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册 万魔国改革篇 第三十六章 援助的真意

    第四册万魔国改革篇第三十六章援助的真意

    谢胡主教走后

    进席:“哼,什么最高领袖,根本就是在忽悠我,自己想得到实质的援助,我不会再上当了”——摘下伪装

    马丁:“猊下能这么想真是太好了,实在是北方教派之福、北方诸国信众之福”

    进席:“唉,不要再捧我了,你还不知道这么做的危害吗?之前我被底下的马精们吹喇叭抬轿子并将瑟土村农业改革的功劳全部推到了我上,而我也是心智不坚定,中了他们的**计竟然妄自尊大起来要不是各方世俗盟友发表公开信痛骂我,唯一神也在我梦中显灵点醒、挽救我的话,我就会忘记唯一神的教诲并很有可能会被那帮马精们搞得败名裂遗臭万年啊”

    马丁:“猊下不用太过自责,知错能改还是好信徒嘛唯一神在您的梦中显灵施以挽救就表示她没有放弃您,还是对您赋予重望的,您是神选之人啊”

    进席:“神选之人,呵呵也就是你和几个平时在我边信得过的人我才告诉你们这个秘密,要是让外人知道了宣扬出去,教廷就会宣布我为异端,将我逐出教会、开除教籍毕竟按照《唯一神经典》所述教皇才是唯一神在人类世界里的唯一代言人,只有教皇梦中的唯一神才是真正的唯一神,其他人梦中的唯一神都是魔鬼变化的伪神能听到魔鬼声音的自然只能是异端,要受到教会相应的处罚了”

    马丁:“所以在得到了南方教派的支持以后,猊下就提出“真教旨主义”来维护唯一神的真意?”

    进席:“是的,现在时机已经成熟,不能让中央教派自誉为正统的“原教旨主义”继续误读、沾污《唯一神经典》影响广大信众了,这不是也是你所希望的吗?”

    马丁:“属下一直认为唯一神是存在于每一个信徒的心中,人的得救只是因为他对唯一神的信仰以及唯一神的恩赐,要不然《唯一神经典》上怎么会有“义人必因信得生”这样一句话呢?”

    进席:“你说的对,现在教廷的种种做法简直就是对唯一神真意的背叛,还经常指责咱们宣扬歪理邪说,将中央教区内接受唯一神真意的信徒污蔑为修正主义分子加以迫害,我看中央教派的“原教旨主义”才是在亵渎《唯一神经典》,教皇和那一小撮死心塌地的追随者才是真正的修正主义分子”

    马丁:“现在猊下得到了南方教派的拥戴成为南北教派的最高领袖,拥有了能与教廷相抗衡的群众基础,应该向广大信徒喊话,让大家明白唯一神的真意是什么,是与“原教旨主义”做坚决斗争、制止教廷的种种倒行逆施将广大信众从水深火的中央教区中解救出来的绝佳时机啊”

    进席:“绝佳时机?现在先救人才是正经的事针对中央教区内受到教廷污蔑、迫害的信徒出逃一事,我已经交代南方教派和北方教派在的各地修道院对他们施与援手,帮助他们来北方诸国或者南方诸国定居其实我接受南方教派抬轿子成为最高领袖就是为了救人这件事,不然怎么会同意给他们想要的援助、满足他们的狮子大开口我可知道南方教派这盏南方诸国伟大的真教旨主义明灯可是十分费油的”

    马丁:“猊下对被教廷污蔑、迫害的信徒施以援手、救他们一命花费的这些钱财还是值得的,你得到了信徒们的心况且这次有人帮忙共同充当冤大头,咱们也没有破费太多,咱们援助的那点东西就权当《真理》教刊编辑部的编辑们的培训费了”

    进席:“北方圣人的这笔捐款并不好拿啊,他现在可是魔族的总理,份太过于敏感了,那个谢胡主教现在还蒙在鼓里吗?”

    马丁:“回禀猊下,谢胡主教其实早就知道捐助这这印刷设备的是人类特区政府,设备的制造厂商是走私商业协会所属的工厂”

    进席:“哦?那他还敢毫不犹豫的收下?不怕最后落个私通魔族的罪名吗?他可是南方教派的三号人物啊,教派内的宗敌不会少的”

    马丁:“这可能还是与谢胡主教的商人世家出有关,我陪同他办理相关事宜的这几天他没少问我北方圣人的事,也许是他看到特区与北方诸国的贸易繁荣景象后心有所动”

    进席:“那么你就安排了走私商业协会的技术人员打着调试印刷设备的名义随他回到南方诸国好进一步疏通关系?你不怕到时候北方圣人的手下干过头了,破坏了南北教派的联合?我实在是担心啊”——不安

    马丁:“猊下放心,谢胡主教应该也看出我的用意了,他没有拒绝就是表明了态度,就算北方圣人的手下干过头了惹起不怀好意的人注意,他也会出面帮忙维护的况且这次跟他一起回去的走私商业协会技术人员可不是个书呆子,她本的能力加上魔族谍报部的报支持应付南方诸国那帮人可是绰绰有余啊”——忽悠进席红衣主教使他安心

