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册尾声与后记

    

    第一师范学校,穿越者上学第一天,地理课中

    穿越者:“老师,我有问题请帮我解答。”——举手

    魔族地理老师:“同学有何疑问?可以直接问我。”

    穿越者:“老师,这万魔国国都黑都明明处在冀州邦内,为何不是冀州邦的首府呢?地理教材是不是写错了?”

    魔族同学们全部窃笑中

    魔族地理老师(尴尬):“这个。。。同学你是人类可能对万魔国内的行政地区划分不太了解,这黑都作为万魔国的首都是直接由魔王政府管辖的行政都市,不是由地方邦政府管辖的。所以地理教材上将它特别的提出,并不是教材有错误。这些是万魔国国民的常识,地理教材上可能没有写清,你有兴趣的话可以课余去图书馆查询,我这里就不一一为你补习这些常识了,会耽误上课进度影响到其他同学们的。”

    穿越者:“是,谢谢老师。”

    穿越者上学第二天,音乐课中

    穿越者:“*@%&#¥@*……”——和十六夜表演重金属音乐

    魔族同学们口吐白沫中

    魔族音乐老师:“停、停,台上这两位同学快停下,这是什么声波攻击旋律?这里是音乐教室,不是声波武器实验室。”——大喊

    穿越者:“这是我家乡的重金属音乐,不是什么声波攻击旋律,老师你难道不觉得这音乐很有劲吗?”

    魔族音乐老师:“什么有劲,简直就是巨大的噪音,你没看见你同学们都快昏迷了吗?”

    穿越者:“怎么会呢?这种音乐年轻人应该很喜欢啊,是不是十六夜?”

    十六夜:“他们不懂欣赏而已,再说台上就咱们两个人乐队还不满员,这首曲子只表现出来了不到五成威力也是不被欣赏的原因。我劝你还是先在学校内组建个“重音部”召集足够乐队成员后再说吧。”

    穿越者:“乐队、重音部?好主意。我是鼓手你是贝斯手,那我是不是还要骗来个天然呆的吉他手和大小姐型的键盘手啊?”

    十六夜:“恩,要是那样说不定来年还能吸引过来一个后辈来做吉祥物和伴奏吉他手,这样乐队就完美了。”

    魔族音乐老师:“什么完美,这种音乐以后不许再在学校中出现,简直比人类歌手丽君的靡靡之音危害还大,要同样全面止传唱,组建“重音部”和乐队更加不可能。”

    十六夜:“怎、怎么会这样?怎么无论在哪里都有你们这种老顽固,没事就喜欢干涉我们喜欢的东西。”

    魔族音乐老师:“什么老顽固,你怎么敢对老师这么说话,你以为老师还像十几年前一样为了保证魔权而随你们胡搞,丧失了为师的尊严吗?“教师保护法”已经通过多年,我现在可以对你这种不尊师重道的顽劣学生实行体罚和关小黑屋。。。等等,你是哪个班的学生?怎么还穿着女仆装上学,我以前没有见过你啊。”

    十六夜:“。。。不好”——转就跑

    魔族音乐老师:“站住!!”

    事件结果:穿越者被处以警告处分并回家反省一天

    穿越者上学第四天,语文课

    穿越者:“。。。还有吃的,土豆烧熟了,再加牛。不须放,试看天地翻覆。”——朗诵诗词作业

    魔族同学们笑掉大牙中

    魔族语文老师:“这就是你写的诗词作业《鸟儿问答》?狗不通啊!!你在搞笑吗?”

    穿越者:“怎么会啊,这可是著名的水晶棺居士诗词中也提到的,在我的家乡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我对他的文采也是崇拜的紧啊。”

    魔族语文老师:“恩,我看出来了,人类还是个不怎么开化的种族,同学你见识少不怪你,我劝你还是多去图书馆自学下增加点文学修养再说吧。”

    穿越者上学第五天,体育课

    穿越者:“阿咋!!!”——巨石被穿越者一拳下去用异能化为尘粉

    魔族同学们吃惊不已中

    魔族体育老师:“啊呀,真是盖世神拳啊,比起“铁拳无敌”中山国父的拳法亦不逊色,这究竟是何种拳法?可有名称?”

