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马丁神父

    

    瑟土村别墅

    悠久:“间接选举?跟魔族建国时一样,真亏他想得出来。习惯法中规定自治领首长的产生办法由是当地人自行决定。你去告诉多蒙,为了方便管理,同意人类特区使用功能界别制度推举特首,叫他进行行业摸底,提前做出规划。”

    猫:“您就这样随了穿越者的心意?如此一来未来50年产生的特首就都是由走私商会控制的人了,以后万一走私商会有变故,虽然我们在特区有驻军他们不敢公然叛乱,但是做些打擦边球的举动,扰乱我方也是件麻烦事。”

    悠久:“没关系,虽然特首是他们的,但是律法是要根据万魔国宪法来制定,国会有解释权,有法律的框架扣在他们上,他们闹不出格。况且不出10年当特区人类部分理解了民主制之后,肯定会有人站出来说是被代表了,我们就推波助澜,叫那些民主人士去拆台,废除或修改功能界别制度,扶持上我们的代理人。”

    猫:“那我就安心了,我这就去转告多蒙。”

    岚:“大小姐,今天是给风车选址的子,该去修道院建筑工地与寻找打井地点的传送魔法师碰头了。”

    悠久:“恩,当初想建坐风车汲取地下水浇灌田地,而寻找地下水源要用到传送魔法师这我还真不知道。”

    岚:“这种小事在给小姐的人类世界经济报告中就一小行,小姐看漏了也属于正常。在人类世界的传送魔法是以地脉为基准的,传送魔法师对于地底的各种能量流动的感知比较敏感,感知能力强的都被各国政府高薪聘用来寻找矿藏。咱们要寻找地下水源还是得靠他们才准确。”

    悠久:“跟在魔界完全不同呢,人类世界诸国的大地都很稳定啊,魔界的传送魔法只能在驿站通过星辰定位来达成,费力而且昂贵。不过这也造成了他们在通信领域不如我们,民间还在使用传送邮差和信鸽来传送书信,哪像我们都普及传音之喉了。”

    瑟土村修道院建筑工地

    萨菲尔:“欢迎两位到来,传送魔法师也是刚到,正在后面休息。我介绍下这位是跟我来瑟土村的神父马丁,这两位是赤学士和侍者蓝。马丁神父在修道院修建完成后负责传教和平时的宗教仪式,我就专心在教导村民和试验田上了。”

    马丁:“赤学士的事迹我听萨菲尔讲述过了,本人十分钦佩,就自告奋勇追随萨菲尔从不冻港修道院来到这里帮忙,希望您的实验能拯救更多的人们。”

    悠久:“不敢当,我一个人能做的有限,实验成功后还是要靠教会把它推广传播出去,这样才能帮助更多人。”

    马丁:“赤学士是来为新研制的风车来选址的吧,我就不多打扰了,我去跟萨菲尔监督工程进度早将修道院建成,让您的风车建设能早开工。”

    瑟土村风车预选地5号

    传送魔法师:“在这里向下挖掘10米也能够打出水来,话说回来,你们到底要建多少风车啊,都找了5个地点了,这可跟我们当初的约定不一样,你们要付我5倍的报酬。”

    岚:“放心,你的报酬我们连一个铜币都不会少给的。不过大小姐,需要找这么多的地点吗,都要建风车?”

    悠久:“不是都建,只是在研究地势,计算下从哪里打出水后灌溉的面积最大,来配合挖沟渠。这样建起的风车灌溉系统才最有效率。”

    岚:“那些风车灌溉系统影响不到的地方呢?”

    悠久:“我计划是建雨井存水来解决。不过这些都要等到农闲时期再建,而且要想不花钱叫村民自觉干还是需要修道院的劝导。”

    第二天瑟土村修道院建筑工地

    马丁:“都说了,不铺安全网就不要蹬那么高;脚手架搭得不牢固,给我重新搭;那边的,做饭不要在这里做,点着了建筑材料怎么办?还有你,进工地怎么不带安全帽。。。咦?”

    穿越者:“好久不见了,马丁神父。”

    马丁:“啊。。。等会请跟我回屋再说。你们给我听好了,按时完工固然重要,但这也不能为了村长要给教皇80大寿献礼而忽视了安全,强行赶工期,这不是面子工程。按我刚才说的整改好再干,我先出去下,一会回来。”

    马丁的屋子里

    马丁:“刚才在监工,不好招待圣人,多多包涵。”

    穿越者:“什么圣人,5年前被你发现匿名捐款的是我,为了封住你的口费了我多大的劲,你不记得了?那时候可没看出你对我这圣人有什么尊敬,当时我都要跪下来求你保密了。”

    马丁:“我那还不是好心想要表彰你,把你的事迹宣扬出去吗?结果你吓的不行,说什么:“我的事要是被宣扬出去了,以后各种劝捐各种讨要就不会停了,捐的少了人家骂我吝啬,捐的多了人家骂我收买人心。”对我死缠烂打,要我保守秘密。”

    穿越者:“别提了,萨菲尔呢?没在工地见到。”

    马丁:“她去别墅教书了,那帮孩子被她练的惨的。红(虹)怎么样了?份安全吗?潜伏的很好?”

    穿越者:“好,悠久和岚目前没有怀疑,我平时多调走猫,你就能去跟她联络了。等修道院建好,她就会来找你忏悔,到时候就可以跟你建立起稳固的秘密联系渠道了。当初她逃亡途中是你庇护的,你还为了她跑过来威胁我叫我出钱帮她,现在还这么关心她。怎么?动了凡心了?”

    马丁:“别胡说,我的心都献给唯一神光之女神芙利了,只是她潜伏在魔王的边,我一想到这里就十分的担心。现在教会高层**透顶,在中央诸国中各种面子工程、形象工程纷纷上马,而在北方诸国连几个像样的修道院都没有。也是,北方都没什么钱,建好了也是为人民服务了,北方教派注重民生帮助民众也是为了吸引他们方便布道啊,中央教派却以我们这没什么油水得不到什么回报,向教皇建议不要向北方拨款,教皇也是个混蛋就听了。要不是你每年都有大量捐助,这些修道院还不知道能不能维持了。”

    穿越者:“这么骂教皇,没关系?”

    马丁:“我早就看透了,现在的教会早已经不是当年组织北伐想要结束战争给人们带来和平生活的教会了,他们已经被世俗的奢华给腐蚀得烂透了。女神经典上说:“义人必因信得生”,人的得救只是因为他对唯一神的信仰以及唯一神的恩赐,根本不是教皇现在的那一向民众卖什么赎罪券,所以你提出去找魔王停止战争时我是支持你的,现在也帮你注意她的行动。不过我听说魔王军刚攻下第一次北伐夺下的红龙谷,战争似乎没有停止的迹象啊。”

重要声明:小说《魔幻世界的经济问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