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突审与虐囚门

    第七章突审与虐囚门

    阿布格里卜军事监狱审讯室,专案组正在突审一名教师

    林恩迪:“所以说你痛快招了多好,我们省力气你也少受罪,既然你对间谍份供认不讳就签字画押”——将认罪书递给教师

    教师:“我认罪了你们就不会再上刑了?”——浑颤抖

    林恩迪:“你签了之后我再问你些简单的问题,只要你回答的正确就不会再受苦了”

    教师:“简、简单的问题?”——吓得一惊

    林恩迪:“不要怕,很简单的问题,你肯定能答上来签字”——板起脸来催促

    教师:“是、是,我签字”——在认罪书上签字画押

    林恩迪:“恩,好,那我开始问了,记录员记好你说说黑骑士是什么人?”——察看认罪书签字画押无误后开始

    教师:“黑骑士?那不是当年的代理特首吗?”——不明白

    林恩迪:“我不是问这个,我是问黑骑士跟你的关系”——引导

    教师:“黑骑士跟我的关系?哪方面的?私人的还是工作的?”

    林恩迪:“啊?还有私人关系?你这老家伙真是间谍?”分意外

    教师:“不是啊,你也知道黑骑士去过学校授课,我们这些教师没事的时候就瞎扯扯他跟谁怎么怎么样的”

    林恩迪:“原来是一帮人在吹牛,我不关心这个,说说工作方面的”

    教师:“工作方面?黑骑士提议建立的特区学院啊我们这些教师以前就是受他的领导”

    林恩迪:“我不是问你掩护份所的做的工作,我是问你做特务的时候跟黑骑士的关系”——打断

    教师:“这、这我说不清楚”——似乎明白了林恩迪的意思、吞吞吐吐起来

    林恩迪:“恩~?”——不满、催促

    教师:“我说、我说,叫我慢慢的说”——仔细思考组织语言

    林恩迪:“你现在说说”——防止拖延时间

    教师:“哎,玄啊,这个人对于其他人很“传染”呐,很危险呐,哎这个人不是那么简单的人黑骑士这人,这人实在是个特务,这个人虽然本是个特务,这个人还不是一般特务,是个很具体特务这个人很显然的是个特务,这个家伙是很严重的很厉害的特务”——被打断后惊恐的语无伦次

    林恩迪:“你听谁说的黑骑士是特务?”

    教师:“我忘了,只是有个具体印象”

    林恩迪:“你怎么知道黑骑士是特务呢?”

    教师:“嗯,我是从那封信知道的”——胡诌

    林恩迪:“谁的信?”

    教师:“还不是信,就是从特区的一份儿小报上我知道的”

    林恩迪:“扯淡弄了半天,你是从特区的一份儿小报上知道黑骑士是“特务”的?明显是在耍我们”——弄得专案组哭笑不得

    教师:“我、我没有耍你们,我真是在特区的一份儿小报上看到过这种怀疑论的,我记得好像是娱乐版的”——试图辩解

    林恩迪:“老家伙对其他审讯成员给他上老三样,让他清醒清醒”

    专案组给教师轮流上刑,教师数度昏死过去

    林恩迪:“现在头脑清醒了吗?还敢不敢胡说八道、戏耍我们了吗?”

    教师:“不敢了,不敢了”——奄奄一息

    林恩迪:“那你还不赶快交代黑骑士搞过什么特务活动?”

    教师:“我希望把这问题当成给我的一个立功机会”

    林恩迪:“现在就是一个机会你想把问题带到棺材里去吗?”——面露狰狞

    教师:“不能这问题我真是搞不清楚,我也不造谣言”

    林恩迪:“你在捣乱,失败,直到灭亡啊快说出黑骑士和穿越者是怎么跟你们联络的,是怎么将万魔国的战略报传递出来的,得到了人类阵营的哪些好处?快说”——气急败坏

    教师:“总理和黑骑士?原来如此我没想这个问题”——已经清楚招供后必定会被灭口

    林恩迪:“你为什么不交代?你与国民顽抗到底吗——黑骑士和穿越者到底是什么人?”

    教师:“他们都是魔王的下属”

    林恩迪:“你又在向魔王大人进攻对其他审讯成员给他上三样”

    “砰”——审讯室的门被踹开,一个M13突击小队闯入

    林恩迪:“敌袭敌袭”——大声喊叫,试图呼叫援兵

    林恩迪:“啊呀”——一名M13突击队员一刀结果了林恩迪,其他突击队员杀死了屋中剩下的专案组成员

    就在审讯室遭到突袭的同一时刻,阿布格里卜军事监狱各个重要岗哨、部门都遭到秘密潜入的M13突击队员袭击,整个军事监狱乱作一团被关押的人类囚犯被全部救出,逃离监狱

    魔族特区,联络官紫的房间,紫从冬临国大使馆归来

    紫:“人已经全部救回来了,现在躲在大使馆里接受治疗,治疗后属3的人员马上就会离境,普通教师明天就能回家与家人团聚了”

    多蒙:“是吗,太好了这好多亏了阿庆姐的帮忙,撤走了阿布格里卜军事监狱的看守,不然M13的解救行动不会这么顺利,毕竟光凭那群军警是防守不住那么大的监狱的”

