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册 万魔国改革篇 第三十八章 麻烦找上门

    第四册万魔国改革篇第三十八章麻烦找上门

    三天后下午魔国黑都国母蓝苹府邸,富治前来拜访

    富治在奥斯卡的引领下进入书房

    蓝苹:“富治怎么有空到我这里来了?你刚兼任公安部长接手武强以前负责的工作不久,现在应该正是忙不过来的时候,怎么能按时下班呢?是不是工作遇到了困难要我出面帮忙?”

    富治:“回禀国母,在国母的大力支持下让我顺利的兼任公安部长,政府里的官僚都知道我是您的人,没有一个给我下子、穿小鞋的,工作根是顺利”

    蓝苹:“那也是你有真本事、工作干得出色,对待同僚也很和气,处事圆滑,比武强那个目空一切、狂妄自大的家伙好得多,接任公安部长自然顺利不过你这次不是工作上要我帮忙,那你来找我是做什么来了?”

    富治:“我这次来拜访国母是为了实现国母的之前的愿望,让您不留遗憾”

    蓝苹:“之前的愿望?不留遗憾?什么意思?”

    富治:“上次我和国母谈到总理千金的时候,您不是说那孩子跟您小时候很像,机灵、有气质,您想见她一面吗?然而顾忌与总理的关系和其他事就没有去做,留下遗憾了吗?”

    蓝苹:“是啊,我是说过怎么的,富治,你把总理千金带来了?”

    富治:“这倒没有,我与总理并不熟,怎么可能私下里把他女儿带出来我是找到了她的画像,这次带来献与国母,以实现国母的之前的愿望”——准备呈上画像

    蓝苹:“你先等一下”——面显不悦

    富治:“啊?国母有何吩咐?”

    蓝苹:“这画像是怎么得来的?你自己画的?”

    富治:“您放心,不是我画的,这是我从黑都第一师范学校的艺术系学生手里得来的,保证画工达到平均水平”

    蓝苹:“第一师范学校的艺术系学生手里得来的?你怎么去那里找到了总理千金的画像?”

    富治:“我之前跟您说过了,我的绘画水平不高,作品完全失真无法达到一般标准,所以我就去寻找总理刚来黑都的时候带女儿出来游览的报,毕竟那时候他还不是总理顾忌得少,游览途中很可能留下画像,结果报和画像都没有找到正当我要放弃的时候我得知总理在第一师范学校学习期间和一个女仆打扮的人类女孩子在音乐课上实验声波武器的报,这个女仆打扮的人类女孩子引起了我的注意当时实验现场是音乐教室,属于第一师范学校的艺术系,旁听的艺术系学生不少,其中有个学生觉得人类少见就在实验前将舞台上的两人画了下来我将那幅画拿过来一看,那个人类女孩子果然就是总理千金,她肯定是化妆后跑出来和总理一起玩的,那天伪装成女仆是轻车熟路、早有心得了”

    蓝苹:“这事儿我知道,当时教师都闹到我这里来了,说是他私自带其他份不明的人进入校园实施破坏,要给总理退学处分,后来看在我的面子上才改为在家反省一天”

    富治:“就是那件事,那天总理说自己女儿太淘气把她放出去肯定会惹祸,原来是早就吃过这方面的苦了怪不得实施封闭教育,一直不让孩子出门,要把她教育成淑女了”

    蓝苹:“哼,你推理的很好啊”——不高兴

    富治:“国母?”——察觉出不对

    蓝苹:“富治啊,富治,你把才能用在这上让我说你什么好呢?你以为你这么费尽心机的讨好我我会高兴吗?我告诉你,对于我而言族人衷于正经事是第一关心的,我个人的喜好都是次要的,你的才能用在这种地方就是浪费,我对你真是失望”

    富治:“国母不要生气,富治是没有理解国母真正的心思才做出这种浪费才能的蠢事现在富治向您保证同样错误从此以后绝不再犯”

    奥斯卡:“姑姑,富治部长也是一片好心才费尽周折的寻得此画,您就不要不高兴了”——帮忙求

    蓝苹:“唉以后不许再犯了”——伸手向富治要画

    富治:“是、是,今后绝不再犯”——将画献与蓝苹

    蓝苹观看画像:“这就是总理千金?长得的确是很机灵,还有点眼熟”——突然愣住

    富治:“国母?”

    奥斯卡:“姑姑?”

    蓝苹:“啊”——突然将画扔掉,慌忙起后退躲避

    “咕咚”——被书桌、椅子绊倒

    蓝苹:“不、不可能,她早就死了早就死了尸骨无存啊师父,救我呀”——歇斯底里,满地打滚

    富治:“国、国母?你怎么了?”足无措

    奥斯卡上前想要摁住蓝苹

    奥斯卡对富治喊:“姑姑是犯老毛病了,你快帮我制住她,不要让她伤到自己”

    富治:“噢国母,富治冒犯了”——帮奥斯卡将蓝苹摁住

    富治:“大侄子,国母这是什么病啊?怎么得的?”

