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册 万魔国改革篇 第四十章 质询会

    第四册万魔国改革篇第四十章质询会

    第二天魔国国会坑庄,黑骑士质询会现场

    蓝苹:“还请黑骑士将自己的真实份向国会、国民公开,不然政府中枢有一个连脸都不露的人类长期活动于于理都说不过去”

    阿部:“正当要求,我遵从”——将头盔脱下

    蓝苹:“命、籍贯、所担当职务”

    阿部:“阿部高和,淬炼国出,现任万魔国独立搜查官”

    乔:“当初为何投靠于魔王大人?”

    阿部:“在家师对教会利用赎罪卷搜刮民脂民膏行为不满的影响下我武艺学成后就投于魔王麾下,为的是反抗教会”

    文苑:“在你师傅的影响下?你师傅是谁?你师出何门?”

    阿部:“在下师出东方御剑流,师从比利海灵顿”

    蓝苹:“可是刺杀教皇的比利海灵顿?”

    阿部:“正是”

    蓝苹:“可有证据?”

    阿部:“有下山时师傅所赐信物为证”——将信物交予蓝苹

    “”——台上阿部对“四魔帮”的各种质询对答如流

    穿越者一方在台下观看、旁听

    岚:“不愧是个文思敏捷、能言善道之徒,那些档案资料记得也很熟答辩起来滴水不漏,台的“三公一母”找不到一点儿破绽”声

    多蒙施加伪装术后参加旁听:“他的那张嘴你我都有体会,说起话来长篇大论一篇一篇的都不用打草稿,只要记住背熟黑骑士相关档案资料就很难问倒他悠久对这件事怎么说?”声

    岚:“大小姐没说什么,只是说要是阿部失败了就立刻在质询会现场杀了他,这样死无对证,将这件事变成一桩悬案,刺客我都已经埋伏好了”声

    多蒙:“这还叫没说什么,都准备好善后了”声

    岚:“这是不得已你放心,保证做的干净利索”声

    穿越者:“都别说了,蓝苹知道咱们把相关档案拿走就不会在这方面费太多时间,真正的难关要来了”声

    质询会台上带上来一批证魔证人

    蓝苹:“现在我按照姓名笔画依次传唤相关魔族还证明你的话是否属实第一位,现任特区联络官的紫小姐”——紫上台

    蓝苹:“你能确认他刚才所言句句属实吗?”

    紫:“黑骑士刚才所言句句属实,他对我说过戴着头盔只是个人习惯而已”

    乔:“那你也确定他与当时代理人类特区首任行政首长的黑骑士是同一人?”

    紫:“我虽然没有看过黑骑士的脸,但他的外貌特征跟人类特区代理特首完全一样”

    文苑:“也就是说高、体态、毛发颜色等等穿着盔甲能看见的部位完全一样是吗?”

    紫:“是的”

    宏文:“那么所用的武艺呢?剑法之类的,你见过吗?”

    紫:“我和黑骑士当时一起执行的是秘密侦查任务但并没有一起参加过战斗,各位的档案上应该有写,所以我没见过黑骑士所用的武艺”

    蓝苹:“恩,的确档案上是这么写的,第一位证魔你退下,现在让下一批证魔上来”

    阿部:“下一批证魔一起上来?不是按姓名笔画依次传唤吗?”

    乔:“他们都叫“保安”威虎山上的保安,当然一起上来了”

    阿部:“”——无语

    宏文:“你们见过黑骑士吗?”

    保安们:“我等见到的黑骑士是施过伪装术的黑骑士,并没有见过黑骑士真容”

    文苑:“那你们当时是怎么知道他是黑骑士的?”

    保安们:“当时魔狼督军通过黑骑士的剑法认出了他,我们才知道之前与我们交手的是黑骑士”

    乔:“这么说你们认得出黑骑士的剑法了?”

