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博物馆里的喷子们

    

    悠久:“也是,国内的医疗和教育问题都没有完全解决就去想着帮敌人去解决,干这种事的政府根本就是卖国政府啊。万魔国是民主国家,人民监督完善,魔王政府干这种事的难度太大了。”

    猫:“魔族这个敌人对于人类诸国来说真是必须的,当初我在人类南方王国皇宫里潜伏时没少听过那个国王的诉苦,大多数都是对5大常任理事国对自己国家经济上提出的各种要求的怨言,他还不敢对别人说,我都成了他专门的发泄管道了。其实想想他也可怜的,在国内是高高在上的国王,但在多国联盟里根本不敢对5大常任理事国要求开放本国市场说不。要不是有魔族这个共同的敌人在,他们窝里还不闹翻了天啊,根本不是铁板一块。”

    岚:“谍报部关于人类诸国间不和的报也是相当的多,各国在多国联盟框架里的斗争都不少,只是在魔族大军的压迫下没有其他实际的行动而已。”

    多蒙:“啊~啊~,都是这种坏消息,这样下去这个问题不就无解了吗?啊!那是我点的小菜啊,你这家伙。。。刚才否定了我的主意也不提出新的办法还抢我的早餐。”

    穿越者:“我可是饿得前贴后背了,反正现在还没好办法,先填饱肚子再说了。”

    多蒙:“吃吧,吃这么猛小心撑死你,吃完了再没有主意看我不狠狠的挖苦你。只是找别人主意的错误是最容易干的,能提出办法去解决问题才是最难的。有种人就是这样看不得别人主意的好,光给人家挑错,当人家问他解决办法的时候就会说:“这是体制问题,要从根本上解决,不从根本上解决是无解的”这样的废话。”

    穿越者:“看来跟我们在一起的时间长了,你的吐槽水准见涨啊,说的真不错。不过以你对我的了解我会一直束手无策吗?再有我只是说你的主意现阶段不可行,以后况变化了没准还是好主意呢。”

    悠久:“看来你又有新点子了?”

    穿越者:“我在思考新办法的时候就像是个艺术家在工作,闷在屋里是没有灵感的,吃完饭再出去游览下企鹅港的各个旅游景点,灵感就可能出现了。”

    悠久、多蒙、岚、猫:“。。。。。。”——斜视

    穿越者:“你们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这趟旅游出行都是我出的钱,花自己的钱去游览景点怎么了?”

    企鹅港高凡博物馆

    虹:“这里就是舶湾国著名艺术家高凡的博物馆,博物馆里收集了高凡大约200部的绘画作品和50多件雕塑作品,从他前期到后期的作品都有,是舶湾国著名的旅游景点。”

    多蒙:“原来这就是人类世界中最近20年里最有名的艺术家画的画啊?怎么跟实际物体外貌相差那么远?不会是赝品吧?”

    穿越者:“你这个野蛮人懂个什么,不要污蔑大师的作品,人家可是印象派绘画的创始人之一。你还没看同为创始人马奈的作品呢,就冲你这欣赏水平我都能猜到你看过他的作品后会说什么。”

    多蒙:“也画得这么次?”

    穿越者:“这里有幅马奈送给高凡的作品,你可以来看看。”

    多蒙:“这。。。。。。”——一脸吃惊

    穿越者:“有什么感想?”

    多蒙:“疯狂、怪诞、反胃、不堪入目!还有这画怎么这么脏?这些融化的颜料是怎么回事?”

    穿越者:“那是这幅作品初次展览时感到反胃的观众们向画布唾啐所留下的痕迹。”

    多蒙:“原来还可以这样表达观众的观感啊,好,我也来喷下。”

    穿越者:“停、停,你这喷子给我住口、闭,你知道现在这幅画的价是多少吗?200万圆,是中央诸国5大常任理事国一揽子货币中的圆,不是不值钱的北方诸国通用G,你要是喷了它咱们就都走不了了,卖了你也陪不起啊。”

    多蒙:“我靠,就这么个垃圾还值200万圆?当擦桌布才是它本来的功用啊。”

    穿越者:“擦桌布?这种既有艺术价值又有历史价值的绘画精品你叫它擦桌布?凭你的艺术修养我劝你还是去看那边的雕塑吧,你应该还能够接受,就算你忍不住开喷被抓了也就是打扫干净就成了。”

    悠久:“这就是人类新锐艺术家高凡的作品啊。”

    穿越者:“把高凡说成是新锐艺术家真是个天大的误解,人家作品出名时作家本人早已经死了10年了,只不过是之前的社会没有多少人欣赏这种画法,印象派绘画在当时是非主流。”

    悠久:“这高凡还真有意思,人死了作品才被世人所接受,看来要想成为成功的作家是要付出很大的代价啊。他活着的时候过的怎么样?以我看来过得不好吧?”

    穿越者:“可不是吗,高凡活着的时候大多数都是贫困潦倒,自己的作品就算是送人都没有人要,更不要提卖钱了。直到他遇到了艺术上志趣相投的马奈,两个天才为了一起创作搬到了一起生活,只有这段时光才是高凡人生里唯一的欢乐时光。可惜的是好景不长,两个好基友最终因为感和艺术上的分歧而分道扬镳,结局很是悲惨。之后高凡经不住事业和感上的双重打击自杀了,一代天才就此陨落。从他的遭遇可以看出来作家想要做出被大众接受的作品要付出多么大的代价,其实小众向多好啊,非要把自己的这么累,唉。”

    悠久:“你这是自喻为艺术家的自我吐槽吗?”

    穿越者:“我可不认为我是什么艺术家,就算我有些行为上与他们相似但是本质上我更乐意吐槽,不喜欢创作。”

    悠久:“哼,把自己说的这么文雅,本质上跟多蒙一样就是一喷子。说到现在我还没明白这些作品的定价到底从何而来,以前一文不值的东西现在都是天价了,高凡还成了最近20年里最著名的艺术家,这里面是不是有黑手在幕后作啊?你不要转头看后面,你后面没人,我就是在说你呢!”

    穿越者:“冤枉啊,我可没有引领时尚创造艺术潮流的实力啊,这全是5大常任理事国皇室做的。他们事先秘密收集好大量印象派绘画的精品再公开相互以高价**作为收藏,这才炒高了价格,也炒出了印象派绘画的名气,使它成为主流文化,之后皇室再缓缓放出自己的收藏现。我只是在这些炒作中掺了一脚,赚了点小钱。”

    PS:现实里梵高确如“烦恼中的猫”在书评区里所言,作品高价也是本经济腾飞元大幅增值时期野心的表现,书里并不是全部如实描写,有的我就加工了下,要是对读者有误导我在这里说明下:书中所言都是虚构,我不想传递错误信息误导读者。

重要声明:小说《魔幻世界的经济问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