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册 万魔国改革篇 第四十一章 过关与暴露

    第四册万魔国改革篇第四十一章过关与暴露

    阿部在台上表演完一东方御剑流入门剑术

    阿部:“这一就是东方御剑流的入门剑术”

    蓝苹:“红龙大公您看的如何了?是当初与您交战的黑骑士所用剑术吗?”

    红龙大公:“的确是当时黑骑士所用剑术”——有些迟疑

    蓝苹:“什么?你可看清楚了,仔仔细细的看清楚了?”

    红龙大公:“我当然看清楚了,你这话什么意思?”——有些生气

    蓝苹:“您不要误会,我的意思是他的剑术跟与你交手的黑骑士一模一样、威力分毫不差吗?”

    红龙大公:“什么误会,这不就是说我没看仔细嘛剑术的招式一模一样,但要说不同的话也有,剑术的威力好像没有以前那么大”

    蓝苹:“哦?没有以前威力大?对阿部这是怎么回事?阿部先生能解释下吗?”

    阿部:“刚才我说过了这一只是东方御剑流的入门剑术,威力属于最低的,被认为威力小很正常”

    蓝苹:“你干嘛表演威力最低的入门剑术呢?就不会演示一下高威力的剑术?难道说阿部先生做不到?”

    阿部:“你凭什么要我演示高威力的剑术?你难道不知道表演高威力的剑术很费体力吗?又不是在比武,为什么要我白费力气?红龙大公又不是没有认出我刚才的剑术,他作为证魔提供了相应的佐证不就完了吗?”

    蓝苹:“可是红龙大公刚才也说了还是有些不同的,你这入门剑法不够让他提供相应的佐证,必须给我换一威力强大的重来”

    阿部:“哼,刚才红龙大公明显是在你的导下才说出的有些不同,之前他可说的是“的确是当时黑骑士所用剑术”,根本就是你在鸡蛋里面挑骨头故意找我茬”

    蓝苹:“我故意找茬?刚才红龙大公回答的时候明显存在迟疑,我只是提出应该有的疑虑而已,反倒是阿部先生这么不想表演搞威力剑术是不是做贼心虚了?”

    阿部:“我做贼心虚?我看是你们没安好心?”

    “”——台上阿部与蓝苹开始斗嘴

    台下

    多蒙:“还好阿部反应机敏,演示的是他最为纯熟的东方御剑流入门剑术,虽然同样剑术与我使出的威力还有差距但比起其他几剑术威力相差的,红龙大公只是有疑惑并没有看穿他是个假货”声

    穿越者:“祈祷起作用了,现在这种局面只要阿部咬死不撒口不再演示其他的剑术一直这样吵下去,时间一长质询会也不得不收场”声

    三小时后,台上两个还在斗嘴中,其他人开始烦躁不安、精神萎靡

    红龙大公:“你们俩个吵够了没有?都三个小时了我是来作证的,不是来听你们俩吵架的”——很不耐烦

    紫:“就是,我们这些问完了的能不能回去了?我们暂时放下工作大老远的来到黑都就是在这儿干看着你们斗嘴吗?”——煽动白虎族的证魔们

    白虎族的证魔们:“”——面露无奈

    乔:“哼,已经问完你了,走就走白虎族的证魔都给我留下”——萎靡

    紫:“怎么的就只想留下对自己有利的证魔?那一开始就不要来找我和红龙大公啊,耽误我们的事”

    宏文:“你只是这个质询会的小配角,我们没叫你说话你就老老实实呆着、打个酱油完事,还跟这儿添什么乱?要走就走”——烦躁

    红龙大公:“我也是一样吗?”

    文苑:“红龙大公不一样,您还要作为证魔验证他到底是不是黑骑士,作用很大”——还算清醒

    红龙大公:“哦,怎么个验证法?昨天蓝苹议长可没说会闹成现在这样啊,跟约定的不一样”

    乔:“就是要你去试探他的真实实力,最好跟他真刀战枪的干一仗”

    红龙大公:“真刀战枪的干一仗?不是只看看他的战斗方式是否与黑骑士相同吗?还要上手打一仗?”——吓一跳

    宏文:“档案上写着当时你与黑骑士大战了三天三夜,只有你们双方全力打一仗你才能确定他是否与原来的黑骑士是同一人嘛”

    红龙大公:“那我们两个之间要出现死伤怎么办?这里是黑都,魔王脚下,不许私斗的”

    文苑:“红龙大公放心,就算您干仗时用全力失手把黑骑士打死也没有关系,这只是质询会验证过程中发生的意外,不算私斗”

    红龙大公:“我把黑骑士打死?”——满脸不解

    紫:“以前我跟黑骑士一起在特区工作时听他说过,当时他给魔王大人的平叛报告上给您留了面子,说是与您交手时您念在他是魔王大人直属部下故而手下留了,那一堆堆的红龙族医疗垃圾只字未提,真实况万魔国里没几个知道”——对红龙大公小声说道

