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册 万魔国改革篇 第三十九章 狸猫换黑骑士

    第四册万魔国改革篇第三十九章狸猫换黑骑士

    穿越者:“当然是我亲生的,蓝苹姐姐您这么问什么意思?”

    蓝苹:“什么意思?我呸你还好意思问我什么意思?她就根本不可能是你亲生的女儿”

    穿越者:“嗯?我这儿尊敬你的,管你叫国母、蓝苹姐姐,对你投之以诚,待之以礼,不曾有任何无诚无礼之处,奥斯卡和富治都看在眼里,你这儿怎么血口喷人啊?”

    奥斯卡:“总理,您就不要再拱火添乱了,我刚才已经叫手下用传音之喉联络医院找医生了,过不了多久医疗机构就派救护车来了,您就先顺着我姑姑点,不要再刺激她了”

    蓝苹:“你这个糊涂蛋胡说些什么,找什么医生他女儿就是二十三年前的那个怪物勇者,那神态、那气质、那眼神跟当年一模一样,我感受的清清楚楚,化成灰我都认得,你被他们给忽悠了”——冲着奥斯卡大骂

    穿越者:“你竟然污蔑我老婆给我戴绿帽,刚才说孩子不是我的,可怜孩子她妈死得早没有办法过来抽你,现在加跟我这儿胡说八道是?为了我死去的老婆和孩子我不能忍了,这欺人太甚了,富治,你见过我女儿几次,你说她才几岁,二十三年前能成为勇者吗?二十三年前我孩子还没出生呢”

    富治:“总理,您就别说了,您说的我完全明白,只是跟疯子说什么道理都是没用的,解释不通的,只是平白的生气而已”

    蓝苹:“你们两个都被他骗了,那个绝对不是他女儿,是勇者啊我明白了,你在包庇她,你是人类阵营的间谍,是为了破坏我们万魔国的千秋大业来的”

    岚:“蓝苹这种话可不能瞎说,穿越者可是经过魔王大人提名,国会两院表决通过的万魔国总理他要是人类的间谍,那么整个政府和国会都是被他策反了的叛徒”

    多蒙:“她就是一个疯子,明眼人都知道,你还跟他啰嗦什么赶快把她抓起来送进精神病院,省得她胡说八道、蛊惑魔心”

    蓝苹:“你们两个刚才起就为他说话肯定也是间谍”

    岚:“还在胡说八道,谍报部是有自查机构的,专门查找组织内部细,我这么多年都是顺利通过,你的意思是说谍报部都是废物吗?”

    蓝苹:“哼,你是搞报出的,拥有很高的反侦察能力,查不出什么不奇怪,你早就将份掩饰好了说起来黑骑士,你除了总理好基友的和魔王上的种.马这两个私人份外,我们这些议员连你的真面目都还不知道呢你可是当过独立搜查官、掌管过内务部的人类,怎么还会一直把头盔戴在头上,无论屋里还是屋外、无论是刮风还是下雨全戴着,太奇怪了,是不是因为你的脸见不得光啊?”

    多蒙:““——一惊

    蓝苹:“哼哼,回答不上来了?”

    穿越者:“平时喜欢戴着头盔又怎么了,宣传部部长建相不就是在人面前永远头顶不见天,无论黑天白天,室内室外,他总是戴着一顶帽子个人的习惯而已,你怎么不说建相也是间谍啊,是不是因为他是你那一边的党羽?想借抓人类间谍的名义来铲除我啊?”

