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他是故意的

    他还是那么出众,即便月星辉同在,也无法阻挡他的光芒。

    很多人都说凌夜轩的美很是特别,柔与阳刚兼具。阳刚之时,给人一种冬暖阳的感觉,添上一种毅然决然的果断,与之对视下,暖阳的温驯也总有咄咄人的压力感袭来,令人挫败,暗中惊叹,然后惶恐招架。

    而柔之时,那目便会多出一丝难解的柔,桃花泛滥,邪中刺穿人的心思,一旦与之对视,便会使人无法思维。

    叶韵就是经常会出现这样的状况,总是在面对他时,只剩下大脑一片空白,完全被他俘获去了心神。

    那薄薄带邪孽笑容的嘴唇扯动,嘴角弧度总是会很完美到给人血沸腾的涟漪,美中透着冰冷,几乎可以令人死在他的笑容里而心甘愿。

    刚硬不失美感线条的脸庞毫无瑕疵,刚石而雕。干净利落的精短黑发,带着点细碎的发丝垂落眉宇间,传统与流行时尚共存。冰冷之下却不能阻挡人们对他的欣赏,飞蛾扑火亦甘心。他简直就是撒、旦美的一面的化

    “凌夜轩你来干什么?”

    想到无缘无故被他诬赖她偷了他的钻戒,害她被关了24小时,叶韵一肚子的气便泛滥大平洋,升起一股强大的气流,造成海啸把他吞噬。

    而他那是什么表,好像手里拿着观世音掌管四海之水的柳叶瓶泰然处之。

    “叶小姐你这是什么表,如果我没有记错,前天你刚爬上我的,现在就急于翻脸不认人了?”

    “什么叫我爬上你的,你给我解释清楚。”叶韵还开始处于磨牙阶段。

    她是醒来就发现被他赶下,可是问题是她是什么上去的,她都不知道。

    上了他的,他那是什么语句?

    分明是故意带给别人歧义,让她难堪。

    果然凌夜轩的那句话对楚云帆确实产生了微妙的变化,抱着叶韵的手连何时越渐松开都不知道。也就在此时,叶韵也因为过于反应凌夜轩那句话,也不知哪来的力气挣脱开楚云帆的怀抱。

    俏脸上微微的红晕显然是刚才凌夜轩那句话出来后产生的附带品。

    谁知凌夜轩还不知死活,痞痞的站在那里,薄唇轻抿。

    “男人和女人之间的事,这还用解释吗,难道你想让我说出来向琳娜炫耀一番?不过宝贝,你的功夫还真不错,至今为止还真就只有你能破我凌夜轩玩女人不过夜(一夜)的习惯。”

    凌夜轩别有深意的看向他旁边挽着他臂膀美艳的琳娜。

    余角,利眸已经成功捕捉到楚云帆脸上的死灰,心甚好。

    额,他又在说什么?

    乌鸦啊乌鸦,你不要老是在我眼前飞。

    忍了忍抽搐的脸作怪,叶韵拳头紧紧的揣着裤边,“你再说一遍!”

    她是否有必要提醒他一下,现在的她文雅不来?

    叶韵这一微妙动作,楚云帆可是看在眼里一清二楚,她的底他是最清楚不过了,不期然的突然好想笑。

    不过理智至上,他可舍不得这丫头为她的行为而后悔。而且他的私心显而易见,男人通常都比较喜欢另类的女人,都有降服的念,若是叶韵惹了他,说不定凌夜轩会穷追不放,到时候感方向就诡异了。

    赶紧拉住她仍握紧的手,柔声道,“韵儿,别跟他一般见识,如果跟他一起上了头版头条,那并不是什么好事。”

    凤舞文学网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请重新站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