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很熟悉的男人

    后海园别墅,尽管已经是午后,阳光依然闲散少了份毒辣,从豪华的别墅外渗透进窗户来,是个适合休恬的时间,一通电话却惊醒了睡梦中的人。

    “午安,凌大总裁。”对方愉悦的声音自电话的那一头传来。

    懒懒拿起手机的人,露出刚睡着便被惊醒的不悦,看了来电显示,按下接听键。

    “洛凡宇,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今天是周末。”

    但是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平常的话凌夜轩是不会给自己放假的,就像今天早上,他还一如既往的去上了班,只不过中途突然离开。

    “你不是要我帮你找人吗,现在找到了。”

    洛凡宇惊讶于凌夜轩的惊人之语,但还是很快忽略过去原因,因为他还有更令人高兴得意的事

    他现在得意洋洋如缕风,腰杆直得天不怕地不怕。

    凌夜轩要找的人不仅人,连住处都让他找到了。

    “我不找她。”听到关于叶韵的消息,凌夜轩的心一下子降到了极点,手机丢到内。

    就因为她那个无意的“吻”,他几乎被毒害得差点死掉。

    在内辗转反侧半天,还是没能安慰住他体的某个部位的叫嚣。

    若是照平常,他是不会委屈自己的,早就叫个女人回来消火。

    今天他却故意跟自己作对,宁愿辗转反侧的跟自己瞎较劲,也不肯叫任何女人。好不容易快要睡着了,竟被洛凡宇给彻底搅了,搅就搅了,还是为了那个对他惹祸的女人,他的火气一下子就大了。

    “那这么说你的意思是你已经搞定对方了,怪不得人家现在要离开L市,原来是你在赶人家走啊。”洛凡宇一副了然,“那我不打扰你了,拜拜。”

    离开?

    “等等,你说什么?”

    银都车站

    “妈妈,还有多久车子才会开走?卡梅拉可不可以看一眼爸爸再走。”卡梅拉张望着车站内,似乎有所不该有的期盼。

    这时候广播响起,“旅客们请注意了,开往**的班次就要启程,请大家拿好行李,抓紧时间检票上车。”

    “妈妈?”

    卡梅拉扬起小脸,轻轻的扯了扯叶韵的衣袖,似乎不为叶韵故意忽视他的话而放弃,眼睛里早就不知什么时候蓄满了泪水,长长的睫毛都弄湿了。那叫叶韵一个心疼,疼到了心坎里。

    小心的为他擦了眼泪,叶韵也被儿子的绪所感染,眼眶也微红。

    “宝贝,爸爸很忙,以后有机会妈妈再带你来看爸爸好不好,不然爸爸会不高兴的。”

    她能说什么?说她很自私,不给他们父子相认的机会?可是卡梅拉的父亲一点都不想要他这个孩子,也不知道他的存在,他只想她和卡梅拉离开,不要再在他眼底。

    脚步沉重的走向车站**号站门,来的时候只有海耶斯来接,走的时候也只有海耶斯这个机器人在送,难道她就可怜到连一个相送的人都没有?

    “叶小姐。”在刚要走进检票入口,叶韵被人从后面叫住了。

    楚云帆?是不是她的耳朵听错了?

    他不是在国外吗,原来他早就回国了,不然没那么快赶来。

    楚云帆绝对称得上是一个有魅力的男人,深刻的脸部轮廓,有种军人的刚毅,兵的干练有素,就像是野战部队那种兵的气质,低调具有强大爆发的实力。

    而拥有兵的朴素与坚毅的酷态的同时,他又是不同的,举手投足间有一种难以言喻的贵气夹杂其中。不轻易喜形于色,那股优雅总会伴其左右。再加上他棱角分明的五官,高大的躯相形,走到哪都不会让人轻易把他忽视掉。

    “云帆先生。”要说的话都堵在了喉咙里,叶韵自认做错事的低下头不敢看他,像将要受罚的学生。

    他的眼虽不牟利,叶韵还是心虚的无地自容。

    本来等着挨骂,却在被高大男人的大掌轻柔的毫无预警的抚上她的头,揉搓着她的发之后,傻愣在那里。就好像他她们认识了好久,那怜深邃的眼,几乎把她溺在他的心坎里。

    “叫我云帆。”果断不容拒绝。

    “哦。”叶韵看傻了,也不知道嘴里到底说了什么。

    她承认她的怪异举止不是一种痴迷,她到处鬼鬼祟祟的搜寻他脸上、眼里他几乎把她溺进心坎的蛛丝马迹,却什么也想不起来。

    那股熟悉感,仿佛很熟很熟,甩一甩头脑想究竟,又什么都没有。一股失落感滑向叶韵的心里,好像她丢失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她到底在搜寻什么,想要证实什么?

    凤舞文学网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请重新站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