    富治:“总理,这话不能随便说啊,点明了以后见面就没有转圜的余地了”——大惊失色

    穿越者:“富治你怎么拉偏架啊?你一直都在现场,是谁先闹得过分没留转圜余地了?我这只是自卫反击而已”

    奥斯卡:“总理你别说了,救护车已经来了对精神病院的男护士们就是她,你们下手轻点,不要伤到我姑姑”

    精神病院的男护士们:“知道了,交给我们”前动手

    蓝苹:“你们这是要干什么,我没疯我不是精神病”——一边喊着一边被男护士们制服,穿上拘束衣

    穿越者:“赶快把这个疯婆子给我带走,关在精神病院里好好治疗,治不好就千万不要放出来,省得乱咬人”

    蓝苹:“你就现在先得意,我明天就在国会提出议案要黑骑士立即公开个人份资料并在国会当众验明正,看看有没有什么见不得光的地方到时候你们就全部死定了”——一边喊一边挣扎着被押上救护车

    送走蓝苹一行魔族之后,总理府邸,书房

    多蒙:“还好你反应快替我解了围,不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了”

    穿越者:“你以为我愿意啊?我是迫不得已才又帮你擦了股,但这只是暂时的应付了过去,你已经被蓝苹盯上,黑骑士的头盔是戴不了多久了”

    多蒙:“怎么会呢?蓝苹都已经被抓走关进精神病院里了,你认为还能如她所说明天就要我去国会当众摘下头盔、验明正?你多虑了”

    穿越者:“我多虑了?我是少虑才是没有想到事竟然是坏在了十六夜上,这下蓝苹今后非得不计代价、疯狂的攻击我,我又添了一个生涯的死敌”

    多蒙:“你的意思是蓝苹很快就能从精神病院里出来?不可能?”

    穿越者:“你以为蓝苹是没权没势没钱的普通上访群众啊?随便架走关到精神病院里就没人过问、永无音信了?我看她到精神病院后就能够重获自由了,医生们不傻,有病没病一试就知,又没有领导施压要求把她判定成精神病”

    岚:“的确事很可能这样发展,为了能掌握况我刚才让猫跟随救护车到医院刺探下精神病院的报,看看医生会不会侥幸误诊”——用传音之喉联络猫

    十六夜:“事件因我而起我会负起责任,我这就去精神病院外面埋伏好,等她一出来就杀了她”——

    穿越者:“哎呦我的姑,您放过我一马您要是想去杀她先把我杀了得了,我也落得个痛快”——将十六夜拦住

    十六夜:“又不是在这里杀了她,你怕什么,怕我失手?”

    穿越者:“不是怕你失手,我之前也说了,“现在、这里,绝对不能杀”,现在时机不成熟啊”

    岚:“现在不仅时机不成熟了,连地点也不成熟了猫报告我说蓝苹现在已经被救护车送回了府邸保护了起来,精神科医生到她的府邸为她诊断了,看来奥斯卡为了减少此事对家族的不良影响开始就没有将蓝苹送精神病院治疗的打算”——将从传音之喉中得到的报告诉其他人

    穿越者:“唉,现在想要收买精神科医生诊断出她有病的方法都做不到了,还是想想明天该怎么对付蓝苹在国会里质询黑骑士、要求黑骑士就份问题进行公开答辩你们有什么好办法吗?”

    多蒙:“这还能有什么办法,肯定是对蓝苹明天的提案严词拒绝啊,难道还要我站上去公开答辩?那我还是马上跑路来的实际”

    穿越者:“严词拒绝?你以为万魔国国会是你家开的,说拒绝就拒绝?蓝苹还是多数党领袖、下议院议长,她的提案你一个小小的政府独立搜查官能违抗的了,连我这个总理都不能直接拒绝?至于跑路?你自己倒是孜然一,带着红随时都可以远走高飞,但是我们呢?我、悠久、岚等等一大堆人类、魔族都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根本就没法走”

    岚:“穿越者说的不错,你能跑,我们不能跑而且你一旦跑了,我们就全部遭殃了”

    多蒙:“那怎么办?我的脸不能露啊,我不但当过冬临国大使还是著名的守护勇者,国会里肯定有认得我的,我同意接受质询的话大家也会完蛋的已经没路可走了吗?”

