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原来他知道是她

    守在安静的凌晨,坐在卧室内对望窗外漆黑的夜,叶韵把无限的无助对向黑夜。

    难道今晚要成为他的女人?这个男人怎么可以这么恶劣,竟然拿别人的弱点来要挟。难道他什么女人都不拒绝的吗?就像现在自己这连自己都不敢恭维的小姐模样,几乎都让自己恶心,他怎么可以?

    发愣的时候,凌夜轩已经从浴室走出,上随意披着一件松散的浴袍,结实麦色的膛就这么果露于空气中,有说不出的姓感。嘴角的冷硬在温水的洗礼下,展露出异常柔和放松的一面。

    垂落眉宇间的发丝被一层露水渡着,偶尔会有细细的小水珠滴落,滴到浴袍上。

    “宝贝,先进去洗个澡。”

    凌夜轩的体已经欺近她的旁,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的轻浮似乎是有一种刻意为之的感觉,那种轻浮丝毫不破坏他自的形象,丝毫不让他变得猥琐,依旧掩不掉他骨子里的那种高贵。

    见她不动,便是把她软软的体抱住。虽然看到那厚厚的脂粉眼底闪过一丝嫌恶,仍是不改变他抱住她的动作。

    没想到这个女人虽然瘦,该有的一样也不缺,而且还该死的让人满意。

    眼角忍不住又膘向那多一块布都累赘的女人的体,低低的低领口若隐若现的完美沟线,几乎可以想象得到里面有多么的美好。曲线分明的纤腰与纤长的美腿,虽不火、辣,却有着清爽的傲人视觉效果。只是他不该生气吗,火气一下便全部涌上心头。

    “把东西还我。”叶韵却不适时的不知死活的挣扎,急切的哀求里添着太多的无助。

    为什么每次面对他的时候,所有的骨气都变得这么不争气,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怎么,叶家这么有钱,难道还要你不断出来找男人解决生计?”隐忍了许久的恶毒之语终于在他口中脱口而出。

    他发现自己再也无法再装下去,与对方演着恶劣的游戏,因为怒火代替了一切。哪怕面上只是微怒,更多的是嘲讽,也无法代替心中的强盛火团,怒火中烧的怒意。

    就算两个月不见,她还是轻而易举的能惹怒他,使他有揍扁她的冲动。

    清晰的知道面对她,他有绪!

    所有的表和动作都无法表达叶韵此时心里的感受,他竟然一眼看出是她。难道之前的一切恶劣轻浮都是为故意为难她而为?想到这,她的怒火也不由得大了,也顾不了什么尴不尴尬,朝他吼,“凌夜轩,你多大的人了,这样耍着别人玩有意思吗?”

    “我会付钱的。”回答她的却是这么不着调的话,甚至曲解。

    什么跟什么,谁要他付钱。就算他乐意,她也懒得为他服务。他以为她是那种随便的女人吗。这次若不是要帮安安,打死她不会穿这么低级的东西,还忍辱负重被他啃了个够,不断听到他的冷眼讽语。

    既然被他认出来了,也便无需再装。今天就算是把他打死,她也要把东西抢回来。这可恶的男人竟然上演虎口夺食,吻就吻了,还把她藏在口中的东西给顺便A了。

    也幸好他拿走了,不然以那名唐爷叫来的女子的细腻,连她的嘴里都检查了,后果可想而知被发现的话,她不死谁死。

    “你以为你那干瘪材我会感兴趣吗?你知不知道唐爷那个人是不好惹的,说不定你哪天死的都不知道。”

    如果说在包间里东方莫无意间的说话让他注意到了她,那么在看到她穿的那些“破烂”,可以说他真想上去一把把准备拿来媚惑男人的那些东西统统撕碎。

    要不是那个端酒进来鬼鬼祟祟的男人,再到后来两个唐爷的人进来后悄悄看她的异样,想着事可能不是他想的那样,她一定是出自什么其他目的才会有那种打扮,而不是专为了勾男人而来,他的怒火才收了那么些。

    没想到她竟然偷了唐爷的东西,想必应该很重要。如果当时他不放开她不让他们带她走,恐怕唐爷的人的怀疑不会打消,她的处境也会很危险。真是不识好人心对他发火。

    不过包房里面那么多男人,她为什么不选东方莫或者别的其他男人打掩护偏偏是他?怒火也因为这个原因而迅速消退,甚至还颇有喝了蜜的甜味快意。

    凤舞文学网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请重新站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