    穿越者:“回禀老师,这是军体拳。”

    魔族体育老师:“军体拳?太不响亮了,对不起这拳法的威力啊。”

    穿越者:“回禀老师,这拳法是我自己发明的,我又是个粗人莽夫文化不高故而起不出什么好名字。现在老师觉得军体拳名字不好还请老师为其命名,要是以后这拳法侥幸被后世流传称道之时也有您的命名之功啊。”

    魔族体育老师:“这。。。唉,要不是你文化素质没有我们魔族高起不出好名字我也不会这么做,毕竟你是这拳法的发明者,是有冠名权的。军体拳的称谓实在太平凡了,我看就称为“军道杀拳”吧,这样既保留了此拳原来名称的精华又显得十分霸气。”

    穿越者:“啊!“军道杀拳”,果然霸气,多谢老师赐名。”

    两天后万魔国首都黑城朱雀族族长蓝苹居所

    蓝苹:“这个二爷在第一师范学校学习的这一周时间里据我观察他就是个武力高强的莽夫,没有什么文化素质,现在连万魔国内的一些常识都不知道。你们对其的背景调查的如何了?是否也是如此?”

    宏文:“回禀国母,根据我们的调查这个二爷在人类世界时被称为贤者和圣人后因得罪教皇而被流放,具体原因是他通过与魔族走私物资赚取钱财之事**,是个隐藏的人。依我看他虽有些善举收买人心但还是个见利忘义之辈,不然怎么会费尽心机的抱上魔王大腿,这不是明摆着想要借魔王权力来谋求自己的好处吗?”

    蓝苹:“恩,所言不错。一周前我与他见面的时候他还夸我风韵犹存,之后又对我擒故纵想要勾起我对他的趣,明显是知道我是“黑都女皇”而想要攻略我。这种人**高、野心大、能力低,正好被我们利用来结束那个伪萝莉的**生命。”

    乔:“国母所言不错,从他今天结束插班生份时在毕业生留言簿上的留言就可以看出他只是个武人莽夫,文化素质比咱们这些血统高贵的四大部族魔族差了不是一星半点。”

    文苑:“哦?他在毕业生留言簿上写了什么,说出来听听。”

    乔:“他写的是「一师是个好学校,我是一师好学生」。”

    蓝苹、宏文、乔、文苑:“哈哈哈哈哈哈。”

    乔:“你们还没看他写的字呢,就跟蜘蛛爬的似的,还自称为“宇新体”,真是让人笑掉大牙。”

    蓝苹:“看来这个二爷是跟那个黑骑士一样也是被那个伪萝莉看中了武力而被收入麾下,晚上还能在上享受,倒也是工作娱乐两不误啊。”

    宏文:“既然已经查清他的底细和能耐,咱们是不是就可以动手设立陷阱陷害于他好拉魔王一起下水?”

    蓝苹:“现在就设计陷害他有点早了,他还是一个平民,就算出事也犯不上魔王亲自出手解救,那个伪萝莉大可以派手下来帮忙,就算之后出事她也能够把责任推给手下断尾求生、撇清关系。”

    乔:“那咱们还要等魔王像对黑骑士那样给他一定权力后再出手?要是万一他当不了官儿呢?您也知道他的文化素质,谁敢让他成为官员啊。这事儿就算魔王提出来那些小部族议员们也有可能反对啊,那个傻瓜要是能当官员猪都能飞了。”

    蓝苹:“这好办,猪本来不能飞,但咱们可以吹着它飞啊。不瞒你们,其实我已经有好位置安排他了,只要咱们发动宣传机器为他造势,把他塑造成一个全能的天才并不难,他处在那个位置上小部族议员和魔王政府里肯定没有反对声。”

    文苑:“哦?是何位置这么合适?还请国母明示。”

    蓝苹:“前几天那个伪萝莉取回魔王权力后向国会提出要在联邦政府中增加一个总理一职吗?说是为了平时帮助她处理国内事务,她好把全部精力放在与人类阵营的军事斗争上,你们还为总理人选问题跟她争执不下,提出总理人选国会两院都要表决通过才能就任,是不是这样?”

