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目标辅人学院

    第四章目标辅人学院

    穿越者:“你胡说什么,我可是草根出的反精英政治民主派,怎么会为了私利加入他们的利益集团与他们一起绑架国家机器呢?”

    多蒙:“那你怎么不负起责任下台呢?还要悠久和岚帮你擦股、遮掩过失”

    穿越者:“我刚得到了共济会地区总裁亨利的回信”换话题

    多蒙:“你不要一见不利就岔开话题,打算蒙混过关”

    穿越者:“”——一脸不解的样子

    多蒙:“别给我装什么无辜、没听懂,快交代你所犯的问题、错误”

    穿越者:“我不是不想交代我的错误,只是事有轻重缓急,建华特首出访中央诸国是最为紧急的外交事件,理应优先处理才是”——义正言辞

    多蒙:“你说的真好听啊”

    悠久:“成了,多蒙你就先放过穿越者一马,和平进程要紧,先听他把亨利的回信交代完再说其他的不迟”——打断多蒙

    穿越者:“不愧是魔王大人,十分清楚国家事务的优先次序并且理解我的苦衷,帮我遮掩”

    悠久:“恩,我理解你的遭遇,感同受啊”

    多蒙:“原来悠久也被这些秘书整过,怪不得”

    国风:“吭咳嗽,还请总理大人将回信内容告诉我们,大家才好做出决定”——打断多蒙

    穿越者:“亨利回信的所有内容一句话就能够搞定:中央诸国政府的各项关节都已经打点完成,随时欢迎建华特首前去进行商务访问,只需去前提前通知他们一声,安全他们绝对保证”

    悠久:“话说的这么满,咱们都不好意思不派建华特首去了不过还是要提防亨利是在吹牛、忽悠岚,谍报部有什么相关报吗?中央诸国的安全形势有没有改善?建华特首出访是不是如亨利所言那么安全?”

    岚:“大小姐很抱歉,现在报还没有什么变化,淬炼国国王的真实态度还没有打探出来”

    悠久:“恩,这样啊多蒙,你先跟你祖国的大使馆打个招呼,将建华特首带领商务考察团出访中央诸国时顺访北方诸国的事安排下,让他们做好前期相关准备,保证建华特首出访和紫作为秘使为天生特首踩道的行程万无一失”

    多蒙:“好,散会后我马上去特区通知泽民大使,顺便看看特区强化治安专项整治联合行动做的怎么样了,特区治安有没有好转”

    穿越者:“还等什么散会啊,你这就给我用传送魔法赶过去,建华特首出访的外交事件是最优先的,关系到人类与魔族的和平进程啊”

    多蒙:“想支开我是不是?你好浑水摸鱼,把这不光彩的一页揭过去”

    穿越者:“什么揭过去不揭过去的,你就快去,时间不等人啊”

    多蒙:“这是借口?我的野直觉告诉我了”——盯着穿越者看

    穿越者:“你就放我一马,成不成?”——苦苦哀求

    多蒙:“唉,我也堕落了我立即动,你明天带护卫乙当贴保镖”

    穿越者:“恩,你的带薪事假我准了,到特区办完事后不急着回来,痛痛快快的玩乐一天给自己放放松,要是钱不充裕就去向走私商业协会要,我会让总经理在接待费中给你拨款的”

    多蒙:“这方面你很上道啊”

    穿越者:“在老家做得多了,自然很拿手了”

    同一天下午,国母蓝苹府邸

    蓝苹:“最近几天特区的治安状况已经引起了全体国民的关注,吸引了全国民众的眼球,你有没有趁势把公安部的手下派过去?”

    富治:“已经派了,在《魔民报》和《黑都邮报》成功造出舆论之后,我就以了解当地实际况为名派出了公安部工作组前往特区进行实地调查,工作组用传送魔法赶去特区的话应该到了两三天了这些国母应该清楚,公安部派出工作组的事没有任何隐瞒,是公开的消息”

    蓝苹:“我是知道,只不过是再确认一下而已,这几天工作组有什么进展没有?”

    富治:“根据昨天传回来的消息来看工作组的成员已经被当地行政机构花样繁多的接待给挡住了,完全忘记了此行的目的现在工作组的调查进展为零,所有成员都已经被公款消费给摆平了”

    蓝苹:“什么?你怎么选了这帮废物当亲信去特区办这么重要的事?你了瞎了眼吗?好不容易造起来的舆论就这么让你给白白浪费了”

    富治:“回禀国母,我并没有派在公安部里安插的亲信组成工作组去特区,得到这个肥差的是公安部里的那些老吏”

    蓝苹:“啊?你不派亲信派他们去,这不是包子打狗吗?你还能指望他们能帮你办事?你糊涂了?”

