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code name ⑨

    

    驰骏国与教皇国边境——一行人被登拉本护送出国

    悠久:“刚才有那个红衣主教在我就没问,出了什么事了?咱们的份**了?”

    穿越者:“准确的说是我的份**了,那个红衣主教是召唤我来到这世界的罪魁祸首,是我的生涯死敌啊。”

    悠久:“罪魁祸首、生涯死敌?那你怎么不在刚才杀了他,之前也不告诉我你在教会里还有地位这么高的敌人,来唯一神圣参观时也不反对,这不是自投罗网吗?”

    穿越者:“我原来哪里知道那些狂信者们的后台是教会的高层,他们穿的跟海关缉私队员一样,与教会的标准装束根本搭不上边,我又不知道那个他们口中“猊下”的姓名,在我有能力去寻找、探查的时候根本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了,而且狂信者组织的活动也销声匿迹了。我以为他们都是受不了唯一神收回神力的刺激而集体自杀了,谁想到主谋不但没死现在还成了教皇的接班候选人之一,我要是亲手杀了他被教会追查出来后走私商会也就完了,魔族与人类的贸易会受到大影响,这可是大失策啊。”

    悠久:“看来你瞒着我的事还不少啊,还有什么瞒着快说出来吧,别等会逃亡的路上再碰见什么生涯的死敌。”

    穿越者:“我这件事上并没有想故意欺瞒你,我当初对你说不知道什么原因来到你们的世界是实话,因为那个召唤魔法阵的原理我不懂,我富裕之后本想回狂信者神去寻找,结果那里成了一片废墟,我什么都没找到。这件事只是意外,我真的没有欺骗你。”——对虹使眼色

    虹:“原来穿越者先生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啊,真让我吃惊,大小姐是怎么跟他认识的呢?”

    悠久:“这个。。。”

    穿越者:“悠久,告诉她实吧,咱们之后要逃命了,途中再瞒着虹是不可能的,在唯一神圣我也把虹介绍给了登拉本,她现在跟咱们是一条线上的蚂蚱,之后是一起被追杀的同伴了。”

    悠久:“好吧,反正早晚也要跟你说的,先从我的真实份说起吧,我其实是。。。”

    教皇国唯一神圣红衣主教登拉本房间

    狂信者A:“猊下召唤我等前来有何事?”

    登拉本:“出大事了,今天我碰到了20年前我们召唤来的第⑨救世主。”

    狂信者B:“什么?那个炮灰还活着?我们都以为他跟大贤者东方不败当年死在魔界里了。”

    登拉本:“他不但还活着而且还活得滋润,从他女儿的口音来判断他应该是在北方诸国发了财,他现在是保镖、管家、女仆、可的女儿都有了,真是个人生的赢家啊。大家说说,这种人咱们能原谅吗?”

    狂信者们:“不能,绝对不能原谅,要把他拉去圣广场接受火刑,之后再用石碾子压成渣滓!!!”——义愤填膺

    登拉本:“他不但得到了咱们因为教会的清规戒律而不能公开享受到的梦寐以求的生活,而且还掌握着咱们是已经被唯一神所放弃不能使用神术的秘密,想以此来威胁咱们,咱们能让他威胁到咱们在教会里得之不易的地位吗?”

    狂信者们:“不能,绝对不能。”——异口同声

    登拉本:“好,大家这次要拧成一股绳,不要再因为一些贪污赎罪费时分赃不均的小事而相互拖后腿了,不杀了第⑨救世主一行人,让他把秘密散布、报道出去,咱们就都完了。不仅我会被另外两个教皇接班候选人给排挤掉,丢了接班人地位,咱们全体也会被当成异端审判的,明白了吗?”

    狂信者们:“明白。”

    登拉本:“恩,我来安排下这次跨国追捕的行动。你们回到各自教区后动员自己能动员的全部力量,监视中央诸国能通往北方诸国的每个关口、港口,城市里的车马行、旅馆、餐厅,对于各地的传送魔法阵也要派人监视,因为就算第⑨救世主无法使用传送魔法,他一行的其他人也有可能用传送魔法逃脱,他们也有可能知道咱们的秘密,要赶尽杀绝、不留后患,所以传送魔法阵要派重兵把守。”

    狂信者A:“可是猊下,按您的计划咱们就算发动了全部的力量但是要监视的地方太多了,到时候可能无法面面俱到。况且人手这样分散就算找到第⑨救世主后也无法第一时间集中力量消灭他们,还要防着他使用调虎离山之计啊。”

    登拉本:“这个你放心,杀他们的不光是咱们的手下,东方御剑流跟他算起来也是有仇的,我会雇佣中央诸国两大著名的纯爷们——铁可和字,去帮我们追杀他们。”

    狂信者B:“啊呀,猊下要能请动这两位绝世高手出山,那第⑨救世主一行人真是插翅难飞了。”

    登拉本:“哼哼,凭我与东方不败和东方御剑流的老交,东方御剑流又跟第⑨救世主有仇,我有十足的把握请两位纯爷们出山相助。这次的行动代号就叫做:⑨,这是他们5人的画像,你们赶快回去布置人手吧。”

    狂信者们:“是。”

    驰骏国通往织裘国的路上——旅行马车内

    悠久:“你不是要逃回北方诸国吗,怎么还往南方走?”

    穿越者:“登拉本八成知道了我想要逃亡的目的地是北方诸国,向北走纯粹就是自投罗网。我又不能使用传送魔法,你手下谍报部的秘密联络运输管道我没法使,刚才叫猫帮忙把虹通过秘密管道带回北方诸国我已经是谢天谢地了。你也是,不听岚的建议先走还跟我们一起逃亡,不怕危险啊。”

    悠久:“当初在泰坦尼克号上我就说过的“出了事故我也不会放弃你这强力盟友的,你跳我也跳,保你人安全。”这种在魔族看来已经成立的口头契约是应该值得遵守的。”

    穿越者:“。。。是吗。”——惭愧的低头

    悠久:“感动你了?脸这么红,你不会还有事瞒着我吧?”

    穿越者:“没、没有,就是有也是因为我来到这异世界人生地不熟所必须做出的防范,是属于本能反应。”

    悠久:“还是有事瞒我。。。”——生气

    穿越者:“请不要生气,等到我完成了与光之女神芙利的契约或时机成熟时会自动告诉你的,到时候你拿什么魔法来轰出气我都行。”

    悠久:“耍贫嘴,你这种魔免体质的人还怕魔法攻击?完成契约后你还不回到你原来的世界,我哪去找你啊。”——气笑了

    穿越者:“你笑了就好,不要再生我气了,我这里先赔个不是了。”

    悠久:“行了,别跪了平吧,你到底想用什么办法逃回北方诸国,有什么计划说出来让我听听。”

    穿越者:“谁跪了,男儿膝下有黄金,我是那种随便下跪的人嘛,我只是想鞠个躬。至于我的计划说起来很简单,就是去找共济会总裁高曼。”

重要声明:小说《魔幻世界的经济问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