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大使馆选址

    

    闭门会议结束——会议室里只剩萨克齐和贝恩哈德两人

    萨克齐:“看来是得不到他们三个的支持啊,以后再要想惩罚北方诸国,防止他们的商品冲击我们以前所占领的市场跟咱们争夺商业利益就没有这么好的借口了,他们三个真的不知道、不明白?”

    贝恩哈德:“他们八成知道,但是这件事对他们来说还没到火烧眉毛的地步,北方诸国还没有生产出能冲击他们所占领市场的商品,实谷国的特色水果和红酒,织裘国的各类名牌衣帽、鞋子和小商品,淬炼国的各种生产工具和武器盔甲还是维持着他们原先的市场份额,现阶段受损最严重的就是你跟我两国了。”

    萨克齐:“贵国也受损了?我还以为你这次帮我是因为你还记得18年前大明湖畔的小矮墩呢,可是贵国最赚钱的造船业和花卉业并没有收到北方诸国商品的冲击啊。”

    贝恩哈德:“我这儿吃的是暗亏,我国因为陆地直接接壤北方诸国,海港也多,他们的新商品大部分都要通过我国流向中央诸国其他国家。然而为了维护中央诸国一体化的进程,我国不仅没办法从中直接获利,还要为各种检测费用买单。以前从北方诸国进口的商品少还无所谓,还都是些特产、奢饰品重量也不大。但是这新型纸可是消耗量巨大的消耗品啊,北方佬还连如厕用纸都生产,这厕纸比起人们原来如厕后用木简清洁方便、舒服不少,价格也能被市民承受,使得这厕纸在半个月的时间里就被中央诸国市民接受了,对其他用途纸张来说是个不小的宣传,各行各业迅速的接受新型纸也有这方面的原因。这样每天流进我国的北方诸国纸张堆积在各个关口、码头,我不得不增加海关的人手和费用来夜以继的处理,因为按以前通关流量设计面向北方诸国的陆上、海上关口,对现在北方诸国出口到中央诸国的商品来说是远远不够的,需要花大量金钱去改造新建,这些钱我国不向北方诸国的商品要,难道还要我国自己掏吗?”

    萨克齐:“原来贵国的损失也这么大,都怪那三个短视的家伙,白白的放跑了怎么好的机会,让北方诸国还能肆无忌惮的出口商品。”

    贝恩哈德:“这也不能怪他们,这都是北方诸国钻了《多国宣言》的漏洞,与我们又签了自由贸易协议,不好直接的实行经济制裁,咱们要是不付出极大的代价其他国家和安理会也不会通过的。”

    萨克齐:“那就没有办法了吗?看着咱们两国经济受损,北方诸国白白得利?”

    贝恩哈德:“台面上的办法现在没有,台底下的办法还是有的。”

    萨克齐:“哦?什么办法?用不用再找他们三个谈条件配合咱们,统一执行?”

    贝恩哈德:“不用,这办法咱们两个国家独自就能做好,不用告知他们也不用他们配合,只是要秘密进行,具体就是。。。”

    红龙谷人类特区商业区

    穿越者:“这里就是租给你当做冬临国大使馆的建筑,以前是个高档珠宝店,为了防抢防盗所以建的特别结实,你改建下用来当大使馆正好。我丑化说在前头,租金年缴并预付一年,要是发生什么恐怖袭击导致建筑被损毁冬临国要全额赔偿我。”

    多蒙:“全额赔偿是没问题,但你这建筑物的估价也太高了吧?当初你买下来花了多少钱我可是知道的啊,不到现在估价的十分之一啊。”

    穿越者:“那是什么时候,老黄历了。当时那些逃难的商家可是连仓库里的大件商品都没来得及带走的逃命啊,我好心帮他们挽回点损失他们是对我感恩戴德,怎么好意思给我开高价?现在局势平稳、特区人类增多,高速商道又刚刚开通,正是特区经济复苏、高速发展的时候,房价涨涨也是很正常的事。”

    多蒙:“这些你在买下这些房屋的时候都跟我说过,我都明白。我的意思是说咱们俩这么熟了,你对我租房的事怎么还跟其他陌生人一样,虽然没有黑我,但这么斤斤计较让我觉得不自在。”

    穿越者:“我这不是针对你,你现在租房是为了把它改建成冬临国大使馆,你租房和装修改建都是冬临国掏钱,我针对的是冬临国政府。”

    多蒙:“我国政府?他们跟你有什么仇?我这次能跟你们一起来特区还是多亏了他们的提议,宰相大人说有我跟着你他们就放心了。人家好心不想拆散我们的组合,你怎么还不念人家好,在租金上面给点优惠,要知道我祖国的财政并不好啊,大使馆的各项支出应该能省就省才是。”

    穿越者:“念他们的好?我没收你超额租金已经对得起咱们俩的交了,还想让我念他们的好?他们真要是想对我表达善意就应该把你留在国内,他们派你来当大使根本就是想让我死啊。我早就知道他们看我不顺眼已经很久了,这次是卸磨杀驴,想把我干掉一了百了。”

    多蒙:“什么想把你干掉一了百了,你误会了。虽然我听说你以前没少让宰相大人和军部元帅阁下吃亏,但是这次首先提议让我去特区出任大使的是国王威廉陛下,宰相大人只是顺水推舟而已。陛下是看我手敏捷、能力出众,在魔族面前必然不会丢了人类的脸,而且我还有击伤魔王的名声,是著名的守护勇者,当地激进的魔族要是想对大使馆不利也会顾忌我的战斗能力,不敢轻易造次,所以说我是最合适的人选,让我来先为使馆铺路,其他专业人员在使馆建成后再派来,我就答应了。”

    穿越者:“我说怎么没见到你的那些随从,原来现在就你一个光杆司令啊。不过你以为真是因为你的手之类的原因才建议你出任大使吗?那个年轻的国王威廉可能是那么想的,但那个宰相卡梅伦可不会那么想,他八成是看中你跟我的关系才答应的,你真是太容易被骗了,又来帮人家做苦力了。”

    多蒙:“是吗?我当时的野直觉没感觉到国王陛下在骗我所以就答应了,经你一提醒事后想起来宰相大人赞同这主意时候的样子太自然了,我是觉得有点不对,他笑的跟多年积怨能一朝报尽似的,是发自内心的开心,不是那种下级对上级的阿谀奉承。”

    穿越者:“。。。这个老东西,下次再有求于我的时候看我不整死他的,叫他再受受教训。”

    多蒙:“我国的大使馆选址在这里,你的走私商会总部在哪?在旁边吗?等以后专业外交人员来到后我就没什么事了,我也好过去找你聊聊天。”

    穿越者:“我的走私商会总部在商业区的西南角,你这里是东北角,隔了最大距离。太远了,你过来最好要骑马或坐车,以后没事你也少来,不要累着你。”

    多蒙:“两家干嘛离的这么远?我要是有事找你还要骑马或坐车,多浪费啊。”

    穿越者:“实话跟你说,你这人太祥瑞,你要是在我原来的世界里绝对能与马伯庸和东原亚希相提并论。你有正经事找我,我没办法,只好接待、办事。没事的时候咱们俩还是少碰面为好,我还想活着回家呢。”

    多蒙:“。。。”

重要声明:小说《魔幻世界的经济问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