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借刀除魔与借刀杀人

    第二章借刀除魔与借刀杀人

    穿越者:“外交?别给我提外交,偌大的一个国务院里竟然没有外交部,你这个魔王还好意思主动提起来?”

    悠久:“你冲我吼什么,当初国会一直要求与人类阵营的交往要经过国会不能单独由魔王说了算,对外交权力不撒口,国务院成立的时候国会不批准设立外交部我有什么办法这些当初你也知道,当时怎么没吼现在冲我发起火来了?”

    穿越者:“刚才跟多蒙生气加上这一周净跟秘书怄气没收住语气,抱歉之前我没像对发改委那样对外交部提出设立要求一是因为怕使咱们的和平计划暴露,二是国务院里已经有相关功能的部门现阶段完全可以代替”

    多蒙:“已经有相关功能的部门了?那个部门?我怎么不知道?”

    穿越者:“你都代理执掌过内务部,对国务院里有什么部门都不知道?真是个人才”

    多蒙:“你先别奚落我,我对国务院里的部门虽说不敢说十分清楚但也大致知道有多少、是干什么的,怎么就一直没注意到有能够代替外交部职能的部门啊?是不是你死鸭子嘴硬忽悠我的说辞?”

    悠久:“是啊,我以前一直以为你是打算借特区里的对外办公室来进行相关外交活动,但听你刚才的话不是这意思,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快告诉我”

    穿越者:“我这真不是在忽悠你们,特区里的对外办公室级别较低不适合今后国与国间的外事活动,一开始我就没有打算用那个名号,而且国务院里真有代替外交部职能的部门,我一点明你们就明白了”

    岚:“别卖关子了,快说”

    穿越者:“你别急,就是“万魔国部族事务委员会”啊,我这么说你们明白了吗?”

    悠久:“万魔国部族事务委员会?原来如此你将外交问题转化为魔族内部矛盾了?真有你的”

    穿越者:“多谢夸奖,这是钻了承认人类正式成为魔族种族的“红龙谷特区议案”的空子,议案是在国会按步骤通过了的,有法律效力,依据它国务院的下属机构万魔国部族事务委员会是有权处理人类部族的相关事务”

    多蒙:“你当初就想到未来将会遇到相关困难了?真是险狡猾的家伙”

    穿越者:“怎么说话呢?就跟我是反派人物似的”

    悠久:“先别急着讨论你是正派还是反派,你考虑过“红龙谷特区议案”中关于人类部族的解释权是在国会还是在政府吗?要是在国会的话咱们通过部族事务委员会所做的一切外交努力最后可能都会化为泡影,我的声望和国务院的权威都受不起这么大的打击”

    穿越者:“等等,连你这个魔王都判断不出解释权最后的归属吗?我以为解释权非政府莫属了”

    悠久:“国会从设立开始就没有向魔王放过这项权力,我要是与国会争夺解释权的话最后很可能闹到最高法院去,要求九名最高法院**官做出裁定和司法解释”

    穿越者:“还要九名最高法院**官做出裁定?你们估计胜算有多少?”

    悠久:“胜算大概五五开,司法机构的工作人员按公务员编制实施的文官制度,国会和政府能够施加的影响有限,三权分立原则,你懂的”

    穿越者:“又是公务员,这个第三势力真是让人火大,看我在总理位置上借机好好调教他们,让他们服服帖帖的遵从我的领导,以后在判决上不敢违抗政府”

    多蒙:“你调教他们?是人家调教你?一天到晚被当猴耍”

    穿越者:“你给我闭嘴,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悠久:“你们俩不要相互咬了,秘密会议开成了什么样子在你这个总理打算干预司法之前咱们说点实际的,紫上报的事你们都知道了,特区里两位特首间的矛盾怎么解决?南方诸国的外交还没有什么进展,共济会的邀请要不要现在立即答应?”

    穿越者:“特区里两位特首间的矛盾还是相互交流不足、互不信任的缘故,而相互交流不足使得特区间的公共行政机构没有办法统合力量共同解决问题,为了不担责任两个特区部行政门之间相互推诿问题的做法加加剧了两位特首间的不信任,之后就恶循环”

    悠久:“你不用再分析了,事后先知谁不会当啊,关键是如何解决两个特区间的问题、打破恶循环当初要求在红龙谷设立双特区的可是你啊,现在发生这种问题不要跟我说无解之类费话”

    穿越者:“当初我要求设立的特区间联络员一职可就是为了防止类似事发生,希望他们双方能加强交流携手解决问题,只是现在看起来我之前想法太天真了,双方的特区居民的民族感与特区公务员的官僚化程度加深击碎了我的规划”

    多蒙:“开始推脱责任了吗?秘书教的不错,你这方面学得也快啊”

    穿越者:“你别打岔,山人自有妙计,我不会推脱责任、撒手不管的对悠久解决办法只有由你这个魔王下令加强特区间联络员一职的权力,在打击重大跨特区犯罪问题上让紫能够有指挥两个特区的公共行政机构的权力,成为两个特首的太上皇”

    悠久:“啊?红龙谷是魔王的直辖领,我是有权力这么安排但这样紫的权力是不是太大了?两个特首会同意吗?”

