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干打雷不下雨式的风暴

    

    多蒙:“审计署?你现在是国务院总理,带头管理一个署合适吗?何况你刚才说了你对万魔国官场的那些事都还不熟悉你能审计出什么?”

    穿越者:“就是因为我不熟悉那些事我才能更加容易的排除干扰去进行审计工作,运用纯粹的企业会计手法从各部门的明账上寻找漏洞,找到后用严厉字眼责令他们整改以节约政府开支、确保专款专用,以期提高工作效率。”

    岚:“。。。你可想好了,这么做可是会得罪政府里的全体官僚,比你在总理位置上胡乱指挥还会惹人厌。政府平时的行政系统开支可跟军事开支的公开透明不一样,军事开支基本透明那是为了保证军队战斗力不被腐化的体制保证,是战争条件下的必要之举。而关于政府官员、国会议员自的“公务员信息透明法案”却一直都在拖,都拖了200年了。”

    国风:“是啊,多年以来政府底下各部门挪用、截留联邦政府预算的事屡有发生,形形色色、五花八门的小金库存在于各个机关单位已经是公开的秘密。这种政府机关集体**的事除了军队外已经在万魔国内已经呈星火燎原之势开始向政府机关以外的地方发展了。以前的审计署怕开罪他们提出的审计报告都是含糊而温和的,你要这么做会变成众矢之的,成为政府中的靶子。”

    悠久:“他们说的都是事实,这种事现在做是不是早了。我也早知道底下的这些事,也想治理他们,但是政府运作需要这些官僚,军队的后勤工作也需要他们。而且国会里那帮议员不分派别的维护这帮官僚,他们在这一问题上是一丘之貉,想要让他们自愿支持通过“公务员信息透明法案”简直是与虎谋皮。你这样把官僚们全部惹毛了,他们虽不至于公开反抗但就会消极怠工,到时候改革还怎么推行下去,甚至军队后勤也会受影响。我劝你还是剥丝抽茧一点一点的慢慢来,不要咔嚓一刀全砍了。”

    红:“全砍了?**到这份上了?”

    猫:“唉,红你不知道,民间有笑话说「把这些官僚们挨个排成排,隔一个砍一个,肯定有漏网的,挨个砍,肯定有冤死的」可见**已经到了什么地步。”

    穿越者:“停、停、停,不要再发散思维了,我什么时候说要把他们都砍了,我找死啊?我这样宣扬大杀特杀贪官污吏被老大哥的那些手下知道了还不得让他们在他老人家面前告我一状,把我给和谐了,把这世界也给和谐了?”

    多蒙:“那你是什么意思?”

    穿越者:“我只是要把这些事揭盖子闹出大动静吸引国民关注,以此来敲打他们,让他们不要在接下来的改革中借改革之机只行利己之事,光肥了他们自己的小金库,把国家利益放到了一遍。你要建小金库改善生活也先把正经事干好啊,把工作重心从做好与人类阵营军事斗争准备和贪腐转到经济建设上来,顺便杀鸡儆猴提醒他们把吃相放文明点。”

    岚:“原来是光打雷不下雨,那还好,只要不把查出的问题全部交予司法机关处理而是内务部进行内部处理的话,找几个不开眼的倒霉蛋开刀,遇到的阻力和造成的不利影响也会减少。不过你付出的牺牲还是很大,揭盖子后闹出这么大动静会被全体官僚、议员排挤、孤立,你这总理也干不长了。”

    穿越者:“这你放心,我只是把这些问题先调查出来,揭盖子、捅娄子的活就像今天一样交给得华副总理,之后我跟他一起担罪责,让底下的官僚认为我是被连累的就成了,这样他们只会把我当成和稀泥的和事老也就不会排挤、孤立我了。”

    多蒙:“。。。军人真是可怜,战争时为国家卖命,战后为政府、国民出力还会有自己人盯着、利用,真是兔死狗烹。”

    穿越者:“不要这么说,军人在战争时为国卖命战争结束后就应该下野回家享清福,国家也不是没有给他们足够的福利待遇,要是还有**野心霸着位子不下来到时候斗不过政府里的文官被打倒也不怪别人。该退时就要退,我家乡张良与韩信的故事都传了两千年以上可是还是有人看不明白、不吸取教训,这里的人类、魔族也是一样,这都是重复上演过多少遍的悲剧。”

    悠久:“我们这里不是还与人类进行着战争嘛,退役的高级军官在后勤管理、保持魔王军的战斗力上能起到极大的作用,是珍贵的资源。就是因为有了他们使魔王军没有被**现象过度侵蚀,军队里账目在他们依照制度维护下透明度是最高的,虽说有走私俘虏的事但按你的话说吃相十分隐蔽、文雅。”

    穿越者:“不要老提走私俘虏的事啊,再说这事对于激励魔王军将士的士气也是有好处的。发改委和我将要抓的审计工作也是一样,都是为了大家好,国家得利、国民得利、官僚们也能得利,除了国防体系里那帮想拉着大家一起受罪、要求同等待遇的军官外都有好处,何乐而不为呢。”

    悠久:“你这家伙太实际了,实际得都不讲原则了,你跟希贤一定能谈得来。”

    穿越者:“不要谈,千万不要谈,咱们的真实况还是保密为好不要让他们三个副总理知道了,不然以蓝苹那只老家贼的才智和经验一定会察觉出什么。我还是当个只会和稀泥的总理,没事的时候打打酱油、吃个瓜捞就好。”

    一周后,蓝苹府邸

    蓝苹:“这发改委设立后你的工作干得怎么样啊?你这副主任有没有实权?”

    奥斯卡:“回禀姑姑,经过这几天上班我发现这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的主要工作是通过向社会、市场注入国有资本对物价实施宏观控制使物价平稳,从而改变我国产业、经济的不均衡发展。我这个副主任这些天就是去各个部委机关去“要饭”了,将划归到发改委职能的行政权力从别的部门剥离,而主任辰芸副总理则去找银行等金融机构寻求贷款,不然就算发改委有权了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至于有没有实权现在还不好说,必须要等发改委上了轨道之后才成,不过凭我现在去跑其他部门夺权的功劳,将来我这副主任说话在发改委里是有一定分量的。”

    蓝苹:“那还好,至少还有所收获,就算之前被迫通过的“大部族自治区计划”藏有陷阱咱们也不会太吃亏。这发改委我仔细的研究过,只要搞成对我国各种物价是有很大的控制作用,你在那里能得到第一手报,我们四大部族的生意也就能得到价格预警,不会出现预料外的况。”

    奥斯卡:“我一定努力工作,不负姑姑厚望。”

    蓝苹:“我从别处得到报,说是这几天国务院常工作是由那个小个子希贤主持的,总理每天报个到后就不知去向,这几天他有没有找你?”

重要声明:小说《魔幻世界的经济问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