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国宝弟弟

    价值2、5亿世上罕见保存得最完美的粉色真钻钻戒,没来由的便让叶韵被关了24小时的警局,凌夜轩你可真能耐。

    叫她滚出L市,又诬赖她偷了他的东西,现在害她走也走不成。

    被关了24小时后,叶韵没精打采的出了警局,这可真是人生头一遭啊。

    从头到脚凌夜轩都一直未出现,竟也能让她被关了那么久,难道警局的都被他巴结光了?

    还说什么只有她一人出现在他的别墅里,事实证明监控录像也是如此,难道这就能说明是她偷的,而不是别人?

    她能在他眼皮底下偷走他的东西?真是天理不公。

    好心好意回去帮他擦药,结果自己成了东郭先生了。

    什么叫事没清楚之前不能离开L市,下次别让她见到他,否则,哼!

    叶子悦百无聊赖的斜靠在警局外面的墙体上,看到的便是出来时有气没气势只能自个咕哝抱怨的叶韵。

    这什么和他打听到的她有点不一样,并不是那种温温柔柔没脾气的那种小公主。好像如果真是那样子文文静静的温雅过头了,那还真是无趣了。想着,笑容已经绽放。

    “姐。”

    叶子悦软软的一个称谓,带着漂浮云朵的笑,舒服极了。

    望了望四周,发现只有自己没有旁人,确定是在叫她之后,叶韵讪讪的嘴角抽搐道,“姐不认识你。”

    叶子悦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说实在的在叶韵看来,衣服虽不是花里胡哨的,还是名牌的,头发不是乱染的,材也是高高的,有点小帅的脸懒懒洋洋,可就是举止懒得于正形,所以看起来吊儿郎当的。

    还有那件名贵条纹衬衫两边卷起来的衣袖,这形象真是和一名贵服饰的行头很不符,大杀光景。手臂上还带有血迹,好像刚被群殴了一样,头发风中凌乱中还是好看的。

    “姐,我叫叶子悦。”叶子悦一点都不生气叶韵的无视,嬉皮笑脸着。

    叶子悦?细细咀嚼着这个三个字,无需太久,某女突然下意识的小跨步折回来,手抓着在叶子悦的肩膀上,眼睛不断上下仔细的打量了叶子悦一番,眼睛一下子便瞪得牛铃一样大。

    这个人细看的话还真有点像某个人的翻版,看他的年龄应该和她差不多。

    “你是爸爸的儿子?”私生子这三个字她没敢说出来,多少顾虑对方的感受。

    叶子敬,叶子悦,一个是爷爷收养的干孙子,而面前这人口口声声叫她姐,还和子敬哥哥的名字只差了一个字,他又长得多多少少神似于父亲,难道这是爸爸生前遗留在外面的私生子?

    “啊。”叶子悦这就算作答了。

    原来如此,这就解释了当初为何爷爷那么在意叶家香火的延续,还绝的把执意要生下卡梅拉的自己丢到原始森林自生自灭,原来叶家并不是只有她一个血脉,爷爷是有的选择的。

    在爷爷看来,尊严和服从是同等重要,不容许他人触犯。

    而自己被人弃婚,使叶家使他丢尽脸面,甚至于怀了那个弃婚的男人的孩子,她还不让打掉,那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到最后爷爷还能给她一次选择的机会,是把孩子打掉还是留在叶家,那已经是极限,是任何人都享不到的特例,就因为她是他的孙女。可她让他失望了,选择离开叶家。

    他的震怒如何能风轻云淡?

    要他放过,谈何容易,忤逆他的人他如何放过。

    爸爸还有个儿子,她还有个这么大的弟弟?

    叶韵都奇怪于这么惊人的发现,她竟然一点都不吃惊。

    也许是曾经被伤得太重了,绝望得没了,对于什么都没有觉得有那么多的惊奇和期盼了。

    她居然多了个家人,想想四年前她坚持要生下卡梅拉,也正是因为于父母过早离世,只有她与爷爷相依为命太孤单的缘故,她十分珍惜亲的存在。

    只,现在爷爷都不认她,她又如何认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弟弟?心里很矛盾。人家也不一定是要来认她的,看着他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就来气,倒不是因为讨厌的缘故。

    “你这个样子别告诉我人家不知道你是爷爷的孙子。没事早点回家,少在外面逛。”叶韵没好气的瞪着他。

    居然被打成那样,在L市谁敢得罪爷爷得罪他的孙子,那真的是拿命和下半生在里躺着度开玩笑。这小子难道在戏弄她?

    可是人家真的一副很无辜的样子耸肩。

    “没办法我太懒了,管理公司那么头疼的事我才懒得做,爷爷一生气发下话来,只要是我不回叶氏一天,谁打我都不管。姐,我饿了,你能不能请我吃饭,我没带钱。”

    叶子悦软软的话里一点力气也没有,可怜巴巴的看着叶韵。

    叶韵彻底被打败了,他软软可怜的语句确实很让人有大发亲心泛滥。磨蹭了半天,才从包里翻找出几张总共才五块多钱来,全部家当。

    凤舞文学网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请重新站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