    乔:“确有此事,国母您想啊,这个总理是一魔之下万魔之上的位置,怎么能让魔王全权掌控啊,她肯定会提拔忠心于她的属下。果不其然,昨天她就放出风声提名让她手下管理经济的能手希贤出任总理一职,还好我们在当天把总理的决定权争下来了,魔王虽然可以提名但要交给国会两院表决通过才能就任。您也知道那个小个子平时没少找咱们“四魔帮”的麻烦,是咱们的眼中钉中刺,不把他打倒难消咱们心头之恨啊,怎么能让他高升当上总理?”

    蓝苹:“我当然也想把那个小个子打倒,只是之前魔王一直维护他。不过你们以为这个总理之职是那么光鲜、好当的吗?”

    文苑:“当然啊,那可是二把手的位置,不瞒国母,自从魔王要设立总理一职的消息传开来找我们跑关系、拉家常的族内俊才如同过江之鲫,都快把我们三个族长家中的大门给敲坏了,都是想让“四魔帮”提名去当总理候选人,甚至咱们属下的议员都有这方面的心思只是现在还没有公开闹出来。”

    蓝苹:“我看你们三个也是都瞄准着这总理之位吧?”

    宏文、乔、文苑:“国母明鉴。”

    蓝苹:“哼,三个不成器的东西,这是那个伪萝莉驱虎争食之计啊。这个总理位置就是跟人类国家里的宰相一样,说白了就是替魔王处理国内政务出错时背黑锅的替死鬼。你们就没看到那些小部族族长、议员们都没有争吗,明显知道其中有诈。你们还争着去当,真是傻到家了。”

    乔:“啊?真是险歹毒的主意啊,不仅破坏我们四大部族议员的团结还想不用付魔王领导出错时的责任,我说那些小部族的议员们和魔王府里的高级幕僚怎么没有去争,他们八成早就得到了魔王透的底了,要不是国母聪明一眼看出那个伪萝莉的歹毒用心,我们还蒙在鼓里被他们偷笑呢。”

    宏文:“那咱们怎么办?杯葛魔王设立总理的提案?不让她称心如意?”

    蓝苹:“她这次是打着能把全部精力放在与人类阵营的军事斗争上的名义提出的这个提案,咱们这些主战派不好反对。再有你们之前都跟她争了这么久,现在又突然不争反而反对了,底下的国民会怎么看,你们想过吗?他们会以为咱们“四魔帮”只是因为争不过魔王得不到总理高官位置故而反对,咱们都是一群不顾国家公利只顾自己私利的利熏心之辈,这怎么成?所以我的办法是提名那个二爷登上总理的宝座,让他这个莽夫得到这种巨大的权力,让他好谋求自己的私利、胡搞一番,出了事后我们再向他问责。这样一来能保住他的只有魔王自己了,跟容易把她本人拉下水,结束她的**生命。”

    文苑:“国母妙计,提名他会让那些小部族议员和魔王府里的高级幕僚以为是魔王自己的意思不会反对。我这就去向底下的议员们和族内的才俊们解释交代这个总理之位是个陷阱,要他们同心协力推荐那个二爷上位,咱们也好将计就计恶心魔王一下。就算魔王在她的二爷出事后明哲保没有出手我也有把握策反他,让他帮咱们指正魔王贪污渎职,一样能结束她的**生命。”

    蓝苹:“恩,这回你们还算聪明,快去做吧。”

    宏文、乔、文苑:“是。”

    三天后,魔王城魔王办公室

    穿越者:“今天是什么子大家聚的这么齐,把我叫来有什么事?”

    办公室内鸦雀无声,都不说话

    穿越者:“快点说,我还要给你妹妹买血做饭呢。要是错过了饭点让她挨饿我就要倒霉了,她非得像某部宇宙神作中的“**目录”一样飞上来咬我啊。”

    悠久:“还是由我来说吧。还记得我跟你提过的要在魔王政府里新设立一个总理之职吗?”