    阿庆姐:“没什么,这还多亏了紫让地方报社的记者朋友帮我圆谎啊”

    紫:“啊~,不好意思,那个是纯属巧合,我根本就没安排他帮我圆谎,谁事前能想到桑切斯千翼长能找他询问啊,我那报社的朋友当时在跟他的朋友吹牛呢”

    阿庆姐:“是这样吗后怕无所谓了,这是我们应该做的,我们这些砂家邦的小部族魔族还欠您守护勇者的人呢当时要不是您和黑骑士大人智取威虎山、奇袭白虎团为我们这些小部族魔族讨回了公道,我带领的黑色娘子军早就被座山虎镇压了”

    多蒙:“那您这次帮忙就足够还我的人了,不过我还要提醒您注意一件事”

    阿庆姐:“请说”

    多蒙:“不要将我与各位的关系泄露出去,不然的话您、紫、黑骑士和总理都会有麻烦的”

    阿庆姐:“这个您放心,我和紫就不用提了,您与黑骑士大人的那种关系我也不会透露给小报记者的,不然黑骑士大人会被魔王大人和总理大人追问小四的事

    多蒙:“我、了、个、去咬牙切齿那就拜托了”——气的差点没背过气去

    阿庆姐:“既然事圆满完成那我就先走了,我还要到走私商业协会的招工、分发福利现场指挥驻军维持秩序呢”——起

    紫:“总理还真有办法让大家半夜自觉出来伪装集体散步,当时说能办到的时候我还不信,真是个有钱人”——感叹

    阿庆姐:“没办法,让老乡们半夜集体出来散步没些好处是不行的啊,再见了两位”——出门

    多蒙、紫:“再见”

    多蒙:“这次也多亏了你的帮忙,让天生叫手下装扮带路党和建华特首、泽民大使联合演了一场大戏,骗过了特区所有的人类和魔族,谢谢”

    紫:“这谢什么,大家都是为了同一个理想啊”

    多蒙:“恩”——感动

    紫:“而且经过这次的事件以后我之前的无力感也消失了,成功导演了这么一场大戏让我有了很大的成就感,以前的紫又回来了”——狗仔队精神复活

    多蒙汗:“不知道哪个倒霉催的**、丑闻要被她曝光,走上我的覆辙了”声

    三天后,卫戍军区魔王军军警们原来的驻地,千翼长桑切斯被富治叫去训话

    富治:“你昨天给我发送的报告我看了,你脑残了?就凭你指挥的那么点部队你就敢接下监狱的守卫任务?还是在继续执行审讯任务的前提下?就算“铁拳无敌”的中山国父在世,也不敢在指挥那么点部队的况下接同时接这两个任务,你跟我这么多年都白跟了?军校学到的那些也都忘光了?”

    桑切斯:“这不怪我啊参谋长,我当时也是以大局为重”

    富治:“大局为重?什么大局比起揪出政府高层里的战略报大特务还重要?你不知道自己被骗了吗?”

    桑切斯:“我当时真不知道被骗了,谁能想到约瑟夫那个当地报社记者朋友给我提供的是虚假报?那些话是那个记者在跟约瑟夫吹牛?我事后才知道当时现场真正的带路党和散步的魔族与人类根本就是小猫两三只,还被成群的记者和警察包围着,一点儿风浪都惹不起来不过您放心,我已经将约瑟夫踢出军警队伍了,他负起了主要责任,您不用怕无法跟蓝苹议长交差”

    富治:“交差?你以为踢掉那个大嘴巴约瑟夫你就没责任了吗?不是我告诉你,你开除约瑟夫不但没有把责任撇清,还让蓝苹议长原本想借这次的辅人学院事件在报纸上加强宣传报道、大造舆论声势,好让国会有借口出手在政府里掀起“揪叛徒”浪潮的计划彻底失败了”

    桑切斯:“啊?我开除约瑟夫怎么还让蓝苹议长的大计失败了?这次辅人学院的抓捕行动虽然失败了但学院里的确是有人类阵营的间谍,阿布格里卜军事监狱被突袭时对方光顾着救人没有专门销毁证据,口供、物证都还残留不少,是可以证明人类阵营间谍在特区活动猖獗,就算牵连不上黑骑士和总理下次再抓几个人类重做一遍就可以了,怎么会彻底失败呢?”

    富治:“重做一遍?你还想重做一遍?这一次军警的虐囚丑闻还没闹够吗?还想让我和蓝苹议长丢多少脸?”——大怒

    桑切斯:“虐囚丑闻?您与蓝苹议长怎么知道的?我也就在报告中略微提及了一下,只是说使用了刑讯手段而已”

    富治:“你还好意思问我和蓝苹议长怎么知道的?都是那个被开除的约瑟夫透露出去,他通过他在报社的朋友的朋友给各大报社发去了阿布格里卜军事监狱里虐囚事件的证据,我和蓝苹议长从“三公”那里得到了第一手资料”

    桑切斯:“啊?这个约瑟夫竟然敢反咬我一口不过您是不是反应过度了,我们虐待的那些人都是人类阵营的间谍,是敌人,是人类,虐待他们是为了撬开他们嘴巴,是审讯需要况且以前军方都是这么做的,这次怎么会惹出风浪来呢?您完全可以动用军事保密条例去止所有报社报道此事,还可以以泄露军事机密为由逮捕约瑟夫”

    富治:“要是你们虐待的只有人类阵营间谍的话我的确可以这么做,但是实际呢?你们没对其中那些特区普通教师出手吗?今天人家苦主都在特区法院起诉卫戍军区魔王军军警部门侵害魔权了,你告诉我我现在能用什么办法把这件事压下去?”

