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人才与农奴制

    第八章人才与农奴制

    威廉:“共济会的商业人才?虽然我认同他们的商业人才是有丰富的商业管理经验,正是我国急需的,但你能保证他们对冬临国做到忠心不二吗?他们进入政府后能把冬临国的国家利益放在第一位吗?不会偏向老东家共济会或者假公济私填满自己的腰包?江山易改本难移,商人的本爷爷您应该很清楚,过去您与父王栽到穿越者手里不知道多少次了,怎么还不长记?此计万不可行”

    卡梅伦:“老臣当然知道那帮商人骨子里打的什么主意,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内政人才不足一直制约着国家的发展,穿越者说过“人力资源是最珍贵的财富”现在看起来是一点儿也没错不过陛下放心,我不会让共济会的人占据政府里的重要部门,最多只会让他们当个顾问,实际掌权的还是咱们冬临国的自己人共济会的人又没有在我国服过兵役,给他们个顾问他们也说不出什么”

    威廉:“您说的是不是太简单了?这条件共济会能答应吗?我听说连穿越者就算当了万魔国总理后还都对共济会总裁高曼高看一眼,可见高曼的才能之大,我怕就凭咱们冬临国是压制不住他的”

    卡梅伦:“这个您放心,老臣从我国在多国联盟的代表得知,之前一直公开反对建华特央诸国的淬炼国国王维克托最近突然转了,虽然没有赞成但反对声音明显减少,再结合多蒙传来的报分析来看,淬炼国是从共济会得到了不少好处而这次共济会的亨利先生主动找我商谈投资也是要求我国给予共济会以优惠待遇,看来共济会是想借投资北方诸国制衡中央诸国五大常任理事国政府,也就是说共济会现在是有求于我国,两者的利益是相同的,到时候不会给我国假卖力”

    威廉:“这也是权宜之计,只能解燃眉之急时间一长中央诸国肯定会反应过来,也会用同样的手段拉拢共济会,到那时咱们怎么办?您想过吗?况且在北方诸国中我国的一个国家,也没有出海口,共济会的投资必定优先于夜港国,跟中央诸国调拨军援的况完全不一样,不会以军事战略价值为指导分配投资,只会以投资回报率高低为判断标准,我国市场狭小、经济潜力相对最低、能拿出谈判的筹码不多,最后能争到多少投资?就算共济会出于制衡的考虑临时答应了我们的要求,勉强谈成后我国被共济会投资所要挟,最后约束不了共济会怎么办?”

    卡梅伦:“这方面陛下放心,北方四国在停战后的主要竞争对手从魔族转为了五大常任理事国,这已经得到了北方诸国所有皇室的一致认同北方四国都知道,北方单一个国家不仅无法与中央五国竞争霸主地位甚至连改变自走狗地位都做不到,必须四国联手才能在停战后与五国竞争北方四国仿似中央五国订立的利益均沾条约已经在起草中,陛下请看这是现阶段草案副本”——将草案递给威廉

    威廉:“就是说共济会只能跟北方诸国整体谈判,不能和其中某一国单独谈了?”——翻看草案

    卡梅伦:“不错,谈判时北方诸国给共济会的条件都是一样的,任何一个国家都不会单独的给予其他的优惠条件,共济会的巨额投资也会维持到现在军援的分成比例投向各国,您完全不用担心北方诸国被共济会各个击破至于中央诸国重拉拢共济会,那至少也是他们投资进行了数年时间以后的事,如果那时我国还不能培养起本国出的内政文官的话,就只能花大价钱去向中央诸国招募了”

    威廉:“爷爷的意思是我国用几年的时候都培养不出合适的经济管理人才,最后还是要去外国招募吗?我国的那帮贵族子弟就矬成了这样?

    卡梅伦:“我不是故意看不起国内这帮贵族,实在是因为他们文化素质比起中央诸国出的贵族差了不知道多少大贵族出的贵族子弟还还算可以,受过不错的教育几年学习下来能够掌握些要领,勉强能用;而我国中、小贵族家族的经济条件您也知道,没有用太多的金钱和时间去教受孩子太多的文化知识,中、小贵族子弟只要不是目不识丁就成了,多数家族为了孩子在战场上保命、立战功好继承爵位、延续家族,培养的都是军事人才这种贵族子弟只用几年时间的教育我看真是不成,底子太差了”

    威廉:“唉,都是贫穷闹的,就算大贵族子弟能培养成熟接替共济会的顾问但他们的数量太少了,很可能没有选择的余地,政府里全部经济部门进一步的被他们掌握,大贵族的势力就会加强大而且大贵族间相互联姻,势力盘根错节几乎成为一个整体,加大他们的势力皇室的地位会不稳的”

    卡梅伦:“是啊,所以老臣才进言去外国招募商业管理人才度过这一段青黄不接的时期,等中、小贵族的下一代成长、培养起来后再完全实现商业管理人才的自给”

    威廉:“这时间也太长了,而且去外国招募的商业管理人才怎么能保证他是心向我国呢?我听说南方诸国国王在这方面用的是拉拢教会中的本地人才来帮忙治理国政,莱希二世红衣主教就被好几个南方国家聘为政府里的高官,有很多南方教派的教士出任南方诸国公职,咱们能不能也向南方诸国学习聘请一些北方教派的人才进入政府帮忙?”

