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一大一小,大人冷冽的脸收起冷意,温和。

    小孩忽闪着漂亮的大眼睛在他怀抱里抬头看他,眉有模有样的弯着。

    “所以那天戴面具的人就是你,你是妈妈以前的老板?面具爸爸和妈妈的老板是同一个人?”

    大人只是‘嗯’了一声,大掌浓浓意的抚着小人儿的头,搓着他的发。这个小人儿真是让他不释手。

    “你还是戴面具的样子好看,不然我也不会管你叫爸爸。”

    小人儿坐在他怀里郑重其事的说着,似乎不怎么接受现在帅得掉渣的老爸。

    “不是吧儿子?”男人倍受打击,将他抱得更紧。

    “你以为怎样?我会无缘无故管一个擅闯我家的男人叫爸爸?”叶向晨冷睨着他,“别把我当三岁小孩。”

    无挫,他本来就是三岁好不好,三岁半!

    “说说看我儿子为什么那天就认定我是你爸爸?”

    小向晨吃吃的笑,“我问过妈妈,爸爸长什么样子,妈妈说爸爸戴着面具。”

    听罢,刀刻的脸庞投过影,如果没记错,那个女人是从半年前才开始被消掉记忆的,也就是说她在和儿子有记忆的三年里她是记得他的样貌的,竟懒到这么跟儿子解释,不肖于对儿子说他的外貌。现在儿子竟也在笑他没地位。

    叶夕你个该死的女人!早晚得跟她算这笔账。

    想到今晚刚刚缠绵在一起的两人,他面部的暗影消失无踪,渐而不自觉弯笑。

    “儿子,我真是你老爸。”

    “我知道!但是我听哲修叔叔说你老是欺负妈妈,我警告你下不为例,不然我以后都不会再叫你爸爸,记住,我只说一次。”

    小人儿有模有样的警告,已经颇有他的一份雏形,不容忽视。

    睿难以形容这样一个才三岁的孩子就懂这么多,丝毫不比他这个老爸逊色,也许将来青出于蓝更胜于蓝。

    他和纪哲修的存在,甚至是月鸟和司礼厮,几乎是毫不保留的呈现在儿子面前,儿子很聪明,从不点破告诉叶夕,不像其他的小孩,动不动就说漏嘴。

    隐瞒欺骗是一回事,维护妈妈不受欺负又是另一回事,这点他总是不会混绕。小家伙很可

    天色都不早了,这个女人还在外面干什么?

    每次只有趁着她不在的时候,他才能偷偷来看儿子,而现在抱着儿子,他想她了,很奇怪的感觉。

    漫步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走,任冷风如何吹也吹不掉那份烦躁。

    脸再也无法回到以往冷漠时那样,而是添着惆怅。

    不知不觉已到了叶宅,黑暗的叶家连灯光都吝啬点上几许,正如它整处在灰暗中的主人。

    叶夕忍住要落下的泪通报了大门外的门卫,不久门便开了。

    一步一步的走进去,竟没有半分勇气见他们。

    关于那份保镖协议,她极力不想再打扰他们,可生活终究是生活,她还要养活儿子,自然要消了那份协议方能做事。

    她很害怕见面她是要叫叶涵山爸爸还是伯父,都会不适吧。

    凤舞文学网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请重新站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