    桑切斯:“侵害魔权?真是笑话,他们一帮人类有什么魔权?您放心,法院不会受理的”

    富治:“你这个不读书不看报光知道打仗的蠢货去年“红龙谷特区议案”在国会通过后人类就已经正式成为了魔族中的一个种族了,受到了万魔国法律的承认,特区教师们以侵害魔权为由起诉卫戍军区魔王军军警部门法院当然会受理而且我从受雇于魔王军的法律顾问那边了解到,要是事整到法庭上军警部门很可能会败诉,他们建议我立即跟对方谈判,争取达成庭下和解,签下和解协议赔钱了事,不要将丑闻进一步扩大”

    桑切斯:“后果这么严重?”——害怕了

    富治:“现在知道怕了?根据突审时的记录,那些审讯成员用的那些手段在国会议员眼里都感到恶心不用说普通国民了,明天事件一经报道军方、政府、国会受到的压力大大的,要是不找出替罪羊休想过关了”——大棒施压

    桑切斯:“属下知道了”——认命了

    富治:“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

    桑切斯:“属下带队撤离的时候收到了一份魔法密信,上面说他们能帮助我们一起对付总理”

    富治:“哦?有这种事?知道发信的是谁吗?”

    桑切斯:“这属下没有查到,也没有去密信上写的接头地点去接头毕竟当时况太乱了,我怕是陷阱”

    富治:“这封信还有谁知道其?”

    桑切斯:“除了我之外没有第二个魔族知道,我从部下手里接过来的时候密信还是用魔法封好的,在我之前不可能被其他队员看过”

    富治:“恩,这你做的还算聪明这样,我希望下班前收到你的辞职书,之后你以平民份帮我探查下这封密信的真伪,等过了两年事被淡忘之后我再安排你复出”——喂糖

    桑切斯:“是”——感激

    同一时间,冬临国皇宫

    威廉:“泽民也真是胆大,竟敢在未跟本国取得许可的况下做出这么大的动作,出了意外怎么办”——埋怨

    卡梅伦:“俗话说的好,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泽民不愧是高级军官出,在当时的况下只有他这样有军事素养的大使才能够当机立断、力挽狂澜而且他不仅服役的时候就表现优秀还在多国联盟中当过我国代表,外交经验丰富,您选择他作为特区大使真是选的太高明了”——拍马

    威廉:“爷爷你不用绕着弯子给他说好话了,我又没有打算对他进行过重的处罚,这警告处分对他又没有什么实际的影响,只是做给两个特区政府和魔王政府看的”

    卡梅伦:“陛下如此明理老臣我就放心了,我国国土狭小而且贫瘠、自然环境还十分恶劣,除了能培育出善战的北方勇士、地处对魔族战争的战略要地之外没有其他的什么优势资源外交是我国生存下去的重要保证,泽民精通外交,作为驻特区大使是个难得的人才,而我国非军事人才是多么的难得陛下应该知晓,何况他还是有国心、忠心于国家的人才,不会接受其他势力的收买,这是少见,要是因为此事而受到重罚使国家失去他就太可惜了”

    威廉:“恩,我都做了一年的国王了,这方面我懂祖国除了军事人才外其他的人才,特别是文官、内政类人才的匮乏一直让我感到痛心疾首、寝食难安那些发国难财的贵族们除了会放高利贷外在处理内政上干的都是什么啊,一点都帮不上忙,最近又闹出了六等文官乞乞科夫买卖死魂灵一些实际已经死亡、却在地主、贵族财产登记单位上仍然存在的农奴骗取政府大笔押金的事,爷爷你有什么好办法解决吗?”

    卡梅伦:“以前我国的经贸并不发达,政府里内政类人才缺乏的影响并不明显,在开始与魔族做起贸易之后各种弊端丛生就是因为缺经贸管理人才这可不比道路、交通、物流等等硬件条件不同,不是花钱就可以立即解决的昨天共济会的亨利先生来找过我商谈共济会大量投资北方诸国的事,并要求四国提供低税率等优惠,其中除了天文数字的商业投资外就包括提供具有商业管理经验的人才,我想放弃霸力集团那帮废物大贵族、大地主改用共济会的商业人才来填补政府里文官位置”

    本章注释:“乞乞科夫”出自“尼古莱.瓦西里耶维奇.果戈理”所著的《死魂灵》,是一部非常优秀的讽刺,大家有时间可以在网上翻出来看看

重要声明:小说《魔幻世界的经济问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