    红龙大公:“那他现在不同意使出大威力的剑术也是在给我留面子?”声

    紫:“这就您自己琢磨了,您想过黑骑士要是答应蓝苹使出高威力的剑术之后会怎么样吗?蓝苹会就此放过他?不会进一步的要求使出大威力的剑术?直到着您与黑骑士真刀真枪的交手、干仗,他们或许想借您的手除去黑骑士也说不定啊”声

    红龙大公:“怪不得这次对我这么殷勤,以前对我族的请愿都是答不理的”——气愤

    红龙大公:“你们两个不要再吵了,让我说两句”——大喊

    阿部:“红龙大公要说什么?”——声音嘶哑

    红龙大公:“我有办法分出阿部先生是否就是以前跟我交手的黑骑士”

    蓝苹喝了口茶:“呼、呼、呼,喘气声红龙大公有何高见?但说无妨”

    红龙大公:“只要他再将刚才的入门剑术演示一遍即可,我刚才又仔细的回想了一遍当时的形,只要再看一次就不会有任何迟疑的认出来”

    蓝苹:“这么有把握?”——惊喜

    红龙大公:“绝对有把握”

    蓝苹:“好,那么还请阿部先生再演示一遍刚才的入门剑术”——高兴

    阿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有些迟疑

    紫:“阿部先生您就放心的再演示一遍剑术,演示完后大家就都能回家了”

    阿部:“那好,红龙大公请看好了”——立即再次演示了一遍东方御剑流的入门剑术

    红龙大公:“恩,这次我认出来了”

    蓝苹:“怎么样?”

    红龙大公:“百分之百的就是当时跟我交手的黑骑士,阿部就是黑骑士”

    蓝苹:“你胡说什么,你可睁大眼睛认清楚了再说话”

    红龙大公:“我都认了两遍了,他就是黑骑士无误”

    蓝苹:“你这条笨蜥蜴动动脑子仔细想想再说,他刚才看见你的时候都吓傻了,黑骑士本人能这样吗?”

    红龙大公:“这当然是我想好后的结论,况且黑骑士真正什么样子我比你清楚,我可不想得到魔狼督军最后的下场”

    阿部:“蓝苹议长,你还有什么说辞吗?”——打蛇随棍上

    蓝苹:“”——咬牙切齿

    紫:“快点别磨蹭了,我们还要早点回家呢”——起哄

    蓝苹:“哼”离场

    文苑:“国母质询会到此结束,散会”——“三公”退场

    会后,蓝苹府邸——门厅,奥斯卡接待“三公”来访

    乔:“国母刚才在质询会上很不愉快的离开,弄得我们三个很是为难啊”

    文苑:“当时场面十分尴尬,我只好代为宣布质询会结束”

    宏文:“国母呢?有没有直接回来?我们有事要问清楚”

    奥斯卡:“三位有什么事要问还是先问我姑姑现在在楼上释放压力,不方便招待诸位”

    乔:“释放压力?如何个释放法?我们方便打扰吗?”

    奥斯卡:“姑姑释放压力的方法就是练拳、打沙包,她现在正在气头上,三位最好还是不要打扰她了,回得把自己变成靶子和沙包就后悔晚矣”

    宏文:“那还请大侄子解释下今天召开这质询会准备整倒黑骑士的真正原因,昨天晚上国母精神状态不稳没有对我们交代清楚,我们还有些不解啊”

    奥斯卡:“唉,昨天晚上时间太急姑姑没有与三位解释透彻就让三位做质询会的准备了,以至于今天质询会露出破绽今天让总理的人抓到机会蒙混了过去”

    文苑:“啊?这里面还有总理的事?我们都还以为国母要对付的是魔王,那大侄子一定要给我们解释透了”

    奥斯卡:“恩,我从头说起,事发生在23年前”

    第二天,总理府邸房

    穿越者:“昨天你表现的不错,虽然中间有些不足但还是在自己人的帮助下过关了”

    阿部:“还好我早知道那个紫小姐是总理大人的手下,昨天多亏了她我才蒙过了那条红龙”——拍马

    穿越者:“你知道就好,你昨天能过关保住命全是靠了我啊至于昨天散会后你向我提出的商业合作计划我就先研究研究”

    阿部:“啊?研究研究?昨天您给我的答复就是先讨论讨论,讨论了一天都没有结果吗?”——感到意外

    穿越者:“当然没结果了,我们缺少了一部分重要的报怎么讨论得出结果?”

    阿部:“缺少一部分重要的报?什么报?”

    穿越者:“还用我说嘛,就是关于你真实份的报”

    阿部:“我不是早说了,我只是想来特区做生意、赚大钱才找的师叔,我真的不是什么间谍,一切都是误会”

    穿越者:“误会?你看看这是什么?”——将一叠资料丢给阿部

    阿部:“总理,这是?”——拿资料观看

    穿越者:“岚,劳烦你给这个“一心想与特区做生意的正经商人”解释下这是什么”

    岚:“这是昨天谍报部连夜送来的,上面是你在南方诸国所开办物流商业协会的初步调查结果,其中疑点不少啊,能给我们解释一下吗?”

