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新仇旧恨

    病房依旧只有两个人,“召美,你不该插手这些事。”

    凌落石站在病前,面色有些严肃,唯独少了一份责备。

    李召美目光清冷,并不为凌落石的话有所改变,语句里添着莫名的恨意。

    “爸,难道你还认为当年莫离的死是意外吗,罗大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有没有想过这些年我和夜轩孤儿寡母是怎么过来的,您白发人送黑发人,难道就不是他的错吗?”

    讲到沈莫离,两人脸上都有一抹无法掩藏的痛。

    “还有四年前夜轩的那次意外,也和他脱不了干系。爸,你没看到夜轩每每看到有婴孩或者两三岁的小孩,他都会变得不一样吗?我知道他一定很痛心,心里的影很深。虽然他掩藏得很好,做母亲的又怎么可能察觉不出来。”

    说到这凌落石无奈的叹息,“我又何尝不知道这些,所以这些年我即便再想抱重孙,也没有开口向夜轩施压。只是可惜了当初那个未出世的孩子,孩子是无辜的,也许当初生下来没事也不一定。”

    那个孩子真是来的不是时候,所以注定了要‘夭折’。

    “爸,你太天真了,夜轩当初几乎差点死掉,那个孩子什么可能没受到影响。留下来如果有什么缺陷,不止双方痛苦,连那个孩子也受折磨。叶显耀真是禽、兽不如。总有一天,我会让他还有罗大生付出代价。”

    两个既是敌对,又为了利益联合在一起的两人,李召美恨透了这两个人,报仇无时无刻不充斥着脑海。那些仇恨延续了凌家两代人,她怎能不恨。若不铲除罗大生,用他来牵制叶显耀也不错,只是这样她又报不了仇。

    如果铲除了罗大生让叶显耀从中得利,让叶显耀更强大,她虽不甘,仍是要决定这么做。报得一个总比两个一个都报不了强。再说叶显耀的仇也不一定就报不了。

    乌拉拉乌拉拉,房间里全是漫天飞舞的纸飞机,里面充斥着小孩咯咯的笑声。叶韵果真是把百元大钞都折成了纸飞机给儿子玩,待到想用的时候再说吧。

    “妈妈这是什么?”小手一伸,卡梅拉扬着一张夹杂在纸飞机中的一张白纸。

    “干儿子,不会是谁给你妈妈的书吧?”

    许安安和大家一样,都盘坐在房间内的地板上,凑过来想看个究竟。接过看了一下,面上露出怪异的表,递给叶韵。

    叶韵疑惑的拿在手上,一张小纸上面只有几句话,姐,放心留下来。我已经跟爷爷打过招呼,如果你出了什么意外,我会毫不犹豫的离开叶家,让他再也找不到我。子悦留。

    “韵你有个好弟弟。”

    许安安以为那个不知愁滋味的叶家少爷什么都不知道,其实他都知道叶韵受到的伤害。过往他一定一直活在自责中,不然他不会塞这样的纸条给叶韵。

    他明白是他的出现才会使爷爷对叶韵这么绝。如果没有他这个叶家的血脉出现,叶韵只是叶家唯一的血脉,爷爷就不会舍得伤害叶韵。

    傻小子,叶韵眼中已被一层雾气遮住。

    凤舞文学网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请重新站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