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因她而起的烦躁

    疯狂的车速,璜色的旋风跑车,凌夜轩想,他一定是疯了。

    他已经过了那种年轻气盛赛车的年龄与心态。

    什么时候他也喜欢上了这种开着跑车,加大的车速,接受狂猛打在上的冷风?

    好像是从今天开始吧?特别特别想吹冷风,好像只有凌烈的冷风吹打着他,无的清洗着他,他的脑子才能静下来。

    何时自懂事起沉寂了十几年的沉静,突然之间烦躁得静不下来?

    s-h-i-t,难道是因为她出现的原故?

    不,她在他心里什么都不是,以前与她相处的那半年里,他从来都是像公事一样狠敷衍的偶尔吝啬的陪她吃几次饭,连逛街这种事都省了,仅此而已。

    他对她没有感觉,而她总是很快被他吸引,他说结婚她便开口答应,他心不在焉的应付着笑一下,只为了一次复仇,她也醉在他毫无感的笑容里不能自拔。

    她是天底下最傻的女人,东方莫曾反驳他,她对别人不是没有理,只是遇到了秒杀自己的那另一半,唯有乖乖投降,而那另一半恰恰是他凌夜轩。

    为什么会为了她的出现而烦躁呢?也许东方莫说得对,谁也没料想过他当初简单的报复,让叶韵受到伤害,让叶家人丢脸,他想叶显耀不会拿她怎样,至少不会赶她走,因为她是叶家叶显耀唯一的孙女。

    他只想让叶显耀面子上挂不住,为表姐出一口气。可谁又想得到,叶显耀震怒之余毕竟还藏了一手,应该是在那场婚礼后,知道叶韵怀孕后才知道他死去的儿子还有个很大的惊喜留给他吧?之后他狠心的把他的孙女赶出家门,很久,久到四年那么久。

    以他的脾气,以他手里头还有个选择余地在手,她的离开应该是永久。

    离开四年之久,他甚至以为她真的像叶家人说的那样,在他国的战乱霍乱中死去。所以他一定是愧疚,以至于听到她回来的消息无法淡定。凌夜轩你也有良心不安的时候啊,不苦笑。

    戴上蓝牙,电话很快接通,“洛凡宇,找到她的资料没有?”

    “夜轩,我这次栽了。”没有听到对方平时爽朗的声音,电话那头郁结的男音实在是让人难以想象事有多糟糕。

    “接到你的电话,我这边就马上行动了,可是被他她们在眼皮底下溜走了。”而且是轻轻松松的溜走,这对于洛凡宇而言是奇耻大辱。

    洛凡宇这边脸色很囧,丢脸丢到外国人那去了,竟然被人家成功的发现被跟踪,而且轻轻松松的就摆脱了他向来引以为傲的跟踪。

    “你说什么?你和你养的那些废物干什么用的,这件事如果明天还办不好,你就等着你的侦探社被打回旧石器时代吧。”

    s-h-i-t,挂了电话,凌夜轩又是一句脏话出口。

    又是旧石器时代,是否他真的太在意这个词了,还是太在意她说过的话,竟然脱口而出。

    该死的女人,她该跟那个蓝眼睛的混血男人一起撞天桥然后掉到河里,统统报废,滚回恐龙时代。

    脑海里竟然全是那个重新出现变得陌生的女人。害怕里面夹杂着倔强,当年的无害顺从已经变得跟刺猬一样刺,那恶毒的笑容和“好心”提醒,都叫他无法淡定。

    凤舞文学网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请重新站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