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因她那句话,沈莫离有那么一刻想退缩,一种排山倒海的恐惧无形笼罩在自己上。

    他非要她如此吗,如此决裂才方休?让她不惜把自己与那些女人相比,所以才有那样一句话,才会泄露她心底的悲哀轻泣出声,决定用此结束两人从今以后的任何关系。

    停止,回到原点,回到原地又不是他想要的结果,他总会无形中想去惹她。他该怎么办?眸复杂纠结,神思陷入困境。

    沉默,终是退缩占据了多数。只是叶夕接下来如潮的激吻攻势一下子吞没了他。他知道她生气了,她不想理他了,想用一次决裂的缠绵来结束一切。这次她不再像前两次的无意识,无助的任他吞噬自己。几乎用尽了她所有的主动靠拢他。记住这次缠绵,然后作为回忆。

    如潮的攻势冲击着他的理智,他陷入她晕眩狂乱的吻中。

    没有哪个女人能让他再折返第二次,而她,这已经是第几次了,不包括这次,已经是第二次了,他还没想过要放开她。不,加上四年半前那次,一共是三次。那时的他是人生中最灰暗的时候,他最深的女人拒绝了他的

    无数女人想要对他投怀送抱,无数对付他的暗中组织势力被他扫清的传神人物睿,在感面前也不过如此。千杯不醉,偏偏触到感,沾酒必醉,就像叶夕亦是如此,遇到亲的事,酒量再好,还不是醉得一塌糊涂。

    那一次是他人生中第一次醉酒,也因此与叶夕有了牵扯不清的东西,那便是有了他们共同的一个孩子叶向晨。那四年,她完全可以打听到孩子的父亲份,她没有,一点都没有。

    那四年他也可以通过自己的人脉网查到那个无意闯进他房间与他欢缠的女人,他亦因不愿承认那次的感失利不愿去触及。直到半年前她无意进了沈氏,每个在他边的人他都会查对方过往,于是乎四年前的过往一目了然。

    他不是那种无耻无能到每次只能无助的借靠温柔攻势博得女人欢心,然后利用女人来帮助自己的人。所有的女人都没有,唯独对她,他卑鄙的那样做了。

    作为他的保镖,他不疼惜她为他中弹,不愧疚虚假的利用温柔攻势利用她引回离欣,不介意总是厚颜无耻的明明知道她不是那种随便的女人,还要对她‘动手动脚’,更是恶劣的两次在她醉酒时,出现在她的房中不顾她的疼痛凶狠的要她。

    他对她所做的一切样样罪行累累,就像现在她不愿帮他演戏了,他不,不她想让他孤军奋战,竟想强行对她做那种事,不让她轻松离开。

    她不是没有反手能力的人,为什么每次都让他屡屡得手不抗不争?他不是不明白这对她而言很危险,她在一步步掉进他的陷井。他不遏止,反而助燃,经常做出亲昵动作。

    而他不她,一切只是愤怒四年半前被她误闯房间,他把她当成离欣这样可笑的事发生。

    他从没有对她付出过,甚至喜欢看她受骗被利用。是的,他从未真的关心过她在意过她,她傻得天真可悲,从不知道面前这个男人只对她体和无尽折磨她心感兴趣。

    等到哪天他对她体腻烦了,气也消了,也便是他们终止一切的时候。他再把儿子带走的话,不知道她会不会崩溃,还会不会对他痴醉。

    ‘沈莫离’这个晒在太阳底下的份,在遇到她后让他极及厌恶。‘他’就像一个伪娘一样只会对她攻心傻笑无所作为,然后任她为他卖命。可睿,出现这样的局面不都是你自己主导的吗,并且乐意于以戏耍她为乐。

    凤舞文学网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请重新站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