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超南赶中与北风压倒南风

    

    人类特区商业街

    瑞恩:“你不是说这次来特区是购买种兔的吗?拉我一起逛商业街算什么事啊,又不是来旅游血拼的。”

    萨菲尔:“谁叫你在多蒙离职后成为陪同新任大使一起来特区就职的武官,有你出面,那些魔族商想用有陷阱的契约骗我的时候也要先掂量下,看有没有把握靠这一张契约就能轻松赚钱,让他们知道我是有后台、不好惹的。”

    瑞恩:“敢你是想借冬临国的名义扯虎皮做大旗、狐假虎威啊,我真是自作多。不过这事儿你犯不上找我们啊,穿越者的走私商会里你也不是不认识人,卡拉就在技术部,让她帮忙不是方便的多吗?”

    萨菲尔:“我这次来是代表了北方教派来购买种兔的,要是以前穿越者没有成为万魔国的总理还好,我可以找他的走私商会。现在他有了魔族的官方份我就不能在代表北方教派的时候让他帮忙了,不然会给中央教派以口实打压我们。”

    瑞恩:“。。。你们教会还真麻烦,内部派阀间的关系比多国联盟内国家间的关系还要费事,不就是个大义问题吗?这种东西能当饭吃?”

    萨菲尔:“当然不能当饭吃了,只不过这是原则问题,只要教会还是统一的一个团体,这种「宁要人类的草,不要魔族的苗」的大方向、大原则是不能由我们先打破的。”

    瑞恩:“什么大方向、大原则、不能先打破,你们不是早打破了吗?之前那些长毛雪兔和地瓜都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还不是一样从穿越者手里获得的,人家还教受你们种植、养殖技术,现在搞出名堂来了,各种赞誉就都归了那个进席红衣主教,开始从谁那里学的一点儿都不提了,你们也真不脸红。”

    萨菲尔:“那是得到穿越者同意我们才这么宣传的,为了让进席红衣主教领导的北方教派在意识形态领域压倒中央教派和南方教派不得已而为之。前些天进席红衣主教在论述人类世界形势的时候讲过:「现在我感觉到教会在人类世界里的形势到了一个新的转折点。教会里有两股风:北风,南风。我看不是北风压倒南风,就是南风压倒北风。我认为目前形势的特点是北风压倒南风,也就是说,北方教派的力量占了压倒的优势。」这对我们的鼓舞很大,现在不能让中央教派抓住我们的辫子往我们的脸上抹黑。”

    瑞恩:“你是净整这些漂亮话哄我是吧?告诉你,进席红衣主教那次在北方教派各国兄弟集会时的即兴演讲全文我可全都知道,忽悠不了我。”

    萨菲尔:“忽悠你?我什么时候忽悠你了?”

    瑞恩:“你不会不知道进席红衣主教接着讲了些什么,你却不告诉我,这还不是在忽悠我?”

    萨菲尔:“你对猊下接下来的哪些话不满,这么激动?”

    瑞恩:“他可接着说了:「最近几年魔族非常猖狂,我们北方还没有建设好,我们希望和平。但如果魔族硬要打仗,我们也只好横下一条心,打了仗再建设。去年的“冰岩城之役”表明魔族就是发动战争的疯子,反正要打仗,不如早打、大打,不要怕损失人。」这不是鼓吹第三次北伐吗?我们跟魔族的关系才刚刚改善他就来添乱,破坏我们北方诸国政府一致同意的与魔族和平共处、和平竞赛、和平过渡的“三和两全”政策,他的手太长了吧?到时候打起仗来死的可都是我们北方诸国的军人啊。”

    萨菲尔:“唉,不瞒你说,我们北方教派内部高层对进席红衣主教近期的自我膨胀也十分头痛,只是他说的这些话对于鼓舞普通教众士气、宣扬唯一神信仰上有很大的帮助,我们也不好挑明指出啊。我来特区购买种兔其实也是为了配合他新近提出对北方诸国农业建设的宏伟蓝图,完成他对此提出的「超南赶中」口号。”

    瑞恩:“「超南赶中」?他又提出了什么幺蛾子了?”

    萨菲尔:“怎么叫幺蛾子,「超南赶中」是他提出「北方诸国的农业产量十年里超过南方诸国,二十年里赶上、超过中央诸国」的计划简称。你听,多么宏大的蓝图啊。”

    瑞恩:“。。。我也是从小在农村长大的,了解实际况,他这个中央诸国出的家伙懂得些什么,这口号不是扯淡嘛!你们北方教派内部高层也不批评他,还派你来买种兔?你也是了解北方诸国农村实际况的,怎么不说实话还为虎作伥,到时候蛮干冒进出了乱子,雪兔饲养失控造成恶兽破坏田地,闹了饥荒饿死人谁负责?他拍拍脑袋、写份检查、说句抱歉就完了?”

    萨菲尔:“那你还想怎么着?”

    瑞恩:“怎么着?不绞死他这个神棍就是好的,还想继续站在台上发表妖言、迷惑信众?白做梦!”

    萨菲尔:“哎呀,你就别说了,我们北方教派组建以进席红衣主教为核心的领导层是有实际目的,就是想跟中央教派和南方教派争夺人类意识形态的指导权。进席红衣主教是正统的高级神职人员,与现在的教皇和南方的莱希二世红衣主教资历相同,属于同辈人,捧他是我们北方教派的唯一选择。而且我也想借着「超南赶中」的机会推广地瓜种植和长毛雪兔养殖,你也知道农村的那些地主和农奴对恶兽、毒物的负面印象太深,不好好宣传是不成的。”

    瑞恩:“宣传?只要你们干的好、能够增产增收就是最好宣传,时间长了他们会自动接受的,所以这事儿不用急啊。。。不成,我要把这消息赶快告诉大使阁下和卡拉,让他们把消息传达给双方高层,不能让进席红衣主教瞎搞、继续自我膨胀了。”——翻上马就走

    萨菲尔:“你这家伙,就这么把我这淑女撇下不管了。。。哼,我自己去买种兔。”——冲着瑞恩喊

    “咚”——萨菲尔牵马转时撞倒一个行人

    萨菲尔:“对不起、对不起,刚才没注意后,没伤着吧?”

    立果:“你这人怎么(观察)。。。没伤着、没伤着,我结实得很,反到是小姐有没有受伤?”

    萨菲尔:“你又没有驾着马车撞到我,我怎么会受伤。”

    立果:“原来小姐不仅气质脱俗还功夫了得,请问小姐芳名。”

    萨菲尔:“气质脱俗?冰岩城那时候可没人这么称赞我。”

    立果:“那是他们不识货、都是一帮瞎子。”

    萨菲尔:“哈哈哈,你真有趣,我叫萨菲尔,你呢?”

    立果:“我叫亚瑟。萨菲尔小姐是孤来到商业街吗?男朋友呢?”

    萨菲尔:“那家伙哪是我什么男朋友,我是来这里找魔族商人协商购买种兔的。”

    立果:“不是男朋友,太好了。。。(小声)我听闻魔族商人订立契约的时候狡猾得很,只怕萨菲尔小姐一个人容易被魔族的商给骗了。我知道一个拍卖场,专门拍卖生鲜农副产品,那里也拍卖种兔,请让我为你带路,陪小姐一起去。”

    萨菲尔:“也好,拍卖交易的话就不怕中契约陷阱了,那就劳烦亚瑟带路。”

重要声明:小说《魔幻世界的经济问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