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爸爸再见

    什么回事,明明刚刚还好好的,什么一下子突然间发这么大的火,难道是自己不小心在他家里昏倒,睡了他的让他生气了,一路把她赶了出来。

    叶韵可怜巴巴的在门被重重关上的那一刻,没脾气的任命的拿着包包出门。

    不过刚刚她好像睡了个很不错的觉,浑都舒畅。

    失魂落魄的出来,上还到处是他上淡淡好闻的味道侵扰着她的呼吸,尤其是唇上莫名添了点浅淡的烟草香味,实在是让人觉得有点诡异。

    烟草浅淡的香,香香的,似乎胜过了所有男香水。

    不似一般人吸烟时的呛人浓烈,舌头不由的下意识的轻起自己的唇,味道慢慢的渗进味觉里,心神便都被那股淡香俘虏了。

    她是不是有点自作多

    刚刚他刚赶自己走,有多远滚多远。

    一个人,不就是想让他好过吗,而不是给他造成困扰,也许她就不该回来。

    走到公用电话亭,拨了几个号码。

    等了许久,电话那头才懒洋洋的有人接了电话。

    “喂,云帆先生吗?我,”

    叶韵刚酝酿如何开口,那头意外的却不是她要找的人的声音,而是一个慵懒的女音,“你找谁?”

    “请问这是云帆先生的电话吗,能不能帮我找一下他?”

    可以预想的,正在与女人独处的男人,叶韵显然是打扰到他们了,可碍于心疼国际长途的钱,再者这次若挂了,她就没有钱再打第二通电话了。

    “等下。”对方透着不耐烦,声音转向另一个方向时却格外柔,滴滴的冲着某个方向喊,“云,电话。”哗啦啦的水声立刻静止,叶韵在这头都快窘死了。

    “喂?”磁的声音自那头传来,听不出任何绪。

    叶韵赶紧接话,“云帆先生您好,是我。”

    对方那头似乎停顿了一下,叶韵听到拉窗帘的声音。

    她在心里是感谢对方的,因为是他把她和卡梅拉带出了那个原始森林里。她和他彼此并没有说过太多的话,见面的次数也很少,更多的都是客

    可是对于他,她总有一份亲切感,具体哪里熟悉她又说不出来。

    “可以说了。”对方的话很精简。

    “云帆先生,我可不可以现在就离开L市,我说过要报答你,只是能不能换个方式,或者在别的地方。在L市对我来说真的让我很困扰,当初我也是这么说的,可您…”

    他一再坚持,她才回到L市。可是刚刚差点被车撞的“意外”,使她不得不慎重,不得不惶恐。

    沉默了许久,那头才开口。

    “叶小姐你想食言吗?做人不能这么没有诚信,我并没有太高的要求,只是要你教好欣欣,难道真的很困难?”

    对方的声音波澜不惊,却听出了些释放的压力给叶韵。说得叶韵无比的心虚,她又无法说出自己心里所想。

    “不管怎样云帆先生,我…”叶韵没说完,话筒已经嘟嘟声挂断,仿佛拒绝她的措辞。

    叶韵却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心下已经做出决定。

    把前天沈家给的钱退回去,把她重新回归L市的痕迹褪去,就当她从没有回来过,因为她不能拿儿子冒险。

    银都车站,人来人往川流不息,叶韵抱着卡梅拉,带着一如来时的简单行李包,依然如来时的不起眼。

    “韵韵你真的打算离开这里吗,卡梅拉想我怎么办?”

    海耶斯跟在叶韵后面。

    如果叶韵还在L市,那他还可以和她在一起,如果叶韵去了其他的地方,他就没有理由再跟着她了,直接得回林博士边。

    “海耶斯,天底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有缘的话我们会再见面的。”

    对于这个比人还有的机器人她是感激的,对于重新回来的这座城市,她带有浓浓的伤感。这里曾经留有她太多的回忆,有快乐的有不快乐的,来或走都会带着沉重。

    至于那个像神话里的男人,他只属于神话里,他从来都懒得俯视而下认真看她一眼。偶尔看一眼也会是无的扔出一个“滚”字,“滚得越远越好”给她。

    她在他眼里是一种污染,他要虑除,容不得一点玷污。

    夜轩,你可知道我带着孩子回来了,你可知道那一刻他就在你的眼皮底下?

    夜轩再见!

    低头,泪不断的打落地板。

    “妈妈,爸爸为什么不和我们一起走(在一起)?”

    卡梅拉望着远处一直在挥手再见的海耶斯茫然的问叶韵。

    “宝贝,那不是爸爸。”不知道是不是不忍心卡梅拉把一个机器人幻想成自己的爸爸,叶韵说出了实

    “那爸爸在哪里?”

    漂亮的眼睛盯着叶韵,满是期待。

    “爸爸生活在这个城市里啊,卡梅拉见过的。”只是他不认识他,他也不认识他。他为了她咬了他,他因为她被他咬了。

    “哦。”小孩不再说话,眸子悄悄躲进妈妈的背后灰暗下来,无声的在心里道着,“爸爸再见!”

    凤舞文学网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请重新站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