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无情的逼迫

    回忆起当初去求凌夜轩让她留下孩子的景,依然有一份难以言喻的伤痛。

    帝都大厦外面,一个憔悴的影站在街边,她的眼神漂浮无目的。一阵凉风吹过,此时的她体单薄如秋叶,风过便要掉落,在风中瑟瑟发抖。

    一辆墨黑的车子在她边停下,车门打开,一张俊美的容颜映入她眼中。没容他走到近前,她激动的扑了上去形象全无。不安的脸上全是受惊的表,慌乱无措。

    “夜轩,我怀孕了,你能不能…”

    才隔了一天不见,像隔了一个世纪一样。心里无数次说服自己今后与他无瓜葛,再也不要想他,可是感的事真的有那么简单吗?

    他依旧是那么神采飞扬,如今天天气很好,一直都很好,未发生过什么事一样。而她,现在的她,昨天婚礼过后爷爷的巴掌,红肿的脸颊,今天又被爷爷再加上一道,以至于嘴角都流血了。她神色的苍白憔悴狼狈,与他是多么鲜明的对比。她看不到他眼底任何的怜惜心疼,更多的则是对她猛扑向他时,他不满的轻微撅起的眉宇。

    强烈的想保住肚子里的孩子的意念,让她强迫自己忽视掉他的反应,她只想求他能不能帮她保住那个孩子,然而换来的只是没有任何波澜,没有任何惊讶的冷冷的打断她的声音。

    “把孩子打掉。”

    千种他开口的可能,不及这一句令人震惊,平静之下的他原来是早知道她怀孕了,这什么可能。

    最让她想到的可能是,在打掉孩子之前,爷爷一定会带着惩罚的示威照会那个男人,向他宣誓,既然他选择从婚礼上走掉,那么叶家会亲手把他的骨拿掉,因为他的弃婚带给了叶家耻辱,留下这个孩子只会更讽刺。

    可是爷爷却不知道,凌夜轩并不知道她怀孕的事,结婚更不是因为奉子成婚。

    叶韵以为再怎样无的人,对自己的孩子终究下不了手,而他没有,面对她的求救,他没有做出任何努力,反而…

    男人的手大力的握着她抓住他体的小手,似乎不喜欢她的碰触。

    略微扫向边的另一辆黑色的车子,里面诚惶诚恐的走出来两名黑色西装带着墨镜的男人。

    “带她到医院。”冰冷的声音不带任何感

    她惶恐的退回子,可是后面突然停下的加长车里亦悄然走出来四、五个西装男人,她认得出那是爷爷的保镖,他们一定也是要带她到医院去的吧。

    两路人马虎视眈眈的把她围做困兽,残忍的想剥夺她做母亲的权利。而派他们来的,一个是她唯一的亲人,一个是她的男人,她的爷爷和凌夜轩。而她的男人,只是像没事人一样,参观着她被两路人马的围追堵截。

    去医院,那将意味着她要失去肚子里的孩子。

    你们为什么要我,为什么?

    从来没有哪一刻像那个时候那么心寒绝望过,被利器重重的在心口上划了一刀,再在上面撒上盐巴,那种痛不是一般的痛,那种绝望是生不如死的绝望。

    他也看到了吧,她无路可逃。还记得她跟他说的最后一句话,凄然而绝望,绝望得看不到任何希望,“看到了吧,你何必多此一举,应该想的到我爷爷是不会让我留下这个孩子的,这下你可以放心了,如果没事失陪了。”

    转无力的走向等候在加长车那里的人,目的地一样,只不过换成了爷爷的人跟着。即便是她的孩子被打掉,她也拒绝在她的男人面前狼狈,拒绝他无残忍的支配,支配她孩子的命运。从那一刻起,她和他已经彻底成了不相交的平行线,永远没有了相交点。

    整个会面,他只有两句,她也只有两句。

    那时候她只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为了留下肚子里的孩子,在坐车离开他的视线之后,她逃出了爷爷保镖的监视,逃出了医院。爷爷说,韵儿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是要留下这个孩子还是要留在叶家。她以为选择了孩子就得离开叶家而已,原来爷爷的意思是对她痛下杀手。

    凤舞文学网 http://www.fengwu.net

重要声明:小说《总裁请重新站队》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