    穿越者:“还不到绝望的时候,我有个办法,就像以前我伪装成黑骑士参加冬临国大使馆启用晚宴与你会面、替你解围那次一样,找一个体型、肤色、眼睛颜色都完全一样的人类伪装成黑骑士替你去国会接受质询,来个狸猫换太子,让他在所有国会议员面前脱下头盔进行公开答辩我只要让他把黑骑士历次的行动报告记熟,答辩时不露出马脚即可蒙混过关,多蒙也就逃过一劫了”

    多蒙:“果然是好计策,你的保镖、护卫或者商业协会会计里有没有合适人选?毕竟黑都里的人类都跟你有关,都是走私商业协会的员工,你应该知道”

    穿越者:“这只狸猫不能从走私商业协会派来黑都帮助我的保镖和会计里面找,他们已经曝光了,只能从特区里的走私商业协会总部在征调人手我计算下,背熟黑骑士以往的行动报告所需的时间加上从特区用传送魔法赶到黑都的路途时间勉强够我这就联络走私商业协会总经理,让他抽派合适的人手过来这是我以总理份下的手令,多蒙你赶快去国务院下属的国家档案局把你以黑骑士份历次行动的档案记录拿过来,狸猫来了之后就能让他开始背了”——将手令交予多蒙

    多蒙:“好的,你也要把你伪装黑骑士时的经历准备好,这样才不会露出破绽”

    岚:“我回谍报部一趟,把黑骑士历次行动以来寻求的相关报支援记录也调出来,确保万无一失”

    穿越者:“好,你们俩快去快回,我怕蓝苹动手比咱们早,提前把相关档案记录提走或者封存了”

    多蒙、岚:“知道了”——各自出门

    一小时后,岚和多蒙回到总理府邸

    多蒙:“真是好险,我刚把相关档案拿到手离开了国家档案局,富治部长的巨蜥蜴旅行车就开到了档案局门口,我们俩相差只是前后脚的时间岚,你那边怎么样?还顺利吗?”

    岚:“报系统里没有蓝苹的党羽,我这边进行的还算顺利看着穿越者你怎么了?失魂落魄的样子,你那边的替人选出现问题了?”

    穿越者:“出现大问题了,这下死定了”——慌乱不已

    多蒙:“出现大问题?我这样外貌特征的机灵人选就这么难找?不能啊,我又不是长得两耳垂肩,双手长过膝盖,碧眼紫髯这种残疾人、怪胎式的外貌,只是个年轻、健壮的普通人外貌,你的走私商业协会雇员那么多还能找不到?”

    穿越者:“当然不是找不到,但那只是外貌特征一样,里面完全不同啊,明天根本就瞒不过去想办法对了,你赶快把自己毁容,明天亲自去国会答辩,这样就能过关了十六夜,快去准备沸水,把多蒙的脸给烫烂”

    多蒙:“停、停、停,你给我打住你怎么了?慌成了这样?完全不像平时的你,一副智珠在握的样子,还想用沸水烫我脸把我毁容,你受什么刺激了?”

    岚:“到底出什么事儿了,让你将刚才的计划否定推翻?你说的“里面完全不同”是什么意思?”

    穿越者:“你们不知道,我刚才用传音之喉联络走私商业协会总经理,向他传达我的指示,让他立即执行狸猫计划结果没过多久就收到他从特首建华那里得到的消息,魔族特区联络员紫接到上级紧急召回命令,要求她明天就要抵达黑都去国会报到这不是蓝苹在召集相关魔族验证黑骑士真,以防我的狸猫换太子之计吗?替计划已经行不通了”

    多蒙:“这怕什么,紫知道实、是咱们这一边的魔族,会替我保守秘密明天在国会,不会证明接受国会质询的黑骑士不是原来的黑骑士”

    穿越者:“你想的太天真了,你以为蓝苹就只找了紫一个魔族吗?白虎族族长乔能找到多少个接触过黑骑士的族人你想过吗?威虎山上的保安、座山虎的秘书、白虎团团员,我都数不过来了你认为他们能像紫一样自觉的帮你保密?明天不会揭发?”

