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文雅的对抗

    叶韵微微扬起灿烂的笑容,真诚无害,大眼睛迷茫无辜。

    “哦,是吗?大概那天光顾着看美女了,其他的人未在意,所以抱歉没认出来。”

    叶韵一句话让岳灵珊精致的脸微微一变。

    是人都知道她走到哪都是人群的焦点,鹤立鸡群一枝独秀,叶韵这么说显然是讽刺她走到人堆里就不见了,连美女都不够格。

    这是她以前所了解的叶家公主吗,那个平时都很温柔,不对,不是温柔,而是无争无害的小天使吗?还是那个像瓷娃娃和温室花朵的女孩吗?

    即便是讽刺人的恶毒之语,她也完全做到一种不破坏自形象的一种境界和气质,不使人厌烦。看来这个叶韵离开这么多年,上长刺了不少。

    岳灵珊今天显然是碰到了钉子,其实她只要认清了钉子,不去理会就不会踩到,她偏偏一意孤行,踩上了叶韵这颗本无心伤人的钉子,弄得一不爽。

    可她偏就是有意要拖延时间,不想让叶韵走。

    她不明白叶家的公主已经不复以前光彩,根本就不配再让“别人”动气,为何还是每回听到叶家的任何动静,他都会变得不一样。

    “凌太太,我还有事,如果没什么事,我先失陪了。”

    叶韵也不再看岳灵珊脸色,直接转就走。

    却没发现后的岳灵珊整个人在听到“凌太太”三个字后,一副受打击的样子,人群里甚至也开始有了一些浓重意味的杂音低低的传出。

    如果说四年的时间很久,久到使人忘记从前,也不曾忘了那天作为叶家小公主的新娘看着新郎追着另一个女人而去的悲伤形。而今岳灵珊的一句“善意”的打招呼“四年前的婚礼上我们见过”,似是寻蛇的七寸在打,找别人的痛处与致命点在打,是谁也受不了。

    岳灵珊就是那打蛇人,而叶韵成了那无故被打的蛇。

    或许岳灵珊是无意的,可是谁都知道叶韵一定被她的“无意”伤得很重。

    女人间的较量真是不可思议,有时候双方吵吵闹闹,有时候又收起泼妇骂街玩起文雅对攻,一句淡淡的话几乎也能让人气到躺半个月的

    “等等。”岳灵珊踩着滴滴答答的高跟鞋紧步追上走的叶韵怒吼起来。她“好心好意”跟她打招呼,却被对方说自己容貌不行,还嘲笑的叫她凌太太,岳灵珊似乎找到了发飙的机会。

    她可是实在忍不下去了,四年了,凌夜轩都未对她有过任何承诺,更不用说结婚,叶韵明明是在取笑她。

    她一定要拦住这个女人,给她点教训,至少也要让她等到凌夜轩的到来,秀一下两人的“恩”,好让这个反抗她的女人再次清晰的记住四年前被弃婚那时的记忆,让她再次痛苦。

    “我说叶老师,什么凌太太啊,那个凌氏总裁边美女如云,换女人从来不重样,她要是真那么厉害,早就得到人家的承诺了,不至于等了几年,我看八成没戏。”

    不知道什么时候沈欣欣突然出现,一来就来了这么一句,直弄得岳灵珊够呛。

    而沈欣欣这个小魔女生平最讨厌装无辜的人,自然就凉凉的一句砸来,很不幸砸中了没事找事的岳灵珊。

    沈欣欣的手边还带着个小人儿,小人儿手中正拿着一块蛋糕自顾自的慢条斯理的吃着。

    沈欣欣的话确实让叶韵怔愣了片刻,原来他她们并没有结婚,怪不得岳灵珊在听了她那句话后反应那么大。她一定以为自己在讽刺她吧?反正叶韵自己也不想解释那么多,该怎样怎样,不关她的事。

    “好了欣欣,时间不早了,我们该去你家了。”叶韵一点也不想再呆在这里。

    期间有人拿出手机、相机对着她不停的猛照个不停,好在沈老爷子出面,很客的制止众人,用巧妙的语言间接告诉他她们不得在他的寿宴上乱来,并收住了人们狂拍的动作。

    破天荒的,他还一路亲自送沈欣欣和叶韵上车,人们就再不敢再对叶韵如何跟踪了。

    凤舞文学网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请重新站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