    卡梅伦:“您能想出这种主意老臣很欣慰,在以前这不失一个好方法,但现在的形是北方教派的精英全都投入到了教刊大论战之中,进席红衣主教和他手下的精英已经没有其他精力来接受您的邀请出任政府公职,而北方教派二线教士的文化素质也就跟现在的中、小贵族子弟一样,几年后难负重托”

    威廉:“教刊大论战咬牙切齿我就不明白了,三方整天这样吵吵来吵吵去的有个用,有种就像个男人直接发兵一刀下去解决问题啊,这么吵吵就跟泼妇骂街一样,也真不嫌寒碜”

    卡梅伦:“哎呀,陛下您在外面的公开场合千万不能这么说,传出去会得罪全体唯一神信徒的,他们会一致反对您,您的王位就坐不稳了”——大惊失色

    威廉:“爷爷您放心,这点我明白,这话我也就跟您说过,公开场合是不会讲的”——安慰

    卡梅伦:“那就好,那就好现在教会三派在广大信徒中各有支持者,我们北方诸国的这些世俗的权力者不应该卷进去,不然惹得一臊不说还得不到好处,只会得罪本国的一部分信徒”

    威廉:“恩,咱们又不像中央诸国和南方诸国的皇室那样需要让教会承认才能保证合法不过这样一来大商人、大贵族、教会都被排除了,人才的选择范围小了,长期来看不利于国家的发展啊”

    卡梅伦:“确如陛下所言,我国商业管理人才紧缺,所以不能将他们全部排除只能兼而用之,粮食里面掺沙子,将大贵族、大商人出的人才混在中、小贵族出的人才里一起用,皇室的地位才会稳固”

    威廉:“爷爷说的不错,但我认为粮食里面掺沙子吃起来牙碜、隔牙,要是能把粮食的产量提高那不是好吗?”

    卡梅伦:“把粮食的产量提高?您要大量加封中、小贵族?恩,好主意,共济会的巨额投资会使我国财政加宽裕,是有钱搞大量加封的事,而且加封战功的将士也能增加贵族中忠于皇室的势力”——计算好处中

    威廉:“不是、我不是要大量加封中、小贵族,爷爷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打断他的妄想

    卡梅伦:“不是吗?那还能是什么意思?”

    威廉:“我的意思是从全国的人口中筛选商业管理人才,这样基数才是真正的扩大”

    卡梅伦:“我明白陛下的意思了,您是想不依据出选用人才?”

    威廉:“是的”

    卡梅伦:“哈哈哈,要是这样我国早就是这样了,军事上尤为明显,您不会不知道军队高层中有多少是平民出的?老臣与您父王早就怎么做了,以前那些老掉牙的祖训早就名存实亡,跟中央诸国和南方诸国完全不一样”

    威廉:“那我还是希望从法律上将其完全废除,让全体国民都能自由的选择职业、为国效力,不然虽然是名存实亡但还是掣肘的紧”

    卡梅伦:“这是您的权利,陛下,只要您下令”——恭敬

    威廉:“我说的全体国民包括农奴哦”

    卡梅伦:“那也是什么?您要给农奴自由选择职业的权利、废除农奴制?”——吓一跳

    威廉:“是的,我国总体自然条件恶劣,既没有矿产又没有良田,造成了我国农奴生活极其贫困与中央诸国和南方诸国的农奴生活差距跟大,没有购买力这直接造成了国内市场狭小,经济落后而且现在农奴除了参军之外没有选择其他职业的自由,自由劳动力缺乏也阻碍了商业协会、工业的发展共济会的巨额投资到来后,我国会产生用工荒,到时候再迫于下面的压力废除农奴制的话必定会产生不少的混乱,让那帮商人、贵族和地主钻空子那样不如政府现在就开始自觉动手,自上而下的废除农奴制”——慷慨激昂

    卡梅伦:“盯着威廉这些话是谁教给陛下的?”——板着脸

    威廉:“啊?这是我自己想的”

    卡梅伦:“嗯~?”——压迫

    威廉:“这是我从特区那里发行的报纸上看到的,写这些文章的是从我国搬到特区讨生活的国民”

    卡梅伦:“特区又是那只狐狸”——咬牙切齿

    威廉:“爷爷?您怎么了?这废除农奴制不行吗?我感觉时机刚刚好啊”