    穿越者:“所以要在前面加上“在打击重大跨特区犯罪问题上”的这个先决条件,说到底这道任命只是抽打两个特区政府的鞭子,起一个推动作用只要他们共弃前嫌、自觉携手共同解决问题紫就不会变成他们的太上皇,他们只要将问题在前期阶段解决不使它演变成重大问题就不用担心会被夺权况且是他们先要闹到国务院的,迫你与我做出这种决定怪不得别人而且他们就算是迫于舆论压力不接受也不行”

    悠久:“说到舆论压力,最近的《魔民报》和《黑都邮报》没有少报道特区的暗面,“三公一母”是想浑水摸鱼插上一脚,你有什么办法没有?”

    穿越者:“那些报道我看了虽有些夸张但基本属实,富治是公安部部长于于理都有权利介入,挡不住,只有让特区的相关部门紧紧陪同、好生接待了”

    多蒙:“怎么个接待法?”

    穿越者:“就像我现在遭遇到的这样,对公安部下派的工作组以各种公款高规格招待,让他们享受国王般的待遇他们要是不吃这的话就把他们推到文山会海之中,好好折磨他们”

    多蒙:“自己不愿意接受的事,不要强加给别人况且你这么做不会被“三公一母”抓到小辫子在国会里对你进行问责吗?”

    穿越者:“这是行政机构官僚化的结果又不是我强加到他们上的,公安部工作组抗议的话就让富治部长反应给“三公一母”,让蓝苹充当推行逆官僚化的急先锋啊”

    悠久:“好一招借刀除魔之计,你这是挑动公务员的文官官僚团体与国会议员之间互斗啊不过官僚团体与国会议员相处了200年,双方相互妥协谋取多利益避免大规模冲突是有很多经验的,就这一次的小摩擦能激起他们之间的大碰撞吗?不久前的审计风暴国会议员们就帮助过官僚团体,他们之间关系破坏起来并不容易,你想的太简单了”

    穿越者:“这你就交给我,“搅屎棍”的美名不是白得的”

    悠久:“那好,交给你了接下来你对共济会的邀请有什么看法吗?答应不答应?”

    穿越者:“现在信息还不全岚你们谍报部有没有关于这次邀请的报?是中央诸国政府官方邀请的托辞还是真的是由共济会发出的商务出访邀请?”

    岚:“我现在只知道这次共济会发出的商务出访邀请是由他们在淬炼国分部的地区总裁提出、推动的,而那个地区总裁3的人”

    穿越者:“当真?”

    岚:“恩,这是我刚刚得到的最消息”

    穿越者:“看来阿部假冒黑骑士的消息已经被M13得知了,这是要把特区首长叫过去摸底了”

    岚:“采取什么方式应对?置之不理?”

    穿越者:“不,让建华特首应邀前去,这是个难得的好机会必须抓住”

    悠久:“我明白你的意思,建华是什么都不知道,派他去无论如何都不会泄密是?但他的安全呢?你不怕M13不出想要的消息恼羞成怒限制他的人自由对他严刑供?要是这么发展破冰之旅就完全泡汤了,而我只有宣布进行军事报复一条路了”

    穿越者:“哈哈哈,这你就是多虑了,共济会的老高曼绝对不会许这种况发生,那个老怪物在中央诸国经营多年这点小风小浪都处理、安排不好就白活了我只要将你的顾虑事先告诉亨利相信不久后就可以得到老高曼的亲口保证甚至书面保证,他不会放手让这么大的利益被我的走私商业协会独占,会认为我是想借口安全问题意图排除共济会的竞争,肯定会全力安排好此事来取得你这魔王的信任在共同利益面前他是不会背叛你的,放心”

    多蒙:“那么紫在建华特首接受邀请后还要不要随同他一起出访北方诸国?她可是被悠久赋予了的权力,她和建华特首不在的话谁去踢人类特区政府里那帮公务员的股?打击跨特区犯罪的行动就怕会因此松懈下来你怎么突然用这种眼神盯着我看?你这眼神怎么这么”——想形容词

    穿越者:“**吗?”

    多蒙:“对啊”

    穿越者:“这是因为到时候黑骑士又要登场了”

    与此同时,驰骏国多国联盟总部,5大常任理事国紧急会议

    特拉扬:“维克托,你这么紧急的召开五国会议是为了什么事?”

    默克尔:“淬炼国爆发什么经济危机了吗?”