    奥斯卡:“这是姑姑当年在大灾难侥幸逃生后所留下的精神创伤,已经二十多年没犯了,今天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复发了你摁住她,我去拿药”

    蓝苹:“不、不用了,我缓过来了,扶我起来”——叫住奥斯卡

    奥斯卡:“是,我去倒杯茶给您压压惊富治部长你扶姑姑起来”

    蓝苹坐好,喝茶压惊

    富治:“国母,是什么东西惹得您犯了老毛病?”

    蓝苹:“还能是什么东西,就是这幅画”

    富治:“这幅画?没画什么不太和谐的东西啊很好,很和谐啊”

    蓝苹:“很好,很和谐?根本就是很黄,很暴力”

    富治仔细观看:“恕在下眼拙,我还是没看出是什么刺激您了”

    蓝苹:“你看不出来不奇怪,我是被画上总理千金的长相给吓着了,引起了我的老毛病”

    富治:“您刚才也说了,这孩子长得不是机灵的嘛,不可怕啊”

    蓝苹:“那是对你而言,她长得太像我以前遇见的人类勇者了”

    富治:“不就是个人类勇者嘛,魔王军里资历老一点的督军有几个没有杀过这种炮灰,您应该知道啊”

    蓝苹:“我说的不是那种废物,我知道人类勇者里面存在着十分可怕的怪物,比如她,让我留下了永久的精神创伤”——指了指画像

    奥斯卡:“啊?这个人类勇者才是您真正的病根?不是大灾难给您带来的后遗症?”

    蓝苹:“恩,我接下来说的你们俩不要瞎传,一定要保守住秘密”

    富治、奥斯卡:“是,我们一定严守秘密”

    蓝苹:“二十三年前,我带领着国会代表团去南方视察「曼哈顿计划」的进展况,随行的还有各个国会议员精锐保镖组成的保镖团,我们在实验场碰到了她所带领的五人勇者小队潜入,双方立即发生了冲突当时我们的数量是他们的十几倍,还有实验场的警卫帮忙,但就是这样我们也没有坚持过八分钟,除了我受重伤在后续部队的掩护下单独离开现场并用传送魔法远遁外,其他的成员都被杀死指画像就是她,她一个人就杀死了代表团总数的一半儿,她化成灰我都认得实验场的设备因为被战斗破坏的太严重导致魔法能量暴走进而引发了大灾难,所有人全部尸骨无存事后,我怕说出实会对当时已经处于混乱的临时政府以大的打击从而影响救灾行动,我就将真相隐瞒了起来但与她的战斗画面却像幽灵一样缠着我,给我留下了精神创伤,我用了两年时间治疗才恢复正常要不然去年魔王城被守护勇者突破并将魔王击伤的时候,我会在国会提案立即停止季攻势召回前线督军查明事件缘由吗?我就是怕人类再出现一个她这样的怪物勇者”

    奥斯卡:“怪不得姑姑去年在大部分国会议员质疑魔王被勇者击伤一事真伪的时候会反常的提出停止季攻势、召回前线督军的议案,原来是顾虑此事”

    富治:“经过事后调查,那个守护勇者还是有些能力,跟那帮炮灰不同,国母所虑是对的但国母还是要放宽心,不要被她的幽灵一直缠下去,毕竟已经是二十三年前的事的了,她也在大灾难中尸骨无存,现在对您已经毫无威胁了您是我族的族长,应该拿出族长勇气勇敢面对,这样才能带领我族再现过去的辉煌”——忽悠

    蓝苹:“富治你说的对,我怎么能让以前的影绊住我前进的步伐、阻碍我最终的理想呢,我要勇敢的面对她富治、奥斯卡,你们俩现在陪我一起去总理府邸,我要直面我的恐惧并战胜它”——信以为真

    富治、奥斯卡互视一眼:“是”——出言制止但怕引起蓝苹再犯病,没有反对

    总理府邸,书房

    多蒙连同岚和猫将昏迷的阿部绑来

    穿越者:“你小子不给我好好的回老家成亲冲喜、度蜜月,这么快跑回来做什么?还跟岚和猫给我绑来了一个昏迷的大男人,你们什么意思?”

    多蒙:“你以为我愿意吗?都是因为你的关系,关于我取向的谣言在北方诸国泛滥成灾,我一天都呆不下去了,还想回老家结婚、安稳的度蜜月?”

    岚:“你都灌输给了他些什么东西?什么渣滓坑、黑公馆?我们谍报部和军室从来没有设立过这种集中营多蒙一回来就带着这个有间谍嫌疑的家伙来找我们,要我们派出渣滓坑、黑公馆的专业人士来审问,害的我们俩跟他解释了好久”

    猫:“而且这个嫌犯见到我们后就一直胡说八道,跟一群苍蝇在我们的耳边转一样,审问刚开始不久我们就受不了了,直接打晕搬到你这里来交给你对付,毕竟你是所有事的罪魁祸首”

    穿越者:“你们这都什么跟什么啊,一进门来就联合起来数落我,我都没搞清到底发生了什么就挨了一顿狗呲你们都先给我解释一下”

    多蒙将事的来龙去脉解释了一遍给穿越者

    多蒙:“事就是这样,这都是你的错,快给我想办法解决”

    穿越者:“这就都是我的错了?你也真”“啊”——被凄厉的悲鸣打断

    穿越者:“怎么回事?谁家杀猪了?”