    保安们:“的确认得”

    台下

    穿越者:“果然来了”声

    多蒙:“放心,我已经把威虎山上斗保安时所用剑法、招式告诉阿部了”声

    台上

    蓝苹:“好那么阿部先生就请使出当时迎战保安们所用的剑法,我们好对证一下”

    阿部:“在我表演剑法前还请问蓝苹议长,要是这些保安故意撒谎、陷害我怎么办?当时他们可是被我狠狠教训过一顿,有的伤了有的残了还有一半同为白虎族的保安就是死在我的剑下,您如何保证他们不会借故报复我,故意说我是冒名顶替的,为自己和死去的族人报仇并且随了你的心愿?”

    台下

    穿越者:“干得漂亮,还好没让你这呆子亲自上场,不然非得中了“三公一母”的圈”声

    多蒙:“不知道昨天下午是哪个家伙慌了神不惜要我毁容也要让我亲自上场”声

    台上

    蓝苹:“什么叫随了我的心愿?我这只是为了保险起见而让证魔做出相应的佐证”

    阿部:“佐证?我刚才都回答了四位的各种问题,你们也没有提出任何异议,这就说明我的回答完全符合你们手中的黑骑士档案副本,这还不能证明吗?还要什么佐证?”

    蓝苹:“当然要佐证,你也说了,我们手上的是黑骑士档案的副本,根据国家档案局管理记录档案的原始资料昨天下午已经被黑骑士自己拿走了,你既然声称自己是黑骑士就不会不知道”

    阿部:“这我当然知道,是我自己去拿的啊”

    蓝苹:“那你为什么要去拿自己的档案资料?你要是一直都是黑骑士还怕我们依照上面的所记载的况逐一提问吗?明显就是做贼心虚”

    阿部:“哈哈哈,不知道是谁做贼心虚对我的份问题小题大做要求开质询会,还要这么多与我有仇怨的魔族来作魔证,明显是你们想陷害我,好封住我的口隐瞒住昨天你在总理府邸里的那番失态”

    台下

    “嗡~”——旁听者一片哗然

    台上

    蓝苹:“肃静、肃静你这是在哗众取宠、胡说八道我昨天在总理府邸发生的误会是我的私事与此事无关,你不要想把水搅浑妄图脱况且我要相关魔族作证就是因为我们没有原始资料,副本的资料不完全可靠,我们当然需要当时现场参与者的证言作为佐证了你赶快正面回答我,你昨天为什么要拿走档案的原始资料?”

    阿部:“我要订正蓝苹议长一点,那原始资料不是我自己想拿的,我那是依照总理手令去国务院下属的国家档案局取走的,完全是公事”

    蓝苹:“公事?好个公事大家都知道黑骑士是总理的好基友,总理下达手令要求黑骑士拿走自己档案的原始资料怎么可能是出于公事?怎么会不惹人怀疑其中是否有什么秘密?比如说原本的黑骑士的真实份见不得光就让别人背熟这些档案来冒名顶替黑骑士参加这场质询会?”

    阿部:“你在血口喷人总理让我拿走自己档案的原始资料就是防止落入你的手里,谁知道你们会不会篡改原始资料来在今天陷害我?昨天你在总理府邸的疯话好多人都知道,总理这么做完全是为了质询会能得到公正的结果,全部是为了公益况且档案的原始资料我们也没有留在自己手中,昨天就已经通过邮政系统邮寄给司法机关了不信的话你们可以去黑都高等法院查证,上面有驿站的邮戳为证”