    多蒙:“那怎么办?反正我是绝对不同意毁容的”

    穿越者:“你又不是靠脸吃饭,怕毛”

    多蒙:“我不怕毛,怕疼这又不是你的脸,你当然豁得出去了能不能像上次我伪装成巨狼将军一样,对我释放伪装术明天蒙混过关?”

    穿越者:“不成啊,蓝苹都召集魔证来防止替了,怎么会想不到防止伪装术变脸?你就听我的,把脸豁出去”

    多蒙:“不干、不干、不干,小说里面有残废的男主角、变态的男主角、长相猥琐的男主角、甚至死去的男主角,但是从来就没有中途被毁容了的男主角,我才不去破这个例呢真就没有其他的办法了?找一个能装的惟妙惟肖替就这么难?”

    穿越者:“当然难了,这个狸猫不仅要在外貌特征上跟你一样还要精通东方御剑流武艺并背熟黑骑士相关资料要是时间充裕的话我还能派人去冬临国的东方御剑流道场找合适人选,但现在的问题是明天黑骑士就要在国会公开接受质询,经过我的计算从黑都到冬临国来回最快要三天,这还没有加上让狸猫背熟黑骑士相关资料所用时间呢,所以这办法根本就不可能使用了你让我在半天的时间里哪里能找到一个外貌特征跟你一样还精通东方御剑流武艺,并且为人机灵能辨、口才甚好的狸猫啊?”

    多蒙和岚突然用手指向穿越者

    穿越者:“你们俩怎么突然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指向我?我是装扮过黑骑士不假但万魔国里谁不认识我啊?难道你们俩是想把我豁出去毁容?不成啊,我不会东方御剑流的武艺,明天保证露馅啊”——一头雾水

    岚:“不是说你,是指你后那个正在处于昏迷中的有间谍嫌疑的家伙”前解开绑着的绳子

    多蒙:“恩,戴上头盔后这外貌特征跟我完全一样啊,高、体态也差不多”——将魔王头盔戴在阿部头上仔细观看

    穿越者:“你们俩谁跟我解释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个大男人到底是谁?我完全迷糊了”

    多蒙和岚将阿部的况解释给穿越者听

    穿越者:“啊呀,真是天无绝人之路,这个阿部实在是上天赐给我的好男人啊醒醒、醒醒”——轻轻的扇巴掌,打醒阿部

    阿部:“这、这是哪里?看见多蒙哎呀师叔,我真不是间谍,我只是想要与特区做生意赚大钱而已,您要相信我啊”——继续辩解

    多蒙:“要我相信你可以,你要为我办件事”

    阿部:“师叔尽请吩咐,我一定全力以赴为您办成”

    穿越者:“好,我就等你这句话了,你可不要反悔啊”

    岚:“你要小心他真是教皇登拉本派来的间谍,我们还没有验证他的真实份”

    穿越者:“没关系,无论他是什么份只要他想活着回到人类世界就必定需要咱们的帮助,为了取得我们的帮助他就必须尽全力帮咱们,做到礼尚往来、相互利用所以他要是受过间谍训练的话好,这样明天才能将黑骑士表演好”

    阿部:“活着回到人类世界?这里是什么地方?特区吗?”

    穿越者:“这里是魔族世界的心脏——万魔国首都黑都”

    阿部:“”——脸色开始发白

    穿越者:“不要害怕,只要你听我们的吩咐,明天帮我们办好一件事,金银财宝大大的有但要是不听指挥还心存侥幸想要逃跑,我保证你必然是死无葬之地”——萝卜加大棒忽悠

    阿部:“你保证?你是谁?凭什么保证?”

    多蒙:“他是走私商业协会董事长、万魔国的首位人类总穿越者,你现在的小命儿就掌握在他手上”

    阿部:“原来是师叔的好基友,您放心我一定帮您完成任务,打消误解、取得您与师叔的信任”

重要声明:小说《魔幻世界的经济问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