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弃婚的初衷

    我本无心,是你自己出现在我的视线里,是你让我燃起了报复的心。是你自己误喝了加了迷药的酒,自己撞进我的怀里。是你,都是你。

    原本他的计划并没那么快想收网,可是当岳灵珊在婚礼上意外的出现,他或者是因为受困于当初被岳灵珊丢下才不自的追出去,或者是因为场景重叠,他想要看到那重叠的场面,不过人物已对调。

    那一年尔斯基教堂,纯白婚纱下的女孩,美好期待的焦虑脸庞,他永远也忘不了。

    “表姐,他会来的。”

    当时的他也和他的表姐一样,等待着那个将要娶表姐的那个男人出现。

    从初阳到暮,表姐坚持要等下去,可是等来的消息却是,叶子敬,表姐的新郎,叶显耀收养的孙子,在叶显耀对婚事的阻拦下,已经登上英国的班机,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一场没有新郎的婚礼,新娘等到出,一复一,终是再没有出现新郎的影。那个披着婚纱的女孩,从期待、等待到失望、绝望,最后变得郁郁寡欢精神恍惚,再不是以前闹的美丽女子。

    他的表姐与叶子敬两个得轰轰烈烈的人,在新郎无任何只言片语下,由此落幕。从那时候起,他的心中便暗暗的下定决心,叶家的人他一定要他们付出代价。

    然而,他的恨仅仅如此吗?

    浑然不知握紧的拳头已绷得青筋尽显,似乎将要揉碎一切。

    为什么他总在愤怒她的孩子,他从来都不想她好过,为什么?

    叶韵自嘲的在心里发笑,笑得渗人。而嘴角恰好相反突转明媚,之前的绪柔弱伤感害怕全然不见,面对他的质问,凑近他耳边,“其实--他--是--你--的--孩--子。”

    的气息喷向他的脸颊,看到他渐变得复杂的脸,她的手不费任何力气的轻松挣脱开,如兰的气息吐出一缕空气般似有若无的声音,“你认为有可能吗?!”

    问句显然变成了嘲笑他,她仍未甘心。

    “凌先生,或许您可以去验DNA,不过我好心的提醒你,最好是偷偷的去验,免得会闹出笑话。”

    “你…”她是在嘲笑他内心在猜测那是他的孩子吗?难道她也希望当年的那个孩子死吗,为何她会笑得如此幸灾乐祸,当初她不是为了留下那个孩子一副要死要活死死哀求的吗?

    高高扬起的拳头就那么僵硬的置于空中对着她,而她的眼是那么的无谓,不再是初时看到他时的惊恐不安。

    “想打就打吧,那不是你想要的吗。”她无所谓的反而着他动粗。

    “叶韵,你不要太过分了。”她变了,变得他一点也不认识她。

    那个从来都不曾反驳他的女人再也不见了,她那光彩的明眸里再也看不到他,只剩下陌生与疏离。

    拳头痛痒难耐,真想狠狠的砸下去,把那份疏离冷漠砸到屈服。

    扬起,在将要落下之时,“喂,死女人,我花钱要你好好看着我的儿子,不是让他来参观爆力事件的。”

    一辆迈巴赫呼啸而来,在两人旁边停下来,从里面迅速的走出来一位高大的男人,男人闪着漂亮的蓝眸,挑衅的看向这一男一女,然后很快的从叶韵手中夺过卡梅拉。

    不光是凌夜轩震惊,连被抢走孩子的叶韵也傻了。

    “海耶斯。”

    无语的叶韵只能条件的呢喃着海耶斯的名字。

    她什么时候成保姆了,而这个机器人男人成功转型为卡梅拉的爸爸。好在叶韵是聪明的,明了海耶斯的动机,他实际上是在保护卡梅拉的份。这样也好,如果被凌夜轩和爷爷知道卡梅拉的存在与份,怕是又要有什么意想不到的事要发生。

    “走走走,快给我回去做饭,要是让孩子饿着我就扣你工钱。”

    海耶斯不耐烦的推着叶韵坐进他的车里,硬是被叶韵固执的做了短暂停留。

    临了,美眸盯着那辆兰博基尼限量版,眸中闪过邪恶,在上面不轻不重的轻轻摸了一下,不忘对凌夜轩招呼,“这位先生,以后千万不要鲁莽开车,不然人和车有可能都会被撞回旧石器时代。”车毁人亡。

    之后,以利索的速度在凌夜轩未回魂之际上了车,车子呼啸而去。

    她在说他是疯子吗?

    这种感觉真是不爽,感觉自己像是被抛弃了一样,男人恨恨的低咒,眼睛追随着那辆绝尘而去的车子,发出幽怨的光。待到想要追出去,发现为时已晚。

    凤舞文学网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请重新站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