    进席:“噢?看来你跟她很熟啊”

    马丁:“是很熟她虽然出场较少但却是北方圣人当初的和平计划中重要的成员,她被北方圣人称为「隐藏于历史迷雾之后」的灰色魔女卡拉,一直肩负着重大的使命,任何任务交给她都能圆满的完成”——胡说八道一通,继续忽悠进席红衣主教使他安心

    进席:“那我就放心了”

    夜港国不冻港港口

    卡拉:“阿嚏阿嚏”——打喷嚏

    谢胡:“卡拉小姐是不是着凉了,现在是冬末初,北方诸国的恶劣天气能冻死人,就算现在处于冬季风时期归途是顺风但把这印刷设备运回南方诸国还需航行二十来天,还请穿厚点保重体要紧”

    卡拉:“多谢谢胡主教关心,我穿得足够多,这喷嚏八成是因为有人在背后念叨我才打的”

    谢胡:“卡拉小姐年纪轻轻却是走私商业协会的技术骨干、走私商业协会技术部的代理部长,这次屈尊大驾、自告奋勇和我一同回南方诸国的渝城修道院帮忙组装、调试印刷设备,让贵商业协会的众多高层挂念也是正常的”

    卡拉:“自告奋勇实不相瞒,我在技术部的实验室里还有好多的魔法实验等着我去做,而且这趟外勤还有长途护送工作,不能用传送魔法赶路,所以我并不是自愿来帮忙的,是老板下达的严令我来的,我只是迫于合同压力才答应的出差”

    谢胡:“哦?走私商业协会的老板对这笔生意这么看重?”

    卡拉:“是啊,老板跟我说这是打开特区与南方诸国贸易大门的第一笔生意,要确保万无一失,所以就让我出动了”

    谢胡:“生意?据我所知这印刷设备可是人类特区政府出钱买下捐给北方教派,北方教派又将其作为援助转赠于我们南方教派的,走私商业协会已经从人类特区政府那里得到了全部的货款,商品售后还用得着管得这么细吗?”

    卡拉:“只要是走私商业协会生产的产品售后是都有保障的,保修单上有写相关的条例,你没有看吗?”

    谢胡:“保修单?我从没有看见过保修单啊”

    卡拉:“那发票呢?”

    谢胡:“也没有”

    卡拉:“肯定是北方教派将设备作为援助转赠的时候忘记给你了,按照商业协会规定没有上述两件单据我们是不管售后的虽然对不起谢胡主教但是太好了,这样我就不用违反合约回去做魔法实验了我可以带我手下的技术人员回去了吗?”

    谢胡:“不成、不成,你们都回去了我怎么办?到时候延误了发行《求实》教刊的话猊下莱希二世会骂死我的卡拉小姐能不能破个例通融一下?”

    卡拉:“抱歉,我们走私商业协会是以信誉为重,做生意注重严守契约要是我没有严格遵守白纸黑字的合同,跟您这南方第一笔生意就开了先例的话,以后对特区与南方诸国的贸易会产生不良影响”

    谢胡:“这就是魔族的契约精神吗?”

    卡拉:“原来您知道?”

    谢胡:“我出生在商人世家,这几天在北方诸国经常听到这方面的议论,所以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进行了相关的了解”

    卡拉:“那就咱们双方沟通就方便了,您要是不拿出购买此印刷设备的发票或者保修单的话我们就没有义务陪您回南方诸国了,这是契约”

    谢胡:“没关系,我理解卡拉小姐在此稍等,我这就购买传送魔法卷轴用传送魔法回瑟土村向马丁主教讨要相关单据”——奔向魔法道具商店

    两天后,穿越者住宅——总理府邸,穿越者读完马丁主教关于援助的相关进展

    穿越者:“这个卡拉真是个书呆子差点坏了我的大事,还好那个谢胡主教是商人世家出不仅没有责怪反而十分赞赏,真是走了大运,看来多蒙这个大祥瑞不在边就是不一样,我开始时来运转了”

    猫:“成了,你就不要得意了,小心乐极生悲”

    穿越者:“我当初捡到多蒙这个“免费”的苦力就已经是乐极生悲了,现在应该轮到否极泰来了,人怎么可能一直倒霉?”