    卡梅伦:“考虑不是不行,但牵扯的范围太多、所涉及的利益太大了,不能不小心行事我这就去找军部元帅阁下商谈,必要的话要直接找那只狐狸商量”

    威廉:“那只狐狸?您说的是穿越者?这跟他有关系吗?这是我从特区的报纸上看到的”

    卡梅伦:“不瞒陛下,他以前就在走私商业协会的董事会上提出过相似的主意,但被我们四国政府和其他董事给否决了,毕竟那时候时机不成熟现在这时间点上又冒出这种观点,很难让人不怀疑到他”

    威廉:“这您就多心了?世界上的智者很多,偶尔碰上持相同观点的两个人是很有可能的,这报纸上还有很多其他的观点值得我们参考,您与父王也应该看看”

    卡梅伦:“希望是我多虑了,我先去找军部元帅阁下谈一下陛下的建议,这报纸我们会看的”

    当天下午,国母蓝苹府邸

    富治:“这次是富治的手下耽误了国母的大计,使得国母在政府内掀起“揪叛徒”浪潮的计划破产,但还是请不要责怪桑切斯,这都是富治领导无方的错,您要怪就怪我”

    蓝苹:“不用再解释了,我知道你手下被算计了,我也不怪你”

    富治:“国母果然是心开阔的魔族,您能这么想真是太好了”

    蓝苹:“我为什么会想不开呢?你在事发之前把计划全都告诉我了,也征得我的同意,而且你的计划我没有找出一点儿破绽,我自问是不能做的再好了,即使失败也是对方棋高一着,该认输就要认输而你的手下也是因为我的催促才闹出虐囚丑闻,虽然让证据外泄给了报社负有御下不严之罪但我也应该承担一部分责任,军警部门军官这次把责任全抗了受到降职处分,队长桑切斯千翼长甚至引咎辞职都没有捅出你、我,我还能不原谅他们吗?”

    富治:“国母所言甚是,我与您的看法完全一致,桑切斯虽然指挥不当致使这次行动失败但对我与国母是忠心耿耿还是个有用之才我已经安排他在事风平浪静之后,以平民份调查那封魔法密信的实,看是陷阱还是真正有其他势力想要除去穿越者”

    蓝苹:“其实这些都应该交给报人员去做,但咱们掌管的谍报力量之弱小一直是深深困扰我的烦恼这次突审行动失败也是失败在了谍报能力上,咱们原先估计至少能有两天的突审时间,结果不到半天对方就已经准备好计划开始解救行动了而且从这次多方协同实施的解救行动、事后算计军警部门、击碎我的后续计划来看,政府内人类阵营的间谍势力已经相当巨大了,咱们以后要小心行事,不能做出太大的动静、引起他们的警觉”

    富治:“不引起他们的警觉?这太难了,穿越者和黑骑士已经盯上咱们了,咱们故意低调也会被他们当成在准备什么谋而加严密的防范”

    蓝苹:“你说的不错,咱们故意低调他们反而会加警觉,所以我要继续进攻但攻击的方向要从揭露他们是战略报大特务上转到其他方向,让他们以为我对他们的真实份没有办法了,使他们在保密工作上放松警惕,之后再秘密的收集他们是间谍的证据”

    富治:“国母是要转移他们的主意力,将防范的力量转到其他地方?思考恩,是个好办法,具体您想怎么做呢?”

    蓝苹:“怎么做?当然是在国会里监督政府的各项工作,将穿越者打成“政府里不学无术的蛀虫”、“工贼”、“到处碰壁的丧家狗”、“虚伪狡猾的政治骗子”、“凶狠残暴的大恶霸”之类的,指责他没有干好政府工作,是个失职的总理,他下台这样将他的精力放在为国家政务四处奔波上,无暇顾及其他”

    奥斯卡:“姑姑的想法很好但您也知道总理没有什么实权,他说话不算数,交到他手里的都不是什么重要的事,希贤副总理什么大事都不想、也不敢让他干啊您与“三公”怎么指责他犯错呢?”

    蓝苹:“哼哼哼,这算什么难事,找错误很简单嘛他干事就找他做错的事,他不干事就找他耽误了的事”

    奥斯卡:“也就是说总理只有在庸官和懒官选择其一了?”

    蓝苹:“不错,就是这样为了加大总理的工作量,我会安排在政府里与我交好的朋友经常去用疑难问题去请教总理,让总理出面帮忙解决,做到部门里有困难找总理,没有困难也要制造困难去找总理,这才能显示他的能干和伟大嘛”

    富治:“在下明白了,我一定多向总理请示重大问题,让总理多做决断”

    奥斯卡:“我这个发改委副主任也会多找总理请示的”

    蓝苹:“哈哈哈,你们俩果然聪明啊

重要声明:小说《魔幻世界的经济问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