    “师父,救我呀”——府邸门厅发出呼救声

    穿越者:“不对啊,是从我家门厅发出来的,而且声音怎么这么耳熟?”

    岚:“像是蓝苹的声音”

    穿越者:“不能啊,蓝苹怎么会发出这种声音,这是何等失态?”

    “砰”夜推门进来

    穿越者:“咋回事?你怎么不敲门就闯进来了?要是让一般的下人、保镖碰巧看到我书房里绑着个昏迷的大男人他们会怎么想?”

    十六夜:“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麻烦已经自动找上我了,现在就在门厅”

    穿越者:“啊?什么麻烦?”

    十六夜“那个富治带着你之前给我看的画像上的女魔族和另一个魔族来登门拜访你了,我当时没认出那个女魔族就是我第一个没杀了的家伙就装成你女儿上去迎接,结果反而被她认出来了,她现在正在门厅歇斯底里的又喊又闹、满地打滚呢”

    穿越者:“我就知道你小子不冲喜直接回来这里找我我就没有好事儿,只是你这雷给我引的也太大了?想害死我们啊?”——抓住多蒙领子直摇

    多蒙:“你什么意思?我都糊涂了,怎么怪到我头上了?”——一头雾水

    十六夜:“事在这节骨眼上你就别怪他了,现在怎么办?全杀了灭口?”

    穿越者:“杀、杀、杀,你就知道杀人灭口,你以为底下那帮家伙被咱们杀了灭口之后毁尸灭迹就没事了吗?他们一个是政府的公安部长,一个是国会下议院多数党领袖——下议院议长,他们一旦失踪不可能没有人察觉,我也不可能撇清关系到时候追查起来查明了我们这些人的真实份,政府倒台、悠久下野不说,和平进程也就全完了,所以现在、这里,绝对不能杀”

    十六夜:“那就要看你的口才了,能不能忽悠过去,富治和她随行的那个魔族以为她又犯了老病正在拼命劝解呢,应该是不知道我的真实份,事还没有完全搞砸”

    穿越者:“那就好,那就好对多蒙和岚你们跟我一起下去,我忽悠蓝苹,你们忽悠富治,大家插科打诨把水搅浑让随行来的魔族以为是蓝苹自己犯病发疯说胡话,减低她话的可信度”

    岚:“好的”

    多蒙:“我知道了,你松开我”

    总理宅邸门厅

    奥斯卡:“姑姑、姑姑,冷静啊,这不是在家里,这事儿传出去您一世英明全毁了”

    富治:“是啊国母,您可是朱雀族的族长和国会下议院议长啊,不能丢这脸啊”

    蓝苹:“师父,救我呀”——没有反应,继续歇斯底里

    奥斯卡:“都是你这家伙鼓动姑姑来这里说要克服什么心理障碍,这下好了,姑姑彻底坏掉了”

    富治:“我那只是随口说说,想给国母鼓劲,要她增强信心、忘记过去而已,谁想到她当真了,什么都没顾忌直接来总理府邸了”

    奥斯卡:“你还辩解,既然只而已那么怎么在姑姑她真要来的时候不阻止?”——生气

    富治:“你不是也没阻止嘛,干吗光说我?”——翻脸

    穿越者、多蒙和岚来到门厅

    穿越者:“蓝苹姐姐?你怎么了姐姐?这出什么事儿了?姐姐怎么在我家门厅这儿的地上打滚啊”

    多蒙:“富治部长您消消气,现在不是吵架的时候”

    岚:“奥斯卡不要再说了,救你姑姑要紧,快去叫医生来”

    多蒙:“对,赶快送安定医院或者青山医院关起来严加看管”

    蓝苹:“我没疯黑骑士你胡说些什么”——突然反应过来

    多蒙:“你这样还叫没疯?明显是躁狂型精神病发作对奥斯卡她有没有家族精神病史?以前有没有发过病?”

    奥斯卡:“这”——言又止

    蓝苹:“你不用回答他,他又不是医生”

    多蒙:“我的确不是医生你不回答我也没关系,但你要好好的想想、仔细的想想、反复的想想,一会儿真正的医生来了要对他如实交代才不会贻误病,把你姑姑给耽误了”

    穿越者:“恩,是啊,救蓝苹姐姐的命要紧啊,奥斯卡你不要心存顾虑不好意思对医生说明”

    岚:“以前民间就有传闻说国母有歇斯底里的格,癔病很严重你不用为了保护她的名誉而向医生撒谎,这事儿大家都知道,治病要紧啊”——现场吵做一团

    蓝苹:“都给我闭嘴”——大喊,现场安静下来

    蓝苹:“我就问你一件事,这个女孩子到底是不是你亲生女儿?”——将画像扔给穿越者

重要声明:小说《魔幻世界的经济问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