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不怕你贪就怕你没用

    

    三天后织裘国国都貂装城共济会总部外

    悠久:“谈的如何了?除了你我们这些人都能通过谍报部的秘密管道逃走,你单人的回家船票买下来了吗?”

    穿越者:“经过一翻讨价还价终于让老高曼答应帮我和多蒙、可可、四人逃回北方诸国了,这回我可欠了他个人。”

    悠久:“你们四人?不就是你一个人需要依靠他的商业物流管道逃走吗?怎么又多买了三张票,不怕浪费?”

    穿越者:“我是为了隐瞒我逃回中央诸国的真正原因,因为我告诉老高曼的逃亡理由是为了帮助三个东方御剑流的朋友逃到北方诸国避难才去找的他帮忙,根本就没提我跟登拉本这个老混蛋的事。”

    悠久:“也是,要是高曼知道你逃亡的真正原因敢不敢帮你还不一定呢。你们什么时候走?”

    穿越者:“我跟他说过安排的越早越好,今天晚上就能得到上船时间、地点的消息,之后就能跑路了。我现在应该已经安全了,你战斗力为5早点回到安全地点很重要,你跟岚现在就通过谍报部的秘密管道逃走吧。”

    悠久:“不要,我要等你们都安然上船后再走。”

    穿越者:“你真是。。。。。。”——感动不已

    悠久:“这织裘国不愧是以纺织业发达出名的国家,国都貂装城各种时尚女装、时尚女包应有尽有,各大品牌、名品一应俱全,我好不容易来一趟不好好的血拼下怎么行。”

    穿越者:“我了个去,敢不是因为担心我的安危才留下来陪我等我上船啊,你是不是还想叫我帮忙买单?再有,你买什么时尚女装啊,我看应该是时尚童装吧?我真是自作多啊。”

    悠久:“你猜的不错,不过我不光是想叫你帮我买单,还想让你帮我把血拼来的东西夹带回去,你也应该理解从谍报部的秘密管道逃走是无法带过多的东西的,叫你帮忙坐船带回去正好。”

    穿越者:“。。。你用人比我还狠啊,你就不担心我们四个在船上碰上点什么意外,出些什么危险吗?”

    悠久:“我当然担心了,在船上你可要帮我盯住多蒙和那两个死人妖,要是那两个死人妖想要在航行时夜袭多蒙想把生米煮成熟饭造成既定事实或者多蒙不住惑跟那俩小师妹练起“意绵绵刀”和“**掌”的话,你一定要帮我把这三只野鸳鸯打散了,无论你用什么手段,多蒙的体是属于我的绝不能被这两个新来的抢跑了,这已经是签了契约的。”

    穿越者:“。。。。。。”

    十六天后教皇国唯一神圣教皇房间

    登拉本:“东方御剑流残党的抓捕工作做的怎么样了?”

    狂信者A:“出自东方御剑流门下现在在社会上闯、工作的弟子大多都已抓到,现正在进行教廷的宗教审查看有无其他同党,不过关的以后将不许在政府部门和教会部门里工作,有暗通魔族嫌疑的都已经发配到南方诸国上山下乡进行农业开垦、接受当地教会的再教育。”

    登拉本:“干的不错,南方诸国是莱希二世红衣主教教区所在地,他在南方诸国有很大的影响力,很多南方诸国的国王都想让他兼任政府内的职务,这使得他不仅得到了接班候选人的地位还在教会里搞同乡的小团体,现在整个一个西南王,这次在我接班时没少和另一个接班候选人暗地里给我下绊子。这次把那些平时从事杀手和偏门生意的东方御剑流残党发配过去搅乱他在南方教区的根基,人数越多越好,以此削弱他的势力,以后看他还敢不敢忤逆我。铁可和字这两大纯爷们抓住了吗?”

    狂信者A:“这个。。。还是没有消息。”

    登拉本:“真是废物,两个受伤的逃跑的惊弓之鸟也抓不到。”

    狂信者A:“教皇陛下我冤枉啊,这并不是属下我无能,要不是新选队队长近藤当初不尊密令,又在教皇国两个纯爷们自投罗网的大好机会下也没能捕杀,才让他们俩逃走失踪的。”

    登拉本:“哼,别跟我再提那个废物,提起来就生气,他和新选队残留的队员已经被我贬到北方诸国的修道院去给那帮穷鬼义务服务去了,这辈子就别想再回中央诸国来了。你们要抓紧抓捕铁可和字这两大纯爷们,他们俩虽然年轻但也是继承了纯爷们称号的绝世高手,只要一天没抓到我就一天睡不安心。”

    狂信者B:“猊下多虑了,您现在已经是坐到教皇宝座上唯一神在凡世的唯一代表了,为您准备的警备工作十分严密,您是十分安全的。您现在应该多多享受在教皇宝座上的荣耀和得到的权力,这样我们这些底下人也能沾光啊。”

    登拉本:“唉,我明白你们这句话打的是什么主意,虽然在你们眼中我坐在教皇宝座上是无上崇高、荣耀的事,也得到了教会里绝对的权力,但我在其中的巨大牺牲你们谁都不知道啊。在我端坐在教皇宝座上享受自己的成功时,我菊花的隐隐作痛提醒着我现在的权力来之不易。以后你们要是再借我的名义去行贪腐之事是绝对不行了,我要惜自己的羽翼、形象,保住我通过巨大牺牲换来的地位。”

    狂信者B:“啊?您要是这么表态那当初底下那些支持您的原教旨组织成员得知后会对您产生绝大的失望啊,这样会人心不稳的。”

    登拉本:“你不用着急,我只是说不让你们再借我的名义去行贪腐之事了,又不是全面止贪腐行为铲除**。只是你们以后再干这些事的时候要用自己的名义,不要连累到我们的组织和我上。只要你们平时工作干的出色,对我和组织有用,你们要是有点小错、闹出点丑闻我也会为你们维护一二的。”

    狂信者B:“啊,如此我就放心了,对组织底下的成员也有了交代。”

    登拉本:“既然东方御剑流残党处理的差不多了,那就要把⑨一行人的抓捕当做下一步的工作重点来抓。”

    狂信者A:“是,我们在教会动乱的这几天里,虽然放松了对中央诸国内陆的监视,但是对于能逃出中央诸国的关卡、口岸、港口的监视并没有放松,⑨个人是无法使用传送魔法来逃脱的,只有通过交通工具来逃离中央诸国,只要找到⑨一个人我们就能顺藤摸瓜将他们一网打尽、永绝后患。”

    登拉本:“恩,虽说就算他现在散布、报道出关于我们的“谣言”,凭我现在的权力能轻松摆平,已经威胁不到咱们的地位,不过对他还是要斩草除根才放心啊,这事你们一定要抓紧办,要办的越快越好。”

    狂信者们:“谨遵教皇陛下圣谕。”

    登拉本:“哈哈哈哈。”

重要声明:小说《魔幻世界的经济问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