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跑马与写生

    

    坦垃镇跑马场

    穿越者:“你刚才看见索夹毕之后跟他来到这里的?没有认错人吧?”

    虹:“是的,根据店主的描述再加上落叶旅社里就住着他一个穷画家,就是他本人无误。我跟着他来到的跑马场,这里今天有跑马比赛,我想他也是想来凑凑闹试试手气吧?”

    穿越者:“恩,干的好,我已经看见他了,你去服侍悠久吧,我过去钓他这条肥鱼。”

    虹:“是。”

    穿越者走上前去

    穿越者:“啊呀,真巧,你也来看跑马试手气啊。如何,看中哪匹了,不嫌弃的话给我介绍下,咱们相互交流下跑马心得吧?”

    索夹毕:“不用再跟我近乎了,自从3年前在舶湾国获得高凡绘画奖之后你们这种人就像一群苍蝇一样一直围着我嗡嗡转,想得到我的作品好在我成为大师以后发一笔大财。拜你们所赐,这两年我的绘画灵感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进入了低潮期,这次装成穷画家离家出走就是为了避开你们这种只把艺术品当成投机生意的俗商人,我的绘画作品卖给你们真是糟蹋了我的心血。我来这里也不是观看跑马试手气的,是来写生画马的,那边是厕所,你去里面试手跑马吧,不要再来烦我了。”

    穿越者:“我靠,你的嘴还真毒,我要不是在军营里呆过还真不知道你这是在骂我。不过你在大庭广众下写生也真好意思,还叫我去厕所里试手跑马?”

    索夹毕:“我在户外写生又怎么了,怎么会不好意思,你什么意思?”

    穿越者:“哼哼,在我家乡的邻国,写生的读法跟跑马时最后的动作时一样的,这样说你理解了吗?”

    索夹毕:“无聊,别烦我了,我不会给你作画的。”

    穿越者:“不要这么说吗,咱们这不是聊起来了吗?再说你又不了解我,你又怎么能直接认定我是为了你的作品而来的呢?”

    索夹毕:“哦~,你不是吗?”

    穿越者:“虽然我是想让你给我画张画,但我绝不是那些把艺术品收藏当成投机生意的俗商人。”

    索夹毕:“恩,舶湾国红灯区的小姐们还说自己是处女呢,我看你也是一样。”

    穿越者:“我了个去,你小子嘴也太毒了吧,我把话直说了吧,你到底怎么样才能答应给我作画,什么事都有个价码,你有什么条件开出来啊。”

    索夹毕:“露出本来的面目了吗?好啊,我给你开个价,做不到以后就别来烦我。”

    穿越者:“成,有什么条件就开出来,我做不到以后就不再烦你。”

    索夹毕:“这里是跑马场,下一场跑马比赛你要是能把10匹赛马前三名的名次一个不错的预测对,我就给你作画。”

    穿越者:“下一场?这时间太短了吧?我连看赛马的状态都做不到,做不出评估叫我如何预测啊。”

    索夹毕:“没想到你还是个懂赛马的,成,那就约在最后一场,你只要把预测对的重彩投注卷给我当作画的费用我就给你作画,绝不食言。”

    穿越者:“哼,那也是一大笔钱啊,你小子倒是不吃亏,不过我答应你,马赛结束后投注站见,不见不散。”

    索夹毕:“好,不见不散。”

    跑马场悠久一行人所在的看台

    穿越者:“况就是这样,我来寻求你们的帮助了。”

    多蒙:“哼,寻求帮助?我看你是想让我们用魔法或斗气去影响赛马,从而得到你想要的比赛的结果吧?想让我们帮你在赛马里作弊骗钱?”

    岚:“要是你的想法真如多蒙所言,我劝你打消这种想法。以我的观察来说,这跑马场的赛道是经过特殊设计的,一旦有魔法或斗气干预马匹,例如给赛马施加嗜血术或漂浮术,或者用斗气打通马匹的任督二脉使它们能跑的飞快,赛道一旦探测到马匹有魔法和斗气的影响就会发出报警。要是你想给马匹下药,先不提你如何接近马匹,那些检测人员和裁判们也不是摆设,不会察觉不到的。”

    穿越者:“你们放心吧,这种利用假比赛骗钱的行为我是不会做的,虽然以前在我原来的故乡里我很羡慕很想做,但是现在在这里时间和条件都不许,预测比赛结果我有别的方法也能做到。”

    多蒙:“什么方法?”

    穿越者:“我需要你们帮我填投注马卷,之后去投注,这我一个人搞不过来。”

    最后一场跑马赛结束——投注站

    索夹毕:“如何?马神,头三名重彩的万马卷呢?”

    穿越者:“给你。”——递给索夹毕

    索夹毕:“不是吧,真预测对了?我可是连独赢都没中过一次。”

    穿越者:“还说你是来写生的,不也是下水试了手气吗?”

    索夹毕:“来这里光看不投注我不甘心啊,就当休息放松了。我看看你投了多少。。。我了个去,你就投了1郎啊,你也不多投点。”

    穿越者:“反正要是中了也是给你的,我又没份,当然按最低额度来投注了。不过没想到真能中,看来唯一神也希望你给我作画才赋予我这么好的运气。虽然1郎的投注额是少点但也赢了243郎啊,也是一笔不小的财富了,当成雇你作画的酬劳你也不亏。”

    索夹毕:“唉,看来冥冥中真是有神力来祝福你,咱们俩的相遇真有可能是唯一神的安排。我会履行诺言的,晚上回落叶旅社后我就帮你作画。”

    穿越者:“恩,你去兑奖吧,我先去别地逛逛,晚上落叶旅社见。”

    穿越者离开投注站

    悠久:“如何?搞定了?”

    穿越者:“搞定了,不过这次的代价太大了,把10匹赛马前三名的组合一个不落全部投注花了我一万多郎啊,我的钱啊!”——悲鸣

    多蒙:“哈哈,看你心疼的样子,真是愉快啊。”

    穿越者:“我能不心疼吗?当初骗你给我当牛做马时没花我一个铜币啊,以后索夹毕要是成不了大师我的投资就全白费了。”

    多蒙:“。。。。。。”

    PS:对“跑马”和“写生”特殊含义有不理解的请自行百度。

重要声明:小说《魔幻世界的经济问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