    阿部:“哪里有疑点?我怎么没看出来啊?你们在诈我?”

    岚:“真没看出来?我给你指出来,你的物流商业协会的盈利波动真是很奇怪啊,商业协会成立以来一直是盈亏平衡,直到一个月前也就是你动去冬临国找多蒙的时候商业协会突然有了很大的一笔进项,太巧合了?”

    阿部:“哎呀,这有什么的,偶然而已,你们多心了是,我的商业协会是在我的冒险一搏下碰巧发了笔财,但这也是我动来找师叔谈大生意的原因啊”

    多蒙:“不对啊,你发了笔财怎么能联想起我了?这说不通啊”

    阿部:“说得通,说得通我通过这笔冒险一搏所发的财明白了一些道理,那就是「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当时我知道师叔当过冬临国驻特区的大使就动了找您走门路与特区做生意赚大钱的念头来到北方诸国后又听闻师叔与黑骑士有交往,就打起了让您帮忙介绍的心思,之后才有的一连串的误会,师叔明鉴啊”

    穿越者听后窃笑

    多蒙:“你在那边笑什么”——淡定的语气

    穿越者:“没什么,你这同门后辈太有才了,但他不知道你野直觉的厉害,他的这番表演是绝对不会奏效的我是笑他本人被当成了猴子耍而却浑然不知还在卖力表演”

    多蒙:“我当然知道在道场第一次见面开始他就有一些话是在骗我只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反驳、戳穿他,要不然当初也不会把他带回黑都让你跟岚审问了”

    阿部:“师叔?我没骗你啊”

    穿越者:“成了,你不用再演了,多蒙不知道怎么戳穿你我来揭开你的假面具你说你是因为一次冒险的投机生意发了一笔小财之后食髓知味一月前才想到找多蒙的是?”

    阿部:“是啊,千真万确,您给我的调查报告就是这么写的啊,我确是发了笔小财”

    穿越者:“不错,谍报部发来的调查报告上面的记录的确与你的证词相符合,之后你的种种行为推敲起来也是合合理,作为一个入行的菜鸟来说能够得满分但我要给你上一课,那就是「细节决定成败」,你之前说是随货物坐着船从南方诸国来到北方诸国的是不是?”

    阿部:“是啊,航行了将近一个月呢”

    穿越者:“哼哼,“将近一个月”,你以前没有做过从南方诸国到北方诸国的远洋船?我告诉你,你记住了在无风期的时候依靠远洋船从南方诸国最北边的港口驶到夜港国需要的时间的确是将近一个月,但是现在是冬季风时期,从南方诸国驶向北方诸国的远洋船在海上遇到的是逆风,至少要一个半月才能到达目的地,你这“将近一个月”的航程是怎么得来的?你能解释一下给我听吗?”

    阿部:“那个其实”——词穷

    穿越者:“不要反口跟我说你走的陆路或者运输实行的人货分离自己用传送魔法先行一步,这两种方法的合理加扯淡你还是老老实实的招了,咱们也不是没有合作的可能,你要是死命不招那我只好让你永远消失了”

    阿部:“细节,呵呵,细节我从小就晕船,这种细节我怎么会注意的到,没想到栽倒在这上面”

    岚:“终于招了吗?那么就实话实说,你是为谁工作的,教皇登拉本吗?”

    阿部:“我怎么会为教皇登拉本工作,他可是东方御剑流的死敌啊”

    多蒙:“这句话倒是一直没有骗我,也就是因为这句话我才把你带回黑都详细审问,当时没有在东方御剑流道场里杀了你”

    阿部:“多谢师叔念及同门之

    多蒙:“要谢我的话就赶快说出你为谁工作”

    阿部:“在我说出为谁工作之前我还有一事要问穿越者,希望您能够回答我”

    穿越者:“什么事?问”

    阿部:“您一开始是怎么看穿我是间谍呢?在质询会之前您应该不知道我在航行时间上的细节纰漏,我没有对您说过啊”

    穿越者:“原来是这件事,很容易啊,我告诉你,你在质询会上不同寻常的表现让我对你产生的怀疑”

    阿部:“不同寻常的表现?什么表现?”

    穿越者:“就是你将紫当成自己人完全信任这个表现啊你刚才也说了“还好我早知道那个紫小姐是总理大人的手下”,你怎么知道的?你从我们给你的档案资料里应该不知道紫是黑骑士的好友,上面只写了上下级的关系而我们也都没告诉过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阿部:“我前天听您说的”——恍然大悟

    穿越者:“不错,就是你前天在我书房里装昏迷时听到我亲口说的,除了那个时候我就再也没有提过紫是我们这一边的自己人在我“打醒”你前,你一直在假装昏迷窃取报,做出这种行为的不是间谍还能是普通商人?”

    阿部:“怪不得昨天晚上对我的求赏还会托词说要研究研究,是为了稳住我好找确凿的证据?我上当了”

重要声明:小说《魔幻世界的经济问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