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奇袭白虎团之二

    

    白虎团长走向围观小部族群众

    白虎团长:“听见邦长大人的话了吗?赶快让出房子,出来修建公益设施。”

    小部族群众怒目近白虎团长。

    白虎团长(畏惧地退后):“不去干活?(指崔大娘)她就是你们的下场。”

    小部族群众甲(向大家):“乡亲们,我们就是不去!”

    小部族群众:“就是不去!”

    白虎团长:“不去?我就要再开杀戒啦!”

    小部族群众甲(而出,手拍膛):“来,要杀先杀我吧!”

    小部族群众:“先杀我吧!!”

    白虎团长(惶然):“哼哼,你们这是造反哪!来人!”

    白虎团团员A:“团长有何吩咐?”

    白虎团长:“把他们给我抓起来修公益设施去!”

    白虎团团员A:“快!”

    白虎团团员B:“走!走!快!”

    众白虎团团员驱赶周围的小部族群众去修防御工事,并开始强拆

    20分钟后

    白虎团长:“邦长大人,那些小部族又惹事了。”

    座山虎:“又出什么事了?我都已经杀鸡儆猴了,你还搞不定他们?真是个废物!”

    白虎团长:“不是啊邦张大人,是那帮小部族太顽固,刚才围观的一个老太婆趁我们不注意跑回了自己家,妨碍我们拆房。说是我们再靠近她家就举火自|焚,她的一个亲戚也同样表态,现在他们两个都在钟家房顶上浑浇满了猛火油,我们不敢上啊。”

    座山虎:“废物啊,这样的事都办不好,看我亲自去办。”——一把推开白虎团长,走向钟家大院

    钟家大院门前

    座山虎:“房顶上的两个不要命的老东西,不要妨碍邦政府为了长熟镇的公益事业所做的公益行动,你们以为在房顶上浑浇满了猛火油威胁自|焚就能阻止白虎团吗?稍有常识的魔族都会看出,如果我们邦政府白虎团的铁骑继续前进,你们这些螳臂当车的小部族,难道能够阻挡得了吗?能够阻挡得了吗?能够阻挡得了吗?!!!!!!”

    罗大娘:“我不管阻挡得了阻挡不了,我只知道这是我的家,你们没有权利强行将它夺去,去建什么“公益设施”。”

    叶大伯:“座山虎你个王八蛋,平时欺压我们这些小部族的事做的还少吗?这次就算拼了我的老命也要拉你下台,你来啊,你过来我们就自|焚,看你以后怎么向魔王政府交代。”——大喊

    座山虎:“两个老东西,我成全你们。”——向房顶上二老投掷火种

    “哇啊~~~”——二老成为二团火球

    钟小妹:“母亲、大伯!!!”——跑到了房顶上,并把房顶扒开,将二老救下来。

    魔狼督军:“你们快将周围的小部族控制起来,一个都不能跑掉。”

    白虎团长:“是、是,遵命。”——开始抓捕钟家亲戚、朋友、邻居

    魔狼督军:“大哥,您消消气,您刚才的举动有点过了。之前干掉那个崔老太婆还能用工程事故和私通叛匪来推脱但是这两个被自|焚的就不这么好办了,现在咱们得拿出个统一的说辞好应付以后上面的质询啊。”

    座山虎:“恩,我刚才是给那个老头子和老太婆气的,是要拿出个章程。”

    魔狼督军:“小弟我已经有办法了,不如说这两个老家伙是自己点的火如何?”

    座山虎:“恩,贤弟妙计,就按贤弟的主意办吧。”

    魔狼督军:“是。”

    以下是砂家邦政府对长熟镇自|焚事件第一时间发出的消息

    邦政府通报:砂家邦政府为长熟镇的公益事业依照镇上全体居民的表决结果征集房屋和用地,有个别的居民不理解,造成了些许冲突。邦长座山虎大人亲自下基层协调,并到反应最为强烈的钟家开展政策法规解释和劝导工作。其间钟家以浇灌猛火油等极端方式对工作人员进行威吓,却不慎误烧伤自家两人。当时,二楼的罗大娘、叶大伯提了小桶猛火油爬上二楼屋顶,快速沿着屋脊泼洒猛火油,叶大伯点燃了屋脊上的屋椽进行恐吓。由于风力的作用,吹溅起的火星点燃了叶大伯上衣服。叶大伯慌忙自救,并将着火的衣服脱掉甩出去时,却不慎点着边的罗大娘。罗大娘也连忙脱掉被点着的衣服,二老互救上的火才扑灭,但为时已晚二老受伤严重不久就过世了。邦长事后亲自指挥救治,安抚家属,对看见其事的居民安排专业的白虎队员进行心理疏导,叫他们不要再因为受到惨烈场面的刺激罹患心理疾病而四处胡言乱语,目前死者绪稳定,邦政府正在做进一步的善后工作,维护长熟镇上的和谐稳定。

    一天后,长熟镇外黑色娘子军驻地

    钟小妹:“呜呜呜。。。事就是这样,我母亲和大伯因为伤势过重不一会儿就去世了。崔大娘之前也被白虎团的强行拆迁给活活压死在屋中。我趁白虎团不注意躲到了女厕所里,之后趁着天黑才跑出长熟镇。黑骑士大人,请给我们这些小部族做主,讨回公道啊。”——泣不成声

    阿庆姐:“心痛裂似箭穿,仇恨又在心头添。姐妹们化悲痛为力量,血债定要血来还!”

    黑色娘子军队员们:“血债定要血来还!坚决消灭白虎团!”

    虹:“呜呜呜,两位大娘都死了?她们都是善良的老大娘啊,血债定要血来还!”

    猫(悠久):“不错,这帮强盗,特别是那个座山虎,我正要为你安排火葬场,你在哪里放火定叫你在哪里亡!”

    穿越者:“。。。这个是悠久的决定吗?”

    猫(悠久):“当然了!!我现在要是再装着不在、不插手此事,我就不是魔王了!!万魔国的魔民选举魔王就是想要能过的幸福、安全,我的治国方略被大多数选民认同才当上的魔王,在亲眼的看见底下的国民是生活在这种不公的环境下,我还能视而不见吗?快帮我解除诅咒,我要亲自处分座山虎!”

    黑色娘子军队员们和钟小妹面面相视、不明所以

    穿越者:“你这么做可是会得罪“四魔帮”的,以后再想寻求四大部族支持改革就难上加难了,真的想好了?”

    猫(悠久):“当然想好了,这座山虎说想要用强拆小部族的房屋来修建固若金汤的堡垒?我呸!这种用小部族的血筑起的堡垒再坚固他的地基也是被挖空的,根本就是空中堡垒一推就完。万魔国是由千千万万的魔族共同组建、支撑起来的,不是光由他白虎族和另外三大部族组成的,光靠他们四大部族是撑不起这个国家的。我看这种损害小部族利益建起的不是坚固的堡垒,而是一座大坟,是一座埋葬万魔国的坟墓。我想要做的国内改革是想让万魔国崛起,国内的魔族安居乐业并享有崛起带来的平等的机会和权利,不是想要让个大坟崛起只让四大部族独占崛起成果。制止这种自己挖掘万魔国根基的事是我这魔王的义务,不用再想什么后果了,快点解除诅咒!!这是魔王命令!!”

重要声明:小说《魔幻世界的经济问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