    富治:“国母,您不是不了解文官集团那帮官僚的厉害,公务员里不被拉下水的能有几个?这趟公安部派工作组去特区实地调查在他们眼里就是个肥差,我不给不成啊,我跟他们是说不通这趟实地调查对万魔国、对您的关键意义公安部里那帮早就习惯了这种“上面出差视察,地方下级接待”规矩的老吏我能有什么办法,况且我才刚接手公安部不久还需要他们这些老吏的支持,于是这次的肥差我就作为拉拢公安部老吏的手段才派他们去了”

    蓝苹:“官僚主义害死国啊这帮该死的文官,仗着端着铁饭碗有恃无恐组成利益集团钻制度空子、挖万魔国的墙角,看我废除联邦制改成朱雀族专政制以后把他们一个个的都点天灯”

    奥斯卡:“姑姑、姑姑,冷静啊,他们之中还有咱们朱雀族的族人啊,您要区别对待不能一混子全部打死”——吓得急忙求

    蓝苹:“你慌个什么劲啊,又不是杀你对啊,你是发改委的副主任,是不是也加入了这些官僚组成的利益集团了?给他们充当眼线来监视我?”

    奥斯卡:“姑姑,您不要误会,我对您忠心耿耿,我加入他们的利益集团也是迫不得已啊虽然我是您侄子不加入他们的话他们不敢拿我怎么样我但我就会在政府中被他们所排挤、孤立,对我的工作会造成很大负面影响,要是以后您用得上我的时候我却帮不了您那我的罪过就大了”

    富治:“国母您千万不要乱想,奥斯卡说的都是实话,这里面的水很深,水底还有很多年老成精的大怪兽刚开始我以为有您的支持那帮官僚不敢造次,还跟您报喜来的,谁想到几天之后唉”——痛苦的回忆

    蓝苹:“大怪兽?你太夸张了?”

    富治:“一点儿都不夸张,据我观察国务院秘书处就是那帮大怪兽的老巢,那些秘书才是掌管万魔国行政运作的真正盘手”

    蓝苹:“忽悠、继续忽悠,要是按你说的那个小个子希贤根本就不是后座驾驶员,城府很深的辰芸副总理和火爆脾气的得华副总理也都是负责保障他们常工作的国务院副秘书长的傀儡?反倒是国务院秘书长仲勋掌管、控制着国务院的一切?仲勋是大怪兽,他的儿子都是小怪兽,将来能成为魔王掌管万魔国一切?”

    富治:“国母您别忘了,那些副总理他们之前都是出于官僚,是文官集团的自己人至于仲勋儿子是小怪兽您这可真是说对了,仲勋的次子虽然年幼但现在就有魔族称赞他是「精通所有领域的天才」、「眼神好像会迸发出思想的火花」、「拥有广阔的军事目光和无与伦比的实力」、「拥有与生俱来的智慧和谋略的军事、政治英才」等等极尽赞美之词”

    蓝苹:“扯淡仲勋的次子现在连嘴上的毛都没长齐、台都没上就有这么多魔族为他孩子吹喇叭、抬轿子?明显是想巴结他这个国务院秘书长啊,这你都看不明白?”

    富治:“啊?是吗?大家不是都说那孩子羽翼已成、大局已定了吗?难道还能有变?”

    蓝苹:“你能相信那帮马精的?不过官僚里要是真有这么多拍仲勋马的,他的地位的确不低,在官僚组成的利益集团里应该举足轻重,你们俩平时要多加注意啊”

    奥斯卡:“姑姑您放心,国务院秘书长仲勋这一道香我一直都是勤烧着的”

    蓝苹:“敢你就是富治刚才所说的马精中一员啊,你真给我长脸”——气极反笑

    奥斯卡浑然不觉,以为是夸奖:“姑姑这么说倒还真没有过奖,我可是他们之中公认的一员虎将啊啊呀,您不要打我不要打脸”——被蓝苹追着打满屋子跑

    富治:“国母不要生气,把他打坏了怎么办?奥斯卡可是您亲侄子”劝架

    蓝苹:“我没有这个丢朱雀族脸面的侄子,学什么不好学起溜须拍马了,我以前都白教他了”

    富治:“国母息怒,奥斯卡这只不过是在政府中自保的手段而已,打不过的敌人就是朋友,交好于文官集团是个很现实的选择并不丢脸啊”

    蓝苹:“所以你不顾咱们之前订立的大计将实地调查特区的肥差交给了那些官僚?你跟奥斯卡一样都是没用的东西,给我们朱雀族丢脸”头骂富治

    富治:“国母您误会了,您刚才没听我说完,我的确出于笼络、示好文官集团将调查任务的肥差交予了那帮官僚,但您交代给我的任务我却一点都没有耽误啊”

    蓝苹:“啊?一点都没有耽误?怎么回事你快跟我说说”——诧异

    富治:“您先不要满屋子追打奥斯卡了,坐下来我好好的告诉您”——求

    蓝苹:“暂时先放过你”——停止追打奥斯卡,坐下

    富治:“还不赶快给你姑姑沏一壶茶去?这壶茶早凉了”——使眼色

    奥斯卡:“是、是,我这就去”——赶快跑去沏茶

    蓝苹:“到底是怎么回事赶快说,不然我等会儿又会发飙了”