    萨克齐:“我的皇宫与多国联盟总部离得近还好说,其他三位国王都是大老远赶来的,虽然有传送魔法阵能够直达这里但没大事的话最好不要频繁要求五国紧急磋商”

    贝恩哈德:“是啊,我们都还有各自的程安排,很难挤出时间的”

    维克托:“很难挤出时间?说得真好听,你们应该心理都有谱了不是吗?M13的每简报一天都没给你们少送,不要跟我这里打哑谜、装糊涂”

    特拉扬:“谁打哑谜、装糊涂了?你因为什么事火气这么大?说出来听听”

    维克托:“说出来听听?你们都知道M13安排个自己人进入共济会的决策层是多么不容易的事,期间要打通多少环节运用多少资源你们倒好为了点钱,我的内线就这么被你们卖了,你们还好意思让我说出来听听”

    默克尔:“你的意思是共济会淬炼国分部的地区总裁3的人?我还以为他的左迁只是共济会正常的商业调动呢”

    维克托:“共济会正常的商业调动?把一个地区总裁直接调到南方的一个鸟不拉屎的国家开拓兴市场还叫正常?明显是你们谁让他暴露了,将他卖给了共济会”

    贝恩哈德:“你太多心了,没准是高曼看中了那里的什么隐藏的资源了,大家都知道他有点石成金的本领”

    萨克齐:“是啊,是啊”

    维克托:“我今天跟你们明说了,中央诸国的谍报系统是除了海军外唯一能拿得出手的对魔族力量,你们要是光顾着经济利益就把M13给卖了那就不能用蠢来形容了,淬炼国就不再奉陪诸位找死了”

    特拉扬:“维克托你冷静下来,不要谈着谈着就提起散伙,你可是我们之中以冷静出名的国王今天怎么这么激动?说不定是魔族的谍报部将M13的人员报卖给了老高曼,跟我们无关呢”

    默克尔:“是啊,最近不是出了M13人员疑似叛逃事件吗?那个阿部还成为了黑骑士呢,你的内线是不是因为他暴露的?”

    贝恩哈德:“不错,我们每年都给淬炼国拨款委托M13摸清魔族的战略动向以供我们参考制定出对魔族各项方针、政策,我们为什么要出卖自己人啊”

    萨克齐:“对,肯定是魔族或者M13叛徒干的”

    维克托:“胡说八道阿部3的精英人员,M13现在对他只是怀疑,我个人是绝对相信他的四人表现得答不理、满不在乎你们这儿就给我继续装傻,共济会的那几个臭钱我不稀罕,你们今后休想再得到M13的每简报”——生气离席出走

    维克托走后

    默克尔:“这么做合适吗?你们都不拦一下意思意思给他个台阶下,让他好顺便开个价?”

    萨克齐:“你不要光说我们,在场的就你一个女的,你不拦、打圆场,想让我们干不符合骑士风度的事低声下气的求他?”

    默克尔:“你这个矬子将军说得自己多讲骑士风度似的,这次不是咱们四个一起在他背后下的手嘛,不要装得多高尚”

    萨克齐:“你这老太婆又提我的高?”——生气

    特拉扬:“成了,现在都走了一个了你们俩还要再闹走一个变成三缺一吗?趁着现在咱们人齐对人类特首来进行商务访问赶快拿出个共同决议才好”

    贝恩哈德:“共同决议?维克托都走了还谈什么共同决议?咱们四个排除他一起干”

    特拉扬:“不可以,他直接掌管着M13,要是他在商务访问过程中下绊子我们这些进地主之谊的脸也会挂不住,我等会儿会找他谈的取得他的理解”

    贝恩哈德:“要是这样的话你还是趁他没走远赶快去追他,五个国家中就他的军工业最发达,战争完全停止后可转化成民用的工厂、企业最少,跟魔族贸易所带来的收益短期内绝对赶不上他的损失”

    特拉扬:“你们俩个也是相同的看法?”

    萨克齐:“是的,只要能做到不危害我国的利益并且维护咱们五国在人类世界中的地位,双手准备都要做”

    默克尔:“咱们不能看着北方诸国越来越壮大走向失控的边缘,战争手段与和平手段都要尝试”

    特拉扬:“既然大家都同意共济会出面邀请人类特首来访我就去劝维克托不要妄动,毕竟全面开启战争只是最后的选择”——

    贝恩哈德:“等一下,你去前能告诉我们你打算怎么说服他吗?”

    特拉扬:“你问这个干什么,我又没打算让你们出钱补贴淬炼国的损失”

    贝恩哈德:“满足一下我们的好奇心嘛,维克托可不是容易被骗的家伙,没有实际的利益很难让他松口的”

    特拉扬:“实际的利益我会找共济会要的,有淬炼国的损失作为借口不难榨出共济会那**商们的油水”

    默克尔:“好计策,但你别忘了咱们五国很久以前就定下的利益均摊原则哦”

    特拉扬:“放心,到时候少不了你们的那一份儿”

重要声明:小说《魔幻世界的经济问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