    台下

    “嗡~”——旁听者又是一片哗然

    穿越者:“你快让谍报部的手下将档案伪装成昨天寄出的包裹放到黑都高等法院的收件处去”声

    岚:“知道了,黑骑士的原始档案在你的府邸我亲自去取省得耽误事”——起离场去办

    穿越者:“好,十六夜认识你,你快去快回”声

    多蒙:“不是?阿部刚才是在信口胡说?他不怕谎言败露?”声

    穿越者:“你不明白吗?阿部知道咱们在旁听,这种依靠咱们权势很容易圆上的谎言他是敢说的,反正有人替他圆谎不会败露”声

    多蒙:“我还以为是你教给他的他的胆子太大了,什么都敢说啊”声

    穿越者:“这你就不懂了,胆大敢说是一个骗子的应该有品质,阿部真是块璞玉,是个人才”声

    多蒙:“也就是你认为这种会骗人的大忽悠是个人才,不过现在刚好用来对付“三公一母”的质询,以毒攻毒啊”声

    台上

    蓝苹:“秩序、秩序好容易才把场面压下来阿部先生果然是伶牙俐齿啊,之前我怎么不知道黑骑士有这么好的口才?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阿部:“蓝苹议长说笑了,您忘了?前些天我成为独立搜查官主管内务部审理“审计风暴”的相关官僚的时候您还说过我口才一流、能力出众呢,《魔民报》和《黑都邮报》上面都有采访您的文章,相同意思的话语都刊载多次了,白纸黑字的报纸您不会否认?乔和文苑两位族长也在,《魔民报》和《黑都邮报》是你们两族的产业,你们应该清楚才是”

    乔:“这个”——无言

    文苑:“啊”——无语

    蓝苹:“两个废物小声这么说阿部先生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答应表演剑法让证魔们认证一下了?虽然你有理由拒绝但动机实在是令人起疑啊”

    阿部:“起疑又怎么样?能把事实改变吗?”

    蓝苹:“当然不能改变事实,但要是那样明天的《魔民报》和《黑都邮报》发表什么样的文章对你的动机进行合理的猜测也是应该的了”

    阿部:“这是在威胁我吗?”——生气状

    蓝苹:“怎么会呢,这只是记者合理的推测,又不是我要写文章,怎么会是威胁呢?况且我又不是《魔民报》和《黑都邮报》的老板,记者、编辑也不归我管,他们在报纸上怎么写、怎么说全部跟我无关”

    阿部:“哼,谁都知道你们四个是一丘之貉也罢,想让我在证魔面前表演剑法也可以,只是我要求那些证魔不能跟四位有任何瓜葛像台上的这些证魔们,除了紫小姐以外全部都是白虎族的族人,让我如何信服他们不会诬陷于我?让台下旁观的人如何能够信服这次质询会公正?让万魔国的全体国民如何信服国会的权威?”——开始唱高调忽悠

    台下

    “噢~”——旁听群众群激奋

    穿越者:“坏了,阿部他说过头了”声

    多蒙:“说过头了?台下大家的绪不是全被调动起来了吗?给台上那四个多大的压力啊,“三公”都已经快坐不住了”声

    穿越者:“那三头蠢猪怎么表现不重要,你没看见蓝苹一点都没慌乱吗?阿部不懂得见好就收,现在不收口过一会儿想收也收不回来了,作为一个职业骗子还欠火候啊”声

    台上

    蓝苹:“安静、安静阿部先生此话有理,我们四位国会议员是提出召开质询会的也是主持质询会的,证魔方面出于我们四大部族和与我们四大部族有利益关系的魔族理应避嫌”——缓和台下旁听群众

    阿部:“不错,要是想要我相信证魔不会受到外在因素影响被某些势力所控而故意讲出诬陷我的证词的话,那么证魔就要有一种脱于世的份,我在他面前表演剑法所得到的证词才可能被万魔国的所有国民相信,今天质询会的公正才不会受到质疑,之后得出的结果才经得起历史的考验”——继续加大调门忽悠

    宏文:“你提出的条件根本就是强魔所难,这种证魔那里能找得到?”

    乔:“就是,我们四大部族族人总数占万魔国国民总数的40%,再加上有利益关联的其他部族,总数量是多少我们都不知道,你叫我们怎么找?”