    富治:“是,国母咱们派自己人去特区的目的是为了找到总理和黑骑士是战略报大特务的证据,并不是为了将特区的社会治安稳定下来,找出与黑骑士和总理有牵连的人类阵营间谍才是咱们的最终目的”

    蓝苹:“这都是废话,当初计划就是这么制定的我之所以这么生气是因为你没有派自己的亲信去特区,反而把计划交给了那帮你要拉拢的官僚去执行,还执行成这种样子以致计划完全失败”

    富治:“国母你错了,计划没有失败,公安部的那帮官僚只是我的障眼法,用来迷惑特区政府中亲总理和黑骑士势力的,让他们以为成功防住了咱们的调查、保住了总理和黑骑士的黑历史,从而掉以轻心、疏加防范,让我的另一个调查团趁虚而入、直捣黄龙”

    蓝苹:“另一个调查团?原来富治你做了两手准备,这调查团从哪里派的、什么时候派的,怎么连我都不知道?”

    富治:“国母您忘了我这个公安部长只是一个兼职吗?我这另一个调查团是从军警系统里抽调的,全部都是我的亲信他们在公安部工作组出发后借口执行别的任务绕道其他的邦,甩开军室的视线之后化妆平民用传送魔法去的特区他们比公安部工作组晚到了一天,昨天已经向我报告了初步的调查结果此事为了能严格保密我谁都没有告诉,毕竟中南坑大管家岚掌管着谍报部和军室,他们的谍报搜集能力不是假的,还请国母见谅”

    蓝苹:“什么见谅,你这招声东击西干的太漂亮了,之前瞒着我我是十分理解的,想要骗过敌人必须先骗过自己人啊你的这招出魔意料,应该能得到不少有价值的报和证据,调查团秘密侦查得到的初步调查结果有什么重大收获?”

    富治:“您别说,调查团确有不小的收获他们在秘密侦查的时候发现处于两个特区之间由黑骑士和总理当年建起来的学校中很多人类教师有间谍嫌疑”

    蓝苹:“哦?学校?学校有什么战略价值?那里怎么会有人类间谍潜伏呢?”

    富治:“那是因为这所学校的地理位置特殊,它坐落于两个特区之间招收人类和魔族的学生,人类家长和魔族家长往来又频繁,成为了人类间谍与魔族叛徒传递、交易万魔国战术、战略报的绝佳地点人类阵营在学校教师里面安插间谍保证报交易、传递的安全是很有可能的”

    蓝苹:“恩,你分析的很对,以神圣的学校作为掩护肮脏交易的交易所,这只有人类这么险、下溅的种族才会做的事,也只有他们能干得出来对了,这所学校叫什么名字,你说了这么半天我还不知道呢”

    富治:“当时开创的简单没有起名字就成为特区学院,在两个正式特首上任后改名为辅人学院”

    蓝苹:“好个辅人学院,里面的人类教师都是战略报大特务还真是不愧“辅佐人类”之名啊现在里面的间谍找到了,怎么联系上总理和黑骑士还需要好好的筹划一下富治有什么好办法吗?”——思考

    富治:“国母您不用想什么好办法,咱们只要证明辅人学院里的教师是间谍再对他们严刑供,让他们牵连上总理和黑骑士即可,简单有效啊”

    蓝苹:“那也只是人证,物证你哪里找去?你可不要忘了魔王是他们的总后台,不能拿出铁证就不能着她断尾求生,到时候肯定会维护总理和黑骑士也就是说,没有物证想扳倒总理和黑骑士难如登天啊”

    富治:“哎呀,您怎么忘了这辅人学院是谁提议建立的了吗?是黑骑士和总理当年首先提出来的,总理的走私商业协会还掏出钱来赞助了这所学校,现在辅人学院里面还有一个班级叫“走私商业协会班级”,这些都是铁打不动的证据啊”

    蓝苹:“这些你所谓铁打不动的证据都是些间接证据,那样最多只能让穿越者和黑骑士辞去公职而已我明白了,你想先让他们不在担任公职之后再下死手对付他们是?”——恍然大悟

    富治:“不错,到那时候他们只是一介平民咱们想怎么审查就怎么审查,想审出什么就能审出什么”

    蓝苹:“他们要是逃跑那就是畏罪潜逃,我就有借口提出动议全面开启对人类的战争”

    富治:“不错,到那时那个伪萝莉只能将工作重心放回到与人类阵营的军事斗争上来”

    蓝苹:“哈哈哈哈”——高兴

    奥斯卡:“姑姑,茶来了”——见蓝苹高兴才敢出来上茶

    蓝苹:“好,好茶啊哈哈哈哈”——还在高兴

    富治:“那我这就用传音之喉联系手下突袭辅人学院,抓捕人类间谍”

    蓝苹:“恩,吩咐他们抓到人类间谍后立即进行突击审讯,一定要让那些人类间谍牵连上穿越者和黑骑士”

    富治:“遵命”

重要声明:小说《魔幻世界的经济问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