    穿越者:“当然记得,咱们在中央诸国旅游的时候你就说过,回国后要效仿人类独裁君主在魔王政府设立一个总理之职,好出了事后替你背黑锅当你的替死鬼。前几天还听说你提名管理经济的能手希贤出任,怎么的?那个小个子现在怕死不敢当了?”

    悠久:“怎么可能,据我观察,希贤想要推行国内改革、结束百年战争的决心比我都大,他是不会在乎个人荣辱、安危的。只是“三公一母”作梗,提名他当总理是不会被国会两院通过的。”

    穿越者:“哦?那我怎么听说今天你就总理人选跟国会达成了初步意向?不是他吗?”

    悠久:“不是他,我跟“四魔帮”讨价还价之后希贤只能当第一副总理,总理另有其人。”

    穿越者:“那是哪个倒霉催的家伙坐上了那个火盆?是不是四大部族的自己人啊?”

    悠久:“不,他们这次很识大体,没有提名四大部族本族的族人,而是提名了一个在魔族中数量最少的部族的人成为总理。他们说这样就很容易监督总理有无滥用职权优待自己的部族,同时也给广大万魔国国民看看他们四大部族是不存在种族歧视的,只要有能力也会被他们捧到高位。以前反对小部族议员和魔王的提案都是出于公心,一切都是为了国家。”

    穿越者:“哎呀,不用给他们打掩护了,他们八成是看穿了你的计策,不想来当替罪羊,你就快告诉我将来总理是谁当的就成了,我自然会帮你分析利弊得失。现在我要赶快回去,十六夜还等着血做饭呢。”

    悠久:“恩,我说。“四魔帮”提名你为万魔国首任总理,国会两院已经打好招呼就等表决通过了,等首届国务院组建完成——大概要一周之后就为你举行就职仪式,恭喜你。”——鼓掌

    多蒙:“恭喜你。”——鼓掌

    岚:“恭喜你。”——鼓掌

    红:“恭喜你。”——鼓掌

    猫:“恭喜你。”——鼓掌

    剑鹰:“恭喜你。”——鼓掌

    国风:“恭喜你。”——鼓掌

    穿越者:“这么恭喜我,你们当我是碇真嗣吗。。。不幸啊!!!”

    第三册后记

    写到这里,《魔幻世界的经济问题》的第三册已经完结,万魔国前期铺垫已经写完,该登场的人物差不多登场了,下一册就是交锋了。本书的两大反派都已经登场,分别是“永远健康同志”和“旗手蓝苹同志”,接下来就看“军道杀拳”的总理大人和“小个子希贤同志”怎么将他们两大反老大哥集团轰杀成渣,将万魔国拨乱反正,结束战时经济,实现人类与魔族的和平。这本书以奇幻类的名义写了3册终于要写到那十年了,那十年在起点历史军事类里貌似还没人能写(原因大家都知道),我就写个奇幻版的穿越成政府里会“军道杀拳”的以补不足。当然真理部并不好骗,我也不能全按那十年写,该有事件的会有就完事了当然是在奇幻的框架里。那十年教训不少但也是个经验教训的宝库,提一提不要忘记那时的错误可以帮助我们减少以后不犯相同错误的机会,这也算很多人的心愿了。

    第三册中把八部样板戏全都写了奇幻版的不是光为了**,主要是为了结合现在社会实际。以前党外和国外的残暴敌人在三十年后却出现在了党内和政府内真是让人感叹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是谁变了?人民还是另一个?我认为其实谁都没变,还是封建残毒或者说传统糟粕思想在作怪,希贤同志的“八一八讲话”总结的很清楚了我这里就不废话了,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去百度下,虽然最后他自己也犯了相同的错误但是道理还是讲明白了。

    可能有的读者会说“我已经看到本书的结局了”,这里我向你保证只要本书不被河蟹吃了、夹了,作者会给你们惊喜的。做到既不狗血也不如你所料。谢谢大家,下册再见。

    写于2011年2月7

    PS:第四册啥时候放出还请看书评区通知。关于此书与现实大家还要分清,就像不能把《三国演义》当成正史来读一样,不然出去瞎说会出事的。袁腾飞的故事大家都知道。

重要声明:小说《魔幻世界的经济问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