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三股敌对分裂势力

    

    与此同时唯一神圣莱希二世红衣主教房间

    莱希二世:“进席红衣主教这次不与我一起回我在南方诸国里的教区吗?你跟我一样是上代教皇的接班人,是现在登拉本教皇的眼中钉中刺啊。现在他名分已定,咱们就算再在教廷提出质疑也是没用了,为了自保您还是快离开唯一神圣同我一起回西南教区吧。”

    进席:“多谢您的美意,但上一任教皇遇刺亡事件的疑点甚多,可能根本不是如登拉本教皇所言,是魔族指示东方御剑流所为,上任教皇又不是要提出第三次北伐,魔族为什么要大费周章来得罪教会、刺激人类世界呢?再有我听有流言说登拉本教皇与刺杀事件的刺客好男人比利私交匪浅,甚至还有基,让我不得不怀疑登拉本教皇事后所调查出的真相是否为真。”

    莱希二世:“哼,流言?流言是扳不倒他的。在他刚接班的一个月里咱们用各种流言、小道消息去忽悠底下的信众但都被他用教皇的权力摆平了,要是没有确实的证据指正他对他来说是没有危害的。”

    进席:“不要说“咱们”、“咱们”的,那是你派同乡的手下做的,我可是没有插手啊。不过听你话里的意思,你也怀疑上一任教皇是被登拉本给谋害的?”

    莱希二世:“咱们俩现在有共同的敌人还分什么你我?不错,我是怀疑刺杀事件是登拉本策划的,因为从这件事里得到最大好处的就是他,他之后的举动在我看来太像贼喊捉贼了。”

    进席:“莱希二世您所言不错,所以我不能跟您回西南教区,我要去找确凿的证据、找出真正的幕后黑手,为上一代教皇报仇。今天听闻东方御剑流在北方诸国注册重建,我等下就会动前往北方诸国去寻找证据,找东方御剑流的门徒对质,看是否如登拉本所提供的证据和口供吻合。倒是您回西南教区后要多加小心,登拉本把众多从事偏门、杀手生意的东方御剑流门徒发配到您的教区,其中之意不言自明。您的教区里可能还有他的手下充当间谍,请不要以为回到老巢就万事安全了,还是要多加防范才是。”

    莱希二世:“哼,登拉本打的什么主意我当然清楚,回到西南教区以后我就发起打黑除恶运动,把他发配来的地下帮会人员和我教区里他的手下一起清除个干净,我要把西南教区打造成铜墙铁壁的坚固堡垒,就算之后跟他翻脸我也能独立自保。北方诸国因为贫穷教会当年只是让当地信徒自发组建修道院之后再承认的方法扩展教会势力,以前一直没有派红衣主教级别的神职人员前去,也没有大主教级别的神职人员主动前去,这次您去北方诸国北方教派一定欢迎,毕竟您是团结他们的最好象征。到时候你被北方教派捧上去当了地区大主教之后最好也学我这样做,万一到了不得不翻脸的时候您在北我在南,叫他首尾不能相顾,我们才好独立自保啊。”

    进席:“多谢您的建议,我听进去了,我这就动去北方诸国,咱们后会有期了。”

    莱希二世:“后会有期。”

    一周后教皇国唯一神圣教皇房间

    登拉本:“那两个家伙离开唯一神圣后一南一北出走了,他们现在想要有什么对我不利的动作吗?”

    狂信者A:“启禀教皇陛下莱希二世红衣主教回到西南教区之后游说说服南方诸国国王们改组巡捕组织,进行了巡捕体制的改革,将原先心向我们的中、高层捕头全部换了下去,“竞聘”上了他自己的人。之后又开展了打黑除恶运动,进行了三反五反,我们安排在他教区里的自己人和发配到他那里的东方御剑流残党全都扫除了个干干净净,把西南教区打造成了他的独立教会,我们的教令很难传达啊。”

    登拉本:“哼,当年我就看出他野心不小,对教皇的位置是垂涎已久啊。这次被我抢先出手夺得了教皇宝座他能够服气才怪,做出举动这些并不奇怪。这些只是他为了自保和满足自我野心的行动,对我们没有多大的威胁,只要双方不撕破脸,他表面上还是会接受教廷和我的教令的。那么另一个家伙呢,是不是在北方也这么干了?对他可要多加小心。他对唯一神可是虔诚的紧啊,要不是他对于上代教皇出售赎罪卷榨取信众钱财以肥教廷的做法看不过去,多次向上代教皇建言肃贪反腐,惹得教皇和底下的人都不喜欢他,那么第一接班人的位置应该是他的。他在一般信徒中声望很高,有广泛的民间支持,我可不知道他会为了信仰做出什么出格的事。”

    狂信者B:“进席红衣主教到达北方诸国后并没有利用高级的神职份去干扰当地教会修道院的运作,也没有扶持自己的势力,而是直接奔向东方御剑流重建地去拜访守护勇者多蒙了。”

    登拉本:“什么??这下坏了,要是让他与⑨一行人合流,组成一股势力就麻烦了。这样我原先预想的将北方诸国中的皇室、⑨一行人的东方御剑流、进席红衣主教所组成的中央诸国外三股敌对分裂势力各个击破的计划就会落空,通告新选队现在要尽快找出⑨在北方诸国所用份,同时防止进席红衣主教与北方诸国的皇室接触达成某种对我们不利的秘密协议,要是况紧急新选队可以先斩后奏,暗杀进席红衣主教。为了新选队能够顺利完成任务,我也会从中央诸国调动新鲜血液,给他们补充精锐力量。你按我刚才的指示去做,选好精锐后给新选队传达我的密旨。”

    狂信者B:“遵命。”

    三天后夜港国瑟土村

    进席:“多谢各位英雄、勇者出手搭救,要是没有诸位我命休矣。”——依次环视周围英雄

    萨菲尔:“进席红衣主教来到我们北方教区进行指导工作是我们北方教派的光荣,我们怎么能不注意您的生命安全呢?这瑟土村修道院以后就是您的暂时居所了。”——进席红衣主教表欣慰

    瑞恩:“冬临**部元帅阁下也是如此认为,在接到您遇险的报后就派在附近执勤的我们——精锐斥候队来为猊下解围。”——进席红衣主教表高兴

    多蒙:“猊下是东方御剑流尊贵的客人,是帮东方御剑流洗脱不白之冤的希望,我与可可和当然要为您保护左右了。”——进席红衣主教心里美

    穿越者:“啊~,猊下炙的目光我已经感受到了,但我就是个商人,您这么看我我会不好意思的。我只是在他们中间起到个串联的作用,刚才打仗杀人什么的我没参与,希望以后大家能紧密合作、多多赚钱啊。”

    进席、萨菲尔、瑞恩、多蒙:“。。。。。。”

    “当中央诸国外三股敌对分裂势力统合成一股的消息传到伟大、光荣、正确的登拉本教皇耳中时,他老人家的痔疮病又犯了。”——摘自第268任教皇起居记录

重要声明:小说《魔幻世界的经济问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