,让我们推动的立法得以通过最后,他们得养活、供养我们,在国会争取经费、预算,好让我们运转我们的部门但是他们不应该审查我们部门里的工作程序——就像上次的审计风暴那样,也不应该与我们无法控制的下属及国民进行直接交流”

    简丹:“我大体明白了,但假如总理大人会有空闲,又刚好碰到谁了”

    繁索:“他怎么会有空、怎么能有空?”——打断

    简丹:“那个,就像今天碰巧了”——辩解

    繁索:“他就不应该有空,这是你的错,简丹”——继续打断

    简丹:“是、是的”

    繁索:“你今后得确保总理没有空,给他找好多事做去我们的部门剪彩、去管理下战争公墓、主持下某某祭奠活动、纪念一下祖先什么的,大批的鸡毛蒜皮的文件,得有自然危机、自然灾、自然险要他去紧急解决”

    简丹:“是、是的,可是那里找那么多的自然灾害让他处理啊?”

    繁索:“总之一句话,按我提出的条件将总理的程安排全部填满尽量让他把时间花在对我们、对国家无害的地方”

    简丹:“哪里好呢?比如?”

    繁索:“比如说国会上下两院,没有进入立法程序的时候那帮国会议员也是闲得无聊,让总理去陪他们相互解闷嘛”

    简丹:“这、这太难了,我真是尽力了我已经查过了,今天下午只有一个代表团能提前他们的预约,让总理下午有事能做”

    繁索:“什么代表团?干什么的?”

    简丹:“无关紧要的,保护南方雪山里的野生雪兔的代表团,是一群雪兔的魔族组成的看繁索面露不解就是把雪兔当成宠物,不许其他魔族吃雪兔的团体”——解释

    繁索:“干得好啊,简丹”——乐开了花

    简丹:“啊?”

    繁索:“怎么不早告诉我?”

    简丹:“说实话,我觉得这事儿实在是太琐碎了,不应该占用总理大人的时间我认为总理大人和您都不一定会赞成接见”

    繁索:“你怎么能这么说呢,简丹?野生雪兔是多么可的小生灵啊,保护它们不就是总理大人应该做的事吗?”——面露悲伤

    简丹:“您什么时候成为了雪兔的魔族,我记得您很吃炖兔啊,中午的时候我没有少见”

    繁索:“简丹?”——板起脸

    简丹:“要不要我再去找找其他宠物团体或者濒危动物保护团体?”——立即转口

    繁索:“宠物、濒危动物?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啊”

    简丹:“啊?”——不解

    繁索:“为我们文官集团的秘书却管不住民选的魔王或者空降的总理,那就已经是濒危动物了”

    简丹:“啊,哈哈哈”——傻笑,以为繁索在开玩笑

    繁索:“我不是在说笑话,千真万确”

    10分钟后,魔王城国务院总理办公室,整整一手推车的信件

    繁索:“这些就是四个多月以来积压下来的信件,没有您的指示我们一根指头都没有碰,保存的完好如初”

    穿越者:“这么多”——怵头

    繁索:“这是依照您的要求全部拿来的结果”

    穿越者:“要一天看完、回信”

    简丹:“总理大人,不是一天,是半天下午您要接待一个动物保护团体的代表团”

    穿越者:“下午?代表团?今天的程上不是开天窗吗?”

    简丹:“他们接受预约提前,只要能被总理大人接见”

    穿越者:“是吗?看来还是有不少国民需要我嘛”

    多蒙:“美得你”声

    穿越者:“话说回来,他们是什么动物的保护团体?珍惜、濒危动物?”

