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务实的后座驾驶员

    

    得华:“你以为我是吝惜权位的家伙吗?就算魔王大人那里不答应我也要去国会两院说出这个二爷的本来面目,让他下台。”

    希贤:“得华大将军不要忘了,这个总理设立的本意只是帮助魔王大人背黑锅的职务,现在由他这个酒囊饭袋当倒也是物尽其用。我们要尊重知识,尊重人才。二爷这种酒囊饭袋也是个“人才”啊,当个替死鬼不是正好吗?”

    得华:“你倒是务实的啊。是不是有了他,你就不用亲自背以后改革出错时的黑锅故而心里暗爽啊?”

    希贤:“瞧您说的,我是那种胆小怕事的家伙吗?”

    得华:“不是吗?谁不知道你是这首届国务院的后座驾驶员,虽然是副总理但底下的官员都把你当成真正的总理。我一直认为**家要有**家的担当,错了就是错了,就要负责,搞这种忽悠国民的小把戏实在是卑劣之徒才干的事,这方面你跟魔王一样。所以我一开始就反对设立总理职位组建国务院,后来在魔王的妥协下将总理分得了实权可以为自己所做所为负责我才答应的。但没有想到坐上总理位置的不是你这个小个子而是那个二爷,这对于你和那个二爷都不公平啊。”

    希贤:“不是吧?合你是想让我为自己推行的改革负责、犯错失败时掉脑袋而不想让那个酒囊饭袋替我和魔王去死才反对的?”

    得华:“当然了,自己的债自己还,总不能因为那个二爷是个废物死了不可惜而按上不是他犯的错让他掉脑袋,让魔王和你逃过应该承担的责任。总理位置虽不是国民直接选举上台但也是位高权重,坐上那个位置的魔族就要有施政失败时掉脑袋的心理准备,这跟魔王之位是一样的。怎么能让二爷那种混吃等死的替死鬼占着?你当是养只长毛雪兔等过节时杀了吃啊?他能心甘愿吗?你也不怕那只兔子自知必死在总理位置上乱蹦跶把政府搅乱了?这种制度上的漏洞不能由我们制造,不然贻害无穷啊。”

    希贤:“怎么能说是贻害无穷呢?你真是个死脑筋,在魔王军当高阶督军的时候那种灵活劲哪儿去了?你的战略、战术并不死板啊。在上届魔王政府时还提议结束消耗战、实现与人类的全面休战休养生息的战略方针,现在怎么转不过弯了?”

    得华:“那是对外、对敌人的战争,当然要什么手段都使用了。现在我是政府高级官员,负责的是内政,怎么能像对待敌人一样对待自己的国民啊?那是叛国!!我们官职再高也是公务员,是为国民服务的,不是原来老一辈那样当族长、长老时把底下的族人当奴才,把仆从族当奴隶。”

    辰芸:“所以您才不招上届魔王政府和主战派议员们的待见啊,被强迫退役。不然以您是开国十大高阶督军之一,魔王军里必定有您的高位,何苦在政府里处处受气。”

    得华:“被强迫退役又怎么了?这仗都打成这行了,完全是没意义的消耗战,不全面休战养精蓄锐、休养生息还让将士在前线持续流血、国库和国民的钱包被继续榨干这是一个高阶督军应该干的事吗?我不是一个普通的魔王军士兵,我是能影响战争走向的高级将领,哪里能为了自己的地位而让国家、国民承担这么大牺牲?在国会里仗义执言、提出自己的看法我无愧于心,就算是被强制退役了我也心甘愿。”

    岚:“所以才造成了剑鹰高阶督军现在在魔王军中孤掌难鸣、处处受制的窘境。”——与多蒙从门口走了进来

    得华:“是谁接我的话茬?”——观察岚和多蒙

    得华:“原来是首任中南坑大管家——岚总管和魔王大人上的种|马——黑骑士大人,不知对我这个直脾气的倔驴有何见教?”

    辰芸:“得华大将军不要胡说,黑骑士大人是依靠真材实料的本事才被魔王大人看中收到麾下。而岚总管是魔王大人的老部下,这次组成首任国务院的时候顺便设立了中南坑总管之职以方便魔王大人与国务院沟通,安排了他进魔王城也是理所当然。魔王大人对他的评价是:「他是一直要跟我走的,别人我用起来不放心,岚在我的边,我习惯了,人还是旧的好一点,他的长处是心细,缺点是理论水平差、不善于拍上级马」两位都是有见识的,跟那个二爷不一样,刚才说的话有道理。”

    得华:“有道理?剑鹰那家伙是军人中的政客所以才造成了他两面不讨好的窘境,完全是他自己的原因,关我什么事?”

    岚:“剑鹰高阶督军在军中的确有因为格上的不足才树立的私敌,但更多还是对他的军事、**观点持相反意见的政敌。您与他本来观点相近本应携手共同在军中坚持休战主张而实际上您却单干强出头、逞个人之勇,虽然得到了直谏之名但却破坏了军中主和派的规划,使得魔王军中的主和派军官被退役的不少,从结果上讲您的举动对您主张的军事、**观点完全没有好处,只起到了反效果,只是让国会、政府、魔王军中的主战派得到了警觉,清除军中异己势力而已。”

    得华:“哼,那按你的意思我就应该和剑鹰一起在魔王军中组织个小团体,以武力为后盾共同提出我们的主张?我呸!那才是取乱之道啊!要是我们开了这种武官以武力要挟文官政府进行改变国策的先例,那么以后万魔国就会变成那些军队里野心家随意摆控的玩具,这更加不是一个高阶督军应该干的事。让这种军政府上台对于国民只会是更大的噩梦,比现在还糟。所以我才顺从了他们的退役要求弃军从政,从正当途径提出改革观点,「军人不得干政」是国父去世时的遗言,我前半生随同国父出生入死现在怎么能违背呢?”

    岚:“您说的都对,「军人不得干政」是改革必须要遵守的底线,那怕改革是为了国家、国民的幸福那也是不能动摇的,不然后患无穷。只是您有没有想过就算魔王军中的那些主战派军官没有提出自己的**主张但国会中那“三公一母”却借助了他们的存在向魔王政府施压,迫使魔王大人在推行改革时畏首畏尾、顾虑极多?”

    得华:“这些我当然知道,只是这次我是去要求魔王大人解除对不称职总理的任命,你扯这些离题了。”

    多蒙:“那您的意思是穿越者不适合总理之职?”

    得华:“这不是明摆着吗?黑骑士就不要为你的基友辩护了,从你治理特区来看,你在处理政务上还算有些真材实料但那个二爷?从我在第一师范学校老朋友那里听到的真实传闻来看他就是一个武人莽夫,给魔王大人当个保镖那是很称职,但是让他当总理?这不是扯淡还是什么?他自己八成也知道,不然怎么会首届国务院第一天办公他就不来?明显是跑了。”

    岚:“那您知道他现在跑到哪里去了吗?”

    得华:“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他的好基友,这问题黑骑士应该知道。”

    多蒙:“什么好基友,那些都是小报的谣言!!三位千万不要当真!!”

    希贤:“是的、是的,我们不能相信谣言。我相信黑骑士跟总理私下没有一腿,黑骑士也跟我们一样不知道总理跑到哪里去了。(转向多蒙)是不是?”——打圆场

    多蒙:“这个。。。我还真知道。”——尴尬

    希贤、得华、辰芸:“。。。。。。”——鄙视

    多蒙:“我是知道他上午去了国母蓝苹的府邸没来上班,但我们俩真不是小报上所传的关系啊。”

重要声明:小说《魔幻世界的经济问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