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宗教审查

    

    半个月后冬临国皇宫

    威廉:“特大喜讯啊爷爷,咱们国家的守护勇者多蒙平安归来了。现在他在老家小山村的无名小山上准备开山立派、重建东方御剑流,听说他以前还并不知道自己的剑术属于东方御剑流,进入魔界讨伐魔王之时才机缘巧合得知,之前行方不明就是去中央诸国的淬炼国找东方御剑流道场认祖归宗去了。”

    卡梅伦:“我当然知晓,此事已经传遍北方诸国了,我在此恭喜陛下,您之前去教会修道院做的祷告终于传到了唯一神耳中,这才引发了奇迹啊。”

    威廉:“教会?不要跟我提他们,今天新任教皇登拉本给我国发来圣谕,要求我们把东方御剑流定为恐怖组织,不能许他们在政府注册、在国内开设道场,用以训练恐怖分子。我呸,真把自己当成唯一神了?无论说什么我们都要听,这次教会管的太多了吧?中央诸国政府会不会也跟教会穿一条裤子,来向我们施压啊,一想到这里我就担心帮不了多蒙,他可是国家的英雄啊,教皇刺杀事件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听从教会命令的话我对不起他啊。”

    卡梅伦:“哈哈哈,陛下多虑了,依我看这次中央诸国的皇室可不会站在教会那一边,相反他们是暗地里支持陛下许多蒙重建东方御剑流的。”

    威廉:“哦?为何会这样?之前他们不是勤拍教会马,唯恐动作慢了吗?这次怎么会支持咱们?”

    卡梅伦:“以前中央诸国皇室勤拍教会马为的是在新国王登基的时候得到教会承认以此来维护他们皇室统治国家的正统、合法,跟我们北方诸国不一样谁手握军权谁就是真正的国王,所以咱们北方诸国皇室对教会并不十分依赖,教会也嫌北方诸国穷、没什么油水,在北方诸国发展教会势力上并不上心,使我们国家的政府决策上少了很多对教会的顾虑。要是在平时这件事上面中央诸国皇室还是要站在教会一边,然而新任教皇在对于东方御剑流残党的整风肃反行动上有无限扩大化的趋势,一些中央诸国政府里的高官、大贵族甚至皇室成员都因为有跟东方御剑流门下弟子有关联而遭到教会的宗教审查,底下的审查人员还借此敲诈勒索赎罪费,他们心中早已对此气愤不已了,又不好跟教会撕破脸,这次暗地里支持咱们就是想给教会碰个软钉子,警告下新任教皇世俗上的事还需跟他们皇室合作,让教会不要再捞过界了。”

    威廉:“原来如此,太好了,这样我就能答应多蒙的请求了,我这就去他老家小山村告诉他,顺便为新的东方御剑流道场奠基、题辞。”——一溜小跑,跑出皇宫

    卡梅伦:“陛下、陛下,不要这么不稳重啊。。。”——在后面追

    两天后教皇国唯一神圣教皇房间

    登拉本:“北方诸国政府竟敢不听我的圣谕,同意了那个什么守护勇者多蒙重建东方御剑流,冬临国国王威廉还亲自去为东方御剑流新道场奠基,还给他们题辞“精忠报国”,我呸!这不是故意要恶心我吗?我都把东方御剑流定为恐怖组织,对外宣称教皇刺杀事件是他们受魔族指使执行的啊,这不是想损害我的权威吗?看我不好好整整这些北方佬,把那个什么守护勇者多蒙宣布成异端。”

    狂信者A:“教皇陛下万万不可啊,那个守护勇者多蒙是上任教皇陛下亲口对外宣布任命的,圣谕已经通告世界了,您刚接班不久就要推翻上一任教皇的圣谕,这对于您的权威也是有损的,底下的人也难免会有议论。不如跟以前一样,同中央诸国皇室谈谈,让他们出面对北方诸国政府施压,叫他们收回成命,服从教皇圣谕。”

    登拉本:“不要跟我提中央诸国皇室的那群王八蛋,这次他们跟北方佬是穿的一条裤子,想让我吃个暗亏,不就是有几个皇室成员被我们进行了宗教审查嘛,至于吗,最后不是都平安无事的通过、放走了。”

    狂信者A:“。。。。。。”

    登拉本:“你怎么不说话?脸色还这么难看?是不是在对那些皇室成员进行宗教审查时有事瞒着我,谋取个人好处了?”

    狂信者A:“没有、没有,我也是刚知道底下的那帮审查人员为了能抓几只肥羊多赚点赎罪费,就把目标盯在中央诸国中的那些政府高官、大贵族和皇室上了,个别的还借宗教审查为名敲诈勒索他们,得罪了部分有权有势的人。”

    登拉本:“什么叫“个别的借宗教审查为名”、“得罪了部分人”,这种欺瞒上级的说辞我还不明白吗?我看底下的那帮废物是能敲的敲、能榨的都榨了吧?你是不是也得到了他们孝敬的好处?这件事可是我交给你全权负责的。”

    狂信者A:“没有,绝对没有啊,为了维护您的光辉形象我哪里敢主动去做这些下三滥的事啊,这都是底下那些见钱眼开、不知死活的东西搞出来的,我可是没有接受他们一丁点的孝敬。说起来这帮混蛋竟敢瞒着我这直接负责人大块吃,连点稀得都没给我留,这简直就是不把您放在眼里啊。我这就去为您收拾这帮垃圾,挽回教会声誉。”

    登拉本:“哼,我看你要是没有在现在的位置上的话跟底下那帮混蛋也是半斤八两,你这就给我下基层去,杀杀这股歪风,修补与中央诸国皇室的关系,这事要是还干不好,你也就对我和组织没用了,下场会怎么样不用我再说了吧?”

    狂信者A:“是、是,属下一定全力以赴办好这件事,为教皇陛下分忧解难,为组织做出贡献。”

    登拉本:“恩,下去干活吧。还有什么事要禀告我的吗?”

    狂信者B:“启禀教皇陛下,刚刚发配到北方诸国的新选队队长近藤发来密函说是要密呈教皇陛下。”

    登拉本:“哼,那个废物,八成是想来求吧?想让我把他调回中央诸国,他的密函不用密呈给我了,你拆开念给我听。”

    狂信者B:“遵命。。。”——观看密函

    狂信者B:“这个。。。教皇陛下,近藤说他发现那个守护勇者多蒙就是⑨一行人中的保镖,密函上具体的事还是您亲自观看吧,现在人多口杂,我最好还是不念了。”

    登拉本:“什么?⑨一行人中的保镖?快拿给我看。。。”——拿过密函观看

    登拉本:“给新选队队长近藤下令,叫他发动手下调查下这个守护勇者多蒙与⑨的关系,找出⑨现在在北方诸国的所用份,之后密报给我。只要这件事办好了,他们新选队就不用再在北方诸国那个穷地方受罪了,我会把他们调回中央诸国,在我麾下听我调遣。”

    狂信者B:“遵命。”

重要声明:小说《魔幻世界的经济问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