    岚:“这次叫我们两个来是想要谍报部的什么帮助?我不是来看你高兴撒欢的”

    穿越者:“我是想让谍报部给卡拉在南方诸国的行动多些支援,你也看到她的不足了?全权委任给她我不放心啊”

    岚:“谁叫你看上她背景清白派她去呢?打一开始交给我们魔族的专业人士不是好”

    穿越者:“我那不是出于政治考量嘛,都跟你解释了卡拉虽然不是谍报部的成员但也是在为咱们干事,你还是不要出于保密的理由来搪塞我了我都已经走下了这步棋,为了后续计划顺利达成还是请谍报部出力帮忙,多蒙与红的事悠久已经看开了,你就不要再跟我和你自己过意不去了”

    岚:“唉,那几天看见大小姐无精打采的样子我真想出手杀了你,但听大小姐说,她用淬毒的匕首顶住你的后腰跟你讨了公道后我就放弃了这个想法,毕竟你当时没有用异能反抗、放过了大小姐一命不然就凭大小姐抱住你腰的动作,只要你想反抗自保,她的头部和手臂都连同那把匕首被会被化成灰烬”

    穿越者:“所以她才能相信我的说辞,那番话也是我堵上了一切的告白啊你不知道啊,当时那把匕首就离我的皮肤只有不到0.01公分,但是四分之一炷香之后,那把匕首的女主人”

    岚:“成了、成了,你就不用再跟我这儿扯淡了,我答应你,谍报部在南方诸国的分部会给卡拉以一切必要的支援,我们回去了”——打断穿越者,与猫一同出屋

    穿越者:“多么经典的对白不让我说完,坑爹啊”

    十六夜:“让你说完?他找不自在吗?你还看不出他对他的大小姐有意思?”

    穿越者:“我当然看的出来,只不过你以为岚也是穿越过来的吗?他怎么可能知道那段经典对白?怎么会不自在?根本就是不走运况且他八成也知道悠久对他一直没有那方面的意思,不然当年怎么会辞去黑魔馆管家一职远远跑到谍报部里工作呢?只不过旧难忘啊,悠久竞选魔王之时他还用牌桌上得罪上司的手法调离出国,以此减少悠久的负面闻得知悠久和平计划后怀疑她得精神病,不顾远在外国还特意回来给她秘密找医生,真是个专一、痴的家伙”

    十六夜:“你不要把什么事都打上谋论的标签,想这么多你烦不烦啊他要是不辞去黑魔馆管家一职,我就没有可能在利用大灾难诈死摆脱教会控制后遇到出幻想乡来寻找接替者老爷,之后来到黑魔馆跟大小姐学习这个世界的语言并成为黑魔馆的女仆长,这一切都是命运啊”

    穿越者:“没想到你是个宿命论者,看你动不动就要杀人灭口杀伐果断的样子,我还以为你是那种高喊「我命不由天」之类台词的龙傲天、龙逆天、龙战天式的人物,真是意外”

    十六夜:“我就是宿命论者这有什么意外的,杀人灭口只是一种手段,跟我是不是宿命论者无关反倒是你“杀伐果断”一词用对了,让我十分意外”

    穿越者:“杀伐果断就是指非常果断的意思,这意外什么不过听你说起以前的在黑魔馆的向悠久学习这个世界语言的事我可算搞明白为什么悠久以前怀疑过你的份进而能想到你和我是来路相同的,你没有和光之女神芙利订立契约自然不会这个世界的语言,悠久对你的真实份感觉奇怪也就有了解释”

    十六夜:“没办法,那时候也就是老爷能听懂我的语言,我又不想再反悔去求那个腹黑女神只有和他订立了契约,事后才知道老爷是个语言学专家,碰到我后很快就掌握了我的语言诀窍,真实奇怪,中文不是应该最难学的吗?真是个怪物”

    穿越者:“那可是悠久和芙兰的老爹,能让岚那么能力出众的魔族甘愿的为他当管家的家伙,肯定是个老怪物说起来这个老怪物是不是就是你上次说的第一个想杀而没有能杀了的家伙?”

    十六夜:“不是他,我遇到老爷的时候已经渴得、饿得丧失了战斗能力,都已经走不动路了他给了我一壶血和一根棒棒糖让我补充了水分和糖分活了过来,我怎么会想杀他”

    穿越者:“我了个去,有「完美而潇洒的从者」、「危险的魔术师」别名的十六夜竟然是被人家用一根棒棒糖给勾引走成为女仆长的,这是怎样的黑历史啊”

    十六夜:“当时我都快渴死、饿死了还有选择的余地吗?因为大灾难的污染,附近野地里的东西不能吃,水不能喝,又没有代步工具变成这样很正常啊”

    穿越者:“你最好还是跟我说说当时的况,要是你的黑历史我不知道以后因此出现什么预料以外的事,对我的回家大计造成了不利影响,到时候我哭都没地方哭去”

    十六夜:“成,你不是老问23年前的事吗?我告诉你我刚被教会那帮狂信者召唤到这个世界的时候虽然什么状况都搞不明白,但我知道那个头头摸样的家伙对我说“我是这个世界的救世主”之类的话语全是狗,根本是想要我去上战场当炮灰而忽悠我,跟老家里的那帮教官一样我本来想劫持那个头领为人质逃掉但发现我处在他们的秘密基地里人生地不熟而且他们人多势众我那么做根本就没有机会,于是我就将计就计假装相信他们的话,表示自己就是个救世主同意去讨伐魔王解民于倒悬那些狂信者也是第一次成功召唤救世主经验不足就信以为真,为我准备了趁手的武器装备和同行队友,组成五人勇者小队去讨伐魔王”

重要声明:小说《魔幻世界的经济问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