    简丹:“南方雪山里的野生雪兔保护团体”

    穿越者:“野生雪兔?这种雪兔是珍惜、濒危的动物吗?我记得雪兔的繁殖力和适应力很强啊,很久以前还被改良、培育成了家畜”

    简丹:“如您所说,野生雪兔繁殖力很强不是珍惜动物,也没有到什么灭绝的关口”

    穿越者:“那保护它们做什么,神经病我这么多的信件还没处理过来,好多国民的正当诉求都保护、照顾不过来,那里有时间接待这个神经病团体?不见”

    繁索:“总理大人,这野生雪兔可是很萌的一种小生灵,被不少万魔国国民作为宠物养在家里,这样硬生生的推脱不见不好?况且对方可是同意提前预约来见您啊,您之前不是也抱怨今天的程开天窗吗?简丹好不容易给您安排的”

    穿越者:“哼,他们提前预约来见我?也只有他们这种闲得蛋疼的宠物保护团体才有这么多的闲工夫”了看简丹

    多蒙:“你不是也一样嘛”声

    穿越者:“对多蒙我听得见,吐槽是我的工作,不用你卖萌对简丹看在你们这些秘书的面子上下午我会见他们的,但要记录上是繁索主任极力要求之下”

    繁索:“谢谢,总理大人”

    穿越者:“好,让我们来一起拆信”

    简丹:“一起?您的意思是让我们两个秘书也?”——欣喜

    穿越者:“当然,还包括我的贴保镖,这不算机密?”

    繁索:“只要信上没有写上“总理大人亲启”,而我们又得到了您的授权的话,不算”

    穿越者:“好,我正式授权你们三个人、魔族来帮我处理信件注意,是独立的三个个体,不是机构”

    繁索:“明白,您的要求就是命令,我必须服从”——高兴

    穿越者:“那么开始解决这些国民的疾苦”

    多蒙:“有的都是四个月前的”

    30分钟过后

    穿越者:“「父亲失业了,母亲又生病了,总理大人能不能帮助我们家解决一下医疗费用问题」怎么总理亲启的信都是这种小孩子写来的,满篇都是诉苦、悲剧,看的我好难受”——心沮丧

    繁索:“这种信其实很多,也只有小孩子会写这些东西,各个部门都会收到,不用理他,时间长了您就习惯了”——轻描淡写

    穿越者:“你这个冷血的家伙怎么这么说话真的不用回信吗?”

    繁索:“不用总理的职责不是陪这群孩子玩、与他们交笔友的,您不回信也可以早一让他们认清社会现实,自己担当起成年魔族的责任,不再依靠外力得到成长政府是不可能单独救济某一个家庭的,不然社会上哪一个家庭都会遇到困难,政府是救济不过来的”

    穿越者:“话是这么说、道理也对,只是唉恩,这封信不是孩子写的,信封上的字迹成熟不少「你这个人类混蛋怎么敢爬到我们这些高等魔族的头上作威作福?你要是一周内不辞职下台,天诛就会降临于你的头上」我勒个去,威胁信?”

    多蒙:“有署名吗?”——凑过去看

    穿越者:“没有,是匿名信”

    简丹:“总理大人,要不要交予军室调查一下?”——关心

    繁索:“不用了,四个月前寄来的”了一下邮戳

    多蒙:“我了个去,谁这么无聊写这玩意?”

    繁索:“这种部族主义者的威胁信也是有不少,各个部门同样都经常收到,总理大人不要介意,大多数都是只会乱叫的畜生,没有几个敢真正动手的”

    穿越者:“可、可是、万一有那种真动手的神经病怎么办?”——惊慌

    繁索:“各个重要部门的保安力量都是很完备的,部门首脑下班后也有保护力量跟随,况且军室也不是吃素的,国内的部族主义暴力团体都在他们的监视之下,真有异动的话会提前得到消息的”

    穿越者:“是、是吗?太好了”

    多蒙:“瞧你吓的那熊样”

    穿越者:“怎么说话呢,我遇袭的时候你是要用体给我挡暗箭的,我这也是关心你啊”

    多蒙:“关心我?可能吗?”

    简丹:“总理和护卫甲关系很好啊,不像是主仆”

    多蒙:“”——心中一惊

    穿越者:“我这人其实很好相处的,我跟你们俩的关系也是一样啊,不是吗?”——急忙打岔、转移视线

    简丹:“是啊,哈哈哈”——开心

    繁索:“不要傻笑了,只要还在上班时间就要工作第你那里有什么重要的信件吗?”——泼冷水

    简丹:“没有,多数都是鸡毛蒜皮的事,用官方的统一口径回信就可以解决了”

    穿越者:“什么来信用官方回信就能够解决?官方的统一口径回信又是什么?”

重要声明:小说《魔幻世界的经济问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