    文苑:“我看你是根本就是藐视质询会、藐视我们这些国会议员,不想正经答辩”

    阿部:“我到底有没有正经答辩底下的旁听者都知道,诸位之前的质询我也都一一回答了并没有任何藐视之意,我只是不认同这些白虎族的证魔而已,他们作证无法做到公平、公正”

    蓝苹:“好那我就叫最后一位证魔登场,他体积较大,大家先把台上清楚一块空地来”——指挥证魔们散开

    阿部:“最后一位证魔?他能有脱于世的份并跟你们四大部族毫无瓜葛吗?如果没有的话就算你们把他叫上来我也不会表演剑术以供佐证”

    蓝苹:“阿部先生放心,这最后一位证魔是属于隐士部族的魔族,跟所有主流魔族都没有利害关系,份是脱于世的,必定能够被台下旁听的群众所接受”

    阿部:“啊?还有这种证魔?究竟是谁?”

    蓝苹:“马上你就知道向空中大喊红龙大公,请登场”

    红龙大公从天空飞到台上与阿部对视

    红龙大公:“黑骑士好久不见了”

    蓝苹:“红龙大公先不要这么说,阿部先生是不是黑骑士现在还有一些疑点,您不能立即就下定论啊,不要忘了我之前嘱咐您的话啊”

    红龙大公:“我记得,不就是让我看看他的剑术是不是与我交手的黑骑士所使用的嘛,我刚才是太激动才失言的,毕竟好几册都没登场了,今天得到这个露脸的机会太激动了,还请议长多包涵”

    蓝苹:“您不要激动,只要您按咱们之前商量好的当个证魔就可以了对阿部阿部先生对红龙大公作为证魔没有异议?”

    阿部:“”——被红龙大公吓傻了,发呆中对蓝苹所问一点儿都没反应

    蓝苹:“你不说话那就是默认了哦”——得意

    台下

    多蒙:“坏了,坏了,阿部怎么不反对啊?我当时伤过红龙大公而且还夺走了红龙族圣地红龙谷,勉强来说他对黑骑士也是有怨恨的,我都能强词夺理拒绝掉他怎么会没反应了?”声

    穿越者小声:“不明白吗?他已经吓傻了,没见过大场面的废物,被一条龙吓成这样岚呢?赶快叫刺客将阿部灭口啊,等会儿就来不及了”——寻找岚的踪影

    多蒙:“你忘了?刚才岚亲自去圆原始档案的谎言了,现在还没回来”声

    穿越者:“我了个去,岚这么稳重的家伙竟然也给我关键时刻掉链子,去前也不把现场指挥刺客行动的权力移交给我,叫我在这里傻看着吗?现在只有求老天保佑阿部的东方御剑流剑术不会被红龙大公看透”声

    多蒙:“不可能啊,当时我跟红龙大公激战了三天三夜,他对我的战斗方式非常熟悉可以说是了若指掌,阿部的东方御剑流剑术虽然外在招式跟我的一样但内里的威力却是天差地别他蒙一蒙白虎族的那些保安、邦政府军士兵还可以,但想蒙红龙大公?那不是开玩笑吗?”声

    穿越者:“那只好祈祷了祈祷蓝苹计得逞、红龙大公识破阿部”声祈祷中

    多蒙:“你也被吓傻了?祈祷都搞反了,祈求免祸降福才是,你却祈求降祸?”声

    穿越者:“我才没被吓傻呢,有你这个大祥瑞在我边大祈愿术都能变成大诅咒术,我能正向祈祷吗?”声

    多蒙:“”——无语

    台上

    蓝苹:“阿部先生既然已经答应,那么就请表演一下之前与红龙大公交手时所用的剑术”

    阿部:“”呆中

    蓝苹:“阿部先生?阿部先生”——大喊

    阿部:“啊?啊~”——反应过来

    蓝苹:“请表演剑术”

    阿部:“啊,是”

重要声明:小说《魔幻世界的经济问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